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受伤的韩月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28章受伤的韩月瑶

    工作人员忙道:“是的,霍老,,急救车把唐老拉走了。”

    霍老叹了一口气道:“这个王时国,脾气还是那样火爆,你拦人家的车干嘛?王时国哪里去了?”

    工作人员忙道:“霍老,王老也回去了。”

    邱老看了一眼霍老道:“看样子,唐国兴是让王时国那个老东西吓的,这么大年纪犯了心脏病,是很危险的。”

    霍老点点头道:“抽时间,去看看唐国兴,王时国回去了?他想干什么?”

    邱老摇摇头道:“王时国肯定想来你这里,他的四儿子在前进市做的事儿,咄咄逼人,真是不咋地,他很有可能是来给你赔礼的,却碰到了唐兴国。唐兴国的人害死了王时国的孙子,王时国的脾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直接让一辆车拦住了唐兴国的车,唐兴国很有可能,心里紧张,再加上纪委正在调查唐家的人,唐国兴就犯了心脏病。看到唐国兴犯了心脏病,这个老东西肯定很懊恼,以他的驴脾气,直接回家,也不来和你道歉了。”

    邱老分析得和看到的一样。

    霍老点点头道:“唐国兴这一病倒,唐家完了,我也不让王时国这个倔老头个我道歉,志远也不会因为王家的打击而退出仕途。”

    邱老道:“唐国兴平时为人一般,得罪了不少人,他的家族企业在大西北污染太重,很多人直接告到燕京,现在,唐国兴病了,肯定有人落井下石,他的仇人,不会放过唐家的。”

    霍老道:“种下什么因,就有什么果,谁也救不了唐家,咱们也不要操心了。”

    飞机晚点,欧阳志远晚上才到了台湾的。

    他刚一走出航站出口,就看到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两个人是周默安排好来接欧阳志远的。

    这两个人,一个叫楚光,另一个叫冯德。

    双方都看过对方的照片,一眼就认出来了。

    欧阳志远没有说话,他直接跟着两人走了出来,上了一辆轿车,到了车里,三个人的手,才握在了一起。

    车子直接开向抢救韩月瑶的医院。

    “楚光,我爷爷和月瑶怎么样了?”欧阳志远低声问道,他的心很是着急。

    楚光看了一眼志远,低声道:“韩老爷子已经去世,韩月瑶还没有苏醒。”

    欧阳志远一听爷爷已经走了,他的心猛烈抽搐着,剧烈的疼痛,眼泪流了出来。

    早晨还和自己说话的爷爷,就这样没了。

    欧阳志远死死地咬着嘴唇,死死地攥着拳头,指甲都嵌进了肌肉里了。

    哼,无论是谁杀了爷爷,就要死,血债要用血来还。

    欧阳志远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替爷爷报仇雪恨。

    要是月瑶醒过来后,知道爷爷去世了,月瑶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欧阳志远抬头看着楚光道:“有线索吗?是谁下的手,为什么要伏击韩老爷子。”

    楚光低声道:“初步判定,是有人为了吞噬恒丰集团的资产,而下手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杀了韩老爷子和韩月瑶,让恒丰集团四分五裂。”

    “吞噬恒丰集团的资产?哼,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撑死。”欧阳志远冷笑道。

    自己的儿子小老虎,是恒丰集团的继承人,谁要想吞噬掉自己儿子的财产,老子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们。

    楚光继续道:“这件事,很有可能和圣土组织有关。”

    “和圣土组织有关?”欧阳志远惊异的看着楚光,眼睛里的杀意渐渐地变得浓烈起来。

    楚光点点头道:“这几年来,圣土组织一直在疯狂的暗杀国际财团的领导人,吞噬了大量的资产,势力急剧地膨胀。”

    欧阳志远道:“找到突破口,尽快找到线索。”

    楚光点点头道:“我们在查,一有情况,就通知你。”

    车子终于开到了医院,欧阳志远在楚光、冯德的带领下,快速来到了韩月瑶的病房。

    韩月瑶病房外,林武焦急地站在那里。

    韩月瑶的伤很严重,自己已经尽力了,但韩月瑶仍旧没有醒过来。

    韩董走了,韩月瑶绝对不能再出事,韩月瑶要是再有事,自己更对不起师哥欧阳志远。

    “林武,你嫂子怎么样了?”欧阳志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武一看,师哥来了,他的眼睛一红,眼泪差点流出来。

    欧阳志远拍了拍林武的肩膀道:“林武,不要难过,这件事,不怨你,是有人想加害爷爷和你嫂子。”

    “师哥,是谁要加害韩老和嫂子的,我林武一定要弄死他。”林武的眼睛里透出浓烈的杀意。

    “我先去看看你嫂子。”欧阳志远低声道。

    “好的,师哥。”两人快步走进了病房。

    病床上,韩月瑶的头上,缠着纱布,纱布里,隐隐有血迹。

    欧阳志远紧紧攥住了月瑶的手,再不肯松开。

    月瑶,我来看你了。

    看着韩月瑶苍白的脸色,欧阳志远的心剧烈的疼痛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林武看着志远伤心的样子,他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刹那间,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要好好的保护月瑶,月瑶是自己的妻子,自己儿子的娘亲。

    欧阳志远紧紧地搂着韩月瑶,眼泪滴落到了月瑶的脸颊上。

    韩月瑶在做梦,她梦到自己在一个无边无际、恐怖漆黑的山谷奔跑,周围到处是狰狞的恶魔和叫不出名字的可怕野兽。

    这些野兽和恶魔,发出可怕的咆哮,嗷嗷叫着的追着自己。

    韩月瑶害怕极了,她已经跑的两腿发软,眼冒金星,肺部都要爆炸了。

    “扑通!”韩月瑶被一块石头绊倒,她感到无数的恶魔和野兽,在疯狂的撕咬着自己的血肉,剧烈的疼痛,让韩月瑶想要惨叫,但喉咙如同被堵住一样,却叫不出来声音。

    “志远……快来救我……志远……快来……”韩月瑶在心里,大声呼叫着自己最心爱人的名字。

    猛然,韩月瑶感到,自己的脸上传来了一阵清凉,她猛地睁开眼睛。

    韩月瑶看到了一张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脸庞,这张脸在流泪。

    “志远……。”韩月瑶狂喜地惊呼。

    正抱着韩月瑶的志远,猛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他的心一颤。

    欧阳志远看到了韩月瑶那双疲倦的眼睛,在痴痴地看着自己。

    “月瑶……你醒了。”欧阳志远激动地一下把韩月瑶的脸,捧在了自己的掌心里。

    月瑶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她虚弱的道:“志远……这是……梦吗?我死了吗?”

    韩月瑶说完这句话,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月瑶,不是梦,你没死,我来看你了。”欧阳志远一下再次把月瑶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这次真是老天保佑,月瑶没有事,龙龙和小老虎,没有失去了妈妈。

    “呜呜……志远……真的是你……我没死……爷爷在哪里?”韩月瑶哭了,她感受着自己丈夫温暖安全的怀抱,她想起了爷爷,想起了那恐怖的爆炸声和铺天盖地滚落下来的巨大石块。

    “爷爷没事,在另外的病房里,月瑶,你放心。”欧阳志远知道,月瑶不能再受刺激,她的身体很弱,如果她知道,爷爷死了,小丫头会受不了的。

    “呜呜……爷爷没事就好……”月瑶紧紧地搂着志远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韩月瑶的精神一松,又睡了过去。

    欧阳志远轻轻地放下韩月瑶,给她掖好被子,然后握着月瑶的手,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韩月瑶的身体状况。

    还好,月瑶的身体除了头部受到了撞击,别的地方没事。

    看了一会睡着的韩月瑶,欧阳志远走出了病房,对林武道:“林武,一定要守护好你嫂子,防止有人再来暗杀。”

    欧阳志远知道,对方如果知道韩月瑶没死,肯定还会来下手的。

    “我知道,师哥,我会保护好嫂子的。”林武知道,这次决不能再出什么差错。

    楚光走了过来,低声道:“志远,走。”

    欧阳志远连忙跟着楚光离开病房的走廊。

    “发现线索,走,快点。”楚光一边走,一边急声道。

    “找到了凶手?”欧阳志远快步跟着楚光问道。

    “发现了凶手的踪迹,咱们一块去抓他。”楚光小跑起来。

    两人快步来到楼下,上了车,冯德一加油门,车子冲了出去。

    楚光的手下,他们查了两个隧道之间的监控,他们发现了一辆可疑的皮卡。

    这辆皮卡离开公路后,就停在了爆炸山峰的不远处。

    很快找到了这辆皮卡的主人,这人叫张杰。

    他们抓到张杰后,张杰供出来,自己的车子借给了朋友周建辉。

    周建辉是一名爆破手,在一个采石场工作。

    现在,楚光的手下,正带人,秘密去抓周建辉。

    周建辉现在,就在一家赌博场里赌钱。

    山峰上的炸药就是他提供和爆破的。

    这个活,让他发了一笔小财。

    有了钱,就要去赌,周建辉是个赌鬼。

    这个赌和场的三楼,客厅中,邓毅超正坐在沙发上,吸着香烟,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正给他捶背。

    这次的任务,完成的不错,上面肯定要嘉奖自己。

    韩建国和韩月瑶都死了,台湾的恒丰,就是圣土的了。

    有了这个功劳,自己说不定能当上整个台湾的圣土头目——圣相。

    圣相的位置,仅次于副圣主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