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噩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26章噩耗

    林武一看前面的车队,脑袋“轰”的一声,差点爆炸,眼泪流了出来,呲目欲裂。

    整个车队几乎都被埋在了巨大的乱石之中。

    “韩老……嫂子……”林武发疯一般拿出电话,开始报警求救,然后冲向韩月瑶的轿车。

    韩建国他们的轿车,完全被乱石埋住了,已经看不到轿车,韩月瑶的轿车在后面,距离林武不是很远。

    林武一眼就看到了韩月瑶的轿车被几块石头砸得很厉害。

    他没命一般地冲了过去,和随后赶来的几个保镖,掀开了几块石头。

    韩月瑶的轿车毁坏的很严重,整个车头前半部,都砸扁了。

    林武记得,韩月瑶刚开始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林武劝了一句,让韩月瑶坐在后面,不要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韩月瑶就坐到了后面。

    大多数人都知道,副驾驶的座位最危险,号称死亡之座,很多出了交通事故的车,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几乎都丧命。

    所以,一般的人,都不坐这个位置。

    林武拼命地拉开车门,心里一沉。韩月瑶虽然坐在了后面的座位上,但现在,已经昏了过去,满脸是血。

    看样子,受伤很重。

    林武连忙给韩月瑶做了检查,他松了一口气。

    韩月瑶除了头部受伤,别的没有受伤部位。

    林武不仅跟魏半针和禅月禅师学习了功夫,同样学习了医术。现在,林武的医术,也是很高明的。

    林武连忙把韩月瑶从车里抱出来,转移到安全的车上,快速喂了韩月瑶两颗药丸。

    韩月瑶头上伤得很重。

    不知道,急救车的医生,什么时候能来。

    林武立刻指挥剩下的保镖,去找韩老的位置,但巨大的石头,根本不是人力能般得动的。

    韩老凶多吉少。

    现在,恒丰集团的两位当家的,韩老不知生死,韩月瑶重伤,这件事,麻烦了。

    林武立刻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和劳拉喝了一瓶红酒后,就感到了全身有种说不出来的火热。

    这让欧阳志远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下药!

    医术精湛的欧阳志远,瞬间就明白了什么事情。

    好厉害的药物,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出来。

    谁下的药?干嘛下这种药?

    欧阳志远立刻运转内力,暗暗地化解药力。但这种药的药性极强,化解很缓慢。

    欧阳志远连忙暗暗地取出一颗药丸,吃了下去。

    药丸化开,一股清凉在丹田里散了出去,但是这种清凉,只持续了几秒钟,那种强烈的需求和灼热,再次布满全身。

    欧阳志远暗暗地心惊,好厉害的药物。

    “来,志远,咱们再喝一杯。”劳拉看着脸色红润,呼吸有点急促的欧阳志远,劳拉的眼睛里露出一丝狂喜。

    嘿嘿,欧阳志远,你别想逃掉,你今晚,是我的了。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藏在手里的几粒药丸,落到了酒里,他笑道:“好的,劳拉,干杯。”

    两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欧阳志远喝下了这杯酒。

    欧阳志远在加大药量,给自己解毒。

    劳拉看到了欧阳志远面红耳赤的样子,她笑着站了起来,走到欧阳志远身边,坐了下来,看着欧阳志远,白皙的手放在了欧阳志远的腿上,慢慢地向下。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劳拉,低声道:“你下的药?”

    劳拉感觉到了欧阳志远的强烈反应,她知道,任何人都抗拒不了这种药物。

    “是。”劳拉笑着点着头。

    “为什么?”欧阳志远的脸色一沉,盯着劳拉。

    “因为,我爱你,我要得到你。”劳拉说完,红润的嘴唇,印向欧阳志远的嘴唇。

    欧阳志远咬着自己的舌尖站了起来,让自己清醒了一下道:“对不起,我不喜欢你。”

    欧阳志远说完,一把推开劳拉,走进了洗手间,把酒全部的吐了出来,一根银针,扎进了自己下面的一个穴道,快速的逼出毒素。

    欧阳志远拔出银针,本来亮晶晶的银针,竟然变成惨绿的颜色了。

    这个世界上,如果欧阳志远去不掉这种毒,就没有人能去掉这种毒了。

    这种药,确实没有解药,但自己能针灸,用内力可以逼出来。

    劳拉一听欧阳志远这句我不喜欢你,劳拉的脸瞬间变得铁青,一股邪恶的怒火在心头升起,眼睛里露出浓烈的杀气。

    在过去,没有那个男人敢拒绝自己,拒绝自己的,都已经去见了上帝。

    欧阳志远竟然敢拒绝,真是岂有此理。

    劳拉站起身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想冲进卫生间,但又慢慢地坐下来。

    嘿嘿,想用冷水洗脸,化解这种药吗?真是痴心妄想,唯一的途径,就是做老娘的胯下之臣。

    劳拉想到这里,狠狠地喝了一杯红酒。

    电话里传来了震动,一条信息发了过来:任务完成,韩建国和韩月瑶都已经埋在乱石之下。

    劳拉一看到这个消息,她的脸上露出了恶毒的狞笑。

    好,恒丰集团几千亿的资产,是自己的了。

    劳拉快速拨了一个号码,压低声道:“利用一切办法,打击吞噬恒丰。”

    欧阳志远解掉中的毒,伸手去拉洗手间的门,他听到,劳拉在打电话。

    劳拉根本想不到,欧阳志远能化解掉这种无仍能解的药,她认为,欧阳志远的药力已经发作,根本不会听到自己的声音。

    但这时候,欧阳志远听到了劳拉的话。

    利用一切办法,打击吞噬恒丰?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机敏,他一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

    打击恒丰?恒丰是谁?劳拉要打击那人干吗?

    恒丰……

    欧阳志远一愣,恒丰,恒丰集团?劳拉怎么会要打击恒丰集团?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他的电话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号码,是林武的,呵呵,到台湾了?还真快。

    欧阳志远连忙拿着电话,走向里面。

    “林武,你们安全到了?”志远低声道。

    “师哥,不好了,你立刻到台湾来,出事了。”林武的声音,极其悲伤和急促。

    欧阳志远一听林武的话,他的心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不要慌,说,什么事?”欧阳志远沉声道。

    “师哥,有人在两个隧道之间的大山上,埋了炸药,他们炸塌了半个山峰,韩老爷子埋在山石下,月瑶嫂子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林武的声音带着哭腔。

    “你……你说什么?”欧阳志远的脑袋“嗡”的一声,仿佛在爆炸。

    有人在山峰之上埋了炸药?爷爷被埋,月瑶受重伤,昏迷不醒?

    欧阳志远在愣了两秒钟后,快速的道:“立刻报警,请求救援,救出爷爷,再利用你的医术,一定要救过来你的嫂子,否则,你不要见我了。”

    欧阳志远脸上的冷汗,噼里啪啦的流了出来。

    爷爷被埋在石头下,肯定凶多吉少,月瑶竟然身受重伤,这是谁干的?

    “我已经报了警,在请求救援,师哥,你放心,我会倾尽全力,救治嫂子的。”林武连忙道。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立刻冲了出去。

    劳拉一看志远冲了出来,竟然好像没有中毒的样子,这让这个女人一愣。

    这怎么可能?这种毒,无人能解呀?欧阳志远怎么会好好的?一点不像中毒的样子?

    “志远?”劳拉连忙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劳拉,低声道:“我有事,先走了。”

    “你……。”劳拉的脸色一变。

    欧阳志远已经走进了电梯。

    劳拉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她狠狠地把酒杯砸在了地上。

    “嘭!”一声爆响,飞溅起来的玻璃渣子,割破了劳拉的手,流出了血,但她一点都没有察觉。

    欧阳志远,我一定要得到你……。

    欧阳志远在电梯里快速拿起电话,拨通了周默的电话。

    “周主任,韩建国和韩月瑶出事了,请你立刻安排去我去台湾。”欧阳志远心急如焚,脸色有点苍白。

    周默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连忙道:“志远,出了什么事?”

    欧阳志远立刻把情况和周默说了一遍。

    周默一听这个情况,他沉思了一下,低声道:“志远,国家的利益和你个人的利益,你自己选吧。这个时候,你能离开香港吗?”

    周默的话,让欧阳志远顿时愣住了。

    是呀,香港回归的签字仪式就要举行,咱们国家的领导人亲自来签字,但是,圣土恐怖组织还没有找到,这个组织的恐怖分子,是要刺杀咱们国家的领导人呀。

    当然,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心情平静下来,低声道:“对不起,周主任,我错了。”

    周默停了一下,眉头皱着,他低声道:“你先来,我再想一想办法。”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周主任。”

    周默挂上电话,快速拨了一个号码,拨通后道:“想办法,救助恒丰集团的董事长韩建国和韩月瑶。”

    “是,咱们的人,已经赶了过去,请领导放心。”一个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周默放下电话,他看了看去台湾的航班。

    他并不是不近人情,这个时候,就是自己的爹娘快死了,自己也不能回去看望爹娘。

    经过多少年的努力,香港就要回归了,离散百年的苦难游子,就要回到母亲的怀抱,自己一定要担负起保卫香港胜利回归的安全重任。

    如果确定了保罗集团就是圣土组织,立刻就要铲除这个组织,要是志远不在香港,怎么能参加清除恐怖分子的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