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照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11章照片

    林武走了出去,来到大门前道:“王先生,韩老让你们进去。”

    王浩海一听林武的话,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哼,让我进去,连个请字都不说,你个老不死的东西,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的恒丰集团全部吞下去,看你个老不死的还能不能嚣张!

    王浩海点点头,和儿子王朝阳走了进来。

    后面七八个保镖,直接跟了过来。

    林武一摆手道:“保镖在外面等候。”

    王浩海一听不让自己的保镖跟着,他的脸色一冷,没有说话,看也不看林武,继续向里面走着。

    王朝阳年轻,他冷哼一声,瞪了一眼林武道:“滚一边去。”

    后面的保镖一看主人默许自己跟着,他们顿时有了底气,也不理会林武,继续跟了过来。

    林武一看这些保镖不理睬自己的话,他的脸色一寒,一步跨到了道路中,站在中间道:“保镖在外面等候。”

    其中一个壮实如同野人一般的黑人保镖,一看林武拦住了自己的去路,脸上露出了狰狞的杀意,一步垮了过来,小山一般的身体,恶狠狠地撞向林武。

    后面的保镖更是不理会林武,都一起快步走了进去。

    这人的身手极高,外号黑熊,身体二百多斤,整个身体如同一座小山一般,这一撞的爆发力,至少有几百斤的力量。

    林武一看这家伙故意撞了过来,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天老子一定要杀一杀那帮家伙的嚣张气焰。

    林武一声冷笑,身体一抖,同样撞了过去。

    王浩海、王朝阳一看,这个小小的保镖竟然敢和野熊对撞,这不是找死吗?野熊的力量极强,两人曾亲眼看到过,野熊曾经和一头野牛互相撞击,直接就把那头七八百斤的野牛撞飞,野牛被撞飞后,一声哀嚎,七窍流血而死。检查之下,在场的人无不吃惊,这头野牛的很多骨头都断了,内脏也被撞击碎裂。

    哼,这个小保镖,有野牛厉害?真是不知道死活的家伙,哈哈,撞死他正好,可以警告一下老不死的韩建国。

    所有保镖的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这个小保镖,完蛋了。

    王浩海所有的保镖中,没有一个人有胆量,和野熊撞击身体。

    野熊狞笑着看着林武,一脸的戏谑,他仿佛听到,这个小小的保镖,骨头发出好听的碎裂之声

    “嘭!”一声沉闷的爆响,两人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如同两个大铁锤互相撞击一般,震得整个地面都在晃。

    野熊瞬间感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撞到一个极其坚硬的大铁砣上,震得全身骨头就要碎裂一般,疼痛难忍,内脏剧痛,嗓子一咸,气血翻涌,极其的恶心。

    他的脸色一僵,张嘴就吐,几乎的同时,一股排山倒海的狂暴力量从对方的身体上撞击过来。

    “嗖……哇……”野熊一声闷哼,再也站不住了,巨大的身形如同一颗炮弹一般,一边喷着污血,一边飞了出去。

    野熊身后,就是跟进来的保镖,野熊的身体就狠狠地砸在这些保镖身上。

    “嘭嘭嘭……”一连串的爆响,七八个保镖直接被野熊额身体砸倒在地,惨呼不停。

    “哈哈……”林武手下保镖们,一声欢呼。

    武林是谁?他本身就是特战队员出身,一身的武艺极其得厉害,又拜了欧阳志远的师傅魏半针和禅月大师做师傅,武功更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内力更是霸道至极。

    野熊根本不是林武的对手,直接被林武撞飞,受了严重的内伤。

    这怎么可能?王浩海和王朝阳一看野熊被这个保镖撞飞了,还口吐鲜血,就连后面的保镖,都被砸倒在地,站不起来了。

    “哼,饭桶……丢人现眼的东西。”王朝阳一声冷哼。

    王浩海的脸色也是很难看,他狠狠地盯了一眼林武,继续走进去。

    “哈哈……痛快!”韩建国透过窗户看到了林武把王浩海的保镖,直接砸倒,禁不住大笑起来。

    楼上的韩月瑶正在逗俩个小宝贝玩。

    龙龙和小老虎长得很快,很健康,两个小家伙,已经会爬了,欢快的就像小豹子一般。

    两个小家伙的眼睛,又大又黑,清澈透明,十分的漂亮有神,很像欧阳志远。

    韩月瑶站在窗户边,一眼看到了王浩海和王朝阳走了进来。

    这让韩月瑶一愣,这两个白眼狼来干什么?

    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韩月瑶低声道:“妈妈,您照看一下龙龙和小老虎,我去换一件衣服。”

    秦墨瑶笑着走过来道:“好的,你去吧。”

    韩月瑶把孩子交给婆婆秦墨瑶。

    秦墨瑶很喜欢这两个孙子,韩月瑶的知书达理和果敢的办事能力,让秦墨瑶渐渐地接受了这个儿媳妇。

    丈夫欧阳宁静回去龙海的时候,她没有回,留下来一直帮着儿媳照看两个小孙子。

    秦墨瑶经常感到,很对不起萧眉,但这件事,不是谁能解决好的,最后还要让志远自己去解决。

    王浩海和王朝阳来到客厅门外,林武沉声道:“请等片刻,我去通报。”

    王浩海一愣,客厅还要通报?

    王朝阳冷声道:“客厅就不要通报了吧?”这家伙说完,就想闯进去。

    林武一下横在王朝阳额面前,王朝阳吓得连忙后退。

    野熊都被这个保镖撞得倒地不起,狂喷鲜血,自己更不行。

    林武走进客厅,低声道:“韩老,王洪海在外面等候。”

    韩建国坐在沙发上,在看一本书,沉声道:“让他等。”

    林武就站在韩老旁边,不再说话。

    王浩海和王朝阳在客厅外,等了半小时,都不见林武出来,两人就知道,韩建国是故意在晾着他们爷俩,这让两个家伙差点气死。

    两个人又不敢强闯进去,只能在客厅外面干着急。

    王朝阳的脸色气得铁青,恨不得冲进去,狠狠暴打一顿韩建国。

    一个小时后,林武才走出来道:“进去吧。”

    王洪海和王朝阳长出了一口气,这个老不死的,终于要见自己了。

    两人走进了客厅。

    韩建国坐在沙发上,在喝茶。

    “父亲,您好,儿子给您请安了。”王浩海一看干爹在喝茶,连忙给韩建国鞠了一躬。

    王朝阳冷声道:“爷爷,孙子给您请安了。”

    韩建国眼皮都没有抬,继续喝茶。

    王浩海和王朝阳相互看了一眼,很尴尬地站在那里。

    王浩海连忙再次请安道:“父亲,您好,儿子给您请安了。”

    韩建国这才提起了头,看了一眼王浩海,冷声道:“王浩海,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韩建国并没有让王浩海坐下来的意思,王浩海不敢坐下。

    “父亲,我来看看您的身体怎么样。”王浩海连忙道。

    “哼,看我身体怎么样干嘛?是不是想看看我死了没有?你好吞了台湾的恒丰?”韩建国的话,一点不留情面,狠狠地瞪了一眼王浩海。

    王浩海忙道:“怎么会呢?父亲,我真的是来给您老人家请安的。”

    “哼,说吧,什么事?”韩建国哼了一声,瞪了一眼王浩海。

    他根本不相信王浩海是来看自己的,这个白眼狼还能有这份孝心?

    王浩海低声道:“父亲,您还记得您答应要把月瑶嫁给朝阳的事吗?”

    韩建国一听,王浩海提出这件事,他冷哼一声道:“那件事,很长时间了吧。”

    这个白眼狼现在提起这件事干什么?难道还真想让他儿子娶自己的孙女?这不是憨狗想吃狼卵吗?妄想。

    王浩海连忙道:“是的,父亲,是很长时间了。”

    韩建国盯了一眼王浩海,缓缓道:“那是我喝多了说的醉话,不算数。”

    这一句话,差点把王浩海噎死。

    这个老东西真会推脱,竟然说,喝醉了,不算数,哼,等一会,老子让你来求我。

    王朝阳一听,忍不住了,大声道:“爷爷,你说话怎么能不算数?”

    “滚……,没有教养的东西,我和你爹说话,你能插嘴吗?”韩建国狠狠地瞪了一眼王朝阳,冷声道。

    “我……”王朝阳被噎得一脸尴尬,说不出话来。

    王浩海忙道:“朝阳,我和你爷爷在说话,没你说话的份。一边呆着。”

    王朝阳低下头道:“好的,爸爸。”

    王浩海接着道:“父亲,那就算是您说的是醉话吧,对了,我怎么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月瑶了?月瑶干什么去了?”

    王浩海似笑非笑地盯着韩建国。

    王浩海的特殊表情,吓了韩建国一跳,这家伙问月瑶干吗?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韩建国冷声道:“你有没有见到月瑶,和你关系不大吧?至于她在干什么,是你管的事情吗?

    王浩海冷笑着道:“父亲,我最近可听到了有关月瑶的不少风言风语呀。”

    韩建国心里一沉,冷哼道:“王浩海,既然是风言风语,你来讲干嘛?来人,送客。”

    “慢。”王浩海阴森森的道:“父亲,我不仅听到了有关月瑶额流言,还捡到了几张照片,您要看吗?”

    这家伙说完,就递过来十几张照片

    哼,老东西,我看你还说什么?这些照片,足以迫使你低头,嘿嘿,台湾的恒丰集团,是老子的了,从此以后,不再姓韩,而是姓王。

    照片?什么照片?

    韩建国疑惑地接过这些照片,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