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杀光他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七章杀光他们

    欧阳志远盯着西下七介,一声冷哼道:“西下七介,你不在自己的国家蹲着,私自潜入我国干什么?你这是违犯国际法,是侵略,我们决不允许你们这样。”

    西下七介冷笑道:“什么狗屁国际法,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那些所谓的国际法,是给懦弱的国家制定的,是限制懦弱国家发展的,不会限制我们伟大的帝国,我们国家不惧怕任何的敌人,所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都要夺回来。”

    西下七介的话,让欧阳志远一愣,这个王八蛋说的也不错,什么狗屁国际法,那些西方的国家,什么时候遵守过国际法?他都是让别的国家遵守,自己不遵守,想打哪个国家,就打那个国家。

    这个世界,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谁就可以,随意欺负别的小国家。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冷笑道:“好,强者为尊,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谁才是强者。”

    “哼,中国人就会说大话,来,手底下见真章。”西下七介猛地拔出战刀,凌厉的刀锋对准了欧阳志远的咽喉。

    欧阳志远快如闪电,在避开刀锋的同时,一步冲到西下七介的面前,一掌劈向他的咽喉。

    这一掌,欧阳志远用了全力,他想尽快的结束战斗,救出韩贝贝,免得夜长梦多。

    西下七介一看欧阳志远这一掌,快如闪电,瞬间就劈到了自己的咽喉,这家伙一声怪叫,刀芒一闪,刀锋竟然诡异一般的挡在自己的咽喉前,而且刀锋一划,斩向欧阳志远的手指。

    这个老家伙的刀法真快,竟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收回刀锋,抢在欧阳志远的手掌之前,劈向自己的手指,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惊异。

    欧阳志远当然不能让他的刀锋,劈中自己的手指。

    欧阳志远的食指一弹,绝技灵犀指就弹在了西下七介的刀背上。

    “叮!”一声爆响,西下七介感到自己的战刀如同被一柄铁锤狠狠地砸了一下,双手的虎口被震得发麻,几乎握不住自己的战刀。

    西下七介一声怒吼,连忙把战刀抱在怀里。

    欧阳志远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影子身法发挥到极限,冲向西下七介,手指一弹,一根银针无声无息的射向这个老鬼子的咽喉。

    西下七介一看欧阳志远如同鬼幽一般冲了过来,一点寒芒瞬间射到自己的咽喉。

    这个老东西的反应也是很快,他一声暴叫,猛地一仰脸。

    但还是慢了一步,欧阳志远的银针,如同穿豆腐一样,穿透了他的鼻子,又在他的脑门上,开了一道血槽。

    “啊……”疼得西下七介一声惨叫,顿时满脸的污血。

    但这个家伙的刀法也是极快,在自己中针的同时,刀芒爆闪,幻出十几道刀锋,劈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欧阳志远连忙一撤身。

    “嘶嘶……。”欧阳志远胸口的衣服上,被刀锋割开了七八道口子,有两道,竟然露出了一丝血迹。

    好变态的刀法。这让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

    西下七介的刀法,果然了得,竟然能让自己受伤。

    没等欧阳志远发动攻击,西下七介一声暴叫,刀锋幻出一阵寒芒,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劈了过来。

    这家伙的每一刀的速度都快如闪电,而且角度极刁,就算一等一的高手也未必可以躲过。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影子身法再次发挥到了极致,十个手指急弹。

    “嘶嘶嘶……。”十几根银针,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的射了过去,射向西下七介的全身大穴。

    能够逼迫欧阳志远用十个手指头同时发射银针,西下七介还是第一个。

    “八嘎……。”

    西下七介一看欧阳志远的银针密不透风地袭来,一声暴叫,快速地舞动战刀,如转盘般,阻挡着银针的射入。

    “叮叮叮!”一阵爆响,震得西下七介手腕发麻,战刀几乎脱手而出。

    欧阳志远一步跨到西下七介的面前,大喝一声:“这是什么?”

    西下七介下意识的抬头一看,他看到了欧阳志远的眼睛。

    他感到,自己瞬间陷入了欧阳志远的眼睛之中。

    欧阳志远把催眠术发挥到了极致。

    西下七介的目光一呆,反应顿时迟钝。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掌就劈在了西下七介的胸口上。

    “咯吱!”一声骨头的碎裂声传来,西下七介的整个胸部,都被欧阳志远劈得塌陷下去。

    “哇……”西下七介一声惨叫,张嘴喷出一道污血,污血中夹杂着内脏的碎片。

    “你……你……。”西下七介指着欧阳志远,眼里透出不甘和后悔。

    欧阳志远冷冷地盯着西下七介道:“不在自己国家里好好地蹲着,跑到我们中国来,绑架人质,你不是找死吗?记住,强者为尊。”

    “咯吱!”西下七介一口气没上来,一头栽倒在地。

    李玫和王超然看得目瞪口呆。

    西下七介可是倭国北云刀流的强者,没有几招,就被志远干掉了,真是厉害呀。

    “快去救人!”欧阳志远一声低喝。

    三个人快速地冲向地下室。

    “嘭!”欧阳志远一脚踹开地下室的门,三个人冲了进去,但地下室里面竟然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

    欧阳志远一扫视,发现了一个不太显眼的漆黑的暗道。

    “不好,他们带着韩贝贝逃走了,快追。”欧阳志远说完,冲向那个暗道。

    陈雨馨开着轿车,快速地在公路上行驶着。

    她的心很是焦躁,志远在最困难的时候,自己要在他身边,决不会离开他,哪怕给他一句鼓励也是力量呀!

    可是,萧眉也在志远的身边。

    想到这里,陈雨馨的心里矛盾极了,车速慢了下来。

    自己爱志远,萧眉也爱志远,但萧眉是志远真正的未过门的未婚妻,自己现在去找志远,萧眉看到了,会怎么想?

    陈雨馨想到这里,慢慢地停下车。

    外面的月色如同水一般的皎洁,十分的纯净。

    陈雨馨打开车门,走了出来,站在公路边上,看着明镜一般的月色,她叹了一口气。

    猛然,一道人影一闪,一把锋利的战刀,瞬间抵在了陈雨馨的脖子上,吓了陈雨馨一跳。

    “别动,别喊,否则,死了死了的。”一句阴冷生硬的中国话,在耳边响起。

    倭国人!

    倭国人真是胆大包天,越来越放肆了,他劫持自己干嘛?

    “快上来!”那个倭国人一声低喝。

    又是一道人影押着另一个披头散发,身材娇小的女人冲了过来。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陈雨馨沉声问道。

    这两个人,正是从地下室里跑出来的桥下尾长和桥下俊彦。他们押着韩贝贝,从地下室的后洞跑了出来,正碰到陈雨馨停下车,在看月亮。

    两个家伙正愁没有汽车逃走,一看到陈雨馨,两人乐得几乎发疯。桥下尾长冲了过来,就劫持了陈雨馨。

    桥下尾长一看自己劫持的这个女人竟然很沉着,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反而追问自己,这让他很是恼怒。

    “闭嘴,你个臭女人,如果你再说话,老子杀了你,快上车。”桥下尾长手里的刀锋一顶,低声喝道。

    陈雨馨的脖子,渗出了一丝血迹。

    “呜呜呜……。”被绑着的那个女人,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猛地一抬头,陈雨馨一下子看清楚了,不由得大吃一惊。

    “韩贝贝!”陈雨馨一声惊呼。

    倭国人竟然绑架了韩贝贝,韩奉成的考察团,不是来龙门县考察的吗?韩贝贝怎么会被倭国人绑架了?倭国人想干什么?竟然肆无忌惮的绑架咱们的人?志远不是在这里吗?

    “呜呜呜……”韩贝贝也看到了陈雨馨,但小丫头的嘴被堵住了,喊不出来,只能呜呜的叫着,看着陈雨馨。

    “快进去!”桥下尾长一声怒喝。

    “哼!放了她们。”一声愤怒的怒喝传了过来。

    月光下,欧阳志远快步冲了过来,那双眼睛透出强烈的杀意,死死地盯着桥下尾长。

    “志远!”陈雨馨一看到欧阳志远,瞬间就感到自己见到了最亲最亲的亲人,她被桥下尾长劫持的时候,没有流泪,但在看到欧阳志远的瞬间,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

    志远看了一眼陈雨馨,他一使眼色,让陈雨馨不要说话。

    韩贝贝也看到了欧阳志远,小丫头心中的恐惧,一下子消失了,但她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出来。

    “呜呜呜……。”韩贝贝看着欧阳志远,小丫头知道,自己有救了。

    “你的,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她。”桥下尾长狞笑着盯着欧阳志远,刀锋紧紧地顶在陈雨馨白皙的脖子上。

    欧阳志远冷哼道:“你死定了。”

    “上车!”桥下尾长气急败坏的一边大声喝着,一边押着陈雨馨低头上车。

    机会来了,欧阳志远等的就是他们上车的时刻。

    陈雨馨一低头上车,就露出了后面的桥下尾长。

    欧阳志远一抬手,一道寒芒就飞了过去。

    “噗嗤!”一根银针扎进了桥下尾长的眉心,穿过头颅,带着一溜污血,从这个家伙的后脑勺飞出。

    桥下尾长的身子一僵,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很冷,耳朵里听到嘶嘶的喷射液体声,后脑一片冰凉。

    意识开始模糊,一头栽倒在地。

    “八格牙路!”桥下俊彦一看哥哥死了,他暴怒至极,刚举起手里的刀,欧阳志远一掌就劈在了这家伙的后颈上。

    “哼!”桥下俊彦一声闷哼,一头栽倒在地,晕死过去。

    陈雨馨连忙拿掉韩贝贝嘴里的脏布。

    “欧阳哥哥……呜呜呜!”韩贝贝一下冲向欧阳志远,扑在了他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