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一步杀三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六章一步杀三人

    霍老的眼睛湿润了!嘴唇有点哆嗦。

    流浪在外面近百年的香港,就要回到母亲的怀抱。

    “父亲!”霍天文看着激动的父亲,他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父亲的手。

    他理解父亲为什么这样激动,多少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的老战友,顾老的遗愿,就要实现了。

    “老伙计,你先走了一步,没能亲自到你挣来的香港看一看,我一定代你去,去看看我们流失在外近百年的孩子,是怎样回到母亲的怀抱,看看那些万恶的狗强盗,是怎样低下他们的狗头的。”霍老喃喃的道。

    “父亲,您真的要亲自去?”霍天文看着激动万分的父亲,父亲毕竟老了,他很担心父亲的身体。

    霍老的目光变得坚毅起来,沉声道:“一定要去。”

    霍天武走了进来,他看到父亲激动的神情,低声道:“爸爸,您休息一下。”

    霍天文和霍天武扶着霍老,坐在沙发上。

    霍天武看着三弟,低声道:“三弟,你怎么有时间回家?”

    霍天文低声道:“香港马上回归,一号首长要亲自去香港举行回归仪式,很有可能,要邀请爸爸一起去,但我担心,爸爸的身体,还有首长的安全。”

    霍天武点点头道:“父亲的身体,是有点不行,如果要一个人陪同去,爸爸的身体很定会无忧的,那人也可以保护首长的安全。”

    霍天文看着二哥道:“你说是志远?”

    霍天武笑了。

    “志远的医术,你是知道的,有志远陪伴左右,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再说,首长在顾老那里,也见过志远。”霍天武终于等到机会,让志远脱出前进市的泥潭。

    只要志远能陪父亲和首长去香港,站在首长身旁一亮相,那个不识实务、不开眼的家伙,还敢再调查他?

    霍天文皱了皱眉头,看着二哥道:“我听说,志远现在有麻烦了?”

    很多事情,都不会瞒过霍天文。

    霍天武道:“小麻烦而已,我给你看个视频。”

    霍天武早就收到萧眉传过来的一段视频,他一边打开视频,一边回过头来,看着霍老道:“父亲,您看看。”

    视频打开,画面上,欧阳志远带领警察和记者冲了进来,。志远诉说王展鸿的罪状,王老的孙子王展鸿恼羞成怒,猛然掏出手枪,对着欧阳志远扣动了扳机。欧阳志远一拳就打在了王展鸿的手枪上,王展鸿倒地不起。

    唐绍斌立刻大喊,打死人了。

    欧阳志远立刻对王展鸿进行抢救。唐绍斌暗暗地逃走。

    王展鸿死亡。

    霍老看着这个画面,眉头皱了起来,冷笑道:“王老头太溺爱他的孙子了。”

    霍天文的眼睛盯着唐绍斌道:“那人是谁?”

    自己的弟弟眼睛就是好使,一眼就发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目光直接顶住了唐绍斌。

    霍天武道:“那人叫唐绍斌,燕京唐家的人。”

    霍天武的这句话,把唐家送进了地狱。

    霍天文的眉毛一跳,沉声道:“唐家?”

    霍天武点点头道:“是唐家。”

    霍老一声冷哼道:“唐老头过分了,他的铝业集团祸害了一个省,停业整顿了,还不消停。”

    霍老同样,一眼就看出来,是唐家在作怪。

    工作人员快步走了进来,低声道:“霍老,霍总理,首长到了。”

    霍老连忙站起来,带着霍天武和霍天文迎了出去。

    霍天文看着霍天武道:“首长正式邀请父亲和他一起去香港,参加回归仪式。”

    霍天武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欧阳志远的车在距离白马饭店两公里的时候,他看到了王超然站在路边,在向他摆手。

    车子停下来,王超然上了车。

    “情况怎么样?”欧阳志远看着王超然。

    “情况已经摸清,里面有七名倭国人,韩贝贝被藏在地下室,这是白马饭店的剖面图。”王超然递给欧阳志远一张手绘的图。

    志远看了一下,眼里的寒芒一闪,低声道:“救出韩贝贝,所有潜伏进来的倭寇,都干掉。”

    王超然点点头道:“从后面进去。”

    两人下了车,融进了夜色之中。

    白马饭店地下室。

    韩贝贝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小脸弄得脏兮兮的,连嘴都被用布条勒住。

    桥下尾长和桥下俊彦坐在地上,每人的怀里,抱着一把战刀。

    为了帝国能得到这些含有稀有金属的稀土,他们认为,绑架韩贝贝值得。

    稀土本身在国际上属于很紧缺的战略物资,很多高科技的材料,包括航天、导弹、卫星,都需要从稀土里面提炼特殊的材料。

    而龙门县的稀土,含有一种别的国家稀土中,没有的金属材料,这种金属材料,很是紧缺,倭国人必须要得到。

    韩贝贝已经饿了很长时间了,她看着两个僵尸一般的倭国人,大声的呜呜叫着。

    桥下尾长冷哼一声,盯着韩贝贝,阴森森的道:“再叫的话,死了死了的。”

    韩贝贝并不理会桥下尾长的威胁,仍旧大声呜呜的叫着。

    桥下俊彦站起身来,恶狠狠的走到韩贝贝的面前,抬手就是两巴掌,打在韩贝贝的脸上。

    “啊!”贝贝连同椅子都倒在了地上,脸一下子肿了起来。

    “再叫的话,就扒光你的衣服。”桥下俊彦的双眼,盯着韩贝贝的胸脯,露出强烈的**。

    韩贝贝顿时吓得不敢再叫,眼泪流了出来。

    欧阳哥哥,你在哪里?快来救贝贝呀。

    地下室的上层,留着白胡须的北云刀流的长老西下七介,静静的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把又窄又长的战刀,一双眼睛看着黑夜,露出毒蛇一般的寒芒。

    欧阳志远,一定要死!

    自己国家的人,让他杀的太多了。

    木村君吩咐,一定找机会要干掉欧阳志远。

    不知道,这个中国人,能否找到这里。

    欧阳志远和王超然就要接近白马饭店的时候,李玫一闪,出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头儿,你来了。”月光下,小丫头更显得英气逼人。

    “围住了?”欧阳志远的眼中,露出了强烈的杀意。

    “围住了,就等头儿你的到来。”李玫手里多出了一把大威力无声手枪。

    欧阳志远低声道:“一定要保证韩贝贝的人身安全。”

    “会的。”李玫低声道。

    “我负责主攻,你们骚扰。”欧阳志远说完,扑向了白马饭店。

    李玫和王超然跟在了后面。

    透过红外线望远镜,志远在后面发现了两个倭国人,藏在黑暗处。

    欧阳志远无声无息的快速靠近。

    这两人是西下七介的两个学生,他们负责守护后门。

    李玫和王超然在前门骚扰。

    王超然向前门扔了一根树枝。

    一道寒芒一闪,王超然扔出的树枝还没有落地,就被一道刀光斩断。

    好快的刀芒!

    李玫抬手就是一枪。

    “噗!”无声手枪轻微沉闷的声音,让人的心发颤。

    “扑通!”一个黑影倒在地上,整个头盖骨都被子弹轰掉了,这人的手里,还死死的攥着一把战刀。

    王超然向李玫竖起了大拇指。

    七个敌人,干掉了一个,还剩六个。

    前面一动手,隐藏在后面的两个家伙,立刻被吸引住了注意力。

    欧阳志远立刻发动攻击,寒芒一闪,一根银针飞了出去。

    “噗嗤!”银针象穿豆腐一般,从一个黑衣人的眉心射进,带着一溜污血和脑浆,从后脑穿出。

    死尸倒在地上。

    “八嘎!”一声恼怒的辱骂,从另一个黑影传来。

    刀芒一闪,寒芒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厉啸,划向志远的咽喉。

    但志远的速度更快,一指头就点在这人的手臂上。

    这家伙手臂一麻,欧阳志远顺手夺过他的战刀一划。

    “噗!”刀锋划过他的咽喉,污血狂喷而出。

    志远一脚踹在死尸上,喷着污血的死尸,飞出数米开外,砸在墙上。

    “嗖!”又是一道刀芒袭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一闪,扑进了那人的怀里,一掌就劈在他的胸口。

    “咯吱!”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碎裂声传来。

    这人的整个胸骨被欧阳志远打的粉碎。

    “噗嗤!”污血和内脏碎块,从这人的口中喷出。

    欧阳志远又是一脚,直接把尸体踢了出去。

    这几招,如同闪电一般,就在两个呼吸之间。

    欧阳志远连杀三个倭寇,终于让他出了一口闷气。

    李玫和王超然都看的呆了。我的天哪,这是杀人么?简直是在杀鸡!

    对方可是倭国北云刀流的三个高手!

    李玫和王超然联手,才干掉了一个杀手。

    “哼,好毒辣的手段!西下七介慢慢的站起身来,一双凌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透出浓烈的杀意。

    欧阳志远感受到了如同狂潮一般的恐怖杀意,他退了一步,他盯着这个留着白胡须子的倭国人,瞳孔不由的暴缩。

    这人是一个高手!绝顶的高手。

    “你是谁!”欧阳志远立刻全神戒备,死死的盯着这个倭国人。

    “北云刀流长老—西下七介!”

    欧阳志远心里一凌,北云刀流!

    北云刀流是倭国一个古老的神秘门派,门派里,高手如云,实力十分的可怕。这次,倭国人竟然派来了北云刀流的长老。

    哼,不论你们派来谁,任何强盗敢入侵我们的国家,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