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暴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十四章暴怒

    看着唐绍斌的尸体,一头栽进沟里。

    那人冷森森的举着枪,走到沟边,对着唐绍斌的脑袋,就要扣动扳机。虽然三枪都准确的打在唐绍斌的心脏部位,但只有打碎人的脑袋,看着对方死亡,这个杀手才放心。

    两道雪亮的车灯猛然照射过来,一辆车快速的开向这里。

    这人一惊,连忙收回手枪,坐进车里,消失在夜色之中。

    车辆疾驰而过,没有停留。

    月光下,沟里唐绍斌的尸体,微微的动了一下,他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着。

    “好变态的枪法!”唐绍斌一边咳嗽,一边坐了起来,一张嘴,喷出了一口污血。

    他艰难的低下头,看了看前胸衣服心脏部位的三个弹孔,脸色变的苍白,冷汗直流。

    虽然子弹没有打穿防弹衣,但恐怖的撞击力,仍旧让唐绍斌受了伤。

    还好,自己早就防着唐家的人要杀人灭口,自己衣服里面,穿了防弹衣。

    唐绍斌这人很聪明,他在唐家干了多年,知道的事情太多,唐家有可能杀了自己灭口,他的贴身一直穿了一件高价买来的防弹衣,今天,果然用上了。

    他虽然怀疑唐家最终会向自己下手,但没有想到,来的会这么快。

    唐绍斌喘了几口气,心里已经后悔了。

    真是报应呀,自己跟着唐家做了这么多的坏事,现在,终于遭到了杀身之祸。

    要不是那辆车,吓走了那个杀手,杀手的子弹,就会穿过自己的脑袋,自己就完蛋了。

    唐家的人,真是毒蛇,自己一直在替他们做事卖命,他现在为了灭口,竟然连自己都杀,真是狠毒至极呀。

    自己也是唐家的分支呀,身体里流着的,也是唐家的血脉吧?

    真是一窝忘恩负义毫无人性的恶狼。自己为他们做完了事,就要杀自己灭口,自己要尽快的离开这里,逃出中国,否则,唐家要是知道自己没死,他们肯定会全力追杀自己。

    可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还在燕京,自己要见他们一面。

    唐绍斌踉跄的爬上公路,上了自己的车,开进了黑夜中。

    燕京,王老的别墅。

    王老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由于着急,茶杯掉在了地上,茶水和玻璃渣到处飞溅。

    他哆嗦着嘴唇,满头白发都竖立起来,他两眼死死的盯着二儿子王开国,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说什么?欧阳志远……打死了展鸿?这怎么可能?”

    王老瞬间被二儿子王开国的话惊呆了,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老的身子,剧烈的摇晃着。

    展鸿可是自己的亲孙子,怎么会被打死了呢?欧阳志远和展鸿是有点过节,但是,也不至于把人打死吧?

    王开国一把扶住了父亲,低声道:“爸爸,这是真的,我刚得到了消息,我本来不想告诉您,但这件事,牵扯太大,弄不好,影响极大,后果严重,爸爸,您是咱们王家的掌舵人,这件事,必须告诉您。”

    王老慢慢的坐下,眼睛红了,缓过来一口气。

    展鸿虽然有点桀骜不驯,但本性不坏,怎么会,说没有就没有了?

    他看着自己的二儿子王开国,眼睛开始变得犀利起来,寒芒闪烁,沉声道:“说,是怎么回事?我不管什么原因,谁打死了我的孙子,我就会让他给我孙子抵命。”

    王老的双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机。

    王家的尊严,不容践踏。

    王开国道:“爸爸,这件事,原因很复杂,我让人去查,夜里有飞机,已经下去了。”

    王开国是公安部的副部长,自己的侄子死了,他为了避嫌,不能亲自去,但他可以派人下去。

    王老看着王开国道:“你四弟弟知道吗?”

    王展鸿的父亲是王海超,是王家的老四。

    “四弟已经知道了,他连夜和我派的人,一起走的。”王开国低声道。

    王海超接到消息后,根本没来得及和父亲说,就坐飞机飞向南州了。

    王老死死的攥住自己的拳头,一字一字的道:“我……的孙子,不会……白死。”

    王开国抓住父亲的手道:“您放心,我一定会查明真相,还展鸿一个公道。”

    王开国已经知道欧阳志远和自己侄子之间,为什么发生冲突,但他不敢告诉父亲,他害怕父亲受不了打击。自己的侄子王展鸿,确实让四弟溺爱坏了。

    王开国自己都想不到,侄子王展鸿为了给他父亲筹集资金,竟然杀了这么多人,而且还暗杀欧阳志远,就连家族的供奉一清道人也死了。

    青云山的一清道人之死,就怕会引起青云山的人下来,疯狂的报复。

    这些武功高强的人,法律意识淡薄,不好约束他们。

    王开国得到的消息是,欧阳志远的那一拳,打到了展鸿手里的枪上,并没有直接打在王展鸿的身上。

    王展鸿倒地之后,就已经不行了,欧阳志远立刻抢救,但没有抢救过来。

    身为公安副部长的王开国知道,自己侄子的死,绝不是那样简单的事情。

    欧阳志远的医术和武功,王开国是知道的,欧阳志远是一个有智慧的年轻人,绝对不会轻易打死展鸿的。这件事,自己一定要查清楚。

    王老坐在那里,气的脸色发白,他狠狠的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沉声道:“停了欧阳志远的职务。”

    王开国看到了老爷子在打电话,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自己的父亲,正在气头上,自己不能说什么。自己的侄子死了,即使不是欧阳志远下的手,但起因是他造成的,欧阳志远应当负一定的责任,停了他的市委书记,也是应该的。

    如果是别人打死了自己的侄子,自己会毫不犹豫的下手,拿下对方,但欧阳志远不同。

    自己还是比较欣赏这个年轻人的,欧阳志远背后的霍家、秦家、李家,还有即将入阁的萧远山,这些原因,自己更要考虑。

    如果王家和这些家族碰撞,得到利益的是别的家族。

    王开国想到这里,心里一跳,眼睛里爆射出凌厉的寒芒,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可怕起来。

    难道有人是故意借欧阳志远的手,杀了自己的侄子,让王家和这几个大家族冲突,他们在换届中,好得到最大的利益?

    王开国能做到公安部的副部长,他的思维极其的敏捷,他瞬间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点。

    这绝对是一个卑鄙的阴谋。

    他想到这里,犹豫了好一会,才拿出了电话,拨打着大哥王开元的电话。

    本来,他不想打搅大哥王开元,换届的准备工作,已经到了关键。

    但是,这件事,他不能不和大哥商量一下。

    前进市,政法委书记赵文昌组织警察封锁现场,急救车来到后,立刻对王展鸿进行抢救。

    欧阳志远没有救活的人,这些医生更不行。

    王展鸿的尸体,被拉到公安局法医处。

    周玉海带人去抓捕方国安和杜世虎,但消息早就被泄露出去,他们扑了个空,两人早就提前逃走。

    赵文昌让周玉海暂时负责前进市公安局的工作。

    欧阳志远安排好记者岩雪兰,让他不要报道这件事,免得招来祸害。

    欧阳志远让岩雪兰来这里,本来是想让她做个证明,证明王展鸿所犯的罪行,但没有想到,王展鸿会死。

    这件事情,现在闹大了,不能把岩雪兰再扯进来。

    欧阳志远坐在周玉海的办公室,他立刻给国安的李玫、王超然打电话,让他们协助,抓捕方国安和杜世虎。这两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一定要抓住他们。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省厅王厅长带人,亲自来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省厅来人,公安部也会派人下来,加上纪委调查组的人,明天也会到达,湖西市,还真热闹呀。”

    周玉海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这道坎,不好过,你要挺住。”

    欧阳志远道:“不好过,也要过,除了我打了齐学军一巴掌外,别的,我都没有错误。”

    周玉海道:“齐学军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欧阳志远道:“他不会真的失踪,调查组一来,他肯定会跳出来,指正我。”

    周玉海道:“齐学军是江南齐家的人,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搬到你的机会的。”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茶,看了看就要亮的天,他站了起来,走到窗户前道:“天终究会亮的。”

    周玉海低声道:“是的,天终究会亮的,但黑夜也是很危险的。”

    欧阳志远笑道:“喝一杯,怎么样?”

    周玉海一愣,他随即笑了,转身从办公桌下的抽屉里,拿出一瓶五粮液道:“喝着酒,等待王厅长的到来。”

    周玉海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酒道:“来,碰杯。”

    两人的酒杯碰了一下,周玉海笑道:“现在,你还能喝酒?要是我,肯定喝不下去。”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没有多大的事,大不了,这个干了几天的市委书记,不干了吧。”

    周玉海笑道:“你要是不干了,我敢说,前进市的经济,再过十年,也不会有任何起色的,几个县的老百姓还要生活在污染严重的环境中,你的所有项目,都会夭折,龙门县在几年后,将会成为一座没有任何价值的死县。”

    欧阳志远又喝了一杯酒道:“地球离开了谁,照样转。”

    周玉海道:“前进市离开了你,就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