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一清道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九章一清道人

    霍天文看着父亲一丝不苟的清理着根雕,他轻声道:“父亲,这个树桩不错。”

    霍老笑道:“这个,我准备做成一只起飞的苍鹰,给志远和我孙女做结婚的礼物。”

    霍天文微微一愣,笑道:“上次,取消了两人的婚礼,您准备近期,让他们结婚?”

    由于顾老的去世,霍老取消了志远和萧眉的婚礼。

    霍老把木头疙瘩转了一下道:“眉儿的年龄不小了,志远现在也是市委书记了,也该收收心,结婚了。”

    霍天文看着父亲皱了一下眉头,他低声道:“志远该收心了?这个臭小子,不会做了什么对不起眉儿的什么事吧?”

    霍天文知道,父亲不会无故说这句话的,这个臭小子,长得英俊潇洒,很吸引女孩子的,他不会在外面乱来吧?

    萧眉可是自己的亲侄女,大哥和大嫂不在了,自己要保护好这个侄女。

    霍老没有说话,使劲的铲掉一块卡在树根里的石子,沉声道:“你不要多想,志远很好,香港就要回归,等到国庆节吧,就给他们举行婚礼。”

    霍天文停顿了一下,低声道:“纪委的人,到了山南省了,明天就去前进市,志远这道坎,就怕不好过去。”

    霍老产下一块泥,冷声道:“这点坎都过不去,别做我的孙女婿。”

    霍天文看着父亲的手,抖动了一下,他知道,父亲肯定很是愤怒。唐家、周家调查欧阳志远的目的,是借这件事,要打击霍家和秦家。

    “这次,唐家、周家要联手了,毕竟志远打了那个交警,就凭这一点,他们要拿下志远的市长,是很容易的。”霍天文看着父亲道。

    霍老冷哼道:“唐家和周家,小丑而已,想拿下我孙女婿,还差点劲。”

    霍天文看着自己父亲这样说,他低声道:“他们要拿这件事做文章。”

    霍老看了儿子一眼道:“你还是做好换届工作吧,这点小事,也能惊动你?”

    霍天文点点头道:“好吧,父亲。”

    霍老看着手里的木桩,沉声道:“是雄鹰,就要在暴风雨中飞翔。”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在半个小时后,就进入了龙门县的山区。龙门县的地形地貌和龙海市傅山县的地形一样,道路险峻,公路、河流和山峰走向一致,公路的一边是山崖,另一边,是河流,也是万丈深渊。

    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山谷,摔个粉碎碎骨。

    欧阳志远小心的开着越野,转过一个弯,他看到,几辆拉着稀土的大卡车,发出震耳的轰鸣,从一道山谷里开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愣,半夜里在运稀土?白天不能运输?夜里运输,不怕掉进沟里去?是很危险的,不会是私自偷挖稀土吧?

    欧阳志远慢慢的把车靠在一边,几辆大卡车轰隆隆的开了过来,疾驰而去。

    这山谷里有稀土矿?自己怎么不知道?稀土矿分布图里,没有这座稀土矿呀?自己要进去看看。

    欧阳志远一打方向盘,越野车开向那个山谷。

    路不是很好走,是土路,到处是坑坑洼洼。不一会,又是几辆大卡车轰隆隆的开了过来,尘土飞扬。

    这几辆车,装的很满,都冒尖了。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停在路边,让这几辆车过去。

    前面那辆车慢吞吞的开了过去,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超过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这一车的稀土,足足有几十吨重。

    稀土里含有大量的贵重金属,比重很大,分量极重。

    第二辆车开了过来,当那辆车距离欧阳志远有四五米的时候,猛然加快速度,开到越野车旁,那个司机的脸上,顿时露出狰狞的杀意,这家伙猛一打方向,拉满稀土的大卡车重心太高,车身刹那间倾斜,整个车辆连同几十吨重的稀土,狠狠的砸向欧阳志远的越野。

    几十吨重的车辆,连同稀土,要是砸在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上,非得把欧阳志远砸成肉泥不可。

    欧阳志远一看几十吨重的大卡车,还有车上的稀土,突然砸了过来,吓了他一跳。他立刻发动越野车,就想冲出去。但是,前后两方,都有两辆装满稀土的大卡车死死的堵住。

    前后都被堵死了,左边是大河,右边是砸过来的大卡车,越野车又被堵死,情况万分危急。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一脚跺开车门,冲向大河山涧的一边。

    “轰!”一声巨响,沙尘飞扬。整辆大卡车的车身和稀土,狠狠的砸在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上。

    即使改装了的越野车,瞬间就被几十吨重的大卡车砸扁,然后被稀土埋上。

    好恶毒的手段!计算的还真准确!

    “哈哈……,这家伙死了,十万元到手了!”那个卡车司机,一看自己的的车把那辆越野车砸扁了,又用几十吨的稀土埋上,这家伙就是神仙,也活不成了。

    尘土散尽,几个司机跑过来,看着巨大的稀土对,狞笑道:“老大,这个王八蛋死定了,是谁这么有钱,出十万干掉这家伙。”

    这几个人,个个杀气腾腾,根本就不象是开大卡车人的司机。

    这家伙阴森森的看着堆起来的稀土堆,狞笑着道:“不要问这么多,一会,有钱分就可以了。”

    这家伙一挥手。

    “轰隆隆!”一辆工程铲车开了过来。

    这人大声喝道:“把车和稀土,都给老子推下山涧大河里去,毁尸灭迹。”

    工程车震天动地的开了过来。

    “哼!”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冷哼,从山间的崖头上传来过来,欧阳志远出现在山间的岩石上。

    “啊……鬼呀……。”几个司机一看到,月光下,自己明明已经干掉的那个男人,竟然站在山涧边上的石头上,顿时吓得毛骨悚然。

    就连开铲车的司机,也吓得一哆嗦,连忙停下车。

    欧阳志远在危机的关头,打开了车门,冲了出去。

    可惜的是,自己好容易改装好的越野车,完蛋了。

    欧阳志远知道,这次自己一定要抓住幕后黑手,是谁要害自己的?

    他一闪身,冲了过来,他要抓住这些司机,进行审问。

    但他刚刚冲到那个司机面前,还没来得及伸手,他就感觉到了让自己心悸的危险波动传来。

    不好!

    欧阳志远一声惊呼,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再次冲下山间。

    “轰……轰……轰……。”连声天崩地裂的爆炸响起,几辆大卡车、工程铲车和那几个司机,腾空而起,烈焰冲天,飞上了天空。

    整个地方被炸出一个巨大的可怕深坑。所有的车辆连同欧阳志远被砸扁的越野车,都已经化为了碎片。

    这个计策,更是歹毒。

    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再次从山涧的崖头上爬了上来,这次,他更是狼狈。

    身上的衣服,被烧得焦糊,就连头发,都被烧去一大片,脸上漆黑。

    欧阳志远爬了上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汗早就湿透了他的后背。

    刚才真是危险至极,要不是自己反应快,自己就完蛋了。

    他妈的,歹毒的计策,一个接一个,环环相扣,真是可怕呀。

    又是那个王八蛋放的炸弹,这人真是可怕至极。

    欧阳志远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大坑,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自己本来是想引蛇出洞,却差点被炸死。

    又死了人,这几个司机为了几个钱,想杀了自己,但又被灭口,不能再死人了。

    一定要找出幕后指使者。

    欧阳志远向前走了几步。

    猛然,天空一暗,本来皎洁的月色,刹那间隐藏进乌云里。

    整个天地之间,一片昏暗。

    这……这怎么可能?刚刚还是月光如水的天气,怎么会瞬间就起了乌云?

    欧阳志远正纳闷,明明是一块光秃秃的岩石上,猛然多出一个身穿道袍的人来。

    这吓了欧阳志远一跳,这怎么可能?这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自己的眼神极其的敏锐,五行神功已经大成,怎么会看不到,这个人是怎么出现在那块石头上的?

    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意和恐怖的威压,从那个人身上,传来过来,让欧阳志远的心脏狂跳,几乎喘不过气来。

    欧阳志远知道,这人是绝顶的高手,就连自己都没有看到,他是怎样来到这块岩石上的。

    难道,对方请来了绝顶高手,来杀自己?

    这人是自己见过的高手中,最厉害的一个。强大而恐怖的威压,让志远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欧阳志远立刻全神戒备,两眼死死地盯着那人,沉声道:“你是谁?”

    一清道人看着眼前的欧阳志远,微微一愣。

    这就是自己今天要杀的人?很年轻,但身手极高。

    虽然这个人很年轻,但仍旧要死在自己的手里。那枚罗汉清心果,自己一定要得到。

    一清道人沉声道:“你还没有资格问我是谁。”

    欧阳志远道:“你是来杀我的?”

    一清道人点点头道:“我本来不想杀你,但我要得到一样东西,非要杀你不可。”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这个深不可测的道人道:“谁让你来杀我的?”

    一清道人道:“给你说,有用吗?给你说了,你还是要死。”

    欧阳志远道:“我死了,也要做个明白鬼吧。”

    一清道人摇摇头道:“我不能说。”

    欧阳志远道:“你不敢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