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恼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八章恼怒

    王老一愣,随即笑道:“是小陈呀,呵呵,山南书记?”

    王老记得,自己在江南省担任省长的时候,陈浩然曾经在自己手下做过一段时间向阳公社的书记。

    那时候,陈浩然很年轻,不到三十岁吧,大概是在二十几岁的样子。

    王老的记忆很好。

    陈慕雪笑道:“是的,王爷爷,我父亲一直很敬重您,让我向您老人家问好,他说,您一直是他的老上级,您还接见过他。”

    王老想不到,眼前这个气宇轩昂、英俊潇洒的男孩子,竟然是山南省书记陈浩然的儿子。

    陈浩然可是一号首长看好的官员,他能从江南省调到山南省,就说明,陈浩然以后,很有可能要入阁的。

    陈浩然的前途无量。

    自己王家的实力虽然很雄厚,但要是把陈浩然拉过来,王家的实力,会更浑厚一些。

    王老笑道:“呵呵,你父亲还记得我,我在江南省担任省长的时候,你父亲才二十多岁,当时担任向阳公社的书记,呵呵,我确实接见过他,你父亲的公社,在当时,可是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

    陈慕雪恭声道:“王爷爷,您的记忆力真好,是的,我父亲也经常说这件事,他每次提起您接见他这件事,他都很激动。”

    王老笑道:“时间过的真快呀,几十年,弹指一挥间,我老了。”

    陈慕雪忙道:“王爷爷,您不老,你的精神很年轻的,看上去,也就六十多岁的样子。”

    “呵呵,坐吧。”王老一指旁边的沙发。

    “谢谢您,王爷爷。”陈慕雪小心的坐在了沙发上。

    看着自己这个孙女神采飞扬,双眼流光溢彩,情意绵绵,王老就知道,丹莎和陈慕雪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但是,陈慕雪不是结过婚吗?他的岳父,好像是江南中医大学的校长的齐凤云吧?

    王丹莎抱着爷爷的胳膊,撒着娇道:“爷爷,我们不坐了,我要让暮雪带我到处走走。”

    陈慕雪连忙站起来。

    王老微微点头道:“去吧。”

    陈慕雪连忙向王老和王海超告辞。

    王老看到陈慕雪和王丹莎走了出去,他的脸色一冷,盯着自己的儿子,沉声道:“哼,怎么回事?”

    王海超当然知道,自己的父亲喝问的是什么。

    他连忙道:“爸爸,陈慕雪的生意,很多在外国,丹莎和他是在一次交易会上认识的,丹莎一直在外国受教育,她的观念和咱们不一样,您看,她很喜欢陈慕雪。”

    “胡闹!陈慕雪可是有家室的人,我王家的女孩子,怎么能找个有家室的人,这件事,我不同意。”王老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海超。

    王海超忙道:“我也不同意,爸爸,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陈慕雪和王丹莎并没有走远,他们就站在客厅外面的走廊上。

    王丹莎今天带陈慕雪来,就是要告诉家里的人,自己喜欢陈慕雪。

    两人听到了客厅里,王老和王海超的对话。

    一听到王老和王海超都反对自己和王丹莎在一起,陈慕雪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本来,陈慕雪和齐雯结婚,是父亲的意思,当时,看到齐雯那种让自己灵魂都震撼的美丽和清灵,陈慕雪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齐雯了。

    他立刻答应和齐雯结婚。但是,两人生活在一起,并不快乐。

    齐雯不论做什么都在内心里不接受陈慕雪,特别是在床上,更是经常拒绝陈慕雪,这让陈慕雪很是恼怒。

    自己的妻子拒绝和自己亲热,陈慕雪很是纳闷。

    直到有一次,齐雯喝多了酒,在和陈慕雪亲热的时候,她嘴里竟然叫出欧阳志远的名字,这让陈慕雪惊呆了。

    他的身子立刻僵硬,眼里透出凌厉的寒芒,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齐雯怎么会在迷离中,叫出欧阳志远的名字?这怎么可能?

    陈慕雪英俊潇洒,长得一边人才,但他的内心,并不是和相貌长得那样潇洒。

    他的性格十分的内毒,睚眦必报,而且能忍,他强忍自己的怒火,不动声色的暗暗搜集调查,齐雯和欧阳志远的信息。

    最后,他终于查到,欧阳志远和齐雯都毕业于同一座中医大学,而且两人还是恋人的关系。

    这让陈慕雪的心在滴血,齐雯能在和自己亲热的时候,叫欧阳志远的名字,她肯定和欧阳志远做过。

    这让他恨的牙根出血。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

    从此后,他表面上,还和以前一样对待齐雯,但他在床上不再碰齐雯了。

    他恨死欧阳志远和齐雯了。

    他在等机会,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不好找欧阳志远报仇雪恨。他想进入仕途,凭借父亲的影响力来帮助自己报仇。

    但是,他发现,父亲现在,却要利用和借助欧阳志远的后面的势力,走到更高一步的位置。

    陈慕雪暗暗的压下自己的仇恨。他在国外碰到了长得极其美丽的王丹莎,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混血的女孩子。

    而王丹莎正是少女怀春的年龄,她同样被陈慕雪英俊潇洒的气质迷倒。

    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当陈慕雪知道,这个混血的漂亮女孩子,竟然是王老的孙女,这让陈慕雪震惊狂喜不已。

    他知道,只要自己靠上王家这个大树,自己在仕途中,将会风升云起。进入仕途,公私分明的父亲,肯定不会帮助自己。

    他立刻加紧对王丹莎的攻势,最终俘获了王丹莎的心。

    陈慕雪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婚史,他向王丹莎说了一切。

    王丹莎从小受到的是西方的教育,她并没有嫌弃陈慕雪,她也真心的喜欢这个潇洒的英俊男子。她要求陈慕雪和齐雯离婚。

    陈慕雪一口答应。

    齐雯已经怀孕足月了,也快生产了。陈慕雪现在,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他已经不问齐雯的死活,就等着离婚了。

    王丹莎看着陈慕雪道:“陈慕雪,你听到了吗?我爷爷和父亲都不同意咱们的事,现在,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陈慕雪连忙道:“丹莎,你放心,我明天就回去,和齐雯离婚。”

    王丹莎道:“好,我希望,你说话算数。”

    陈慕雪道:“丹莎,我和那个如同死人一般的木头女人,没有丝毫的感情,我不会再要她的。”

    王丹莎道:“好,我等你消息,你只要和那个女人离了婚,我爷爷和我父亲的工作,我来做。”

    陈慕雪道:“丹莎,你等我好消息。”

    燕京,唐府。

    唐老站在一个很高的鸟笼旁边,在逗一只漂亮的鹩哥说话。

    “你好……。”

    鹩哥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唐国兴,它发出清脆的声音:“你好。”

    唐国兴的大儿子唐家旭站在父亲旁边,看着父亲,低声道:“爸爸,调查组到了南州了。”

    唐老看了看鹩哥,转过脸来沉声道:“这次有把握吗?”

    唐家旭低声道:“这次调查组的人,主要负责是三人,咱们唐家一个,周家一个,另一个是和霍家关系比较好年家,嘿嘿,二比一,这次,咱们肯定获胜。”

    唐老冷哼一声道:“不要小看年家,年家可是掌管了军队,就连几位首长,都要让着年家三分。”

    唐家旭道:“爸爸,你放心,年家再厉害,有什么用?欧阳志远殴打交警队长齐学军是实事,醉酒驾驶还在调查之中,就是殴打交警这一条,他的市委书记,就干不成。”

    唐老冷声道:“我要的不是拿下欧阳志远一个人,换届了,我要的是打击霍家、秦家、萧家的效果和影响,让秦天涯在竞选中失败,你明白吗?”

    唐家旭忙道:“我明白,爸爸,秦天涯失败,王开元就能上位,咱们和王家的关系不错。”

    唐老冷笑道:“王家一直是墙头上的草,王老头子,狡猾至极,谁的势力大些,他就巴结谁,我很看不起他,但是,王开元上位,毕竟要比秦天涯上位好。”

    唐家旭道:“爸爸,王家早晚要和霍家、秦家决裂的,我在前进市布了一个局。”

    唐老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道:“说说看。”

    唐家旭低声说着。

    唐老听完,眼皮一跳,看着自己的儿子道:“这件事要严格保密,不能走漏风声,要做的干净点,否则,王老头会找你拼命的。”

    唐家旭笑道:“爸爸,您放心,这件事,我派心腹去,做完后,那人要永远的消失。”

    唐老点点头。

    “王老头会找你拼命的……那人要永远的消失。”鹩哥瞪着大眼睛,机灵的学着。

    唐老眉头一皱,瞪了一眼学舌的鹩哥。

    唐家旭一脚踹在鸟笼子上。

    鸟笼子飞出很远,砸在了墙上,那只鹩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七窍流血,倒在了笼子里。

    霍府,霍老在客厅里,摆弄着一个树疙瘩。

    霍天文坐在父亲旁,看着父亲在用一把小铁铲,清理着树疙瘩身上泥土。

    这个树疙瘩,很像一只正要起飞的苍鹰,老人很是喜爱。他准备把这树疙瘩,做成根雕。

    一只起飞的苍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