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栽赃陷害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四章栽赃陷害

    欧阳志远一听,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马明山的死,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阴谋。有人是故意害死马明山的,马明山一死,开发区承建的质量问题,以及所有的问题,都推在马明山身上。

    欧阳志远沉声道:“冯书记,您讲讲马明山死亡的过程。”

    冯建奎看着这破烂的开发区,低声道:“马明山的死亡,很是意外,是被一辆工程车撞下山崖的,一家人都死在了车里,连他的孩子和老婆都没有幸免,很惨的。”

    欧阳志远道:“是公安局长李国安负责的案子吗?”

    周玉海把这件案子的情况,已经给欧阳志远说了。

    冯建奎点点头道:“是的,是公安局长方国安亲自勘察的现场,工程车的司机,也死在了那里,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好缜密的手段,这是杀人灭口呀。

    欧阳志远道:“开发区的问题,一定要追究责任,三个多亿,决不能就这样扔了。”

    冯建奎低声道:“就怕不好追究。”

    欧阳志远道:“为什么?”

    冯建奎道:“领导开发区建设的是曲市长,你刚来前进市,还没有站稳脚跟,很多地方还不熟悉,你难道要追究曲市长的责任?”

    欧阳志远沉声道:“只要是曲青山的责任,我同样追究。”

    两人又谈了一个多小时,欧阳志远把冯建奎送回他家的小别墅。

    冯建奎看着欧阳志远消失在夜色中越野车的背影,他的双眼,露出了让人心悸的寒芒。

    曲青山,这次你要走郭文画的后路了。

    冯建奎抗不过曲青山,这让他极其的怨恨他,他现在,要让欧阳志远搬到曲青山。

    欧阳志远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楼房,而是直接把车子开向周玉海的宿舍。

    周玉海住在公安局的宿舍大院,局里分给了他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周玉海早就站在楼下,等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刚下车,周玉海就迎了过来。

    “欧阳书记,上楼吧。”

    两人来到了周玉海的房间,周玉海连忙给志远倒了一杯水。

    志远接过水杯道:“我要的马明山案件卷宗,你带来了吗?”

    周玉海道:“拿来了。”周玉海说完,递过来一盒卷宗。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马明山案件的卷宗。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卷宗,做的没有一丝破绽。

    欧阳志远道:“玉海,这个卷宗,对我毫无用处。”

    周玉海低声道:“我刚刚查到一个和马明山死亡有关系的人。”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低声道:“这人是谁?”

    周玉海道:“这人和开工程车撞死马明山的司机周峰认识,而且关系不错,他叫吴民,我刚才已经让人去暗中询问他了。”

    欧阳志远立刻放下卷宗,急声道:“立刻去见吴民。”

    周玉海一看欧阳志远这样着急,他马上道:“好的,我叫警车。”

    欧阳志远道:“不要了,坐我的车去。”

    周玉海忙道:“好的,欧阳书记。”

    两人快速的冲下楼去,跳上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周玉海开车,高速开向吴民的家。

    两人在半路上就追上了周玉海派去监视吴民的那辆警车。周玉海没有停车,立刻超了过去。

    半小时后,越野车停在了一条胡同前,两人刚下车。

    “轰!”一声天崩地裂的炸响,在胡同里传来,震得两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不好!”欧阳志远一声大喝,冲进了吴民家的胡同。

    当欧阳志远和周玉海冲到爆炸地点的时候,周玉海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吴民的家,整座房子,被炸得一片狼藉,支离破碎,窗户都飞出老远。

    杀人灭口!周玉海看着还在冒烟的房子,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两人冲进被炸得半倒塌的房子,客厅内,一具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尸体,倒在地上,但身体竟然还在抽动。

    欧阳志远快速的冲上去,一根银针闪电一般的刺进了吴民的眉心。

    “快说,谁下的手?”欧阳志远对着吴民的耳边大声喝道,他想知道吴民最后看到了什么?

    但吴民被炸得太厉害了,他只是抽动了几下,就不再动了,气绝身亡。

    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欧阳志远站了起来,看着周玉海道:“这个吴民一定知道什么,这才让人杀了灭口,你查清楚,是谁泄了密。”

    周玉海沉声道:“我一定好好的查。”

    这时候,有警察冲了进来。警察一看周书记和欧阳书记在这里,他们在一愣后,连忙向两人打招呼。

    才有个线索,竟然让人灭了口,这些人真是太狡猾了。

    警察和周玉海勘探现场。

    欧阳志远坐进了自己的越野车,等候消息。半个小时后,周玉海走了进来,低声道:“是一种简单的爆炸装置。”

    周玉海说完,递过来一个炸的还剩一截的爆炸装置。

    欧阳志远在特战队学习的时候,见过很多的爆炸装置。这种爆炸装置,他当然认识。

    欧阳志远看着爆炸装置道:“是个内行做的。”

    周玉海帝点点头道:“对方下手真快。”

    欧阳志远道:“是呀,这是在灭口,玉海,你也小心点。”

    周玉海道:“他们要是向我下手,我正好逮住他们。”

    第二天上午,欧阳志远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秘书周书杰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张报纸,脸色很是焦急。

    “欧阳书记……,您看。”周书杰把报纸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周书杰并不淡定的神情,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一个秘书,不能这样呀,看来,周书杰还是年轻。

    欧阳志远接过这几张报纸一看,眼里寒芒一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这几张报纸,都是小地方的报纸,上面竟然刊登了欧阳志远昨天被查酒驾过程的照片,醒目的题目上写着:山南省前进市市委书记欧阳志远,被查酒驾。

    前进市委书记欧阳志远,乘坐豪华越野车。

    山南省市委书记欧阳志远,殴打警察。

    这几个题目,让欧阳志远差点暴怒起来。

    这是哪个王八蛋做的?这不是向自己身上泼脏水吗?

    老子被查酒驾,仪器并没有测出来呀?我乘坐越野车,是我自己的,这也犯法?

    这些人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竟然动用这种下流的手段。用这种标题,就是让人误会自己喝酒,用车超标。

    看来,已经有人看自己不爽了。

    这些脏水,就怕别有用心的人转载,再上了别的报纸,自己会被搞臭的。

    栽赃、陷害,真是无耻呀。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周书杰道:“不要问这些报纸,我倒要看看那这些人想干什么?”

    “好的,欧阳书记。”秘书周书杰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拿起电话,拨通了宣传部长冯宝悦的电话。

    宣传部长冯宝悦也正在看刊登有欧阳志远被查酒驾的报纸,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看来,有人沉不住气了,开始向欧阳书记进攻了。

    这些小报,都是外省办的,不在山南省,自己也管不着呀。

    冯宝悦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欧阳书记的电话,他忙接过来。

    “冯部长,你查一查那几家报纸,是哪里的?他们想干嘛?”欧阳志远差点咆哮起来。

    “欧阳书记,你不要着急,这几家报纸,都是外省的小报,他们是在故意栽赃你,我这就向他们提出抗议和交涉。”冯宝悦

    欧阳志远一听冯宝悦这样说,他冷声道:“找到他们,让他们道歉,登报道歉。”

    冯宝悦忙道:“好的,欧阳书记,我这就让人去交涉。”

    欧阳志远狠狠的把报纸,扔在了地上。

    报纸刚扔到地上,他的电话就响了,志远一看号码,是省纪委书记何振乾的电话。

    这件事,省委何书记知道了?看来,对方的目的,达到了,自己这点小事,竟然惊动了省纪委。何书记亲自打电话过来了,大事不好呀。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电话道:“何书记,您好。”

    何振乾道:“志远,你是怎么搞的?你现在,已经是前进市的市委书记了,酒驾,坐超标车,外省的报纸都捅出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何书记,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酒驾,只是碰到了警察在查酒驾。

    那辆越野车,是我个人的,根本不存在什么超标问题。“

    何振乾冷哼道:“人家怎么会不冤枉别人?偏偏冤枉你?你的事,已经有人向上捅了,你立刻把整个事情的过程写下来,向我汇报,那辆越野车即使是你的,你也不要坐了,还是坐政府配的车吧。”

    欧阳志远一听,这件事竟然被捅到上面去了,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恼火。他妈的,这些人也太黑了,这不是背后下毒手吗?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何书记,我一定要亲自向您汇报事情的经过,那辆越野车,我先不开了。”

    何振乾的语气缓和下来,他沉声道:“你准备一下,上面说不定有人下来查你。”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惊。

    这些人真是变态狠毒呀,竟然无中生有的向上告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