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彷徨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九章彷徨

    前进市开发区的建设,竟然牵扯出来马明远大哥的死亡,这让欧阳志远想不到。

    马明远是龙海市的常务副市长,以他的社会地位,没有保护住自己的大哥?也没有查出自己大哥的死因?真是不可思议。

    马明远低声道:“欧阳书记,前进市开发区是六年前开始建设的,也就是曲市长到前进市担任市长第三年的时候。我大哥的飞扬建筑公司,通过城建局对外招标办公室,中了承建前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总承包权。开始的时候,建设很顺利,但到了中期,我听我大哥说,工程进度不太理想。当时,我太忙,并没有多问,可是过了几天,我大哥全家在山岩县的公路上,车辆冲进了山谷,我大哥马明山和嫂子张静、侄子马鹏全部遇难。”

    “一家人全部遇难?”欧阳志远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

    马明远点点头,低声道:“全部遇难。”

    欧阳志远看着马明远道:“你是怀疑有人害了你的大哥全家?”

    马明远点点头道:“我大哥的开车技术很好,他带着老婆孩子,绝对不会把车开进山谷的。”

    欧阳志远道:“你怀疑,有人害了他们?”

    马明远痛苦的点点头道:“是,但是,我没有证据。”

    欧阳志远道:“当时,谁办的案子?”

    马明远道:“六年前,前进市现任公安局长方安国,是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是他负责这件案子,但最后的结果,是我大哥醉驾,掉进了山谷。”

    “方安国?”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方安国的嚣张,自己在龙海市碰到过。

    欧阳志远道:“要是有人暗害你大哥全家,这人太歹毒了。”

    马明远道:“在六个亿的投资面前,贪婪的人,什么事情不敢做?”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看着马明远道:“马市长,这件事,我会查的。”

    马明远的脸上露出了喜色,他忙道:“欧阳书记,谢谢你。”

    欧阳志远道:“马市长,不用谢,就是没有你大哥这件事,六个亿建设起来的经济技术开发区,竟然是个空的,我也要查到底。”

    马明远道:“欧阳书记,我等你好消息,不耽搁你了。”

    马明远说完,走下了越野车,回到了自己的车里。

    看着马明远的车,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欧阳志远陷入了沉思。

    欧阳志远隐隐感觉到,马明山全家的死,绝对有问题。这件事,自己一定要查清楚。

    他看了看表,晚上十点了。志远的车开向家里的诊所。

    自己的父母还在香港照看自己的孩子,没有回来,不知道朱师叔和张平、苏珊他们怎么样了。

    车子开到了诊所前,诊所里竟然还亮着灯。这么晚了,都还没有休息?

    欧阳志远停下车,来到门诊外,敲了敲门。

    门开了,张平一看是欧阳志远,惊喜的道:“欧阳大哥,是你?快进来。”

    张平和苏珊在店里看店。

    欧阳志远笑着走了进来道:“还没有休息呀?”

    张平关上门道:“没有,这两天来的病人少,不累。”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病人少了,是个好现象,说明人的体质提高了。”

    张平道:“不是,欧阳大哥,是距离咱不远处,又开了一家中医,叫什么江南慈善堂,他们拉走了一部分病人,所以,我们这两天,很是轻松。”

    “江南慈善堂?齐凤云的人?”欧阳志远一皱眉头。

    齐凤云的人,还是再次来到了山南省。

    前一段时间,齐武在湖西市开了一家江南慈善堂,坑害老百姓,被自己发现了,打了他一顿,迫使他关了江南慈善堂,想不到,齐凤云的触角,又伸到了龙海市。

    齐凤云明知道,这里就是我父亲的的宁静致远诊所,却来到这里开诊所,这是在向父亲和自己示威挑衅。

    嘿嘿,你开诊所,我不反对,你要是再坑蒙老百姓,我还要砸了你的江南慈善堂。

    张平一听欧阳志远知道这个诊所,他道:“对,欧阳大哥,就是江南慈善堂。”

    “欧阳大哥,你来了。”苏珊从里面走了出来,惊喜的笑着道。

    欧阳志远道:“苏珊,我刚到,对了,江南慈善堂没有坑害这里的人吧?”

    苏珊道:“他们刚开没有多久,也是免费给老百姓看病,没看到他们坑害人。”

    “免费?”欧阳志远惊异的问道。江南慈善堂竟然免费,以齐凤云的性格,怎么会免费?

    哼,他们肯定是暂时的免费而已。

    张平道:“是的,他们也免费看病的。”

    欧阳志远道:“诊所的负责人是谁?”

    张平道:“是一个叫齐振的人。”

    齐振?齐凤云的二儿子?嘿嘿,齐凤云竟然派来了他的第二个儿子齐振来龙海,看样子,他们是想好好地来给自己干一场了。

    齐凤云的大儿子齐威,在袭击自己的时候,被国安的阻击手干掉,四儿子齐南被自己打成痴呆。

    现在,齐凤云又派来了齐振,看来,他们贼心不死呀。

    看样子,齐凤云的江南慈善堂,要是进军整个山南省。

    齐凤云是省委书记陈浩然的亲家,他这是在借势,来发展自己的力量。

    由于齐威身死,齐南成了傻子,齐雯一气之下,已经嫁给了陈浩然的儿子陈慕雪。

    冤仇真的能蒙蔽纯真的爱情?这是自己一生中的遗憾。

    想到齐雯,欧阳志远的内心,一阵刺痛。齐雯可是自己的初恋。这个世界上,初恋真的能成功很少吗?

    自己这辈子,和齐家的仇恨,已经不能化解。

    欧阳志远道:“朱师叔回家了?”

    张平道:“朱师叔在家里看家,对了,欧阳大哥,今天,萧眉姐姐来了,她到傅山县去了。”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来过,心里一沉。韩月瑶这件事,不能让萧眉知道。萧眉要是知道了韩月瑶的事,以萧眉的性格,肯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虽然当时,韩月瑶中了毒,自己在大山下面,是为了救韩月瑶,才和韩月瑶做了那件事。

    这件事,自己要找个机会,和萧眉解释清楚,求得萧眉的原谅。

    但现在,千万不能让萧眉知道。

    他忙道:“张平,萧眉怎么说的?”

    欧阳志远担心,萧眉肯定要问自己的爸爸和妈妈为什么不在这里。

    张平道:“我师傅说,欧阳师叔和秦阿姨去给人看病去了,萧眉姐姐就没再多问。”

    欧阳志远松了口气。萧眉不怀疑最好。

    “你们休息吧,我回去了。”欧阳志远看着张平道:“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张平忙道:“好的,欧阳大哥,你回家休息?”

    欧阳志远道:“不一定。”

    苏珊道:“天黑了,欧阳大哥,你开慢点。”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苏珊,没事。”

    欧阳志远和张平、苏珊告辞,上了越野车,慢慢的开向不远处的江南慈善堂。

    来到江南慈善堂的诊所,诊所已经关门,二楼还亮着灯。

    欧阳志远坐在车里,看着江南慈善堂的牌子,冷笑起来。

    齐凤云真会找地方,竟然在自家诊所不远处的地方开诊所,看来,这个王八蛋,真是不死心呀。

    欧阳志远把车开到远处,下了车,顺着一根管子,快速的攀上这排门市房的楼顶,小心的跑向江南慈善堂的楼顶。这里的门市房是两层楼。

    欧阳志远用脚尖勾住楼板,一个倒挂金钩,从窗帘的缝隙向里看去,只见几个中年大夫,在整理药材,齐振并不在里面。

    另外几个房间都没有亮灯。看样子,齐振不在。

    欧阳志远听了几个人在谈论药材的事情,一会,又说道,齐振去了省城南州了。

    果然,齐振不在这里。

    欧阳志远听了一会,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又返回了自己的车里。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自己回南州?还是到傅山县,去找萧眉?

    去见萧眉,又怕萧眉问起父亲和母亲去了哪里。欧阳志远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到什么地方去?

    欧阳志远正在郁闷,电话就响了,他一看号码,是陈雨馨的。

    陈雨馨在什么地方?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志远接过来电话道:“雨馨,你在哪里?”

    陈雨馨低声道:“你在龙海?”

    欧阳志远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龙海?”

    陈雨馨笑道:“我会算,掐指一算,你就在龙海。”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你还真是神仙,你在哪里?”

    “我也在龙海。”陈雨馨的声音低下来,她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还有点幽怨。

    欧阳志远听着陈雨馨的声音,他的心同样颤抖一下。

    自己这一辈子,看来,要愧对几个女人了。

    自己不能给陈雨馨什么,陈雨馨却一直深深的爱着自己,自己最终该怎么办?

    欧阳志远一时间,沉默下来。有些事情,就连自己都把握不住。萧眉、陈雨馨、韩月瑶和黄晓丽,这都是自己不能放下的女人,让自己放弃任何一个,自己都办不到。

    刹那间,欧阳志远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志远,你在干嘛?怎么不说话?”陈雨馨低声道。

    欧阳志远回过神来忙道:“雨馨,我在听你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