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自己的兄弟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六章自己的兄弟

    欧阳志远一看这几个人,他笑了,很开心。

    房间内的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兄弟,是自己的班底。

    周玉海、郭振宏、陆建、宋忠军、张吉祥、王青峰、肖永成。

    这些人,都聚在了一起。

    郭振宏笑道:“欧阳书记,快来坐,我们都在等您。”

    欧阳志远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他笑着道:“好,兄弟们,都坐下咱们喝酒。”

    陆建笑道:“欧阳书记,坐这里吧。”

    那个位置,上首,欧阳志远和自己的弟兄们,并不客气,他坐了下来。

    王战开始倒酒。

    周玉海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道:“欧阳书记,今天这顿酒,是弟兄们给你送行,来,兄弟们,祝贺咱们的欧阳书记到前进市担任市委书记。”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兄弟们。”

    所有的弟兄们都站了起来,酒杯碰在了一起。

    众人连碰了三杯,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王战端起酒杯笑道:“老大,你到前进市担任市委书记了,什么时候把我也弄过去?给我也当当官?”

    欧阳志远瞪了一眼王战笑道:“你个臭小子,你父亲什么位子不能给你安排,还要找我?”

    王战的老爹王世杰,省公安厅长,当然能给王战安排工作,但这家伙在一个岗位上,干不了几天,就烦,直接辞职。

    王战笑嘻嘻的道:“我老爹安排的工作,我都不喜欢,我喜欢跟着老大干。”

    李大鹏笑道:“我也去,跟着老大干,老大,到了前进市,你最低也给我们弄个市局副局长干干吧。”

    这两个家伙,在开玩笑。

    欧阳志远笑道:“大鹏,,副局长太小了,政法委书记的位置给你留着了。”

    周玉海笑道:“两个臭小子,还想抢我以后的位置?”

    王战笑道:“周大哥,我们可不敢抢您的位置。”

    李大鹏笑道:“政法委书记的位置,我可干不了,我还是干我的老本行,多么自由?”

    王青峰端起酒杯笑道:“欧阳书记,你到了前进市,要是需要我们,我们立刻跟您过去。”

    肖永成也端起酒杯道:“是呀,欧阳书记,你需要我们过去,我们不说二话。”

    王青峰和肖永成这两个人,是欧阳志远从傅山县提拔过来的,已经是副处级的干部了。

    两人本来都是怀才不遇的精英,现在,在湖西市,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两人都很感激欧阳志远,如果不是欧阳书记的提拔,两人要老死傅山县。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官员,你就是才华横溢,智慧超过十二岁做多国宰相的甘罗,没有贵人提拔你,你一辈子就老死一个地方,磨掉棱角,混吃等死。

    欧阳志远和两人碰了一杯道:“青峰、永成,黄市长已经来湖西市了,她是我党校的老师,你们帮她,就是帮我,等到你们负责的水煤浆基地建设完,再考虑你们的去向。”

    王青峰和肖永成喝了酒,肖永成道:“好的,欧阳书记,我们听您的。”

    这里面,马瑞海的年纪最大,他是李大鹏的表哥,现在是矿务局集团的董事长。

    欧阳志远刚进矿务局集团的时候,马瑞海被人排挤,郁郁不得志,在爆炸事故中,被人陷害,差点做了别人的替罪羊,是欧阳志远救了他,让精通采煤化工的马瑞海,坐到了矿务局董事长的位置。

    马瑞海更是很感激欧阳志远,他端起酒杯,恭恭敬敬的道:“欧阳书记,你调走,是湖西市的一大损失,我真舍不得让你走,你如果不走,湖西市会飞的更快更高,来,欧阳书记,我敬您两杯。”

    欧阳志远笑道:“马懂,地球离开谁,都会继续转,我离开湖西市,湖西市照样发展的很好,你言重了,咱俩喝酒。”

    两人干了两杯酒。

    矿务局办公室主任黄霞站了起来道:“欧阳书记,我们矿务局能高速发展的,这么快,全靠你那六百个亿的煤化工订单,是您救活了摇摇欲坠的矿务局集团,欧阳书记,我代表整个矿务局所有的工友们,谢谢您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酒杯和黄霞碰了一下,喝了杯中的酒道:“把那些在化工厂内制毒的家伙,清除去以后,矿务局集团这才真正的活起来了,六百个亿的订单,是咱们在香港一起努力的结果,呵呵,黄主任,你可不能把功劳都推到我一个人的身上。”

    黄霞笑道:“欧阳书记,一将无能,累死千军,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如果不是您进入矿务局,矿务局的化工厂,还在造毒品呢。”

    郭振宏笑道:“欧阳书记,我敬您两杯酒吧,在运河县,是您把我从被染陷害的漩涡里救了出来,是您把我调到古曹县担任县长,您有把我调到前进市,担任城建局长,我能走到这一步,都是您提拔起来的,我很感激您。”

    郭振宏说着话,眼睛湿润了。

    欧阳志远笑道:“郭局长,我提拔你,是看到了你的才华和品德,你有一颗为老百姓服务的心,郭局长,,好好干,你会走的更远。”

    两人说完,也喝了两杯酒。

    一圈下来,欧阳志远喝了二十多杯酒,竟然面不改色。

    沈朝龙笑道:“欧阳书记,你的酒量是越来越厉害了。”

    杨凯旋笑道:“我和欧阳书记喝过很多次就,没有见到他醉过。”

    李大鹏笑道:“我和老大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我就见到过他一次喝高了。”

    王战站起来笑道:“不可能吧,老大能喝醉?快说,是什么时候?”王战兴奋起来。

    几个人都惊奇的竖起耳朵,想听听欧阳书记是怎么喝醉的。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大鹏开业的时候吧?”

    李大鹏笑道:“老大,呵呵,你还记得,那次你真的喝高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的侦探所开业,咱们是兄弟,我能不高兴吗?所以呀,就喝高了,大鹏,很感谢你。”

    李大鹏笑道:“老大,你感谢我啥?我开店的钱,还是你给凑的,就是我在外国学习,你还给我寄钱,我应该感谢你。”

    欧阳志远说到这里,看了大家一眼道:“大鹏是我的兄弟,亲兄弟,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吃不上饭,经常饿肚子,特别是在上小学的时候,真的很穷,我父亲**人陷害,空有一身治病救人的本领,却不能行医,别的,他又不能干,全家的生活,只能靠我母亲一个人,替人家缝缝补补,赚点生活费,养活父亲、我和妹妹,当我们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我父亲才能偷偷摸的到街上,给人算一卦,买点吃的糊口,但有时还被人抓住,打的鼻青脸肿,又不能还手。在苦难的日子里,是大鹏救了我。大鹏每天从家里摸来窝头,给我和妹妹吃,他家里也不富裕,有时候,他的一顿饭,也就是一个窝头,或者是一个玉米饼子,家里也没有多余的。就是那一个玉米饼子,大鹏舍不得吃。他为了省下这个玉米饼子,就喝了一肚子水,喝的饱饱的,肚子很大,骗我说,在家里吃完了,把那个玉米饼子,分给我和妹妹吃。”

    欧阳志远讲到这里,他的眼睛湿润了。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欧阳志远竟然还有这么贫苦的童年。

    李大鹏笑道:“老大,谁让咱们是兄弟?客气话,你就不要再说了,嘿嘿,最后,让你看出来了,你把饼子分成了三份,强迫我把水吐出来。哈哈,那时候,咱们躲在土墙后面,吃玉米饼子的时光,是最快乐的时候。”

    王战连忙站起来,看着李大鹏的大肚子笑道:“李哥,你真的这样仗义?你这肚子,是那时候喝凉水撑的吧?”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来,大鹏,我敬你两杯。”

    李大鹏笑道:“你是老大,不能敬我,咱们共同喝吧。”

    王战也端起酒杯大声道:“我也要共同喝。”

    王战这样一说,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端起了酒杯。

    宋忠军笑道:“咱们都是兄弟,来,一起干了吧。”

    欧阳志远也站了起来笑道:“好,一起干了。

    众人的酒杯再次碰到了一起。

    这场酒,在两点钟散场。

    李大鹏和王战都喝多了,欧阳志远和众人告辞后,负责把两人送到了侦探所。两人都拉着欧阳志远不放,说不想让他到湖西市。

    欧阳志远又耽搁了很长时间。

    晚上,欧阳志远到龙海市,去送已经是副省长的周天鸿。周天鸿是欧阳志远的老上级,他在傅山县的时候,周天鸿对欧阳志远的支持很大。再说,周天鸿是副省长了,以后,自己肯定还要取得周副省长的支持。

    欧阳志远没有喝多,他开车直奔龙海市。

    快到龙海的时候,宗鹏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欧阳书记,你到哪里了?”宗鹏飞问道。

    欧阳志远道:“我马上就到了。”

    宗鹏飞道:“好的,欧阳书记,晚宴在光明大酒店,我在酒店门前等你。”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宗县长。”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来到了光明大酒店。

    他远远的就看到,宗鹏飞和何振南站在台阶上。两人正说着什么话。

    欧阳志远连忙停好车,从车里拎下来一箱子玉春露,走向台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