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挑拨离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七章挑拨离间

    自己虽然和奉成集团总裁韩奉成的关系不错,但是,人家是来投资的,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的投资没有回报。如果奉成集团不满意龙门县的环境,这件事就会前功尽弃,龙门县要想发家致富,就要另想办法。

    欧阳志远正在讲话,县长曲泰的手机传来了震动,他看号码,是大哥曲青明的号码。

    曲泰没有接电话,欧阳书记正在上面安排工作。曲泰知道,大哥打来的电话,绝对是关于光明稀土提炼厂的事。

    等到欧阳志远安排完各项工作,县长曲泰,拿着电话走了出去,他把电话拨了回去。

    电话一通,那边就传来了大哥曲青明的怒吼:“曲泰,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哥吗?你带人竟然封了我的工厂,你想干什么?你为了自己的仕途,就不讲亲兄弟之情了吗?我是你大哥!你真要六亲不认吗?”

    曲青明咆哮如雷的责问,震得曲泰双耳嗡嗡作响,让曲泰接受不了。

    曲泰低声道:“大哥,你不要生气,我不是针对你,但你的光明稀土提炼厂,污染太严重了,附近的村庄这两年,一直在死人,都是死于癌症,而且你们排出来含有硫酸和重金属的污水,让周围老百姓的庄稼,颗粒无收,老百姓很多人的双手沾到你们的污水,手都溃烂了,我不能看着周围的老百姓,死在你的污染里。我原来就给你说过,让你上污水处理设备,你就是不上,现在出了事,我当然要关闭你的工厂。”

    “你住口……。”曲青明大声吼道:“那些刁民,是看着我挣钱眼红,才来讹诈我的,什么狗屁癌症,什么污染,这都是借口,我不开工厂,他们就不死了吗?他们能活到一万年吗?这些人,死了活该,曲泰,你马上解禁我的工厂,否则,我直接去找你二哥评评理。”

    曲泰知道,自己的大哥有点专横,并没有认清情况的严重性。

    曲泰低声道:“大哥,这件事,你找二哥也没有用,封你工厂的是新任市委书记欧阳书记,你在南州,你肯定听说过,欧阳书记的强大背景和强势,你的工厂确实污染严重,欧阳书记手里,有你工厂排放污染物的各种数据,他做的很对,你就是找到二哥,二哥也不会替你出头的。你要明白,欧阳书记来前进市,是奉了省委书记的命令,你的势力再大,能大过省委陈书记?我看,还是算了吧,你整改你的工厂吧,等你整改好了,我给你解禁。”

    “哼哼,什么欧阳书记?你怕他,我不怕他,我咽不下这口气。我整改?你知道,上一组污水和除尘净化器,比建一座工厂还要费钱,我的资金紧张,哪里有钱?”曲青明冷笑道。

    曲泰道:“大哥,你要想复工,就要上污水和除尘净化器,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的工厂。”

    “算你狠!曲泰,我不求你。”曲青明狠狠的扣死了电话。

    前进市市长曲青山,坐在办公室里,皱着眉头,狠狠地抽着烟,整个办公室内,烟雾缭绕。

    省委组织部长孟部长还没有送欧阳志远到任,他竟然暗暗的来到前进市,到了山岩县,邀请江南清灵药业集团和山岩县签了约,让整个山岩县种植药材。

    今天又到了龙门县,整治龙门县的稀土开采,而且还封了自己大哥的稀土提炼厂。

    欧阳志远,你想干么?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你是主管党务,我才是主管前进市政府工作的市长,你越我的权吗?

    再说了,你现在还不是前进市的市委书记,孟部长还没有送你来到任,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

    市公安局长李国安走了进来。李国安和曲青山是老邻居,又是老同学,两人的关系很好,他进来,并不用秘书通报。

    李国安坐下来,看着市长曲青山道:“欧阳志远还真能闹腾,在山岩县闹腾了几天,今天又跑到了龙门县,竟然封了曲大哥的稀土厂,他眼里还有你这个市长吗?他这是越权,而且是打脸。”

    李国安在火上浇油,挑拨离间。

    曲青山吸了一口烟,脸色很不好看,沉声道:“明天,黄副市长到湖西市上任,后天,孟部长要送欧阳志远来上任,他的气势正在盛头上,他还年轻,我们不要理会他。”

    曲青山的内心虽然对欧阳志远不满,但他知道,欧阳志远封了大哥的工厂,是按照法律程序来的,自己说不上什么,这件事,自己最好不要插手,免得落下什么把柄。

    李国安和欧阳志远有仇,他对欧阳志远很是憎恨。他一听,曲市长说,不要理会欧阳志远,这让李国安心里很是郁闷。但是,他知道,曲青山说的话,是场面上的话,并不代表他的内心世界。

    曲青山脾气火爆,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欧阳志远这样做,曲青山的内心绝对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的愤怒,但曲青山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对待强大的对手,他能忍。

    李国安低声道:“这人虽然年轻,担心机很重,曲市长,他在山岩县和龙门县的行为,是在向你示威呀,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他让山岩县的经济转型,全县种植药材,和你通气了吗?没有吧?但你是市长,他有什么权力这样做?以后,山岩县种植药材要是成功了,功劳是欧阳志远的,他要把你抛到一边。还有,龙门县的稀土开采,是你发展起来的,特别是,咱大哥的神曲集团,是你招商引资过来的,嘿嘿,欧阳志远竟然把神曲集团的光明稀土提炼厂给封了,这不是和你唱对台戏吗?”

    “嘭!”曲青山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的火气,终于让李国安的话,点燃起来了。

    公安局长李国安的眼角,闪过一丝笑意。

    曲青山看了一眼李国安,暗暗的压下火气,沉声道:“不要说这些了,等到欧阳志远到任后,咱们还是联合一起,把前进市的经济搞上去,摘掉山南省最贫穷地市级的帽子。”

    曲青山的内心虽然愤怒到了极点,但他又镇静下来。

    李国安知道,曲青山这样说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他心里暗暗笑曲青山的虚伪。

    欧阳志远安排好龙门县的工作后,已经是晚上了,他没顾得上吃饭,就和周玉海坐上越野车,赶往省城南州。

    明天,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就要送黄晓丽到湖西市上任,和自己交接工作,自己也要赶回湖西市。

    明天晚上,还有一件事,那就是,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就要调到省政府工作,担任副省长。傅山县县长宗鹏飞和市里的领导们,要给周天鸿送行,自己已经答应了宗鹏飞,参加送行晚宴。

    车子到了明潭县。

    明潭县在山岩县和龙门县之间,同样是个丘陵山区的县城。

    夜幕下的明潭县城,虽然说不上金碧辉煌,但也一片通明。月光下,一条大河,碧波荡漾,绕城而过,如同玉带一般。

    周玉海的肚子发出雷鸣。一天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

    欧阳志远笑道:“玉海,找个地方吃饭,吃了饭再走。”

    周玉海笑道:“好呀,明潭大桥头有一家桥头饭店,里面的四大盆不错。”

    欧阳志远道:“走,去喝一杯。”

    周玉海笑道:“我开车,不能喝酒。”

    欧阳志远笑道:“没劲,你一斤的酒量,喝两杯没有问题。”

    周玉海笑道:“你可是市委书记,我是市局的政委,咱们喝酒开车,要是被查住了,抓了起来,你说,丢人不?”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我喝一杯,你看着。”

    周玉海把车停在了桥头饭店门前,欧阳志远从座位下拿出了一瓶玉春露,走下了车。

    “大哥哥,要樱桃吗?我的樱桃可甜了,都是山上的,绿色无污染。”一声清脆的女孩子声音传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月光下,一位留着又黑又亮大辫子的漂亮女孩子,正用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这个女孩子的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满了鲜红的樱桃,水灵灵的,很新鲜。

    欧阳志远笑道:“小妹妹,樱桃多少钱一斤?”

    漂亮的女孩子微笑道:“大哥哥,不贵,五角钱一斤。”

    欧阳志远一愣,五角钱一斤?这也太便宜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这么便宜?我记得,以前这个时间的樱桃,都是三块钱一斤吧。”

    女孩子一听,神情黯淡下来道:“大哥哥,今年的樱桃大丰收,但是,成熟的时间过于集中,所以呀,价格都下来了。”

    欧阳志远道:“你给我来十斤吧。”

    欧阳志远打算多买点送人,再说了,这么晚了,一个小姑娘家,在这里买樱桃,不安全。

    “十斤?大哥哥,你要这么多干吗?”小丫头惊喜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我送人。”

    小丫头笑道:“送人,太好了,我给你装好。”

    小丫头熟练地给欧阳志远秤好,装了起来,欧阳志远拿出五元钱,递给小丫头。小丫头伸手去接,竟然接了一个空。

    这让欧阳志远一愣,他看着这个漂亮的小丫头的双眼,疑惑的道:“你……你看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