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一章救人

    周玉海的车窗是关着的,虽然没有听着这个家伙在吼什么,但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骂人。

    杨玉坤坐在后面,没看到这个嚣张的家伙。

    周玉海什么时候被人骂过?他冷哼一声,摇下窗户道:“你在骂谁?”

    “老子在骂你,你他妈的怎么开车?慢的象蜗牛?你是死人吗?”这个司机仍旧十分的嚣张,在骂人。

    周玉海的涵养再好,平白无故的被骂了一顿,也十分气愤,他一打方向盘,把车停下。

    但后面的丰田,唰的一声开了过去,后面的几辆轿车,也跟着过去了。

    欧阳志远伸手拍了拍周玉海的肩膀道:“不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走吧。”

    周玉海虽然很生气,他也知道,这是狗仗人势,一个可怜无知的司机而已。自己何必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局长杨玉坤看到了那几辆车的牌照,他的眉毛一跳,没有说话。

    他知道,那是神曲集团的车,神曲集团,就是自己,也不敢招惹。

    神曲集团在龙门县有几个大型的稀土矿,他的总部在山南省的南州。难道是神曲集团的老总来了?

    龙门崮的后山,可是发现了一座含量极高的稀土矿,难道,神曲集团是为了这个刚发现的稀土矿而来的?

    那个稀土矿,就是一块肥肉,很多集团都在抢夺。

    半个小时后,车子进入了山区,道路变得险峻狭窄,很是难走。

    欧阳志远看着这里的景色,眉头皱的更加紧了,本来是蓝天绿水,整个环境都让这些稀土矿污染了。龙门县要想走旅游这条路,不好办呀。

    稀土矿的开采,只是能让少数人富裕起来,而老百姓还是处在贫困之中。

    稀土是有限的资源,开采干净之后,整个龙门县将是一座毫无生机的死城,这是断子绝孙的开采呀。

    龙门县的经济,一定要转行,走龙海市傅山县的道路,发展绿色旅游和经济作物的道路。断子绝孙的开采,决不能再干。

    “救命呀……救命……”

    “有车开进沟里了去了,快来救人呀。”

    前面传来了声嘶力竭的救命声,很多人在喊。

    龙门县的地势险峻,道路很不好走,经常有车开进沟里,或掉进悬崖峭壁,万丈深渊。

    欧阳志远道:“去看看。”

    越野车快速的向前开去,出事的地方,围了很多人,刚才过去的那个车队,就停在路边。

    欧阳志远下了车,分开人群一看,顿时放下心来。

    刚才过去的那辆丰田,由于车速太快,开进了沟里。

    沟不是很陡,但也有七八米深,车子是冲进了沟里的。车子有点变形,冒着烟,但没有起火,不过,这时候,很是危险的,车子如果漏油,很可能爆炸起火。现在的情况,很是危急。

    周玉海冷笑道:“活该,这家伙嚣张的要死,开的这么快,肯定会出事。”

    几个人从那个车队里冲了出来,一个西装革履、三十多岁的男人快速的跑过来,大声道:“快去救人呀,车就要爆炸了。”

    这个人一这样喊,所有的人,都吓得退了很远,闪到了一边。

    “曲海洋!”刚刚下车的公安局长杨玉坤一声低呼,神曲集团的总经理曲海洋果然来了。

    看来,神曲集团对这个稀土矿,是志在必得。

    杨玉坤看了看那辆在沟里还在冒烟的车,他后退了一步,躲进了人群。自己可不能冒这个险,谁想救人,谁就去救,救人死了,白死,就是被评为烈士,给两个可怜的抚恤金,有什么用?人死了,再给什么称号,都是假的,骗人的,人们转脸就忘了这个人,痛苦,只能留给自己的亲人。

    曲海洋一看没有人下去救人,他立刻大声喊道:“谁下去救人,我给一千块。”

    人群中,仍旧没有人下去。没有命了,再多的钱,也没有用。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周玉海道:“走,下去救人。”

    周玉海迟疑了一下,但他还是跟着欧阳志远,冲了下去。

    周玉海并不是怕死,掉进沟里的那个司机,刚刚骂过他,现在,自己再去救他,周玉海很是郁闷。

    两人快速的冲下沟里,人群中立刻传来议论声。

    嘿嘿,还真有人不怕死,为了一千块钱,连命都不要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呀。

    曲海洋一看,自己在出了一千块后,果然有人冲下沟去,他的脸上虽然狂喜,但眼睛里却露出不屑。

    这个年轻人和那个紫脸大汉,真是没见过钱,为了一千元,连命都不要了。

    “谢谢这两位见义勇为的同志。”曲海洋虽然很鄙视这两人,但他仍旧大声称赞道。

    车里有自己重要的客人呀,里面的人要是死了,自己的损失就大了。

    那位替杨玉坤开车的警察,也跟着欧阳志远冲了下来。这是一位二十五六岁的警察,他穿了一身便装,并没有穿警服,这人生的浓眉大眼,长得很魁梧,一脸的坚毅,他手里拎着一根撬杠。

    欧阳志远赞许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欧阳志远和周玉海已经冲到了那辆车子。车子已经变形,里面传来了痛苦的呻吟声,好像有几个人。

    欧阳志远看到了那个骂人的司机,他满脸是血,双眼露出恐惧的目光,一脸的绝望。

    欧阳志远连忙去拉车门,但车门打不开。

    “我来!”那个警察拿着撬杠,使劲的插进了车门的缝隙,狠狠的用力。

    车门露出一丝缝隙,欧阳志远一声大吼,双手用力一拉。

    “咔嚓!”一声金属撕裂的爆响,车门竟然被欧阳志远扯了下来。

    车门一打开,那个司机的眼睛里顿时露出狂喜的神情。但他看到了自己辱骂的那个红脸大汉司机,来救自己,这家伙的脸色一变,神情变得十分古怪,不好意思起来。

    周玉海冷哼一声,但仍旧伸出了双手,去拉这个司机。他不敢用力,恐怕再次让司机受伤。

    但司机仍旧疼的呲牙咧嘴,惨叫起来。

    欧阳志远一看,司机的双腿被变了形的方向盘卡住了。

    “他的双腿被变了形的方向盘卡住了。”欧阳志远说完,双手猛一用力。

    “咔嚓!”一声脆响,变了形的方向盘,被欧阳志远一下子拗断。

    方向盘一断,司机被卡住的双腿,立刻可以活动了。司机的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情。

    周玉海小心的把这家伙抱出来,放到距离车很远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安全的,即使车辆爆炸,也炸不着他。

    那个司机看着周玉海,哆嗦着嘴唇,低声道:“哥们,对……不起,刚才是……骂我自己的。”

    周玉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这家伙,转身再次跑向那辆丰田商务车。

    欧阳志远冒着浓烈的汽油味,爬进了车里,他看到了三个人,横七八糟的躺在后座位上,不断的呻吟。

    欧阳志远抱住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刚要把他抱出来,这人一声惨叫。

    “啊!”疼的他呲牙咧嘴。

    欧阳志远忙道:“快说,你伤到哪里了?”

    这个男人呻吟着道:“我的,伤了胳膊的干活,你的,快救我,我的金票大大的。”

    欧阳志远一愣,这个人竟然是倭国人。

    欧阳志远对倭国人没有什么好感,当然,他不认为,所有的倭国人都是坏人。

    这人伤了胳膊?欧阳志远一摸他的胳膊,胳膊没断,只是脱臼。

    欧阳志远扶正他的胳膊,猛一用力。

    “咔嚓!”一声脆响,这家伙的胳膊复位。

    “啊!”剧烈的疼痛,让他惨叫一声。

    欧阳志远给他检查了一下,这人别处没有受伤。他道:“你的胳膊好了,别处没有受伤,我扶你下来。”

    这个倭国人活动了一下胳膊,竟然一点都不疼了,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大声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道:“你快下来,我们好救你的同伴。”

    开车的警察忙道:“快点,欧阳书记,车子还在冒烟,小心爆炸,汽油可能漏了,味道很大。”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我把这个人拖出来。”

    欧阳志远说完,使劲的拖着这个倭国人,把他拖出丰田车,快速的转移到远处的安全处。

    周玉海和那个警察又救出两个倭国人,几个人刚到安全地带,那辆车就发出剧烈的爆炸。

    “轰!”一声巨响,烈焰冲天,整辆车子,飞上了天空,炸的粉碎。

    三个倭国人和那个司机,看的目瞪口呆,眼睛中露出了恐怖的神情。要不是这三个中国人救了自己,车一爆炸,自己就完蛋了。

    那个年龄最大的倭国人看着欧阳志远道:“我叫河上大雄,是河上株式会社的社长,很感谢你们救了我。”

    河上大雄说完,给欧阳志远他们鞠了一躬。

    欧阳志远道:“不要客气,那个和你们在一起的中国人是谁?”

    欧阳志远一指带着众人跑过来的曲海洋。

    河上大雄道:“他是你们山南省神曲集团的总经理,叫曲海洋,我们河上株式会社,一直和神曲集团有合作。”

    “曲海洋?”欧阳志远低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