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五章惊呆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十五章惊呆了

    村长赵志河正被两个警察使劲的架住,拖向一辆警车,猛然,他听到有人叫自己。

    赵志河抬头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他看到了欧阳代夫和县长章峰、县委书记王开永站在一起。

    这怎么可能?欧阳代夫认识县长和县委书记?怎么会和他们在一起?

    村长赵志河见过章县长和王书记。

    比赵志河还要震惊的人,是秋山镇的镇长于方民、副书记潘振发、副镇长冯忠实、派出所长马茂中。

    这四个人,都见过欧阳志远。上次,几个人喝多了酒,还和欧阳志远发生了冲突。

    镇长于方民的冷汗流了出来,他内心狂跳,眼角在剧烈的抽动着,脸色发白。

    于方民在官场混了半辈子了,他一眼就看出来,章县长和赵书记是簇拥着那个年轻人的,围着那个年轻人转,所有人的眼睛,在看着那个年轻人和那个红脸大汉的时候,都带着敬畏和讨好。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他的身份肯定不低,绝对要比县长章峰要高。

    县长上面是市长,前进市的市长,是曲青山,市委书记是……冯建奎……。

    镇长于方民刚想到这里,他的脑袋翁的一声,仿佛九天霹雳,打了一个炸雷,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一个可怕的预感,在自己的脑海里出现。

    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就要到任的市委书记欧阳志远?这……?

    这两天,他得到了消息,市委书记冯建奎到了年龄,就要退休,接替市委书记冯建奎的是湖西市的市长欧阳志远。

    镇长于方民早就听说过,这个欧阳市长,很是年轻,只有二十四岁,长得英俊潇洒,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欧阳志远?

    上次,这个年轻人看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威严,而且还带着强大的官威,让自己感到心悸。

    怪不得,自己当时感到,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如果他是新任市委书记欧阳志远,自己上次喝多了酒,到三点还没有上班,而且自己还骂了他,自己的镇长,还能当成吗?

    副镇长冯忠实同样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看到,自己曾经骂过的,那个年轻人,竟然就站在县长章峰和县委书记王开永的前面,这让他内心狂跳,脸色蜡黄。

    看样子,县长章峰何和县委书记王开永是陪着这个年轻人来的,我的天哪,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任何人,快步走向村长赵志河。县长章峰和县委书记王开永连忙跟在后面。

    “欧阳代夫?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赵志河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

    两名警察一看这阵势,县长和县委书记都过来了,两人连忙松开赵志河的胳膊。

    欧阳志远道:“赵村长,这是怎么回事?”欧阳志远脸色一沉,看着惊呆了的镇长于方民。

    派出所长马茂中的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在地,这个年轻人在前几天,和镇长于方民冲突的时候,自己差一点把他抓起来。

    但现在,县长和书记都跟在他后面,这个年轻人是什么官?

    县长章峰一看欧阳书记认识那个被警察抓着的老人,他冷哼一声,看着镇长于方民道:“于镇长,是怎么回事?新任市委欧阳书记在问你话呢。”

    县长章峰的这句话,让现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什么?这个年轻人,就是新任市委书记欧阳志远?

    镇委副书记潘振发一听这话,他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新任市委书记欧阳志远?而且还认识馍馍村的村长赵志河?

    坏了,办公室副主任潘文广带人去馍馍村,铲了赵国斌的药材园,赵志河要是向欧阳书记告状,自己吃不了兜着,自己肯定会倒霉。

    现在,整个山岩县,都在宣传种植药材,镇里也派技术员,到傅山县去学习种植药材的技术去了。现在,潘文广却铲掉了馍馍村的药材园,这不是找死吗?

    潘文广去馍馍村铲掉赵国斌的药材园,明面上是修建防洪公路,说是镇里的规划。但是,这是潘文广自己瞎编的,修这条路,是为了自己钓鱼用的,镇里根本没有规划。

    还好,自己在潘文广主动要求修这条路的时候,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默许。

    如果追究起来,自己可一问三不知,就说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潘文广根本没有什么证据,说是奉了自己的命令。

    副镇长潘振发,老奸巨猾呀。

    旁边的副镇长冯忠实,一听这个差点被自己抓起来的年轻人,是市委书记欧阳志远,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自己这不是瞎了眼吗?

    镇长于方民的内心,在剧烈的颤抖,果然,自己没有猜错,这个年轻人,就是新任市委书记欧阳志远。

    万幸的是,当时自己没有抓了欧阳志远。

    镇长于方民顾不上擦去脸上的冷汗,他连忙小跑过来,很远就伸出了双手,一脸惊喜的道:“欧阳书记,您好,欢迎您莅临秋山镇,检查指导工作。”

    欧阳志远看着伸出双手的于方民,他没有和于方民握手,而是看着于方民道:“于镇长,这是怎么回事?”

    于方民根本不知道,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为什么抓赵志河。

    王福亮这个狗日的,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你在这关键的时候,抓赵志河干吗?人家赵志河认识欧阳书记,你这不是找死吗?

    镇长于方民忙道:“欧阳书记,我不知道这件事。”

    于方民说完,转身盯着副所长王福亮,沉声道:“王福亮,怎么回事?你抓赵村长干吗?”

    这时候的王福亮,大脑一片空白,冷汗噼里啪啦的向下掉,他都不敢去擦。

    王八蛋潘文广,老子这下让你害苦了,这个赵志河,竟然认识新任的市委书记。

    王福亮结结巴巴的道:“于镇长,我……我……,赵志河和赵国斌殴打警察……。”

    王福亮干脆,来个恶人先告状。

    村长赵志河,做梦都想不到,让自己种植药材、和自己一起喝酒的年轻人,欧阳代夫,竟然是新任的市委书记。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赵志河看着欧阳志远,激动地,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但他知道,赵国斌有救了。

    “欧阳……代夫……,您是新任的市委……书记……?”村长赵志河结结巴巴的道。

    欧阳志远笑道:“赵村长,我是新任的市委书记欧阳志远,老人家,前几天,我正好路过你们村,没有告诉您,您别生气。快说,你和赵国斌,是怎么回事?”

    赵志河一听欧阳书记问起这件事,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王福亮道:“欧阳书记呀,国斌所有的药材地,让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和镇办公室副主任潘文广带人铲了,全部铲干净了。”

    欧阳志远一听,赵国斌的药材地,让人毁了。欧阳志远脸色一沉,那几块药材园的药材,有的要长好几年,才能长这么大,自己现在,正在发展药材种植,是谁和自己对着干?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沉声道:“赵村长,你慢慢说,是怎么回事?”

    赵志河大声道:“镇里的办公室副主任潘文广说,镇里的规划,要修建一条馍馍村公路到翠云水库的防洪公路,国斌的药材园,正好在规划的防洪公路上,潘文广和王福亮,在今天上午,带人来到馍馍村,抓走了国斌,把药材全部砍了。”

    欧阳志远一听,转身看着镇长于方民,沉声道:“于镇长,是这样吗?”

    于方民一愣,心道,镇里没有规划修建防洪公路呀?要是有这个规划,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于方民低声道:“镇里没有这个规划呀?”

    “镇里没有这个规划?难道,潘文广是在说瞎话?他和国斌有仇,是故意毁坏国斌的药材?”村长赵志河大声道。

    于方民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潘文广这个王八蛋,搞什么鬼?尽然敢胡说八道,这件事,弄不好,就怕要连累自己。

    于方民转身盯着派出副所长王福亮,沉声道:“王福亮,是怎么回事?”

    王福亮早就吓的脸色苍白,他结结巴巴的道:“潘文广找到我,说镇里规划修建防洪公路,有人阻拦,让我带着派出所的人,去维护镇里的决定,我就带人去了,但毁坏赵国斌的药材,我可一点都没有干。”

    赵志河大声道:“你没有毁坏国斌的药材,但你却把国斌抓了起来,说在派出所里,要好好的招待他。”

    于方民一听,立刻大声道:“马茂中,你立刻放了赵国斌,派人把潘文广带来。”

    派出所所长马茂中让人看住王福亮,自己连忙亲自带人,去放赵国斌,到馍馍村,去抓潘文广。

    他知道,潘文广这次,完蛋了,是在劫难逃。他竟然假传镇里的规划,毁坏人家的药田,这不是找死吗?

    县长章峰狠狠的瞪了一眼于方民,带领工作人员,簇拥着欧阳志远,走进了秋水镇政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