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铲药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三章铲药田

    潘选山看着赵志河走出自己的客厅,他大声道:“赵村长,修建防洪公路,是镇里安排的,你做做赵国斌的思想工作,让他不要和镇里作对,他要是不听,没有他好果子吃。”

    赵志河听到了潘选山的话,他停了下来,回过头来道:“潘书记,镇里要修建防洪公路,我不反对,但是,赵国斌的药材园,他种植了好几年了,铲了太可惜了,再说,村里的老少爷们,还指望着那些药材看病,你看,防洪公路的路线,能不能改一下,让开赵国斌的药材园?”

    潘文广一听,冷笑道:“赵村长,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这条线路,是镇里统一的规划,能乱改吗?回去后,让赵国斌赶快铲掉那些烂草药,明天我们就动工。”

    赵志河一听,明天就要动工,他大声道:“明天就动工?哪里的施工队?”

    自己身为村长,竟然不知道,这条防洪路,明天就动工,更不知道,由谁来动工。

    潘选山道:“施工人员,咱们村里每户出一个人,没有人的,每户拿五百元。”

    “五百元?这太多了吧?。”赵志河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伍佰元,这有几家能拿得出来的?

    潘选山道:“不多,五百元还多吗?赵村长,你一会用村里的大喇叭广播一下,让村民做好准备。”

    “哼!”赵志河冷哼一声道:“这件事,是你负责的,还是你去广播吧。”

    赵志河说完话,转身走了出去。

    每户如果不出一个人,就拿伍佰元?村里的人都很穷,谁能拿的出来?

    村里的人,绝对不会同意,这种得罪人的事,自己绝不会干。

    你潘选山负责这件事,还是你自己去广播吧。

    潘选山看着赵志河说,不去广播,气的他重重一摔酒杯,杯子里的酒,飞溅的到处都是。

    潘文广冷笑道:“叔,咱们一定要把赵志河弄下来,下一届的村长,让咱们姓潘的人干。”

    潘选山成声道:“好,弄下来他。”

    潘文广喝了一杯酒道:“明天就派人,铲了赵国斌的破药材。”

    潘选山道:“这家伙肯定不愿意。”

    潘文广冷笑道:“他不愿意,我就不铲了?明天,派出所的王副所长,亲自带人来协助,嘿嘿,到时候,由不得他了。”

    潘选山看着潘文广笑道:“文广呀,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你还记着叶春芝那事?”

    潘选山一提起叶春芝这个名字,潘文广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他的眼里露出了让人心悸的狰狞和狂暴。

    “赵国斌夺走了叶春芝,嘿嘿,明天我剥了他的皮。”潘文广恶狠狠的道。

    晚上,赵志河家。

    赵国斌看着赵志河道:“叔,你是村长,潘选山要铲了我的药材园,您没有办法维护吗?”

    赵志河吸了一口烟,看着赵国斌道:“国斌呀,修建防洪公路,是镇政府的决定,你那个草药园,就怕保不住了。”

    赵国斌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猛地站起来,大声道:“谁要动我的草药园,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赵志河知道,赵国斌的性格很是倔强,如同野驴一般,他只要认的死理,别人都无法改变。

    赵志河看了一眼赵国斌道:“国斌呀,春芝跟了你以后,你就和潘文广结下了仇,这次,潘文广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他和潘书记、王副所长的关系很好,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看呀,还是算了吧,我给你找几块地,把你的药材苗移走吧。”

    赵国斌一听,大声道:“老叔,现在是五月份了,大课的药材已经不能移植了,还有正在生长的药材,要是强制移植,都会死的,还有,刚刚破土出来的药苗,根本不能动,你要我移植,这些药苗,根本活不到三分之一,这些药苗,可是我几年的心血呀。”

    赵志河大声道:“国斌呀,潘文广身后,有潘书记和王副所长给他撑腰,你斗不过他们的,你还是忍了吧,就当破财免灾,你个人能和镇政府斗?”

    赵国斌的脸上露出了悲愤的神情和极度的不甘,他大声道:“潘文广这是公报私仇,我绝不让他铲了我的药材苗。”

    赵国斌的家,赵国斌的妻子叶春芝已经做好了饭,他在等丈夫回家吃饭。

    她已经听说了,潘文广要铲了自家的药材园。这让她很是气愤。

    叶春芝知道,这是潘文广在报复丈夫。

    当年,潘文广和丈夫一起追求自己,最后,自己选择了忠厚诚实的赵国斌。

    到现在,叶春芝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丈夫赵国斌是一名穷医生,自己和丈夫过的,虽然清贫,但是,两人心心相印,一起治病救人,生活的很开心。

    自己的女儿丫丫,已经八岁了,在里屋睡着了。

    丈夫去了村长赵志河的家,去问问自己药田的事情,到现在,怎么还没有回来?

    大门响了。

    叶春芝微笑着迎了上去,丈夫回来了。

    叶春芝打开大门,看到的是,喷着酒气,喝的趔趔趄趄的潘文广。

    这让叶春芝一愣,深更半夜的,潘文广来干什么?

    “春芝……是你吗?春芝……。”潘文广一看到叶春芝,他的眼睛立刻放射出来绿光。

    这么多年过去了,叶春芝还是这样水灵好看。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他妈的赵国斌,你有什么本事?一个小小的臭野医生,竟然抢走了自己的老婆。

    赵国斌,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叶春芝一看是潘文广,她连忙后退,沉声道:“潘文广,你来这里干什么?”

    潘文广看着,月光下漂亮的叶春芝,他的眼睛里,透出焦渴的**烈焰。

    “春芝,我来看看你……,我想你了。”潘文广死死地盯着叶春芝。

    “潘文广,你喝醉了?在说疯话!”叶春芝连忙后退,就想关门。

    潘文广一步跟了过来,用腿挡住了门,一把抱住了叶春芝,伸出臭嘴,就亲向叶春芝的嘴唇。

    “啪!”叶春芝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潘文广的脸上。

    “滚!,再不滚,我叫人了。”叶春芝大声叫着。

    潘文广捂住脸,死死的盯着叶春芝,阴森森的道:“嘿嘿,叶春芝,你敢打老子,你个臭女人,你听好了,老子明天就把你家的药田铲了,我看你还敢打老子。”

    潘文广恶狠狠的捂着脸,狼狈的退了出去,消失在远处的胡同里。

    叶春芝捂住自己的胸口,连忙关上门。她的内心在狂跳。潘文广这个人,太无耻了。

    “嘭嘭嘭……。”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潘文广还没走,又来敲门。

    叶春芝伸手把后面的锄头握在手中,猛的打开门,大声骂道:“潘文广,你再敲门,老娘打死你个王八蛋,你个臭不要脸的。”

    “春芝,是我,潘文广那个王八蛋来过?”门外面,赵国斌大声问道。

    “国斌,是你……。”叶春芝扔掉锄头,一下子扑进了丈夫的怀里。

    赵国斌搂住叶春芝道:“春芝,别怕,我在这里,潘文广那个王八蛋,刚才来过?”

    叶春芝趴在丈夫的怀里,流出了眼泪道:“刚才潘文广那个王八蛋来了,被我一巴掌打跑了。”

    赵国斌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大声道:“潘文广,老子不会放过你。”

    两人相拥着,关好门,走进了房间。

    叶春芝看着丈夫道:“你去找村长,村长怎么说?”

    赵国斌的脸色很难看,他沉声道:“谁要是敢铲了我的药田,我就给他拼命。”

    叶春芝看着丈夫道:“潘文广在报复咱们,药田是咱们的命根子,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保护咱们的药田,谁也不能把咱们的药田铲了。”

    第二天早晨,赵国斌和叶春芝早早的赶到自己的药田。叶春芝看着长得郁郁葱葱的中草药,她的眼圈红了。这几块药田,是自己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如果药田毁了,自己一家人的日子,就更加艰难了。

    赵国斌死死的攥住锄头,紧咬着牙关。

    两辆警车和几辆车开了过来。村里很多人也跑了过来,他们很同情赵国斌。

    村书记潘选山和潘文广带着十几名潘姓年轻人,赶了过来。

    他们手里拿着锄头镰刀。潘文广看到了愤怒的赵国斌,他冷笑了起来。

    嘿嘿,赵国斌,我看你有多硬?今天非得把你抓起来不可,好好地修理你一顿。

    车子停了下来,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带着几名警察,走了下来。

    潘文广笑着迎了上来道:“王所长,您来了。”

    王福亮看着潘文广道:“潘书记让我来,协助你们修路,维护治安,看看谁敢阻拦防洪公路的修建?”

    村书记潘选山连忙递给王福亮一支烟,给他点上火,恭敬地道:“王所长,您今天亲自来了,我代表,馍馍村谢谢您了。”

    王福亮吸了一口烟道:“维护治安,是我的职责,我听说,有人胆敢阻碍防洪路的修建?真是岂有此理,是谁?老子把他抓起来。”

    潘文广冷笑着一指赵国斌道:“就是那个叫赵国斌的家伙。”

    潘文广说完,走向赵国斌,狞笑道:“赵国斌,你不铲掉这些烂草药是吗?来呀,兄弟们,把这些草药给老子铲了。”

    “好,潘主任!”十几个潘姓年轻人,挥舞着镰刀䦆头,冲向赵国斌的药田。

    “谁敢毁我药田,老子给他拼了!”赵国斌怒吼着,举着䦆头,冲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