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秋山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章秋山镇

    馍馍村的赵潘两家,自老辈上就不和,一直明争暗斗,在闹矛盾,就是村长赵志河和村书记潘选山,也是面和心不合。

    潘文广和赵国斌更有仇。

    两人年轻的时候,同时喜欢上了本村最漂亮的姑娘叶春芝,两人头英俊潇洒,年轻有为,但赵国斌为人正直诚实,刻苦学习医术,一心为村民服务,而潘文广,为人狡诈,喜欢钻营。

    最后,叶春芝选择了赵国斌,和赵国斌结了婚。这让潘文广恼怒至极,怀恨在心,从此,赵国斌和潘文广结下了仇很,不论从什么方面,潘文广都和赵国斌过不去。

    现在,机会来了。嘿嘿,赵国斌,你不是有能耐吗?敢抢老子的媳妇,今天,老子就铲了你的药田,让你心疼死。

    想到这里,潘文广看着潘选山道:“老叔,赵国斌可是赵志河的人,你要铲赵国斌的药田,赵志河就怕不答应。”

    潘选山冷笑道:“修建防洪公路,就是赵志河也不能反对,翠云水库年年在雨季都有险情,原来的那条通往水库的宽路,早就被雨水冲垮了,再说了,你不是和镇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关系不错嘛?要是赵国斌阻拦,嘿嘿,你就让王福亮把他抓起来,好好地收拾他,报了你的夺妻之恨。”

    潘文广一听,低声道:“好,老叔,就这么办,嘿嘿,赵国斌,这次老子要好好的收拾你。”

    下午三点的时候,欧阳志远的车子开进了秋山镇。

    秋山镇很小,不很繁华,很是冷清,公路从秋山镇中间穿过,公路两边都是低矮的店铺,主街道就是这条公路。整个小镇,显得毫无生机,满目的苍凉。

    几只野狗饿的走路都在晃,皮毛很长杂乱,在争夺一根没有肉的骨头。

    秋山镇政府,就在秋山镇中心主街道的一边。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咱们去秋山镇政府?”

    欧阳志远看了看手表道:“山岩县是整个前进市最穷的县,而秋山镇,是山岩县最穷的小镇,一个地方的贫富,主要和地方领导的工作能力有关,走,到镇政府看看,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市长。”

    越野车开向秋山镇政府。

    车子刚拐过一个转弯,周玉海就看到了一辆奥迪发疯一般的冲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两辆桑塔纳。

    周玉海连忙猛一打方向,越野车快速的闪开。

    奥迪车左摆右晃,一声轰鸣,冲进了旁边的沟里,熄了火。

    好在,奥迪没有翻车。

    周玉海连忙停下车,走了出来。

    后面的两辆桑塔纳快速的停下来,车门打开,跑下几个酒气冲天的男人,他们冲向沟里的奥迪。

    其中一个大腹便便、长得满脸横肉、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脸暴戾的喷着酒气,瞪着一双三角眼,盯着周玉海,破口大骂道:“你麻痹的怎么开的车?瞎了狗眼了?要是伤着于镇长,老子剥了你的皮。”

    这人酒气冲天,一双三角眼虽然喝的透红,但仍旧透着凶光,一看就不是个善良之辈。

    于镇长?难道开奥迪车的那个胖子,是秋山镇的镇长于方民?

    欧阳志远在来山岩县之前,看了山岩县的资料,知道,秋山镇的镇长叫于方民,书记叫唐书明。

    真是越是贫穷的地方,越有好车呀。山岩县最穷的秋山镇,政府竟然有奥迪车?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他不仅冷哼一声。

    周玉海看了一眼这个酒气冲天的家伙,冷声道:“你是谁?怎么开口就骂人?这样没有素质?”

    这个三角眼的胖子一看眼前的年轻人竟然一点都不怕自己,而且还敢反问自己,真是胆大包天。

    这个三角眼的胖子,叫冯忠实,是秋山镇的副镇长。

    今天午饭,他们和镇长于方民一起喝酒,上午十一点开始喝酒,一直喝到两点多,几个人刚开车从酒楼里出来。

    开奥迪的是镇长于方民,于方民有个爱好,喜欢开车,他从来不让司机开车,哪怕他喝多了,除非他醉了,不能开车除外。

    随行喝酒的还有秋山镇派出所长马茂中,镇委副书记潘振发。

    在秋山镇,除了镇长于方民和书记唐书明,副镇长冯忠实没有一个怕的,他骄横关了。

    现在一看这个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小子,竟然说自己没有素质,这让冯忠实勃然大怒,他咆哮着,喷着酒味浓烈的唾沫星子,大声喝道:“你他妈的找死,老子弄死你狗日的。”

    这家伙说完,趔趄着冲了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向周玉海的脸颊。

    周玉海可是特种兵退伍的,他的身手极好。象冯忠实这种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家伙,根本不是周玉海的对手。

    周玉海一把就抓住了冯忠实的手腕,猛一甩手,就把冯忠实甩出很远,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冯忠实可是秋山镇的副镇长,平时都是他打别人,现在,竟然被人家推倒在地,这让他暴跳如雷。

    这家伙爬起来大声嚎叫着:“马所长,快让人把他抓起来,这个王八羔子敢殴打政府干部,简直是找死,弄到派出所里,剥了他的皮。”

    冯忠实不知道抓了多少人了,都弄到派出所里,收拾的呼爹喊娘。

    他在叫派出所长马茂中。

    所长马茂中正和众人,把镇长于方民从车里扶了出来。

    于方民的额头上,撞了一个青紫的大包,疼的他呲牙咧嘴,冷汗直流。

    众人扶着于方民刚走出深沟,就听到副镇长冯忠实大声叫着,让派出所所长马茂中抓人。

    镇长于方民看着站在越野车前面的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他的脸色铁青一片,狠狠的盯着两人,沉声道:“谁开的车?”

    于方民很是恼火,自己堂堂的镇长,竟然被对方的车拐进了沟里,真是岂有此理。

    周玉海沉声道:“我开的车。”

    于方民恼怒的道:“马茂中,把这小子抓起来,好好的让他舒服一下。”

    欧阳志远看着狼狈至极,却很凶恶的于方民,他冷笑道:“你是于镇长吧?现在是下午三点半,我记得,今天不是星期天,现在这个时间,你应该在镇政府上班吧?而不是喝的醉醺醺,在这里耀武扬威。”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让于方民一愣。

    副镇长冯忠实一看这个年轻人,竟然敢顶撞镇长于方民,他立刻拍马屁,大声喝道:“你算哪根葱?敢这样和于镇长说话?我看你是皮子痒痒了吗?”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副镇长冯忠实,而是看着于方民,冷哼一声道:“于镇长,山南省最贫穷的地级市,是前进市,而在前进市,最贫穷的是山岩县,山岩县中,你秋山镇,人民的生活,在山岩县,倒数第一,你作为秋山镇的镇长,秋山镇的父母官,有何感想?”

    欧阳志远说完话,双眼盯着于方民,一种强大的威严,在眼里透出。

    这具有穿透力的目光,让于方民打了一个激灵,酒彻底的醒了。

    他看着欧阳志远,对方这样年轻,竟然说出这种话,这家伙是什么人?什么来路?

    这人也就有二十三四岁吧,难道是一个官二代?说话带着一种威严的官气。

    这个月,县政府就要换届了,县政府换完届,就是秋山镇换届,这个时候,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

    于方民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

    欧阳志远现在还不是前进市的市委书记,他还不能报出自己的身份,他现在来前进市,是想看看这几个县的具体情况,好为自己的到任,打下基础。

    欧阳志远冷声道:“于镇长,你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是路过,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走吧。”

    周玉海和欧阳志远走向越野车。

    欧阳志远知道,等到自己到任后,秋山镇的于方民和副镇长冯忠实,都要拿下来。这种人怎么会坐上秋山镇长的位置?秋山镇在这些人的手里,只能是越来越穷,人民的日子会更加困苦。

    最贫穷的秋山镇,于方民竟然看着几十万的奥迪,这要让山岩县的纪委,好好的查一下。

    副镇长冯忠实一看这两个年轻人要走,他连忙拦在两人面前冷笑道:“怎么?把于镇长的车子,撞进了沟里,就想走?”

    欧阳志远一看冯忠实拦在两人面前,他冷哼一声道:“冯忠实,滚开。”

    冯忠实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家伙,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叫出自己的名字来,自己可不认识他们,在秋山镇,也没有见过这两个家伙,他们到底是谁?

    周玉海一把推开正在发愣的冯忠实,两人上了车。

    冯忠实刚想拦住越野车,镇长于方民摆了摆手。冯忠实没有再动。

    越野车扬长而去。

    冯忠实连忙走了过来道:“于镇长,怎么把他们放了?”

    于方民看着越野车拉起的烟尘,皱了皱眉头道:“这人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但气势很强,就要换届了,咱们还是小心一点,走吧,让人把奥迪拖出来。”

    冯忠实一听于方民这样说,连忙道:“好的,于镇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