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馍馍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章馍馍村

    欧阳志远一直在家里看六县一区的详细资料。

    几个小时候,周玉海的车子到了,欧阳志远让周玉海来这里。

    志远走出了家门,不一会,就看到了周玉海开着桑塔纳过来了。

    志远摆摆手笑道:“玉海,你来了?”

    周玉海看到了欧阳市长,他连忙停下车,走了出来道:“欧阳市长,我来了。”

    欧阳志远道:“上我的车,你的车先放在这里。”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市长。”

    两人上了越野车,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玉海,我要调到前进市工作了,我想把你调过来,和我一起把前进市的经济搞上来,怎么样?”

    “你说什么?你……要调到前进市?真的?”周玉海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他可没有听说这件事。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真的,一个星期后到任。”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的表情,知道他说的是真的,笑道:“志远,看来你要高升了?难道你要担任前进市的市委书记不成?”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的关系很好,是生死弟兄,两人私下的话,也是很随意,他不称呼欧阳市长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猜中了,就是市委书记。”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真诚的道:“咱们是兄弟,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虽然前进市很穷,但我相信,在你的带领下,前进市的老百姓会走出贫困的。”

    欧阳志远一听周玉海这样说,他很是感动,伸出了手,握住了周玉海的手道:“玉海,谢谢你。”

    周玉海笑道:“志远呀,自从在龙海傅山县,咱们就开始配合工作,咱们之间没说的,你救过我的命,咱们是兄弟。我从傅山县,和你一起到了运河县,又到了湖西市,在这段时间中,我知道,你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不畏强权,历尽磨难,揪出社会的**蛀虫,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别人我不服,我是服了你了,再说了,每换一个地方,我还升官,呵呵,我这一生呀,跟定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玉海,你说的不假,你的职务,省委陈书记已经给你安排好了。”

    周玉海一听,陈书记亲自安排自己的职位,很是吃惊。自己只是一个处级干部,陈书记亲自安排自己,和志远一起到前进市,看来,省委对前进市的脱贫致富,是极其重视的。

    不知道,这次自己的职务是什么?

    周玉海笑道:“我这次的职务,不会是前进市的政法委书记吧?”

    欧阳志远道:“你这家伙,想的到美,前进市的政法委书记是赵文昌,干的好好地,不会撤了他的。前进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和局长,一直由方国安担任。这次你的职务是,前进市公安局党委书记。”

    “市局的党委书记?”周玉海有点失望,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市局的党委书记,没有什么实权吧?很多事情都是局长说了算,没有实权,我怎么支持你?”

    市级公安局的实权,确实在局长的手里,书记只是主管党务。

    欧阳志远笑道:“党领导一切,这个道理,你不懂吗?呵呵。”

    周玉海苦笑道:“话是这么说,但公安局长方国安会听我的吗?我知道,这个人的脾气暴躁,强势的很,在公安局内,说一不二,外号方疯子。”

    欧阳志远道:“方国安要是一心为老百姓做事,外号方疯子,也可以,但是,前进市公安局的形象,在老百姓的心里并不好,玉海呀,这次你去前进市公安局,一定要把前进市公安局的形象改过来。”

    欧阳志远和方国安在龙海有过冲突,当时,志远和亨利的孙女安妮,带着一帆在德克士吃饭,方国安也带着孙子在那里吃饭。方国安并不认识欧阳志远,他为了争座位,打电话叫来了龙海市公安局长裴元奎,想抓起来欧阳志远,但裴元奎退缩。欧阳志远抓住了方国安乘坐的警车是奔驰,超标了,结果,方国安不得不低头道歉。

    但是,方国安把仇恨隐藏了起来。外表上,方国安脾气暴躁,说一不二,但这个人也是很有心计,能伸能屈。

    周玉海道:“公安局关系着整个前进市的平安和稳定,我到任后,一定会改变前进市公安局的形象。”

    欧阳志远笑道:“好,我等你好消息,现在,咱们去前进市的山岩县看看。”

    周玉海开着欧阳志远的路虎,在一个商店里,买了很多小孩子的书包和衣服鞋子。

    两人知道,前进市很贫穷,山区的孩子,需要什么。

    车子上了省道,直奔前进市而去。

    前进市在省城南州的北面,是个内陆地级市,他的东面面,就是海岛市,南面是枣林市。

    车子过了枣林市,就到了山岩县。

    欧阳志远看到,车子过了枣林市和前进市的分界线界牌岭,前进市的公路瞬间就变得坑坑洼洼,十分的狭窄难走。

    欧阳志远皱了皱眉头,差别真是太大了,难道前进市穷的连路都没钱修了吗?

    但是,自己可是听说,前进市的市政府,却是很豪华的,外形就像官帽,号称管帽政府大楼。没有钱修建公路,倒是有钱修建政府大楼,不知道,这些人的脑子是怎么样想的。

    山岩县的秋山镇就在眼前。

    资料上,秋山镇在山岩县中,是十分贫穷的,但是,欧阳志远看到的是,公路两边修建了十分好看的围墙,围墙很高,看不到后面是什么。

    围墙上面,写着计划生育的口号。

    计划生育好,一个孩正好。

    上吊不夺绳,喝药不夺瓶,拧叫家破,不让国亡。

    一人超生,全村结扎。

    该扎不扎,见了就抓。

    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

    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一胎环,二胎扎,三胎四胎杀杀杀!

    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

    宁可家破,不可国亡

    宁可血流成河,绝不超生一个。

    欧阳志远看着这些口号,禁不住苦笑起来。计划生育政策虽然好,但这些口号,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周玉海慢慢的停下车。

    欧阳志远道:“停车干吗?”

    周玉海笑道:“撒尿。”

    两人走下车来,从一个被染扒开的豁口,转到了围墙后面,开始方便。

    两人刚方便完,就听到一阵狗叫。欧阳志远抬头一看,围墙后面不远处,竟然紧挨着一个破烂不堪,十分贫穷的村庄。

    低矮的草房,残破的院落,两只瘦的皮包骨头,肋骨一根根、皮毛很长的野狗,十分仇视的盯着两人,露着獠牙,使劲的狂吠着。

    几个赤着脚,全身乌黑,瘦骨如柴,流着鼻涕的孩子,好奇的看着两人。

    欧阳志远看了看墙,又看着这个贫穷而残破的村庄,他明白了,公路边上,这些围墙在掩盖着什么。

    这些围墙,掩盖着秋山镇的贫穷和破落。

    哼,这是谁想出来的馊主意?这不是造假吗?难道,修建了这些高大好看的围墙,就能让人看不到围墙后面的贫穷落后吗?

    秋山镇的政府,在愚弄谁?

    欧阳志远走向几个瘦弱的孩子,他看着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道:“孩子,你叫什么?”

    这个孩子有**岁,穿着大大的裤衩,赤着双脚,肚子很大,但很瘦,根根肋骨,清晰可见,

    光着脊梁,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欧阳志远,并不怕人。

    “我叫铁蛋,你是谁呀?在这里干吗?”叫铁蛋的孩子,看着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拍了拍小家伙光头笑道:“铁蛋,你们这个村庄叫什么?”

    铁蛋笑嘻嘻的道:“我们这里叫馍馍村。”

    欧阳志远一愣,还有叫馍馍村的?这个名字很奇怪。

    欧阳志远道:“铁蛋,为什么叫馍馍村?”

    “为什么叫馍馍村?还不是老辈都穷吗?由于贫穷,老辈人做梦都想吃一顿馍馍,可是,吃不上呀,老辈人就把心里所想的,所希望的,起了个村名,就叫馍馍村。”

    一个扛着锄头,穿着带补丁的大褂,肩膀上搭着旱烟袋、六十多岁的白胡子老人,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忙道:“老人家,您好。”

    老人一脸的沧桑,皱纹沟壑纵横,胡子花白,但一双眼睛,很是明亮,他叫赵志河,是馍馍村的村长。

    赵志河看着欧阳志远和周玉海道:“同志,你们是……?”

    欧阳志远笑道:“老人家,我们是路过的,看到这里的围墙,有个豁口,就过来看看,老人家,您知道,这些围墙是哪里的人修建的?修建这些围墙干什么?”

    “哼,这些围墙都是镇上统一修建的,说是建设什么狗屁文明,我看呀,他们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就是想用这些围墙,挡住这些低矮破旧的民房,让上面的来人看不到围墙后面的贫穷和落后,在掩盖老百姓日子不好过的事实。”

    老人一听欧阳志远问起这些围墙,气的他胡子颤抖着。

    “不好了,赵村长,赵宝山滚山崖了,你快去看看吧,人快不行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大声叫到。

    这个老人竟然是馍馍村的村长?

    赵村长一听赵宝山滚山崖了,顿时大声叫道:“快去叫大夫。”

    赵志河说完,冲向赵宝山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