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温暖的一家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九十四章温暖的一家人

    “儿子,爸爸来看你们了。”欧阳志远把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儿子的小手上。

    两个小家伙漆黑清澈、没有任何杂质的大眼睛,如同星星一般,惊奇的看着志远,仿佛见到亲人一般,粉嘟嘟的小嘴,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仿佛想和爸爸说话似的。

    欧阳志远忍不住亲着两个小家伙胖乎乎的脸蛋,开心的笑了。

    秦墨瑶看着自己的儿子,如同孩子一般的开心笑着,她笑道:“臭小子,开心吗?自己都做爸爸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我很开心,想不到,我欧阳志远也有了孩子,做了爸爸,这就像做梦一般。”

    欧阳宁静道:“志远,现在,你也有了儿子了,你的责任心,更大了。”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爸爸,我会保护好我的儿子和月瑶的,我不会让他们受到任何的一丝伤害。”

    欧阳志远感到胸前一热,连忙一看,顿时笑了,自己的胸前,已经湿了一片。

    他开心道:“小家伙,尿了我一身,呵呵……。”

    韩月瑶连忙接过龙龙笑道:“刚刚小老虎尿了爷爷一身,现在,龙龙又尿了你一身。”

    欧阳志远笑道:“儿子的尿,真温暖呀。”

    韩月瑶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笑道:“你儿子一切,都是好的。”

    欧阳志远看着月瑶笑道:“月瑶的一切,也都是好的。”

    韩月瑶笑道:“贫嘴。”

    秦墨瑶笑道:“时间过得真快,儿子都有儿子了,一眨眼,二十多年就过去了,我们都老了。”

    韩建国笑道:“墨瑶,你们要是老了,我岂不更老了?”

    “哈哈,我听说,志远来了。”智禅大师和魏半针笑着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连忙把道:“师傅、师叔,您们好。”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也和魏半针、智禅大师打招呼。

    魏半针笑道:“志远,你不是没有时间过来吗?”

    欧阳志远扶着师傅坐下来道:“师傅,我到了米国的哈顿一趟,正好回来,就在香港下了飞机,师傅、师叔,你们看护月瑶,辛苦了。”

    智禅大师笑道:“志远呀,你客气什么?我和你师父,很喜欢这两个孩子,我们准备把一身的本领,都传给两个孩子。”

    欧阳志远一听大喜道:“师傅、师叔,我替两个孩子谢谢您们。”

    魏半针笑道:“志远,我看了两个孩子的骨骼和紫府印堂,他们未来的成就,不在你之下。”

    欧阳志远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韩建国看着志远道:“志远,你去米国干吗?”

    欧阳志远道:“亨利家族内部出现了分裂。”

    韩建国一愣,看着志远道:“有人想抢亨利的位置?”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爷爷,亨利的两个弟弟毛登和凯特杀了亨利的两个儿子,囚禁了亨利,追杀亨利的孙女珍妮。”

    韩建国忙道:“你去救了亨利?”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亨利国际银行刚和国家签订了合约,如果亨利的位置被别人窃取,这在香港回归之际,对我们很是不利,所以,上级派我去米国,就出了亨利。”

    韩建国道:“我见过老亨利,我们还有业务来往,我也不希望亨利被别人干掉。”

    魏半针看着志远的神色道:“志远,你受伤了?”

    “什么?欧阳哥哥,你受伤了?”韩月瑶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手道。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也是一惊,都关切的看着欧阳志远。

    魏半针从欧阳志远的气色上,看到欧阳志远受伤。

    欧阳志远道:“三名詹姆斯家族的催眠师攻击我,我受了点轻伤,呵呵,没事月瑶。”

    “詹姆斯家族?”魏半针和智禅大师都吃了一惊。

    他们都知道这个神秘的家族,在米国,詹姆斯家族,几乎无人敢惹,他们的催眠术阴险歹毒,一般人都不是对手。

    魏半针沉声道:“你怎么会和詹姆斯家族结仇?这个家族的催眠术,十分的阴毒,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一般人只要被他们催眠,必死无疑。”

    欧阳志远简单的把和詹姆斯家族结仇的经过,说了一遍,他隐去了一些特殊的情况。

    魏半针看着志远,惊异的道:“你竟然学会了催眠术?还杀了詹姆斯家族这么多人?”

    欧阳志远笑道:“我学会催眠术,纯粹是巧合,在湖西市,呵呵,是我干掉了一个罪犯,从他的怀里找到了练习催眠术的秘籍,我就试着练习,想不到,竟然成功了。詹姆斯家族的人要杀我,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我当然要反击。”

    智禅大师吃惊的道:“你一个人对抗詹姆斯—奥西、詹姆斯—瓦特和詹姆斯—布莱特?他们三人都是高手,六级催眠师。”

    欧阳志远道:“要是一对一的对决,我可以轻松干掉他们,就是二对一,我也不怕,但三对一,我打不过他们,所以,受了伤。”

    欧阳宁静担心的看着儿子,抓过志远的手,仔细的号了一下脉,感到,志远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这才放心。

    智禅大师道:“志远,你的催眠术是几级?”

    欧阳志远道:“中国的催眠术和詹姆斯家族的催眠术区分的级别不一样,我的催眠术相当于詹姆斯家族的七级。”

    “七级催眠术!”智禅大师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魏半针大笑道:“詹姆斯家族的詹姆斯—弗莱克的催眠术的级别也就是八级,呵呵,你的七级催眠术,加上你的五行神功,就是和老家伙对决,你也不会吃亏。”

    韩建国笑道:“开饭了,咱们边吃边谈。”

    仆人开始上饭菜。

    这时候,两个小家伙睡着了。

    月瑶抱着小老虎,走上楼去,欧阳志远从妈妈的怀里接过龙龙,跟在后面。

    两人来到了楼上,走进了月瑶的房间。

    轻轻地放好孩子,志远给孩子轻轻的盖上。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一双大眼睛中,包含着浓浓的情意和思念。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拉住了他的小手,低声道:“瑶儿,你受苦了,生孩子的时候,我也没来看你,对不起。”

    欧阳志远的这句暖人心的话,让韩月瑶所有的委屈,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月瑶一声嘤咛,一下扑进了志远的怀里。

    “欧阳哥哥……我想你了。”韩月瑶的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她紧紧地搂住了志远的脖子,搂的很紧很紧,仿佛她一松手,志远就会消失一般。

    志远抱住了月瑶的娇躯,把她搂在了怀里。

    “瑶儿,我也想你。”志远感受着韩月瑶火热的娇躯,低声道。

    韩月瑶抬起头来,情意绵绵的看着志远。

    欧阳志远轻轻的捧起月瑶的脸,火热的嘴唇一下子含住月瑶柔软的嘴唇。

    月瑶的娇躯一软,两人热烈的亲吻起来。

    “呜呜……欧阳哥哥……呜呜……。”韩月瑶热烈地亲吻着,呢喃着叫着志远。

    两人亲吻了一会,欧阳志远轻轻地推开月瑶,低声道:“走吧,瑶儿,下去吃饭,爷爷和爸爸、妈妈都在等着。”

    韩月瑶脸色一红,低声道:“走吧。”

    两人看了一眼睡着的孩子,相视一笑,走下楼去。

    众人都在等着两人下来。

    韩建国看着自己的孙女和志远一起走了下来,笑道:“志远,来,陪爷爷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爷爷。”

    欧阳志远和月瑶坐下来,欧阳志远坐在了父亲欧阳宁静的身边,韩月瑶坐在婆婆秦墨瑶的身边。

    欧阳志远拿起酒瓶,给爷爷、师傅、师叔和父亲、母亲倒上了酒,月瑶是哺乳期,就是红酒,也不能喝。

    志远给月瑶到了一杯果汁。志远给月瑶倒酒,这个细小温馨的动作,让月瑶的心很感动。

    韩月瑶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志远,笑的很开心。

    韩建国也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同样很高兴。

    欧阳志远举起杯道:“爷爷,师傅、师叔,爸爸,妈妈、月瑶,来,今天是咱们一家人团圆的日子,在这里,我祝爷爷,身体健康,寿比南山,祝师傅和师叔,医术和武功更上一层楼,祝爸爸妈妈万事如意,祝月瑶永远健康美丽,祝我和月瑶的孩子,茁壮成长,健康可爱。来,咱们干一杯。”

    韩建国笑道:“好,志远,来,干一杯。”

    众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喝了一杯酒后,志远连忙倒酒。

    欧阳宁静道:“志远呀,月瑶怀孕这么长的时间,都是你爷爷韩老照顾的,韩老,辛苦了,你敬你爷爷两杯酒吧。”

    韩老一听欧阳宁静这样说,笑道:“一家人不能说两家话,月瑶是我孙女,志远没有时间照顾,我这个当爷爷的,当然要照顾月瑶了,宁静,你客气啥?”

    欧阳志远连忙给爷爷端起了酒杯道:“爷爷,我敬您两杯酒,谢谢您照顾月瑶。”

    韩建国笑道:“你这孩子,客气啥?”

    韩建国笑着接过酒杯,喝了欧阳志远敬的酒,他很高兴的连喝两杯。

    志远又给师傅和师叔端起酒杯道:“谢谢师傅和师叔,照顾月瑶这么长的时间,您们辛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