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勾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八十九章勾结

    欧阳志远看着亨利伤痕累累的身体,低声道:“亨利先生,我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免得感染。”

    亨利这才感到,全身的伤口,在剧烈的疼痛。

    “欧阳市长,麻烦你了。”亨利很感激的道。

    欧阳志远拿出手术盒子,准备好酒精。

    亨利脱掉了上衣。看着爷爷身上恐怖的伤口,戴维、戴比和珍妮都哭了。

    欧阳志远仔细的给亨利的伤口清理后,再消毒。

    亨利看着志远道:“欧阳市长,你的恩情,我亨利永远不会忘记,亨利国际银行,永远对你敞开。”

    欧阳志远笑道:“亨利先生,我们是朋友,救你,是应该的。”

    亨利看着戴维、戴比和珍妮道:“戴维、戴比、珍妮,你们记住了,欧阳市长是咱们的救命恩人,以后,不论谁担任了亨利国际银行的总裁,都不要忘记欧阳市长,明白吗?”

    戴维、戴比和珍妮道:“我们知道,爷爷。”

    亨利的话,让以后的亨利国际银行,对欧阳志远的支持很大。

    欧阳志远给亨利的伤口消毒后,拿出生肌膏,涂抹在亨利几道很厉害的伤口上。

    膏药刚一涂上,亨利就感到伤口凉爽舒服,那火辣辣的剧痛,消失的无影无踪。

    “呵呵,欧阳市长,你的膏药很不错。”亨利微笑道。

    戴维和戴比看着爷爷涂了膏药的伤口,竟然慢慢的收口愈合,这看的两人目瞪口呆,脸上露出不可思议、震惊的神情。

    “生肌膏!”戴维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戴维在海豹突击队里听说过这种神奇的膏药,是中国特战队员的备用药,要比自己国家配给士兵的膏药,要好的多,想不到,今天自己亲眼看到了这种膏药。

    还蒙着面的萧风雨,看了一眼戴维。他没有摘下蒙在脸上的布。萧风雨已经知道,戴维和戴比在海豹突击队服役。

    萧风雨带领的特战队,和海豹突击队接触过几次,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斗,只是小摩擦。

    但他不想暴漏自己的面容。

    萧风雨一直把海豹突击队当做敌人。

    欧阳志远一听戴维叫出来生肌膏的名字,看着戴维道:“戴维,你也知道生肌膏?”

    米国人多次想抢夺生肌膏的配方,欧阳志远这是知道的,没想到,戴维这个海豹突击队员,也知道生肌膏,嘿嘿,看来,米国人是多么想拥有这种生肌膏的配方呀。

    戴维笑道:“我听说过这种神奇生肌膏的功能,今天终于亲眼见到,很不错,比我们海豹突击队的配药好多了。”

    欧阳志远收起生肌膏道:“戴维,你正在中东服役,是私自跑回来的吧?”

    戴维笑道:“我爷爷是亨利国际银行的总裁,我私自跑回来,他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也是,亨利银行总裁亨利的孙子,谁敢把他怎么样?

    亨利看着戴维道:“戴维、戴比,你们就不要回去了,留在这里,做我的助手吧。”

    戴维道:“爷爷,我还有半年的时间,半年后,我回来帮您,戴比不要回去了,让戴比留下来帮您吧。”

    戴比道:“爷爷,我们路上商量好了,我不会去,让哥哥回去。”

    亨利看着戴维道:“好吧,半年后,戴维再回来帮我。”

    萧风雨和姜雅琪先回去了。

    欧阳志远陪着亨利在吃饭。

    亨利举起酒杯道:“欧阳市长,这次要不是你相救,我亨利就完蛋了,我要好好的谢谢你。”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和亨利碰了一下道:“呵呵,亨利先生,你不要谢我了,咱们是朋友,亨利银行要好好的整顿一下,毛登和凯特的人,要全部清除出去。”

    亨利沉声道:“整个亨利家族,我都要清洗一遍。”

    戴维恶狠狠的道:“爷爷,我暂时不回去,清洗亨利家族的事,交给我了,一会我和戴比就去,所有反对您的,和毛登和凯特搅合在一起的人,都要死。”

    欧阳志远感受到了,戴维身上浓烈的杀气。

    欧阳志远知道,亨利有了戴维和戴比的帮助,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的。

    只要亨利坐在总裁的这个位置上,对国家,还是很有帮助的。

    香港回归的过程中,亨利国际银行,将起着重大的作用。

    哈顿,詹姆斯家族的城堡。

    一队队武装的黑衣人,在城堡中巡逻。

    城堡宽大的大厅中,坐着家主詹姆斯—弗兰科。

    族长詹姆斯弗兰科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已经变成了呆痴的儿子詹姆斯—门罗。

    他的脸色变得狰狞至极,如同恶魔一般

    “说,是怎么回事?”詹姆斯—弗兰科阴森森的看着陪同门罗到韩国的两名手下。

    看到家主双眼中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意,吓得两个人脸色煞白。

    “饶命呀,族长,是……是欧阳志远那个中国人,把少爷打成白痴的。”那人结结巴巴吧的颤抖着。

    “什么?又是欧阳志远?这怎么可能?你们到韩国去,让韩奉成撤资,怎么会碰到欧阳志远那个中国人?”詹姆斯—弗兰科恶狠狠的道。

    那人连忙结结巴巴的把欧阳志远打败门罗的过程说了一遍。

    詹姆斯—弗兰科听完,他的眼睛里露出可怕的目光,伸手掏出一把手枪,对着两人扣动了扳机。

    “砰砰!”两声枪响,这两个人被打倒在地。

    “嘿嘿,废物,要你们有何用?”詹姆斯—弗兰科狞笑着道。

    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在躺着污血,旁边所有的人都倒吸了口冷气,吓得脸色煞白。

    詹姆斯—弗兰科狞笑着道:“以后,谁完不成任务,保护不了你们的主人,都要死。”

    一个金发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进来,躬身道:“家主,倭国人八重株式会社的藤田下俊求见。”

    “嗯?倭国人?”詹姆斯—弗兰科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他挥了挥手道:“不见。”

    金发青年道:“他说,他想和咱们联合一起,对付欧阳志远,而且他对欧阳志远很熟,知道在韩国,欧阳志远打伤门罗的事情。”

    詹姆斯一听这话,他眉毛一挑,沉声道:“让他进来。”

    “是,家主。”金发年轻人走了出去。

    詹姆斯一摆手,两人把詹姆斯—门罗带了下去,那两具尸体也拖了出去。

    不一会,藤田下俊走了进来,躬身道:“詹姆斯先生,您好。”

    詹姆斯—弗兰科对倭国人这个欺软怕硬的国家,并没有什么好感,要不是这家伙提到欧阳志远,他根本不见他。

    詹姆斯—弗兰科看着藤田下俊道:“藤田下俊,坐吧。”

    藤田下俊躬身道:“谢谢詹姆斯先生。”

    詹姆斯看着藤田下俊坐下来,沉声道:“藤田下俊,你知道欧阳志远?”

    藤田下俊道:“詹姆斯先生,我知道欧阳志远的情况。”

    詹姆斯—弗兰科道:“你说说欧阳志远的情况。”

    藤田下俊把欧阳志远的详细情况,向弗兰科介绍了一遍。

    詹姆斯—弗兰科问的很仔细,藤田下俊都一一的回答。而且低声道:“詹姆斯先生,我知道,欧阳志远来哈顿了。”

    “你说什么?”詹姆斯—弗兰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两眼盯着藤田下俊。

    倭国人的情报网十分的发达,他们已经知道,欧阳志远来到了哈顿。

    藤田下俊低声道:“您的仇人,欧阳志远就在哈顿,而且,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詹姆斯—弗兰科死死地盯着藤田下俊道:“快说,欧阳志远在哪?”

    “亨利国际银行总裁,亨利的家中。”藤田下俊低声道。

    “亨利的家中!”詹姆斯—弗兰科皱了皱眉头。

    詹姆斯家族,虽然在米国是个古老的家族,但是,要和亨利家族相比,自己还不敢招惹亨利。

    亨利国际银行,可是世界上最大的几家银行之一,米国政府可是支持保护亨利银行的,而且亨利家族的人,一直在支持现任总统。要是欧阳志远在亨利的家,自己还真不敢轻举妄动。除非欧阳志远走出亨利的别墅。

    詹姆斯—弗兰科看着藤田下俊道:“欧阳志远怎么会在亨利家?他不是在韩国吗?”

    藤田下俊道:“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亨利家族的内部,发生了变故,亨利毛登和亨利凯特联合一起,抓住亨利,逼迫他修改遗嘱,把亨利国际银行的总裁位置,传给亨利毛登。”

    詹姆斯吃惊的看着藤田下俊道:“真的?这怎么可能?”

    藤田下俊道:“是真的,欧阳志远来哈顿,就是来救亨利的,他们救出了亨利,亨利的孙子戴维和戴比和欧阳志远一起,杀了毛登和凯特,又稳定了局势。”

    詹姆斯—弗兰科看着藤田下俊道:“欧阳志远怎么会来救亨利?”

    藤田下俊道:“前几天,亨利到中国看病,欧阳志远看好了亨利的病,亨利国际银行和中国银行签订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合作合约。所以,亨利出了事,欧阳志远当然要救亨利了,否则,亨利死了,这个合约就不一定算数了。”

    詹姆斯—弗兰科吃惊的道:“欧阳志远竟然能看好亨利的肝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