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超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五十八章超标

    当方国安端着套餐回到那个座位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外国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坐在那里。

    今天人太多了,本来方国安就一肚子火气,自己从来没有排过队呀。

    现在看到座位,让别人占了,这让他压抑了的怒火,爆发出来。

    方国安立刻让珍妮离开这里。

    珍妮好容易找了一个座位,再加上这个老男人,态度恶劣,她立刻吵了起来。

    方国安平时在前进市的时候,说一不二,哪里有人敢和他顶嘴?这个女人竟然霸占了自己的座位,还敢和自己吵架,这让方国安暴跳如雷,伸手就打向珍妮。

    当他的手掌就要打到珍妮脸上的时候,自己的手,瞬间被一把铁钳,死死的抓住。

    方国安只觉得自己的手腕要断了一般,痛彻入骨。他挣扎了几下,但对方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让自己半边的身子都麻木了。

    方国安的脾气又臭又硬,他咬着牙沉声道:“你是谁?不要管闲事,滚开。”

    欧阳志远猛一甩手,方国安一个趔趄,滑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欧阳志远低声喝道:“在孩子面前,我不想打人,你走吧。”

    方国安揉了揉青紫的手腕,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

    欧阳志远道:“我是一个老百姓,你又是谁?”

    方国安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手腕差点被人捏断,他虽然想报出自己的身份,但是,这是龙海,不是自己的前进市,况且,自己吃了亏,要是报出自己的名字,又怕人笑话。

    方国安气的要死,但是,他又不敢发作,这个年轻人厉害呀,自己肯定打不过人家。

    方国安咬咬牙,拉起孙子方大宝,走到远处一个刚刚腾出来的位置,坐了下来。

    欧阳志远看到了对方退走,也没在意,他把可乐、鸡腿、薯条放在桌子上道:“我买了三分,来,一帆、珍妮,吃吧。”

    珍妮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刚才那个男人真无理,欧阳医生,你真厉害。”

    一帆笑嘻嘻的道:“爸爸可厉害了,就喜欢打大坏蛋。”

    欧阳志远笑道:“吃吧,一帆。”

    一帆道:“姨姨也吃,爸爸也吃。”

    欧阳志远笑道:“一起吃吧,宝贝。”

    一帆拿起一只鸡腿,递给志远道:“爸爸,你吃。”

    欧阳志远伸手刮了一下一帆的小鼻子道:“谢谢宝贝,爸爸这里有,你吃吧。”

    一帆笑嘻嘻的咬了一口道:“爸爸,真香。”

    欧阳志远伸手抚摸了一下一帆的小脑袋道:“宝贝,喜欢吃,就多吃点。”

    方国安看着孙子方大宝在狼吞虎咽的啃着鸡腿,他禁不住怒火中烧,越想越气,他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龙海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裴元奎正在喝酒,陪他喝酒的有市刑侦队大队长沈传飞和副队长陶振恒。

    三人喝的正高兴,裴元奎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是前进市公安局长方国安的。

    方国安打自己的电话有什么事?裴正奎和方国安是大学同学,又是老乡,都是龙海市人。

    裴元奎接过电话笑道:“方局,呵呵,你在哪里?”

    方国安和裴元奎的关系很好,他气急败坏的低声道:“我在那?我就在文化街的德克士,带孙子吃饭。”

    裴元奎一听,笑道:“方局,呵呵,不错呀,你的孙子都这么大了,我的孙子才出生不久。”

    方国安低声道:“什么不错,我在你的地盘上,被人打了,你带人过来。”

    “你说什么?你竟然被人打了?这怎么可能?我记得,七八个人都打不过你的。”裴元奎吃惊的道。

    方国安沉声道:“少废话,立刻带人来,替我出气。”

    裴元奎道:“好,我马上带人去,你等着。”

    裴元奎说完,对着沈传飞道:“走,方局被人打了,咱们去看看。”

    沈传飞忙道:“还要叫人吗?”

    裴元奎冷声道:“叫什么人,咱三个人就行,这是咱们的地盘。”

    三个人坐上一辆警车,风驰电掣的开向德克士。

    方国安等了一会,看到了裴元奎带领刑侦队长沈传飞和陶振恒走了上来。

    方国安站了起来,低声恶狠狠的道:“就是那个臭小子,打了我,快给我把他抓起来,弄残废他,剥了他的皮。”

    裴元奎顺着方国安的眼光一看,吓了一跳,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他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眼睛在喷火。

    沈传飞和陶振恒同样看到了欧阳志远在和一个外国的年轻女子,一个小女孩,在吃德克士。

    两人也是大吃一惊。

    欧阳市长!

    裴元奎和欧阳志远有仇,这家伙打过自己的儿子,打过自己,因为他,自己曾经被撤过职。

    但是,欧阳志远这个人,自己惹不起。他那强大的背景,能吓死自己。

    裴元奎强忍怒火,低声道:“方局,这口气,你还是咽下去吧,这个人,你我都惹不起。”

    “你说什么?你我都招惹不起?这怎么可能?”方安国吃惊的裴元奎。

    自己还指望裴元奎给自己报仇呢,现在,裴元奎竟然说惹不起这个臭小子。

    这人到底是谁?

    裴元奎低声道:“他是湖西市市长——欧阳志远。”

    “你……你说什么?他……他是欧阳志远?”方国安一听,不由的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不仅是湖西市的市长,同时,还是前进市的名誉市长,这家伙的外公可是秦副总理,未来的岳父萧远山,可是进了国务院,他背后更强大的靠山,是燕京的霍老。

    自己敢招惹他吗?他妈的,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倒霉了。

    裴元奎低声道:“走吧,方局,别给自己招惹麻烦,我们先走了。”

    裴元奎说完,和沈传飞、陶振恒使了个眼色,三个人就要走。

    但巧合的事太多,欧阳志远一抬头,看到了裴元奎他们三个人。

    这三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欧阳志远本来不想和他们说话,但一看三个人正和自己刚才有冲突的胖男人,在叽叽咕咕,顿时明白了,裴元奎三个人,肯定是这个老家伙叫来助拳的。

    看来,裴元奎和这个人的关系不错。自己要是个老百姓,今天就倒霉了,肯定会被裴元奎抓起来。

    欧阳志远大声道:“裴局长,呵呵,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欧阳志远这一大声叫,让裴元奎尴尬不已,他连忙笑着走了过去,很远就伸出手道:“欧阳市长,您好,您什么时间来的龙海?您来之前,提前说一声,我请您喝酒。”

    欧阳志远握住了裴元奎的手笑道:“裴局长,呵呵,我今天来的,喝酒就免了,我带孩子来玩。”

    裴元奎当然认识一帆,这个小女孩的外祖父是谁,裴元奎可是知道的。

    裴元奎笑道:“一帆,你好。”

    一帆笑嘻嘻的道:“叔叔,您好。”

    沈传飞和陶振恒连忙走过来,很远就伸出手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握住了他们的手笑道:“沈队、陶队,你们好。”

    三人客气了一番。

    欧阳志远看着方国安笑道:“那人是谁?张口就骂人?还强抢我们的座位,难道是龙海市的新任领导不成?”

    方国安一看裴元奎被欧阳志远认出来,就知道不好,现在,欧阳志远叫自己,他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来,满脸堆笑的伸出手道:“欧阳市长,您好,刚才误会了,呵呵,我不知道是您。”

    欧阳志远并没有伸手和方国安握手,而是淡淡的道:“你是?”

    裴元奎笑道:“欧阳市长,他叫方国安,是前进市的公安局长。”

    欧阳志远一听这家伙竟然是前进市的公安局长方国安,他立刻想到,刚才在外面看到的那辆豪华奔驰警车,这辆车,应该是这家伙的。

    欧阳志远看着方国安道:“呵呵,方局长,外面的那辆奔驰警车是你的?”

    方国安一听,心里一惊,欧阳志远问自己的警车干什么?你虽然前进市的名誉市长,但那是个虚职,没有实权,你能管得着老子吗?

    方国安忙道:“欧阳市长,那辆警车是前进市公安局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方局长,前进市是山南省最贫困的一个地级市,嘿嘿,你们公安局真有钱呀,警车竟然用豪华奔驰,嘿嘿,好,用的好。”

    裴元奎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就知道要坏事,方国安的这辆车,绝对超标,方国安呀,为人要低调,你干嘛要开这样一辆豪华奔驰警察?还招惹欧阳志远?你不是找死吗?。

    你竟然不认识欧阳志远?眼睛长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和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关系不错,他和省纪委书记何振乾的关系更好,他要是把这辆车的事,捅上面去,方国安,你吃不了兜着。

    方国安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吓了一跳,脸上的汗流了下来。

    这辆车不仅超标,而且,还超出来不少。

    方国安忙道:“欧阳市长,这辆车不是我们市局掏钱买的,并没有花公安局的资金,是下面的企业送的?”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道:“下面的企业送的?他们怎么不送给老百姓一辆?凭什么送给你们公安局一辆?嘿嘿,我倒要向省纪何书记反映一下,查一查这中间,有什么猫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