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你老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零三章你老了

    三轮友和双手抱刀,立在胸前,全身瞬间散发出强大的战意。战刀在夕阳下,发出血色的寒芒,嗡嗡的轰鸣。

    他的整个人,刹那间融于耀眼的刀芒中,他就是刀,刀就是他。

    脚下的沙子在三轮友和的强大杀意下,轰轰作响,一圈又一圈的向外扩散,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圆形。

    几乎的同时,三轮友和身上的衣服,在强劲的内力鼓动下,猎猎作响,鼓了起来,一头长发,舞动起来,如同条条毒蛇一般。

    三轮友和的战意,升到了极点,他沉声道:“拔出你的刀。”

    欧阳志远看着三轮友和,冷哼一声道:“和你交手,还值得用刀吗?”

    三轮友和差点让欧阳志远气的吐血,他的双眼精芒一闪,一声暴喝,整个身上爆发出一轮青芒芒的光泽,如同一道闪电,冲向欧阳志远。

    他手里的战刀,刹那间发出龙吟虎啸的轰鸣,寒芒一闪,凌厉的刀锋,以块的不可思议瞬间的速度,瞬间就劈到志远的咽喉。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嘴里发出长啸,猛然伸出手掌,一掌就拍在了三轮友和的刀面上。

    欧阳志远这一掌的速度,比电芒还快。

    “啪!”一声闷响,三轮友和的刀锋被欧阳志远一掌拍开。

    巨大的冲击力,让三轮友和的手臂发麻,刀把炽热,几乎握不住。

    三轮友和一声怪叫,刀锋一闪,改劈为抹,刀锋唰的一下,抹向欧阳志远脖子的大动脉。

    欧阳志远瞬间后退一步,闪电一般的侧身,手掌再次拍在三轮友和的刀面上。

    “嘭!”一声炸响,三轮友和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

    欧阳志远看着三轮友和沉声道:“三轮友和,你不行,你老了。”

    三轮友和一听,气的差点吐血。

    这个老家伙,战意极强,三轮友和再次暴喝,刀锋爆闪。

    “刷刷刷!”就是三刀。

    这三刀是老家伙的绝招,刀芒一闪,刀锋发出尖利的怪啸,瞬间把欧阳志远圈在刀锋之中,欧阳志远只觉得,自己刹那间,如同陷入刀海一般,到处是三轮友和的刀锋。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左右双掌猛然一分,拍向两边的刀锋。

    “啊!”不远处的谢诗苒猛然发出一声尖叫。

    欧阳志远担心谢诗苒的安全,顿时分心,招式呆滞。

    就在这时,欧阳志远身后的沙子瞬间分开,一道身影和一抹耀眼的刀芒,如同毒蛇一般,无声无息的劈向欧阳志远的后脑。

    这一刀,没有任何的声音,是必杀的一刀。

    这一切都是三轮友和计算好的。自己在使出绝照,用刀锋困住欧阳志远,自己的儿子三轮静修让谢诗苒发出惨叫,干扰欧阳志远的心神。埋伏在沙子下面的树下俊风就会发动突然袭击。

    这三个人中,树下俊风的武功最高,他是三轮静田的师傅。

    树下俊风的刀锋,已经修炼到无声无息的境界。刀锋劈出,不带一丝啸音。

    这种刀锋才是最可怕的刀锋。

    刀锋瞬间就劈到了欧阳志远的后脑。

    “小心!”谢诗苒一声大叫。

    欧阳志远的后脑勺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猛一转身,一掌同样无声无息的劈出。

    “嘭!”一声震天的爆响,飞沙走石,烟尘四起。

    欧阳志远的手掌,正劈在树下俊风的刀面上

    “咔嚓!”一声金属断裂的炸响,树下俊风的刀锋竟然断为三截。

    “咔嚓!”紧接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树下俊风的手臂的骨头同样断成三段。

    树下俊风看着断刀和自己断了的手臂,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偷袭的一招,在欧阳志远面前,竟然如同儿戏一般。

    一招就败了,真是变态呀。

    树下俊风刚想到这里,他感到胸口剧痛,再次听到让他心悸的骨头断裂声,他瞬间发觉,自己的胸骨和肋骨开始断裂。

    “噗嗤!”树下俊风嗓子发甜,一张嘴,污血、碎骨夹杂着内脏的碎片,从树下俊风的嘴里喷射出来。

    树下俊风身子一僵,他瞪着欧阳志远,艰难地道:“你……你……竟然……练出千重浪的……内劲。”

    “扑通!”树下俊风一句话没有说完,气绝身亡。

    欧阳志远的武功大进,他的预知危险的能力,同样在提高。

    欧阳志远在和三轮友和拼斗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这里的危险。欧阳志远知道,这里肯定有埋伏。

    当树下俊风突然发动攻击的时候,欧阳志远刹那间就感觉到了他的位置。

    别人要杀自己,自己一定要抢先干掉他。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下了重手,一招千重浪就劈死了树下俊风。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一定要速战速决,谢诗苒还在对方的手里。

    树下俊风被欧阳志远一掌劈死,这让三轮友和和三轮静修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一招就劈死了武功最高的树下俊风?

    看着倒在地上的树下俊风,三轮友和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脸色变化不亭。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不想死的话,放了我的朋友。”

    三轮静修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狞笑道:“放了你朋友?你杀死了我哥哥,我要为他报仇。”

    三轮静修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枪口一移,对着欧阳志远就扣动了扳机。

    “慢着!。”三轮友和一看儿子对着欧阳志远就要扣动扳机,就知道不好,吓得他连忙阻止自己的儿子。但是,三轮静修已经进入了疯狂。

    几乎的同时,三轮友和刀芒一闪,劈向欧阳志远的后背。

    欧阳志远要的就是三轮静修的枪口,离开谢诗苒的太阳穴。三轮静修果然沉不住气,竟然对着自己扣动扳机。

    欧阳志远一扬手,一根银针飞了出去,无声无息的射进了三轮静修的眉心。

    “噗嗤!”银针在欧阳志远强大的内劲下,穿透了三轮静修的眉心,带着一丝污血和脑浆,从后脑飞了出去。

    三轮静修的身子一僵,没等他的尸体倒下。

    刀芒一闪,谢诗苒手里的刀锋划过了他的咽喉。

    谢诗苒恨透了这个王八蛋,竟然在自己方便的时候,袭击自己。

    “噗嗤……咕噜!”三轮静修的头颅掉在了地上,无头的脖子发出嘶嘶的声音,向外喷射着污血。

    “我的儿子!”三轮友和一声惨叫。他亲眼看到自己儿子的头颅掉了下来,这让他暴跳如雷。

    这时候,三轮友和的刀芒到了欧阳志远的后背,欧阳志远一个五行步,瞬间闪到三轮友和的身后,一掌劈在这家伙的后背上。

    “嘭!”一声闷响。

    “咔嚓!”三轮友和的脊梁骨和肋骨全部被欧阳志远打碎,断骨刺进了他的内脏。

    这一掌打的结结实实。

    “噗嗤!”三轮友和狂喷污血,一头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三轮友和、三轮静修、树下俊风全部死亡。

    “欧阳哥哥。”谢诗苒冲了过来,一下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双臂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欧阳志远拍着谢诗苒的后背,低声道:“没事了,小丫头。”

    小丫头抬起脸来,静静的看着欧阳志远,漂亮的大眼睛中,包含着浓浓的情意。

    欧阳志远低声道:“丫头,看什么?”

    欧阳志远的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谢诗苒红润炽热的娇唇堵住。

    欧阳志远身体一僵,鼻息中那种少女的幽香让自己迷醉。

    谢诗苒从来没有和男孩子接过吻,她并不知道怎样接吻,只知道,用红润的小嘴唇,允吸着志远的嘴唇。

    小丫头本来就爱着欧阳志远,这感情压抑了很久。

    感情越是压抑的时间太久,就容易爆发。欧阳志远多次救了小丫头,现在两人再次历经生死,小丫头再也忍不住自己对志远的爱意了。

    她紧紧地抱住志远的脖子,掂着脚尖,使劲的亲吻着志远。她要把纯真浓烈的爱意,献给自己的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没想到诗苒会吻自己,自己一直把小丫头当妹妹看待。

    现在谢诗苒紧紧地搂住自己亲吻着,欧阳志远的内心也是一阵激荡。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办才好?要是使劲的推开诗苒,肯定会伤害小丫头。但是自己要是不推开诗苒,自己又不能接受诗苒的爱。

    “欧阳哥哥,我……爱你……我爱你……我在很久之前,都爱上了你了……很久了……在傅山医院……。”诗苒一边疯狂的亲吻着志远,一边喃喃的道。

    欧阳志远听着诗苒喃喃的表白,他的心灵感到很是震惊。

    什么?小丫头很早就爱上自己了,自己怎么不知道呀。

    远处,一队游人坐在骆驼上,走在沙丘上。

    欧阳志远轻轻的搂着谢诗苒,微微地后撤一下脸,轻声道:“诗苒,有人来了。”

    谢诗苒顿时清醒过来,她的脸色红的象个苹果,大眼睛里透出让人心动的羞涩。小丫头连忙离开志远的怀里,伸出白皙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小丫头从来没有这样大胆。

    欧阳志远低声道:“诗苒,我处理一下这三个人的尸体。”

    谢诗苒羞涩的跑到了一边去。

    欧阳志远拿出化尸水,滴在尸体上,化掉了三具尸体,把他们的战刀、手枪都埋在了沙子的深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