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小脚丫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零二章小脚丫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丽莎在看到欧阳志远的刹那间,她的眼睛一亮,露出了一抹惊异的神采。

    好一位英俊潇洒的中国男人。

    丽莎走了过来笑道:“你好,欧阳先生。”

    欧阳志远道:“你好,丽莎,你真漂亮。”

    欧阳志远刚才已经从丽莎和谢诗苒的对话中,知道这个女孩子叫丽莎。

    丽莎咯咯的笑道:“欧阳先生,您真会说话。”

    格林特递过来一张照片道:“欧阳先生,你和谢诗苒的照片。”

    “我看看。”谢诗苒抢先接过照片,脸上露出一丝红润。

    这张照片,照的极其完美,背后是火红的夕阳、浩瀚的沙漠和**荡漾的月牙泉,谢诗苒满脸幸福的抱着志远的胳膊,依偎在他的怀里。

    谢诗苒看的呆了,她的脸色红的如同霞染,她知道,自己能有一张和欧阳哥哥在一起的照片,自己这一生就够了。

    志远笑道:“照的不错,丫头。”

    谢诗苒小心的把照片放在里面的口袋里,如同放了一件珍宝一般。

    丽莎笑道:“欧阳先生,你们真是幸福的一对,非常羡慕你们。”

    欧阳志远看着丽莎和格林特,微笑道:“丽莎,你和格林特也不错。”

    敦煌的天,黑的很晚。

    欧阳志远并没有和丽莎、格林特一起游玩,自己还有任务,和他们一起的话,很不方便。

    两人游玩了月牙泉后,准备回去。

    谢诗苒有点累了,她抱着志远的胳膊道:“欧阳哥哥,我累了。”

    欧阳志远笑道:“咱们现在就回去,走,租骆驼去。”

    谢诗苒低声:“欧阳哥哥,我的鞋子里有沙子,脚很疼。”

    欧阳志远忙道:“那里有一把石椅子,走,我给你看看。”

    两人走到石椅子,欧阳志远让谢诗苒坐在椅子上,他弯下腰,给谢诗苒解开鞋带,轻轻地脱下小丫头的鞋子,鞋子里有很多的沙子。

    那时候,鸣沙山还没有卖防止沙子进入鞋里的鞋袋子。

    欧阳志远把谢诗苒鞋子里的沙子清理出来,鞋子里面靠近鞋子前端,还有沙子,欧阳志远用手指给抠了出来。

    这个动作,让谢诗苒很是感动,眼圈微红。

    在人的一生中,能找到一位用手指给自己清理鞋子里面沙子的人,自己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欧阳志远清理完谢诗苒的鞋子,看着小丫头道:“你的袜子里还有沙子,也清理一下吧。”

    看着志远那双深邃的如同星辰的眼睛,谢诗苒点点头,低声道:“好的,欧阳哥哥。”

    女孩子的脚丫,是不能让人随便触摸的。

    欧阳志远轻轻的脱掉谢诗苒的袜子,露出了小丫头那双白皙绝美的小脚丫来。

    谢诗苒垂下她漆黑的睫毛,睫毛微微地颤抖着。

    一双洁白的小脚丫上,沾满了五颜六色的沙子,更加衬托出谢诗苒纤细漂亮的小脚丫。

    鸣沙山的沙子,很有特点,和别的地方的沙子,不一样,而是五颜六色的。

    欧阳志远看到了谢诗苒的脚掌起了一个血泡。

    “诗苒,你的脚丫下,有一个血泡,我给你按摩一下吧,顺便把沙子清理掉。”欧阳志远笑道。

    谢诗苒微微地咬着嘴唇,点点头。

    志远用手把小丫头脚上的沙子清理掉,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道出一点药液,抹在血泡上,轻轻的按摩着。

    本来火辣辣的血泡,顿时传来阵阵清凉,舒服极了。

    不一会,那个血泡就慢慢的消失。

    谢诗苒的双眼看着志远,小丫头的眼里包含着浓浓的情意。

    “呵呵,丫头,好了,血泡消失了。”欧阳志远把诗苒的袜子清理干净,给小丫头穿上。然后,把鞋子又给穿好。

    “欧阳哥哥!”小丫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小丫头吓了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连忙拍着小丫头的后背,轻声道:“诗苒,怎么了?”

    “呜呜呜……,欧阳哥哥……呜呜呜……。”谢诗苒的双肩剧烈的动着,抽泣着。

    谢诗苒知道,自己这辈子,无法和自己的欧阳哥哥在一起,这让小丫头很是痛苦。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感情,刹那间爆发出来。

    “不哭……不哭……。”欧阳志远轻声安慰着怀中的谢诗苒。

    小丫头哭了好一会,才停止抽泣。

    “我看看,都哭成了小花猫了。”欧阳志远看着谢诗苒笑道。

    “你才是小花猫。”谢诗苒一下子又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被小丫头又哭又笑的表情弄糟了。

    谢诗苒擦干了眼泪,站了起来道:“欧阳哥哥,走吧。”

    欧阳志远道:“看看脚丫还疼吗?”

    谢诗苒走了两步笑道:“欧阳哥哥,一点都不疼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就走吧。”

    两人走了一会,谢诗苒脸色一红,停下来,抬起脸来,向四周寻找着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找什么?”

    谢诗苒的脸色红红的,低声道:“欧阳哥哥,我在找洗生间。”

    欧阳志远一听,他连忙向四处看了看,也没有发现有洗手间。但他发现,不远处有个小沙丘。

    志远道:“那啥,丫头,那后面有个小沙丘,就是洗手间,去吧,我给你站岗放哨。”

    谢诗苒红着脸道:“欧阳哥哥,我去了。”

    欧阳志远道:“快去快回。”

    谢诗苒跑了过去,不一会,就跑到了沙丘的后面,她解了个小手,刚整理好衣服,就感到了一丝危险在逼近。

    谢诗苒一声尖叫,猛然一个旋身,一只手掌擦着自己的后脑飞过。

    “咦?”三轮静修一声惊异,这个小丫头竟然能躲过自己的一掌,这让三轮静修大感意外。小丫头的尖叫,已经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他们跟踪欧阳志远一天了,本来是要暗中活捉这个小丫头的,但她竟然很警觉,发出了尖叫,而且躲过了自己的袭击。

    没等三轮静修再动手,三轮友和一掌拍在了谢诗苒的后脑。

    三轮友和的武功,要比三轮静修高多了。谢诗苒顿时晕了过去。

    三轮友和低声道:“看好她,一会我和欧阳志远交战,用这个女人分他的心,咱们一定要干掉欧阳志远,决不能让他活着回去。”

    三轮静修道:“好的,父亲。”

    欧阳志远的武功大进,他的耳朵更加灵敏,谢诗苒的那声惊叫,欧阳志远听到了。

    不好,谢诗苒有危险。

    欧阳志远顿时后悔了,自己不该没跟在后面,可是,女孩子……

    欧阳志远顾不得想的太多,身形如同一道电芒一般,冲了过去。

    他把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了极限,瞬间就掠到那堆沙丘后面。

    欧阳志远看到,两个身穿和服的男人,如同标枪一般,静静的站在沙丘后面,其中一个年轻人,抱着谢诗苒。

    这两个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欧阳志远的双眼顿时露出浓烈的杀意,他死死的盯着三轮友和道:“你们是谁?我的女友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一下就看出来,这个中年男人的武功,要比抱着谢诗苒的那个年轻人深厚的多。

    三轮静修一掌拍在谢诗苒的头上,谢诗苒一下子清醒过来,她一看自己一个陌生的男人抱在怀里,也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欧阳志远,顿时大声道:“欧阳哥哥,救我。”

    三轮静修的手里,多了一把手枪,顶在了谢诗苒的太阳穴上,低声吼道:“不要出声,否则,打死你。”

    三轮友和的双眼,冒着血芒,盯着欧阳志远道:“我叫三轮友和,三轮静田是我的儿子,你杀死了他,我来替儿子报仇。”

    欧阳志远一愣,怪不得自己看着这家伙面熟,原来是三轮静田的父亲。但是,自己只是打伤了三轮静田,根本没有杀他呀?难道三轮静田死了?

    欧阳志远看着三轮友和道:“三轮友和,我对你说,我没有杀死三轮静田,我只是打伤了他,杀死了三轮静田的人,绝对是别人。”

    三轮静田一愣,他在查看儿子身上伤口的守候,早就怀疑了自己儿子的死因。

    难道,三轮静田真的不是这个中国人杀死的?但是,即使不是欧阳志远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但他把儿子打成重伤,也是引起儿子死亡的直接原因。欧阳志远不打伤儿子,儿子也不会死。

    欧阳志远就是凶手,自己一定要替儿子报仇。

    他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道:“即使不是你杀死我儿子的凶手,但三轮静田身上的伤口是你造成的,如果你不把他打成重伤,我儿子绝对不会死,所以,今天我要杀死你。”

    欧阳志远看着三轮友和,冷笑道:“三轮友和,你不要被人家利用了。”

    三轮友和冷声道:“杀死你以后,我再找杀死我儿子的凶手。”

    欧阳志远冷笑道:“三轮友和,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只要放了我朋友,你就可以走了。”

    三轮友和一声冷哼,手里多出一把寒芒四射的战刀。

    欧阳志远冷笑道:“在鸣沙山上,袭击我的,也是你们的人?”

    三轮友和狞笑道:“我的目的,就是杀死你。”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