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刀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百零一章刀芒

    谢诗苒在前面的下滑速度极快,她旁边也有十几个人一起坐在滑板上,快速的下滑。

    一时间,飞沙走石,烟尘四起,轰轰隆隆的沙鸣声,震耳欲聋。

    小丫头兴奋的尖叫着,小脸透红。

    欧阳志远大笑着,坐在滑板上,也冲了下去。

    整个鸣沙山顿时沙尘弥漫,后面的欧阳志远,竟然看不到了谢诗苒。

    小丫头滑的很快,欧阳志远担心谢诗苒的安全,猛一用力,滑板的速度迅速加快了速度。

    刚冲出去几米,一种让欧阳志远毛骨悚然的危险感觉传来。

    沙尘中,一柄寒芒四射的战刀,猛然劈出,瞬间就劈到了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一刀又快又狠,寒芒一闪,刀锋就到了志远的咽喉。欧阳志远已经感觉到了刀锋斩断了咽喉的汗毛。

    欧阳志远的脖子一扭,如同维族少女扭脖子舞蹈一般,他的脖子瞬间横移。

    “唰!”刀锋贴着志远的咽喉飞过,十几根汗毛被斩断。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脚就狠狠的跺在了刺出战刀的地方。凡是想杀自己的人,欧阳志远一律都不放过。

    “咔嚓!”一声让人心悸的头盖骨碎裂的声音,从沙子下方传来。

    欧阳志远一脚就跺在沙子下面的人头上,那人整个人的身体,被欧阳志远的强大冲击力,深深的踩进了砂层中。

    “嘶嘶!”一股污血夹杂着脑浆,从沙子下面喷射出来。污血和脑浆落在沙子上,刹那间,被沙子掩埋。

    “嗖!”那把战刀失去了动力,落到了远处的沙子里,沉入了沙子里。

    是谁埋伏在沙子下面,向自己突然发动攻击?这种战刀,好像倭国的东洋战刀。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前面又是寒芒爆闪,十几枚铁蒺藜,带着惨绿的碧芒,发出嘶嘶的怪啸,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罩向欧阳志远。

    这些铁蒺藜淬满见血封喉的剧毒,只要划破人的皮肤,瞬间就能让人见阎王。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冰冷,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意。

    暗器本身就不光明正大,再加上淬上见血封喉的剧毒,这些人的心底,狠毒的如同恶魔一般。

    这些人都该死。

    欧阳志远一扬手,一把沙子就撒了出去。

    每粒沙子都被志远注入了强大的内力,沙子发出尖锐的破风之声,打在那些铁蒺藜上。

    “砰砰砰!”密密麻麻的铁蒺藜被欧阳志远发出的沙子,狠狠的撞击下来,火星四溅的落进了沙子,沉入沙子的深处。

    这些铁蒺藜,都淬满了剧毒,绝对不能落在沙子的表面,以免伤到游客。

    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的手指一弹,数根银针无声无息的射进了前面的沙子中。

    尖锐的银针穿透了沙子,射进了几个人的顶门。欧阳志远强悍的内力,让每根银针的针尾,都没入了那些人的脑子中。

    袭击欧阳志远的几个人,瞬间死去。

    不好,谢诗苒危险!。

    欧阳志远害怕谢诗苒也遭到袭击,他猛然加速,滑板如同闪电一般向前滑去。

    不一会,就看到了谢诗苒兴奋的像个孩子,在前面哇哇大叫着,继续下滑。

    看到谢诗苒没有事,欧阳志远顿时放下心来。

    他的滑板靠近了谢诗苒笑道:“丫头,滑到速度不慢呀。”

    谢诗苒一看志远赶上了自己,小丫头笑嘻嘻的道:“欧阳哥哥,你追不上我。”

    谢诗苒双手如同双桨一般,快速的扒着沙子,她的滑板高速的向下滑去。

    欧阳志远为了防止有人袭击谢诗苒,他紧紧地跟在谢诗苒后面。

    不一会,两人的滑板就冲到了山下。

    “呵呵,到站了。”谢诗苒大叫着,从滑板上跳了下来。

    志远站起来笑道:“小丫头,你赢了。”

    谢诗苒笑嘻嘻的道:“当然是我赢了,欧阳哥哥。”

    谢诗苒伸手一指前面,大声道:“欧阳哥哥,前面就是月牙泉。”

    欧阳志远抬头一看,不远处,一排排胡杨矗立在那里,一座月牙型的湖泊,在那里碧波荡漾,清澈透明,在夕阳的照耀下,泛起粼粼的波光。

    欧阳志远顿时呆住了。他在书里、电视里,看过月牙泉的介绍,但是,当自己亲自看到月牙泉的时候,那种意外的震撼,还是让欧阳志远有点激动。

    这造物主太神奇了,沙漠中,竟然能有这一片小小的绿洲,和这一弘灵泉。

    整个泉处于鸣沙山环抱之中,其形酷似一弯清澈的新月。古称沙井,又名药泉,一度讹传渥洼池,清代始称月牙泉。水质甘冽,澄清如镜,绵历古今,沙不进泉,水不浊涸。铁鱼鼓浪,星草含芒,水静印月,荟萃一方,故称“月泉晓澈”。沙岭晴鸣,月泉晓澈均为敦煌八景之一。

    月牙泉被鸣沙山环抱,长约150米,宽约50米,因水面酷似一弯新月而得名。月牙泉的源头是党河,依靠河水的不断充盈,在四面黄沙的包围中,泉水清澈明丽,且千年不涸,令人称奇。

    可惜的是,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党河和月牙泉之间已经断流,只能用人工方法来保持泉水的现状。由于月牙泉边已建起了亭台楼榭,再加上起伏的沙山,清澈的泉水,灿烂的夕阳,景致还不错。

    关于月牙泉、鸣沙山的形成,当地有一个故事:

    从前,这里没有鸣沙山也没有月牙泉,而有一座雷音寺。有一年四月初八寺里举行一年一度的浴佛节,善男信女都在寺里烧香敬佛,顶礼膜拜。当佛事活动进行到“洒圣水”时,住持方丈端出一碗雷音寺祖传圣水,放在寺庙门前。忽听一位外道术士大声挑战,要与住持方丈斗法比高低。只见术士挥剑作法,口中念念有词,霎时间,天昏地暗,狂风大作,黄沙铺天盖地而来,把雷音寺埋在沙底。

    奇怪的是寺庙门前那碗圣水却安然无恙,还放在原地,术士又使出浑身法术往碗内填沙,但任凭妖术多大,碗内始终不进一颗沙粒。直至碗周围形成一座沙山,圣水碗还是安然如故。术士无奈,只好悻悻离去。刚走了几步,忽听轰隆一声,那碗圣水半边倾斜变化成一弯清泉,术士变成一滩黑色顽石。原来这碗圣水本是佛祖释迦牟尼赐予雷音寺住持,世代相传,专为人们消病除灾的,故称“圣水”。

    谢诗苒笑道:“快走呀,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连忙道:“先还了滑板再去。”

    谢诗苒调皮的一吐小舌头笑道:“把这件事给忘了。”

    两人还完滑板,谢诗苒早就欢叫着冲向月牙泉。

    早春的季节,月牙泉周围的胡杨和草坪,还没有绿意,但那清澈的泉水,是那样的沁人心扉,让人心旷神怡。

    小丫头虽然来过月牙泉,但仍旧好像第一次来一般,兴奋不已。

    欧阳志远一边陪着谢诗苒,他的脑海里,想着刚才在鸣沙山上的袭击。难道是日本人在袭击自己?

    子o自己刚到敦煌,没有在这里得罪人,难道是湖西市的倭国人得到了消息,追到了敦煌?

    他们的消息传的还真快。竟然追杀到这里,真是贼心不死呀。

    这时候,西面的太阳,在慢慢的下沉,整个天空变成一片火红。大漠、月牙泉全部披上了艳丽的红妆。

    “欧阳哥哥,快来呀。”谢诗苒大声喊着。

    欧阳志远看到,谢诗苒的整个娇躯,都沐浴在灿烂的夕阳中,娇躯的周围,被夕阳渡上了一层橘红的金边,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好漂亮的小丫头。

    “你好,小姑娘,你真漂亮,咱们能合个影吗?”一位漂亮的金发女孩子,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相机,惊奇的看着谢诗苒。

    金发女孩子的身后,跟着一位帅气、高大的年轻人。看样子,两人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谢诗苒笑道:“可以呀,你叫什么名字,你也很漂亮。”

    女孩子很健谈大方,她伸出手微笑道:“我叫丽莎,这是我的男朋友格林特,你叫什么名字?”

    谢诗苒笑道:“我叫谢诗苒,你们好。”

    “啊,谢诗苒,好动听的名字。”丽莎的小手握住了谢诗苒的手。

    格林特笑道:“谢诗苒,你好,我给你们照张相吧。”

    谢诗苒笑道:“好的,格林特。”

    谢诗苒和丽莎紧紧地靠在一起,背后是碧波荡漾的月牙泉。

    “咔嚓。”一声轻响,格林特按下了快门。

    丽莎笑道:“谢诗苒,给你一张照片。”

    丽莎从格林特的手里接过一张照片,递给谢诗苒。

    “谢谢,丽莎。”谢诗苒接过照片。

    照片照的不错,两人笑的都很灿烂。

    欧阳志远走了过来,谢诗苒笑道:“欧阳哥哥,看我的照片。”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诗苒,不错,照的很好看。”

    谢诗苒笑道:“格林特,请你给我和欧阳哥哥照一张好吗?”

    格林特看着英俊潇洒的欧阳志远笑道:“好呀,我给你们照一张。”

    谢诗苒微笑着抱着志远的胳膊,依偎在志远的怀里,脸上露出灿烂的幸福微笑。

    “咔嚓!”格林特按下快门,不一会,照片就出来了。

    欧阳志远伸出手笑道:“你好,格林特,我叫欧阳志远。”

    格林特握住了志远的手,微笑道:“你好,欧阳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