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东风烈士陵园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七十八章东风烈士陵园

    欧阳志远点点头,低声道:“走吧,上飞机。”

    三个人走出了安检口,走向一架飞往酒泉的客机。

    欧阳志远看到,被自己戳了一手指的那个叫卡特尔的家伙,步态还有点踉跄,没有恢复正常。

    寒万重看出来这五个人不简单,欧阳志远更知道这几个人有问题。

    上了飞机,这五个人的位置,就坐在了志远前面不远的地方。正好,自己可以慢慢的观察这五个神秘的米国人。

    萧眉坐在欧阳志远的里面座位上,她看了一眼志远,伸手握住了志远的手,低声道:“志远,刚才那个外国人是干什么的?这样下流霸道?那人真是欠揍。”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但我绝不允许,有人欺负我的眉儿,谁要是欺负眉儿,我决不轻饶那个王八蛋。”

    萧眉把头靠在了志远的肩头,低声道:“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着拍了拍萧眉的脑袋道:“眉儿,谢什么,你是我老婆。”

    萧眉微微地闭上漂亮的大眼睛,紧紧的抱住了志远的胳膊,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意,低声喃喃的道:“我是你的老婆,这一辈子,跟定你了,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萧眉的喃喃倾诉,让志远的心里,充满了温馨的暖意。

    半个小时后,飞机开始起飞,剧烈的颠簸让萧眉紧紧地靠在志远的怀里。

    飞机平稳后,萧眉靠在志远的怀里睡着了。她感觉到,志远的怀抱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恩暖港湾。

    欧阳志远看着前面那五个米国人,他们同样在打盹,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寒万重没有打盹,他也同样在观察那几个米国人,但他没有发现什么。

    飞机飞行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嘉峪关机场。

    燕京没有直接到酒泉的航班,飞机只能到达嘉峪关机场。嘉峪关机场到酒泉东风航天城的烈士陵园,不是太远。

    嘉峪关位于甘肃嘉峪关市向西5公里处,是明长城西端的第一重关,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冲。是明代万里长城西端起点,始建于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先后经过168年时间的修建,成为万里长城沿线最为壮观的关城。嘉峪关关城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三人下了飞机,出了机场大厅,欧阳志远看到了那五名米国人被人接走。

    初春的嘉峪关机场,显得有点荒凉,十分的寒冷。

    欧阳志远拿出厚厚的外套,给萧眉穿上。

    萧眉刚穿上外套,志远就看到一辆三辆越野军车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全副武装的乔立春带领好几名战士跳了下来,跑到欧阳志远面前,敬了个军礼,大声道:“第一小分队副队长乔立春向欧阳队长报道。”

    欧阳志远在燕京的地下训练场见过乔立春,他当然认识他。志远还了一个军礼笑道:“乔队长,你好。”

    乔立春大声道:“欧阳队长好。

    寒万重早就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乔立春,擂了他两拳大笑道:“乔立春,哈哈……。”

    乔立春也是给了寒万重一个熊抱,然后大声道:“哈哈,队长,您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就不要离开我们了吧。”

    寒万重是第一小队的队长,乔立春是副队长。

    几个战士连忙向欧阳志远、寒万重敬礼问好。

    寒万重笑道:“欧阳市长,上车,咱们先到酒泉,再去航天城东风烈士陵园。”

    萧眉的父母,都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

    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建于60年代初,于1988年重修。陵园中矗立一座状似发射架,高高的直指蓝天的纪念碑,象征着国防科技战士扎根戈壁,志在航天。聂荣臻元帅生前题写了“东风革命烈士纪念碑”碑名,张爱萍上将题写了“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园名。园内安葬着590余名官兵、职工、家属的遗体或骨灰。他们生前以场为家,以苦为荣,执着追求、无怨无悔、忠诚地实现了“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科学求实、开拓进取”的东风精神,在共和国航天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为此,他们不惜热血洒边关,忠骨埋戈壁。

    他们中,有敬爱的聂荣臻元帅,他是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和我国国防科技主要奠基人之一,亲自主持领导了基地的建设和发展,先后四次亲临基地指导尖端武器试验和部队全面建设。他的黑色大理石墓碑正面,镌刻着一号首长同志亲笔题写的13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聂荣臻同志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他们中,有基地第一任司令员孙继先将军,第二任司令员李福泽将军等基地团以上领导干部数十名,他们有的是老红军,有的是抗日勇士,有的是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英雄,曾经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和平年代创业大漠,为我国的国防科技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们中,有高级工程师刘德普、胡文全等科技专家和科技工作者,他们怀着报效国家,献身国防的赤子之心,千里赴大漠,潜心科学试验,殚精竭虑,义无返顾,为国防科技事业献出了毕生精力。

    他们中,还有为保护试验装备,救战友于烈火而以身殉职的王来烈士;有在搜索导弹残骸任务中捐躯大漠的李再林烈士;有为救落水儿童光荣献身的刘晨烈士;有在烈火中为抢救国家财产英勇牺牲的夏水延等9烈士。他们赤诚为祖国,丹心向国防,无私地奉献了年轻的生命。

    他们的奉献与牺牲,融进了祖国的昌盛,民族的兴旺,人民的幸福与安乐之中;他们的功绩与英名彪炳在共和国人民解放军的史册上。

    东风烈士陵园,就在航天城五公里处。

    欧阳志远道:“好吧。”

    欧阳志远把萧眉介绍给乔立春认识。

    他和萧眉坐进了越野车,三辆越野车,开出了嘉峪关机场。

    刚一出机场,欧阳志远就感到了凝重的气氛。路上有很多的武警和战士巡逻,就要到酒泉的时候,很多的路都在设卡,检查车辆,还有的道路,已经戒严,不允许通过。

    看样子,神舟飞船就要发射了。

    乔万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队长,咱们到了酒泉,先吃早饭,休息一会,然后就去东风革命烈士陵园。”

    欧阳志远道:“好的,乔队长。”

    欧阳志远现在还是第六大队特战队的副队长,乔立春当然要称呼欧阳志远为队长了。

    嘉峪关机场距离酒泉不是太远,到了酒泉,欧阳志远看到了更多的武警和全副武装的战士,在巡逻。

    由于他们的车辆是军车,一路上也没有关卡检查,都是顺利地通过。

    在酒泉,他们简单的吃了一点早点。

    三辆车直奔东风航天城。东风航天城距离酒泉有一百九十公里,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就在航天城不远五公里处。

    萧眉在航天城,度过了她的少年时代,随着距离航天城越来越近,萧眉的内心,在激动中,参杂着无尽的悲伤。

    自己就要看到父母的坟茔了。

    欧阳志远感觉到了萧眉的悲伤,他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萧眉的手。

    萧眉的眼泪流了出来。

    志远拿出纸巾,擦去了萧眉的眼泪,紧紧地搂住了萧眉的娇躯。

    就要接近航天城的时候,车队被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拦住了。

    一位上尉军走了过来,向车队敬了一个军礼道:“同志,请出示证件。”

    乔立春走下车来,还了一个军礼,拿出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

    这名军官叫王斌,是航天城外围负责警戒的部队,整个航天城已经戒严,飞船的发射时间已经确定下来,就在下午十四点二十分。

    所有通往航天城的道路,全部封死,不准任何人进去。

    王斌一看证件,对方竟然是第五特战部队的,对方还是一位战斗小队的副队长,这吓了他一一跳。第五特战部队的威名,在整个军队里,是最响亮的。但是,第五特战部队这次负责的区域是飞船回收舱降落场的警戒,他们怎么会来航天城?

    王斌敬了一礼,大声道:“乔队长,你们负责回收舱着陆场的包围任务,您们怎么会来航天城?上面的命令是,任何人都不允许通过。你们要通过的话,我们要检查每个人的证件,请您们原谅。”

    乔立春也知道,这是这些战士的任务,乔立春道:“检查吧,我们不到航天城,我们今天是到东风革命烈士陵园。“

    王斌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萧眉,他大声道:“请你们出示证件。”

    欧阳志远并没有拿出自己的军官证,而是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萧眉也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王斌看完了两人的证件,眉头皱了起来,大声道:“对不起,两位不能过去,你们不是军人。”

    欧阳志远走了出来道:“同志,我们虽然不是军人,但是,这位女同志的父亲和母亲,都为航天城的建设,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我们是陪同她去祭奠她的父母的,请放我们过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