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报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五十二章报仇

    海阳不冻港外围的土地,可都是属于新工业城的土地,那都是属于规划范围之内的土地。

    欧阳志远看着姚文盛道:“姚董,你准备要什么地方的土地?”

    姚文盛站起身来,走到海阳不冻港规划图前面,指着三块地道:“欧阳市长,我想要这三块地。”

    欧阳志远一看,心里一沉,姚文盛所要的那三块地,正是海阳不冻港新工业城的规划土地,而且,有一块,就是韩国奉成集团韩奉成已经签约的那块地。

    韩奉成签约的那块土地,是韩奉成准备建设煤化工基地的,那块地已经签约,不可能再给姚文盛的。

    姚文盛突然提出来,要这三块地,是什么意思?

    欧阳志远笑道:“姚董,你要这三块地,准备做什么?”

    姚文盛道:“欧阳市长,我要这三块地,准备建成全国一流的五星级大酒店。”

    欧阳志远一皱眉头,姚文盛竟然要地,要建设大酒店,但这些地,都是规划好的,用来建设新工业城的,任何人都不能动这些地。

    但是,姚文盛难道不知道这些地,已经规划好了?

    欧阳志远看着姚文盛道:“姚董,我看,你还是另选地方吧,你要的那三块地,都是新工业城规划好的地,是准备建设新工业城的。“

    姚文盛一愣,看着欧阳市长道:“欧阳市长,我知道,你们规划了新工业城,但是,新工业城的人,都不住宿,都不吃饭?所以呀,我想在新工业城中,建设五星级别的大酒店。”

    欧阳志远道:“姚董,那些地是用来建设工厂用的,要不,你在海阳不冻港内围的地方,选几块地?手续我给你办?”

    姚文盛要的那三块地,都处在新修的海湖公路两边,升值空间极大。欧阳志远之所以这样给姚文盛说话,因为姚文盛是湖西飞机场的投资商,如果是别人要这三块地,欧阳志远肯定会一口回绝,没有商量的余地。

    姚文盛一听欧阳志远让自己换地,他笑道:“欧阳市长,海阳不冻港的发展,绝对是爆炸式的发展,发展极快,内围的土地,我不感兴趣,我要的是,有发展空间的土地。”

    欧阳志远一听姚文盛这样说,他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姚文盛笑道:“欧阳市长,那三块地,你给谁还不是一样?给别人也是给,还不如给我,况且,我投资湖西飞机场二百个亿,有谁比我的贡献大?”

    姚文盛明显在拿二百个亿的投资,在逼迫欧阳志远答应。

    可是,自己要是答应了姚文盛,韩奉诚那里怎么办?奉诚集团已经和市政府签过合约的。再说,规划好的土地,怎么能动?

    欧阳志远道:“姚董,我感谢你对飞机场的投资,感谢你对湖西市的贡献,但是,那三块地,我真的不能给你,你还是换三块地吧。”欧阳志远的口气不容改变。

    这让姚文盛不由得一愣,他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这样强硬,自己拿二百亿的投资逼迫他,他竟然不答应,这让姚文盛有点措手不及。

    欧阳志远的强硬,打乱了姚文盛的计划,这让他有点恼羞成怒。

    “欧阳市长,您再考虑一下吧,我等的消息。”姚文盛说完,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姚文盛的背影,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很是不舒服。

    姚文盛竟然拿投资飞机场的二百亿来要挟迫使自己,真是岂有此理。姚文盛要的这三块地,将来的价值,不可估量呀。难道,姚文盛投资二百个亿飞机场,是有预谋的?

    他投资二百个亿建设机场,随着海阳不冻港的开发成功,飞机场未来的利润,将极为丰厚,现在他又要这价值连城的三块地,这人好深的计谋呀。他不仅要飞机场的未来利润,还要这三块地的丰厚利润。

    这人真贪心至极。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气的不由得哼了一声,内心生起了一丝厌恶和强烈的不满。

    姚文盛竟然是这样的人。

    规划好的土地,谁也不能动。

    倭国三轮家族的大厅。

    三轮静田的尸体躺在地上,

    整个大厅,充满着悲愤的气氛,所有人的眼里,都闪烁着浓烈的杀意。

    三轮静田的父亲,一位五十多岁的武士,三轮友和看着自己儿子的尸体,他的眼里透出强烈的怨毒和杀机,他看着儿子咽喉的那道恐怖的伤口,还有破碎的胸骨,他的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哀嚎。

    欧阳志远,我一定要杀了你。

    三轮静田的弟弟三轮静修看着悲愤的父亲,他低声道:“父亲,哥哥的仇,我给报,明天我就到中国去。”

    三轮友和看了小儿子一眼,冷声道:“你的武功,和你哥哥相比,如何?你去了也是白死。”

    三轮静修的武功,比不过哥哥三轮静田。

    三轮静修狂叫道:“就是死,我也要给哥哥报仇。”

    “啪!八嘎!”三轮友和一巴掌打在三轮静修的脸上,三轮静修的嘴角流出了污血。

    “三轮静修,你的武功什么时候超过你的哥哥,再说报仇的事,三轮静田是我的儿子,我的武功比你哥哥要高,我去为你哥哥报仇。”三轮友和咆哮道。

    三轮静修鞠躬道:“父亲,对不起。”

    三轮友和走到一位白发老者面前道:“树下俊风,咱们一起去中国。“

    树下俊风点点头道:“我当然要去中国,为我的学生报仇雪恨。”

    这位老者叫树下俊风,是三轮静田的师傅。

    树下俊风一生中,就收了一个学生,那就是三轮静田,三轮静田死在了中国,他要为自己的学生报仇雪恨。

    三轮友和盯着三轮静田咽喉的那到剑痕,嘴角抽动着,双眼的杀气,变得凌厉起来。

    好快的一剑,这绝对是用剑的高手,一剑封喉。

    三轮友和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儿子咽喉的这一剑,是八重骏雄为了嫁祸欧阳志远而砍的。

    树下俊风的眼光,却盯着自己学生胸前的那个青紫的掌印,他喃喃的道:“好霸道的一掌呀,中国人的武功真是诡异,这一掌,同样是致命的伤。”

    欧阳志远这一掌,下了重手,三轮静田的整个胸骨和肋骨,都断了。

    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卑鄙的偷袭和绑架,结果,三轮静田两样都干了。

    树下俊风伸手摸了摸三轮静田破碎塌陷的胸口,然后,轻轻的翻转三轮静田的尸体,一个让人恐怖的青紫掌印,从后背透了出来。

    胸前着掌,背后透出掌印,好厉害的穿透力!

    树下俊风冷声道:“三轮君,三轮静田的胸口,才是致命的伤,咽喉的那道剑痕,虽然要了你儿子的命,但这一剑,是在你儿子重伤后,倒在地上,另一个人下的手,绝不是一个人干的。”

    树下俊风年轻的时候,做过法医,他对伤口的鉴别,极其的内行。

    三轮静田脖子上的伤口,是三轮静田躺着后,被人一剑切开了喉咙,这一剑,刁钻诡异,速度极快,走的是阴柔暗毒的路子,而三轮静田胸口的这一掌,是大开大合,走的是硬派的路子。

    这两种风格,绝对不是一个人干的。

    三轮友和一听树下俊风这样说,他也仔细的检查儿子的伤口。果然不假,树下俊风说的对。

    三轮友和道:“我要到中国,查清真相,给我儿子报仇。”

    树下俊风道:“我陪你,走一遭。”

    三轮友和鞠了一躬道:“谢谢您,树下君。”

    三轮友和转身看着自己的儿子道:“三轮静修,好好的看护咱们的家。”

    三轮静修恭声道:“好的,父亲。”

    树下俊风看着三轮友和道:“三轮静田在中国,是不是跟随八重骏雄?”

    三轮友和点头道:“是的,树下君。”

    树下俊风道:“走吧,去找八重骏雄。”

    三轮静修道:“父亲,还要告诉给爷爷吗?”

    三轮友和道:“不要告诉,免得那些堂兄弟们,笑话咱们。”

    三轮家族,在倭国是个庞大的家族,家族分支之间,互相不服,一直互相打压。三轮友和不想让别的堂兄弟知道这件事,免得他们说闲话。

    经过激烈的投标竞争,湖西市飞机场航空港中标的单位名单,终于出来了。

    乘风集团的温振杰中了好几个大项目的标,飞行区的飞机跑道、滑行道、停机坪和客货运输服务区的候机大楼。而北海集团的罗荣碑,中的标,并不太满意,他中的是无线电讯导航楼、停车场、货运站和维修机库。

    剩下的项目,都让别的单位中了。

    罗荣碑中的标,都是小打小闹,根本比不过温振杰。

    这让罗荣碑很是郁闷。

    飞机航空港,主要分三个部分,1、飞行区:为保证飞机安全起降的区域。内有跑道、滑行道、停机坪和无线电通信导航系统、目视助航设施及其他保障飞行安全的设施,在航空港内占地面积最大。飞行区上空划有净空区,是规定的障碍物限制面以上的空域,地面物体不得超越限制面伸入。限制面根据机场起降飞机的性能确定。

    2、客货运输服务区:为旅客、货主提供地面服务的区域。主体是候机楼,此外还有客机坪、停车场、进出港道路系统等。货运量较大的航空港还专门设有货运站。客机坪附近配有管线加油系统。

    3、机务维修区:飞机维护修理和航空港正常工作所必需的各种机务设施的区域。区内建有维修厂、维修机库、维修机坪和供水、供电、供热、供冷、下水等设施,以及消防站、急救站、储油库、铁路专用线等。

    这三大部分,是组成一个航空港的重要主城部分。

    几家欢乐,几家忧愁。温振杰中的几个项目,都是飞机场重要的承建工程,这让他高兴地都想唱歌。

    嘿嘿,自己的钱,没有白花。没有投入,哪来的回报?现在的时代,你不送礼,能捞到好的工程吗?

    哈哈,看看罗荣碑中的标,就是小打小闹,真是个榆木疙瘩的脑袋,就不知道送送礼?

    送礼又能花多少钱?这些钱,还不从工程中间赚回来?

    罗荣碑,你永远斗不过老子,还想和老子竞争,真是异想天开。

    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他看着航空港的中标结果,眉头皱了起来。

    乘风集团温振杰中标的项目,都很不错,都是重点的投资项目,而罗荣碑中的项目,就显得要差的多了。温振杰换真是个做生意的料。

    温振杰正洋洋得意的时候,江宗武的电话到了。

    温振杰连忙接过来笑道:“江市长,您好,呵呵。”

    江宗武道:“我看了你中的标,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温振杰忙道:“谢谢江市长和唐市长的照顾,没有你们,哪里会有我温振杰的一口饭?哈哈……。”

    温振杰大笑道。

    江宗武道:“跟着唐市长和我,保证让你赚的盆满钵溢。”

    温振杰忙道:“好的,江市长,谢谢您们。”

    江宗武低声道:“前两天,你和欧阳市长在湖西大酒店一起吃饭了?”

    温振杰一听,吓了一跳,自己和欧阳市长吃了一顿饭,江宗武都知道了?

    温振杰忙道:“是的,江市长,出于礼节,我去欧阳市长那里敬了一杯酒,您不要见怪。”

    江宗武笑道:“我不会见怪的,以后你再和欧阳市长在一起吃饭,你回来,把你们说话的内容,说给我听听就行了。”

    温振杰一听,就明白了江宗武的意思了。江宗武让自己刺探欧阳志远的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