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后悔下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三十八章后悔下跪

    这个蒙面大汉是谁?众人纳闷不已,就连挨打的耿建生和四个保镖都不知道那人是谁。

    这人的身手太强悍了,耿建生的四个保镖,竟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耿建生从地上爬起来,半个脸颊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他看着欧阳志远和韩贝贝的背影,咆哮道:“韩贝贝,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们。”

    韩贝贝转过身来,看着耿建生那高高肿起来的铁青脸颊,极其狼狈的样子,小丫头乐了,她笑嘻嘻的道:“耿建生,我不希望再看到你,你再骚扰我,那个蒙面人会打死你的。”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小丫头,你就别火上加油了,快走吧。

    韩贝贝和欧阳志远走进了湖西市大酒店,直接坐电梯来到自己的房间。

    “哈哈,太爽了,欧阳哥哥,你知道那个蒙面人是谁?三拳两脚,就打的耿建生他们哭爹喊娘,欧阳哥哥,我也要学武。”韩贝贝兴奋的小脸透红。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蒙面人是寒万重,但他可不能说,志远苦笑道:“贝贝,没有事,不要乱走,实在想出去,要带保镖,知道吗?刚才多危险。”

    韩贝贝一伸可爱的小舌头笑道:“好的,欧阳哥哥。”

    两人正说着话,韩奉诚带着五六名保镖,快速走了进来,他看到欧阳志远在这里,脸色一缓,微笑道:“欧阳市长,呵呵,你也在这里。”

    韩奉诚知道,欧阳志远是个君子,自己的女儿和他在一起,很是安全。

    韩奉诚刚刚得到消息,耿建生企图对自己的女儿不利,带着保镖就急忙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道:“我来湖西酒店办事,正碰到贝贝要出去,我就陪着贝贝去了对过的咖啡屋,没想到,耿建生带人去骚扰贝贝,我把贝贝带了回来。”

    韩奉诚道:“我刚听说了,耿建生敢骚扰我的女儿,真是找死。”

    韩奉诚的眼里露出让人心悸的寒芒。他决不允许别人伤害自己的女儿。

    欧阳志远道:“韩董,您放心,我一会给公安局的打个电话,让人暗中保护贝贝。”

    韩奉诚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连忙道:“谢谢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韩董,不要客气。”

    韩贝贝笑道:“爸爸,刚才,耿建生被一个蒙面人打的落花流水,四个保镖全部被打趴下了。”

    小丫头很是兴奋。

    韩奉诚一听女儿这样说,脸上露出一丝惊异。他也听说了,是一个蒙面人打倒了耿建生。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是秦剑打过来的。

    欧阳志远知道,秦剑到了。

    他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秦剑的声音:“志远,你在哪?我到了。”

    欧阳志远道:“我在湖西大酒店门前等你,你来吧。”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道:“韩董,我有事,先出去一下。”

    韩奉诚道:“好的,欧阳市长,您先忙去吧。”

    欧阳志远看着韩贝贝道:“贝贝,以后不要乱跑了。”

    韩贝贝道:“好的,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和韩奉诚告别后,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拨通了王诗茹的电话。

    王诗茹正在看湖西市的材料,电话铃一响,她看了一下号码,是志远的号码。王诗茹接了过来道:“志远,下班了?”

    欧阳志远道:“王姐,我下班了,酒店对过有一家千杯醉小酒楼,你过来,我请你吃饭。”

    王诗茹笑道:“好呀,我一会就到。”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刚走出湖西大酒店,就看到了秦剑的车,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摆手,秦剑看到了欧阳志远,他放慢车速,停了下来。

    “表哥,来到了。”欧阳志远笑着看着走出车的秦剑。

    秦剑道:“志远,什么事呀,这样神秘?还要我跑到湖西市?”

    欧阳志远一指千杯醉小酒楼道:“走,我请你喝酒。”

    秦剑笑道:“好呀,走吧。”两人走进了那座小酒楼。

    秦剑知道,欧阳志远肯定有事。

    两人要了一间靠窗户的单间,从窗户,正好能看到湖西大酒店的大门。

    志远要了几个菜,一瓶酒,倒上酒后,志远看着秦剑道:“表哥,你和王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原来不是很好嘛?怎么说分就分了?”

    秦剑一听欧阳志远问起这件事,他喝了一杯酒道:“这件事怨我,再加上你王姐的脾气火爆,唉……。”

    欧阳志远道:“表哥,你不会做了让王姐伤心的事吧?王姐的脾气很好呀?”

    秦剑一听,苦笑道:“上次我到燕京,和几个朋友喝酒,结果喝高了,朋友塞了一个小姐给我。唉,喝醉的我,办了错事,不巧的是,你王姐正巧和这家酒店有业务往来,被她撞见了,你王姐打了我一巴掌,就冲了出去,后来,就提出了分手。”

    欧阳志远一听,又是酒惹得祸。

    欧阳志远道:“你怎么不向王姐承认错误呀,取的王姐的谅解。”

    秦剑叹了一口气道:“志远,你知道,你王姐这个人个性极强,对爱情看得很是神圣,容不得半点瑕疵,她看到我这样做,根本不会原谅我的,事后,我曾经多次解释,求得她原谅,但你王姐就是不再给我机会了。”

    欧阳志远一听道:“表哥,你的自制力太差了,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要好好的向王姐承认错误。”

    秦剑着急的道:“关键是你王姐不给我机会,见到我就走,这辈子就怕不能取得你王姐的谅解。”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了王诗茹从湖西大酒店里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道:“表哥,我给你一次机会,要是王姐出现在你面前,你怎么承认错误?”

    秦剑喝了一口酒道:“要是你王姐在,给我机会,我跪下也行呀,只要能取得她的谅解。”

    欧阳志远笑道:“一言为定。”

    秦剑一愣,不好意的嘿嘿笑道:“志远,你不会真的把你王姐叫来吧?呵呵,你王姐在燕京,怎么可能在湖西市?”

    欧阳志远没有说话,伸手向窗户外一挥,王诗茹看到了欧阳志远。

    王诗茹摆了摆手,走了过来。

    秦剑笑道:“志远,你冲谁摆手的?”

    欧阳志远笑道:“表哥,男子汉大丈夫,你说话可要算数?”

    秦剑疑惑的看着志远道:“什么说话算数?”

    欧阳志远笑道:“就是当面向王姐下跪道歉呀。”

    秦剑笑道:“你王姐在燕京……。”

    秦剑刚说到这,房间的门被推开来了,漂亮的王诗茹出现在秦剑的面前。

    秦剑的表情一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诗茹怎么会在湖西市?

    王诗茹更没想到,房间里有秦剑。王诗茹的脸色一变,转身就走。

    欧阳志远好容易把秦剑从龙海傅山县叫来,他怎能让王诗茹走?他今天要让秦剑和王诗茹和好如初。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一把拉住王诗茹,把他拉了进来,关上了门。

    王诗茹脸色一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把门打开,要不,姐生气了。”

    欧阳志远笑道:“王姐,你都来了,坐下来,好好地让表哥向你道歉吧。”

    “诗茹!”秦剑眼睛一亮,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看着王诗茹,脸上露出了激动地神情。

    王诗茹的眼睛一红,盯着秦剑,一字一句的道:“秦剑,诗茹的名字,是你叫的吗?真不要脸。”

    “对不起,诗茹,那天我真的喝醉了,对不起。”秦剑一脸的羞愧,一把抓住王诗茹的手。

    王诗茹甩开秦剑的手道:“秦剑,我不想再看到你,想到你干的事,我都恶心。”

    王诗茹说完,眼泪流了出来。王诗茹流泪,就说明王诗茹对秦剑,感情还是很深的。

    事情有门。

    欧阳志远连忙溜了出去,免得自己在这里耽搁事。

    自己给了秦剑的机会,以秦剑的能力,还有两人之间的感情,欧阳志远知道,两人会和好的。

    秦剑一看欧阳志远溜了出去,没有外人在场,秦剑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诗茹,对不起,那天,我真的喝醉了,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秦剑很爱王诗茹,他一直深深地后悔,这件事折磨的他,面黄肌瘦,双眼都布满了红丝。

    秦剑说完这句话,膝盖一软,一下子跪在了王诗茹的面前。

    王诗茹根本没有想到,秦剑会跪在自己面前忏悔,这让她一下子惊呆了。

    秦剑仰起脸,看着王诗茹,低声道:“诗茹,我错了,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我不能没有你。”

    王诗茹看着一脸憔悴的秦剑,在忏悔着,这让她的心里一颤,泪水如同决堤一般流了出来。

    “你个死秦剑,我对你一片痴心,你怎么能干出那种事情?惹我伤心,你个大坏蛋……呜呜呜……。”

    王诗茹伸出拳头,打着秦剑的肩膀。

    秦剑一把抱住了王诗茹的双腿道:“诗茹,你打吧,只要你能出气,打死我,我也不会反抗的。”

    王诗茹抬起手,看着秦剑悔恨的双眼,布满了憔悴的红丝,她的手终于一软,没有打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