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耿朝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三十六章耿朝辉

    耿朝辉带着儿子来湖西市,还有另外的目的,就是自己的儿子耿建生和韩奉诚的女儿韩贝贝之间的事情。

    原来韩贝贝身患脑瘤,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自己的儿子耿建生才和韩贝贝断绝了关系,但现在,韩贝贝的病已经痊愈,自己的儿子韩建生对韩贝贝的感情,又死灰复燃。

    但是,韩建生的行为,已经让韩奉诚看透了这对父子的丑恶嘴脸,他怎么可能答应自己的女儿韩贝贝继续和韩建生交往?

    耿朝辉的本来目的,自己的儿子韩建生和韩贝贝有了关系,自己就能和韩奉诚联合起来,在韩国的商界称雄。

    想不到,韩贝贝竟然得了不治之症,耿朝辉无奈的情况下,放弃了这个念头,正巧儿子韩建生也放弃了韩贝贝。

    但现在,韩贝贝竟然神奇的痊愈了,自己的儿子建生又开始追求韩贝贝,和奉诚集团联合的念头,又在耿朝辉的心里升起。

    韩奉诚来中国山南省湖西市,准备投资建厂,这个想法,和耿朝辉的想法不谋而合,两人带着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湖西市。

    耿朝辉其拜访了韩奉诚,但在韩奉诚那里,碰了一鼻子灰。

    韩奉诚很鄙视耿朝辉父子的行为,韩贝贝更是不理睬耿建生。

    耿朝辉带着儿子准备出去转转,正碰到欧阳志远。

    耿朝辉并不认识欧阳志远,但耿建生和耿建文认识欧阳志远。

    耿建生两眼阴森森的盯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怨毒的杀机。耿建文一看弟弟的眼神,连忙向前一看,他看到了湖西市市长欧阳志远。

    自己父子要在湖西市投资建厂,进军煤化工领域,一定会和欧阳志远这个市长打交道,过去的恩怨,就要一笔勾销。

    耿建文连忙低声道:“父亲,前面走进来的年轻人,就是湖西市市长欧阳志远。”

    耿朝辉去拜访韩奉诚,在韩奉诚那里没有听到好话,碰了一鼻子灰,心情很是郁闷,正打算带领两位儿子出去走走,大儿子猛然说,看到了湖西市市长欧阳志远。

    湖西市市长欧阳志远殴打过自己的儿子韩建生,治好了韩贝贝的脑瘤,这让耿建生对欧阳志远的名字,很是敏感,现在一听儿子说,那个年轻人就是欧阳志远,湖西市的市长,这让他很是惊异。

    这么年轻的市长?也就二十多岁吧,自己见到过的中国市长,一般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自己来湖西市投资建厂,以后,肯定会和欧阳志远打交道的,过去他殴打儿子的恩怨,就不要再提了。

    想到这里,耿朝辉双眼看着欧阳志远,迎了过去,微笑着伸出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韩建文和他父亲说的话,欧阳志远早就听见了。

    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竟然是耿建生的父亲,韩建国第二个干儿子?看着这人长了一个鹰钩鼻子,双眼闪烁着狡黠的目光,欧阳志远就知道,这人是一个枭雄。

    怪不得,爷爷韩建国对几个干儿子都失去了信心。韩建国在去年,陷入香港大干儿子刘钟书的手里,剩下的三个干儿子中,竟然没有一个前来营救。

    看来,爷爷剩下的三个干儿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耿朝辉带着两个儿子来湖西市干什么?韩国恒丰也是做得电子产品,湖西市的电子产品,并不是强项呀?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就看到耿朝辉走了过来,满脸堆笑的伸出手,和自己打招呼问好。

    来的都是客,欧阳志远忙握住了耿朝辉的手笑道:“您好,您是……。”

    欧阳志远装作不知道他是谁的样子。

    耿建文连介绍道:“欧阳市长,这是我的父亲,韩国恒丰集团总经理。”

    欧阳志远一听耿建文的介绍,顿时恍然大悟的样子,大声道:“耿总,恒丰集团韩国分公司的耿总?”

    耿朝辉一听欧阳志远认出自己的身份,他微笑道:“呵呵,欧阳市长,想不到,您这样年轻,竟然做到了市长,真不简单。”

    欧阳志远紧紧地握住了耿朝辉的手笑道:“耿总,您好,欢迎您来湖西市。”

    耿朝辉道:“欧阳市长,湖西市的经济发展的突飞猛进,又有着丰富的天然资源煤炭,我来看看,有什么项目,适合我们恒丰集团的投资。”

    欧阳志远一听耿朝辉要来投资,不由得笑道:“耿总,湖西市有的是好项目等着您,我先送一位客人上楼,一会,我专门去拜访您。”

    欧阳志远看到王诗茹带着人,走了过来。

    耿朝辉笑道:“好呀,欧阳市长,我等您。”

    欧阳志远并没有把王诗茹介绍给耿朝辉,虽然耿朝辉来投资,但自己并不喜欢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自己和韩月瑶的事,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

    经理冯云山连忙紧走几步,跑了过来道:“欧阳市长,房间已经安排好了,我带您们上去。”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辛苦了,冯经理。”

    冯云山忙道:“欧阳市长,不辛苦,这是我的工作。”

    欧阳志远和王诗茹走进了电梯。

    耿朝辉看着欧阳志远走进了电梯,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寒芒。

    她看着两个儿子道:“走,回房间。”

    耿朝辉知道,欧阳志远在傅山县的时候,就和老爷子韩建国的关系很是密切,老爷子在傅山县的投资和在运河县的投资,都是和欧阳志远有着直接的关系。

    特别是在香港的刘钟书,囚禁了老爷子之后,是欧阳志远把老爷子从刘钟书的手里救了出来,杀死了刘钟书的全家。

    这些消息,耿朝辉都知道。老爷子有了欧阳志远这个变态的帮忙,自己要想吞并了老爷子在韩国的资产,绝对办不到。

    自己没有刘钟书那样疯狂,也没有刘钟书的实力。

    耿朝辉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保镖,就怕这些保镖都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刘钟书这么多的保镖,都没有拦住欧阳志远,自己的保镖,在欧阳志远面前,更是不行。

    欧阳志远是自己吞并韩建国在韩国资产最大的绊脚石。

    自己要想获得韩建国在韩国的资产,还要等机会呀。

    耿建生看着父亲和欧阳志远又是握手,又是问好,气的他两眼冒火,他冷哼一声道:“爸爸,欧阳志远可是打过我的,您怎么对他那样客气?又是握手又是问好。”

    耿建生就是一个被宠坏的男人,骄横霸道无理,自以为是,受不得半点委屈,他对父亲耿朝辉都敢冷哼。

    耿朝辉冷哼一声道:“欧阳志远打过你,你又能怎么样?你打的过他吗?你能反抗吗?记住了,这个世界上,讲究的是实力,你的实力强横到无人敢招惹的时候,你才能横行,但现在,咱们还是太弱,你只能逆来顺受,你明白吗?再说了,咱们来湖西市,准备投资建厂,是为了巨额的利润,不要和欧阳市长为敌,知道吗?”

    耿建生还想争辩,韩建文一把拉住自己的弟弟,低声道:“走,回房间吧。”

    欧阳志远和王诗茹来到冯云飞安排好的房间,欧阳志远笑道:“王姐,房间怎么样?”

    王诗茹笑道:“不错,呵呵,房间很漂亮。”

    欧阳志远道:“王姐,你先休息,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王诗茹笑道:“志远,不要这样客气。”

    欧阳志远道:“就这样说定了,王姐,您先休息吧。”

    欧阳志远和王诗茹告辞后,问清了耿朝辉的房间,走了过去。

    耿朝辉是来投资的,自己身为市长,为了湖西市的发展,欧阳志远当然要去拜访人家。

    第二,欧阳志远想要多了解耿朝辉一些情况。

    耿朝辉是爷爷韩老的干儿子,这人狼子野心,一直在计算韩老在韩国的资产,韩老在傅山县的时候,一直有人刺杀韩老,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来是谁。

    现在,是个机会呀,自己可以多接触一下耿朝辉。

    欧阳志远来到耿朝辉的房间,看到门前有两个韩国保镖,站在那里。

    欧阳志远道:“我是湖西市市长欧阳志远,特来拜访耿总,请通报一下。”

    这两个保镖,刚才看到过欧阳志远和耿朝辉说话,一个保镖道:“欧阳市长你好,我这就给总经理说一下,请您等一下。”

    这个韩国人,竟然会说中国话,他转身走了进去。

    不一会,门开了,耿朝辉满脸堆笑的走了出来笑道:“欧阳市长,快快有请,进来说话。”

    耿朝辉亲自出来迎接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耿总。”

    两人微笑着走进了房间。

    “欧阳市长,请坐。”耿朝辉亲自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双手端给欧阳志远。

    耿建生和耿建文不在房间里。

    欧阳志远接过茶杯笑道:“谢谢耿总,好茶。”

    茶叶清香扑鼻,沁人心扉。

    耿朝辉道:“欧阳市长,这是韩国的雪茶,味道甘醇幽香,您品尝一下。”

    欧阳志远笑着品了一小口道:“呵呵,不错,让人口齿留香、神采奕奕。”

    耿朝辉取出一包茶叶道:“欧阳市长,看来您是品茶的高手,我送您一包雪茶,您拿回去喝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接过茶叶笑道:“那就谢谢耿总了。”

    欧阳志远放好茶叶道:“耿总,您们恒丰电子集团是亚洲三大电子集团之一,您来湖西市,是想投资电子企业吗?”

    耿朝辉笑道:“欧阳市长,恒丰集团虽然是亚洲三大电子集团之一,但我们仍旧有别的产业,也打算多种经营。”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多种经营,不错,耿总想进入什么行业?”

    耿朝辉道:“现在全球能源危机,石油更是紧缺,而煤化工行业正在兴起,我们恒丰集团想进军煤化工产业。”

    欧阳志远一听耿朝辉说要进入煤化工行业,不由得笑道:“呵呵,恒丰集团要进军煤化工行业,我没听韩老说过呀?”

    欧阳志远故意在耿朝辉面前,提起韩老。

    耿朝辉笑道:“欧阳市长,我们恒丰集团下面的几大公司,都有自主经营权的。我知道,您和我干爹韩老的关系不错,我进军煤化工行业,干爹肯定不会阻拦的。”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有自主经营权更好,我会给你们提供最优惠的政策。”

    耿朝辉道:“谢谢欧阳市长,您最近和我干爹联系了吗?”

    欧阳志远笑道:“前一段时间,我给韩老打了个电话,问候了老人家,最近韩老很忙。”

    耿朝辉道:“是呀,我干爹年纪大了,前一段时间,干爹把恒丰集团交给了他的孙女韩月瑶,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很多事,干爹又亲自过问起来,韩月瑶又不露面了,我很担心干爹的身体,欧阳市长,您知道韩月瑶去了什么地方了?”

    韩月瑶失踪了几个月,已经引起了耿朝辉的怀疑。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韩月瑶怀孕以后,隐藏了起来,已经不能露面了,在等待生产。

    欧阳志远道:“呵呵,耿总,韩老的家事,谁也不知道,但韩老的身体很强壮,应该没有问题的,呵呵,您很关心韩老呀。”

    耿朝辉做梦都不会想到,韩月瑶是怀孕,就要生产了,孩子的父亲,是欧阳志远。

    耿朝辉道:“我当然关心我干爹呀,我可是他老人家从小养大的孤儿。”

    欧阳志远道:“香港的刘钟书,也是韩老养大的孤儿,想不到,他竟然忘恩负义的囚禁了韩老,抢夺韩老的恒丰集团。”

    耿朝辉道:“我和刘钟书不一样,我早就看出来,刘钟书后脑长有反骨,那人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