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一条大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二十九章一条大鱼

    欧阳志远一听,王斌和关占平的关系很好,不由的微微一愣,现在关占平已经死了,要相查王斌的毒品来源,很困难了,所有的线索都断了,隐形人更是找不到。

    如果能找到王斌,说不定能找到隐形人的线索。

    欧阳志远笑道:“张董事长,你见过王斌吸毒吗?”

    张慧荣点点头道:“我在他办公室里见过一次,我也劝过他,但是,没有作用,吸毒的人,是不会听别人劝阻的。”

    欧阳志远道:“张董事长,你感觉,王斌能跑到什么地方去?”

    张慧荣笑道:“欧阳市长,我怎么会知道?我要是知道,早就和公安局的同志说了。”

    欧阳志远又和张慧荣碰了一杯道:“张董事长,一个多亿的诚意金,你准备什么时候退给业主?”

    张慧荣道:“明天早晨开始,按照交钱的顺序,给业主们退钱。”

    欧阳志远举了举杯笑道:“谢谢张董事长了,华山公馆的项目,你什么时候开始建设?”

    张慧荣道:“欧阳市长,华山公馆的项目,根本不可能建设,金诚置业集团的法人不是我,我怎么会建设华山公馆?华山公馆建成了,算王斌的,还是我的?欧阳市长,您如果能把金城集团的法人代表改成我的名字,我立刻恢复华山公馆的建设。”

    欧阳志远一听,人家张慧荣说的不错,法人不是自己,她肯定不会建设华山公馆的。

    看来,华山公馆要是恢复建设,必须要修改法人。

    欧阳志远不想让这个这么大的项目,变成烂尾楼。

    欧阳志远道:“张董,你准备好华山公馆的开工,我给你想办法,把你换成金诚置业集团的法人代表。”

    张慧荣一听,心里不由得狂喜,她笑道:“那我就谢谢欧阳市长了。”

    能成为金城集团的董事长,是张慧荣想了很久的心愿。

    张慧荣举起酒杯笑道:“来,欧阳市长,为了咱们的合作,干杯。”

    两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帮个小时后,欧阳志远告辞了张慧荣。

    透过窗户,张慧荣看着欧阳志远坐进了他的越野,开了出去,张慧荣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意。

    她一仰脖子,喝干了杯中的红酒。

    张慧荣走进了她在紫金会馆第一层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她再次倒了一杯红酒,一口喝干。

    “嘿嘿,王斌,你不是不把股份转给我吗?你不是不把金城集团给老娘吗?哈哈,法人代表换成老娘以后,嘿嘿,你还有什么?你什么都没有了,法人代表改成老娘后,你的死期就到了。”

    张慧荣伸手在墙壁上一拂,墙壁无声的露出一道暗门,她一闪身,走了进去。

    暗门无声的合上,一部电梯载着张慧荣沉下地下室。

    这天,欧阳志远上午还没有下班,他就接到了铁山运输公司周铁山的电话。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电话道:“铁山,你来到了?”

    周铁山苦笑道:“欧阳市长,你快来湖西东郊,我们的车队,被交通局稽查队的人查扣了。”

    “什么?什么人查的?他们为什么扣你们的车?”欧阳志远沉声道。

    周铁山的车队,是欧阳志远专门从运河县调过来的,急着去支援海阳不冻港,现在竟然让人查扣了,真是岂有此理。

    周铁山道:“欧阳市长,是湖西市交通局稽查科的人,我们的手续都很齐全,但他们却说,我们的车上外表不干净,非要罚款两万不可。您说,我们的车,都在工地干活,车上能没有泥吗?我们刚一辩解,对方的罚款数,立刻涨价,非要罚我们三万不可,他们的嘴,想罚多少就罚多少,根本没有什么依据。”

    欧阳志远一听,又是交通局。嘿嘿,主管交通的李宗伟,是干什么吃的?

    欧阳志远本来想直接给副市长李宗伟打电话,但欧阳志远又想见见周铁山,他决定亲自过去看一看。

    欧阳志远道:“周铁山,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到。”

    周铁山一听欧阳市长要亲自来,他大喜道:“好的,欧阳市长,我等您。”

    刚过春节不久,交通局稽查科的小金库已经花光了。稽查科要急需补充资金。

    稽查科要想补充资金,就要上路查车。

    今天一大早,交通局稽查科科长徐建昌和副科长常永生就亲自带人,在湖西市东郊的国道上,设卡捞钱。

    设卡查车,先要放线,放线是暗语,就是派身穿便衣的稽查人员到设卡点几公里外的地方,进行观察,看有没有大鱼进来。

    大鱼,就是指大型的车队。只要大鱼一进来,他们立刻就会电话通知设卡点,准备拦截罚款

    一般的车,罚款也就是几十块钱,但要是碰到一个象周铁山这样大型的车队,稽查科就发财了。

    只要是在公路上跑的车,你手续再全,但稽查人员要找借口罚款,很是容易找到。

    稽查科的人,没有指工资养活家人的,他们个个吃得肚大腰圆,那是吃的司机的血汗钱。

    半上午过去了,他们的收入,并不怎样好。副科长常永生坐在车里,看着科长徐建昌道:“徐头,今天上午白忙乎了,没弄到几个钱,上午的酒钱,还没有弄够。”

    科长徐建昌盯了一眼过往的车辆,眼里露出了赤和裸的贪婪,轿车他们不敢拦截,他们主要的收入,就是那些大型货车,特别是外地的货车,抓住一辆,就狠狠的宰一下。

    开大型货车的都是一下土鸡瓦狗的老百姓,没有什么后台,宰他们一顿,他们敢反抗吗?如果敢反抗,就加大罚款力度,嘿嘿,自己代表的是政府,是执法部门在执行公务,那些贱民,只有点头哈腰的递上人民币,还不敢要发票。

    徐建昌晃了晃他那秃了顶的肥脑袋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嘿嘿,这才过了半上午,我就不信,抓不住一条大鱼,抓住一条大鱼,就够咱们玩几天的。”

    副科长常永生低声道:“徐科长,我听说喜来乐酒店来了几个俄罗斯的妞,个个水灵的冒水,晚上咱们去乐呵乐呵?”

    徐建昌一听,两眼顿时放光,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肥硕的大脑袋,低声道:“晚上去,先派人预定好,不风和骚的不要,老子从来没有上过俄罗斯的妞,我可听说,俄罗斯的小和妞,个个和骚的很,就像吸尘器一般,够味死了。”

    “哈哈,好,下午我派人安排,一定让科长您满意。”副科长常永生献媚的笑着道。

    “常副科长,好消息,来了一条大鱼,好家伙,将近一百辆大型斯太尔货车的车队,我靠,这下发财了,哈哈……。”

    通话机里传来前面线人的大叫声,语气充满着强烈的兴奋。

    常永生一听,大笑道:“好,生意上门了,晚上放炮的钱有了。”

    常永生兴奋的打开车门,快步冲出轿车。

    稽查科长徐建昌大笑道:“狠狠的宰他们一顿,这种大型车队,很难遇到一次,不宰白不宰,宰了也白宰,白宰谁不宰?宰了还想宰,哈哈哈……。”

    徐建昌嚣张的大笑道。

    这位时候,负责查车的**名稽查队员同样接到了有一个大型车队过来的消息,整个稽查队人员都兴奋起来,他们吹着口哨,兴奋的等着车队的到来。

    运河县旧城改造和开发区的建设,已经进入尾声,周铁山留下一部分车辆,自己亲自带领一百两斯太尔大货车,直奔湖西市而来。

    就要到湖西市了,周铁山心里很是高兴。自己的事业,在欧阳市长的帮助下,正在蒸蒸日上,走上正轨,车队已经扩大到拥有一百三十辆大型斯太尔货车的规模。

    湖西市的建设项目,上的很多,欧阳市长邀请自己过来帮忙,呵呵,又能干几个月了。

    周铁山坐在车里,开心的笑了。

    透过车窗,看着窗外的风景,周铁山不禁唱了起来。

    车队长刘勇笑道:“周经理,看把你高兴的,湖西市马上就到了,咱们在什么地方吃饭?”

    周铁山笑道:“到了湖西市就吃饭,咱们呀,要请欧阳市长吃饭。”

    “什么?欧阳市长?呵呵,欧阳市长能和咱们一起吃饭?咱们身上的油味,别熏着人家。”

    刘勇并不知道,周铁山和欧阳志远的关系。

    周铁山笑道:“到了湖西市,你就知道了。”

    两人正说着话,就看到不远处停着几辆交通局的车,**名身穿交通局制服的人,手里举着反光停字牌,示意车队停下。

    刘勇低声道:“周经理,坏了,碰到交通局的查车的了。”

    周铁山道:“不怕,咱们的手续都很齐全。”周铁山示意车队靠边停下。

    刘勇低声道:“手续齐全有什么用?这些人只要想罚你的款,随便就可以找个理由罚钱,他们吃的就是这碗饭。”

    周铁山停下车来,打开车门,连忙走上前去。

    副科长常永生看着这么大的一个车队,而且是龙海市的牌照,不是湖西市牌照,他心里狂喜不已。

    哈哈,大鱼,真是大鱼呀,他妈的,这是来送钱的。

    常永生兴奋的跑了几步,冲了过来,他要亲自检查,他大声道:“都下来,拿出所有的证件,我们要检查,快点,别象抽大烟一样。”

    周铁山连忙走过来,满脸堆笑道:“同志,您们辛苦了,这是我们的证件和手续,请您过目。”

    周铁山打开手提袋,拿出了所有的手续。

    常永生接过手续看了一下道:“嘿嘿,手续齐全,不错。”

    周铁山一看对方说不错,顿时放下心来。常永生拿着周铁山的手续,并没有还给周铁山,而是指着几名稽查队员道:“每一辆车,都要查他们司机的驾照和车况,给我差仔细点。”

    “好的,常副科长。”几名稽查队员兴奋地跑了过去。

    周铁山一听对方姓常,而且还是个副科长,连忙递过一颗烟道:“常科长,您好,您辛苦了。”

    常永生一见对方递烟,他厌恶的一把挡开周铁山的手道:“一边去,我要看看你们车辆的车况。”

    周铁山的一颗烟,让常永生很是恼怒,他妈的,不长眼吗?一颗烟就把老子打发了?今天老子好不容易抓到一条大鱼,嘿嘿,要好好的宰一顿。

    常永生说着话,走向后面的斯太尔大货车。

    周铁山车队的车,都很注意保养,每辆车的车况都很好。

    常永生看了几辆,没有发现什么大的毛病,但每辆车的外表,都有一些泥浆。

    这些泥浆,是在工地上飞溅的,没来的极擦干净,有几辆车的牌照上,也是飞溅了泥浆。

    常永生在内心笑了,他脸色一沉,冷声道:“看看你们的车,脏成什么样子,牌照上也是泥浆,把字都盖上了,你们这是故意遮挡车牌,是要罚款的。”

    周铁山一听,连忙道:“常科长,对不起,我们急着赶路,不是故意的,车牌照上有点泥,但没有遮挡牌照呀。”

    常永生脸色一沉,大声道:“我管你是故意还是不故意的?牌照上有污泥,就有遮挡牌照的嫌疑,说吧,你们这个车队,一共有多少辆车?”

    周铁山连忙道:“常科长,我们正好是一百辆车。”

    常永生一听,有一百辆斯太尔,他内心不仅狂喜,但脸色一沉,大声道:“你们有故意遮挡牌照的嫌疑,每辆车罚款二百元,共计两万,交钱吧。”

    周铁山一听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张口就罚两万元,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常科长,您手下留情呀,我们车辆的牌照上,就是有一点泥浆呀,您不能法这么多钱呀?”

    常永生一听对方在辩解,他冷笑道:“你他妈的少废话,再多说一句,罚款三万。”

    刘勇一听,急眼了,我的天哪,罚三万,这不是抢劫吗?真黑呀。

    刘勇大声道:“你们这不是明抢吗?三万,你们真敢罚呀。”

    常永生一听对方竟然敢顶撞自己,说自己明抢,顿时大怒道:“三万,少一分都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