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杀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一十三章杀机

    萧眉并不知道志远已经从燕京回来了,她和干妈正在逛商场,购买结婚用品。

    下个月就是自己和志远的婚期了,冯秀梅让萧眉要早做准备。

    结婚计划是,月底自己和志远到酒泉,去看望去世的父母,回来后,志远的父母到燕京去拜访爷爷和爸爸、妈妈,把结婚的日子定下来。

    冯秀梅一生没有结婚,她把萧眉当做自己亲生的女儿看待。萧眉结婚,就等于自己嫁亲女儿一样。

    所以,冯秀梅亲自陪着萧眉,购买结婚用品。

    正在挑选一对鸳鸯枕头的萧眉,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幸福的红润。

    电话铃响了,萧眉一看是志远的电话,她连忙接了过来。

    电话里传来了志远的声音:“眉儿,你在哪里?”

    萧眉微笑道:“志远,我在商场,你回来了吗?”

    志远道:“眉儿,我回来了,我刚出省委办公大楼,我回家吃饭。”

    萧眉笑道:“好呀,我和干妈这就回去,咱们在一起吃饭。”

    冯秀梅微笑着看着萧眉道:“志远回来了?”

    萧眉道:“干妈,志远回来了,走,咱们回家做饭,志远说,回家吃饭。”

    冯秀梅笑道:“呵呵,志远回来了,走吧。”

    两人带着东西,坐上车,回到了家里,开始准备午饭。

    志远来到家的时候,干妈和萧眉正在做饭。

    萧眉看着志远的眼睛里,隐隐现出红丝,脸颊也瘦了,她心里一痛,低声道:“去了燕京一个星期,怎么瘦成这样?”

    欧阳志远给顾老看病,压力同样巨大,这几天,他同样没有休息好。

    志远笑道:“瘦了吗?瘦了显得更有精神。”

    萧眉道:“你坐下,好好地休息一下,饭菜快好了。”

    志远道:“我去做吧。”

    干妈端着两盘菜走了过来,志远连忙接过来道:“干妈。”

    冯秀梅看着志远道:“我听说,你到燕京给人看病了?给谁看的病,瘦成这样?”

    欧阳志远道:“给顾老,可惜,没看好。”

    “顾老!”冯秀梅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萧眉的脸上也是露出吃惊的表情。

    志远点点头道:“是顾老,顾老还是走了。”

    冯秀梅看着志远道:“你又不是神仙,顾老走了,你也不要想的太多。”

    萧眉把菜都端了上来道:“干妈、志远,吃饭吧。”

    三个人坐好,萧眉给志远倒了一杯酒,给干妈倒了一杯红酒。

    志远看着干妈和萧眉道:“干妈,萧眉,爷爷说了,顾老刚过世,整个燕京都看着爷爷,咱们要是在下个月举行婚礼,会让人说闲话的,对我外公和咱们的爸爸妈妈都不好,因此,爷爷说,咱们的婚礼,暂时延期一段时间。”

    萧眉一听志远这样说,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轻声道:“爷爷考虑问题很周全,顾老刚去世,是不该举行婚礼,志远,我同意爷爷的意见。”

    冯秀梅点点头道:“霍老的想法是对的,我也同意这样做。”

    欧阳志远一看到,萧眉和干妈都同意,他伸手握住了萧眉的手道:“谢谢眉儿,你能理解爷爷。”

    萧眉脸色一红,并没有抽回手,她低声道:“他老人家,是我爷爷,我当然能理解爷爷的苦衷。”

    冯秀梅道:“志远,你回到湖西后,给你爸爸妈妈打个电话,把霍老推迟婚期的事,说一声。”

    志远道:“好的,干妈。”

    萧眉端起酒杯道:“来,干妈、志远,喝一杯吧。”

    三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志远喝完酒道:“干妈,我和萧眉月底,就去酒泉,去祭奠眉儿的父母。”

    冯秀梅点点头道:“眉儿也该回去看看她的父母了,一晃多少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

    萧眉眼圈一红,低声道:“是的,我离开酒泉,都有十几年了,我原来不知道,那是我父母的坟茔,现在知道了,我要去看他们。”

    志远伸出手,轻轻地握住萧眉的手。萧眉的手很凉,在微微的颤抖。

    冯秀梅道:“眉儿,你父母的坟茔,还是在酒泉烈士陵园,时间过得真快呀,眨眼间,我都老了。”

    萧眉伸手握住了干妈的手道:“干妈,您不老,您在我的眼里,您永远年轻,永远都是我的好妈妈。”

    冯秀梅眼睛一红,眼里已经隐现泪光。

    欧阳志远伸出手,也握住了冯秀梅的手道:“干妈,您也是我的妈妈。”

    三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下午的时候,志远没有在南州继续停留,他和萧眉、干妈告辞,寒万重开着车,直奔湖西市。

    天快黑的时候,欧阳志远让寒万重开车去海阳不冻港。

    自己很长时间没去海阳不冻港了,自己要去看看工程的进度和质量。

    越野车刚开过一个十字路口,欧阳志远看到了两辆轿车从另外的方向开向海阳不冻港。

    欧阳志远的视力极好,虽然对方的车速很快,但志远看到了车里坐的是谁。

    第一辆车里,坐的是蓝天集团董事长丁晓兰的弟弟,广平集团的董事长丁广平。第二辆车里坐的是八重株式会社的社长八重骏雄,还有他的女儿八重美惠子。

    丁广平和八重骏雄搅合在一起干什么?丁广平的广平集团,可是承建了海阳不冻港左面十几公里的拦海大坝。

    欧阳志远对倭国人八重骏雄的印象,并不好,他总感觉到,这人的一双小眼睛里透出的那种阴险狡诈,让人毛骨悚然,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丁广平和八重骏雄搅合在一起,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八重骏雄和丁广平都没有看到欧阳志远的越野,但是,八重美惠却看到了。

    八重美惠道:“父亲,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什么?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他回来了?”八重骏雄的眼角一阵的抽搐,眼睛里闪烁着一道寒芒。

    “是的,父亲,那辆越野车,就在后面,是欧阳志远的车。”八重美惠道。

    八重骏雄道:“看样子,欧阳志远是来视察海阳不冻港的,咱们要小心,暂停工程安装。”

    八重美惠点头道:“好的,父亲,我让他们回来,离开拦海大坝。”

    八重骏雄低声道:“决不能让欧阳志远发现什么,否则,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八重美惠道:“我知道,父亲。”

    坐在副驾驶的一位面目阴冷的中年人,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八重君,你害怕欧阳志远?”

    这人叫藤田下俊,是三岛株式会社藤田一夫的堂兄,他早就加入了八重骏雄所在的间谍组织,都属于同一类的人。

    八重骏雄一听藤田下俊的话,他的的瞳孔不由得暴缩,嘴角的肌肉,剧烈的抽动了一下,沉声道:“欧阳志远的确可怕,但我并不怕他,咱们不能呈匹夫之勇,坏了咱们的大事,嘿嘿,藤田君,你不是一直想要藤田一夫的位置吗?我正在想办法,藤田一夫的位置,早晚是你的。”

    藤田下俊一听八重骏雄的话,他嘿嘿冷笑道:“藤田一夫吗?他只是个商人,这种人在帝国里,只是个庸才,不为国家服务,早晚我要清除掉他,三岛株式会社,是我藤田下俊的。”

    股股浓烈的杀气,从藤田下俊的身上透出来。

    八重骏雄笑道:“嘿嘿,藤田君,你就等好消息吧,三岛株式会社和八重株式会社联合起来,我们能更好的为帝国服务的。”

    八重骏雄多次邀请藤田一夫参加自己的组织,但都被藤田一夫拒绝,这让八重骏雄极其的恼怒,他动了杀机。不为自己所用的人,就要在这个世界上彻底地消失。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直奔海阳不冻港的指挥部。

    他的车子刚停稳,总指挥夏传福和泰文卫两人,就迎了过来。

    两人在办公室里,刚端起碗,还没来的极吃饭,下面的人就报告说,看到了欧阳市长的越野车,开了过来,两人连忙走出来迎接欧阳志远。

    两人很忙,都是在办公室吃饭,饭菜都是工作人员送过来。

    欧阳志远看到泰文卫和夏传福快不步走了过来,两人连忙伸出手。

    “欧阳市长,您好。”

    志远笑着握住了两人的手道:“你们好,辛苦了。”

    泰文卫笑道:“欧阳市长辛苦,走,上办公室暖和一下。”

    欧阳志远道:“好呀,走吧。”

    三个人来到办公室,欧阳志远看到了办工作上两人的饭菜,不由得一愣。

    这也太简单了,办工桌子上,就三个菜,一个辣椒肉丝,另一个是西红柿鸡蛋,还有一盘海带丝。

    泰文卫和夏传福,原来都是副处级干部,欧阳志远在把他们调来的时候,通过关系,给他们两人升了半级,现在两人都是处级干部,这三个菜,有点艰苦。

    欧阳志远道:“三个菜,太简单了,我车里有酒,再弄几个菜,咱们一起喝酒。”

    夏传福一听欧阳市长要和他们一起喝酒,连忙吩咐人,再炒几个菜送来。

    寒万重拎上来一箱子玉春露,志远笑道:“万重,一块喝酒,今天不走了。”

    寒万重忙道:“好的,欧阳市长。”

    四个人坐下来,寒万重启开玉春露,给三人倒满杯。甘醇浓烈的酒香,立刻充满了整个房间。

    夏传福和泰文卫都知道玉春露的珍贵,泰文卫笑道:“好酒呀,欧阳市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