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想不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零九章想不到

    苏雨飞看着父亲道:“这么年轻的中医奇人呀?”

    苏永安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道:“有志不在年高,你都快六十了,你能开出来这种对药性拿捏得极准的方子吗?”

    苏雨飞忙道:“我不能,父亲。”

    苏永安道:“如果这个药方真的是这位年轻人开出来的,我敢说,就是我的医术,也不一定能超过人家。”

    十几分钟后,两人配齐了药,苏雨飞看着父亲道:“父亲,您什么时候,把这个药架上的药和药方,都交给我?”

    苏永安沉声道:“我老了,我的东西,都要留给你,这个药架上的药和药方,过一段时间,我都交给你。交给你后,我就退休。”

    苏雨飞一听父亲答应了自己,他顿时大喜道:“谢谢父亲,我一定要把保安堂更好的发展下去。”

    苏永安拿起配好的药道:“走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苏雨飞接过药道:“我来吧,父亲。”

    两人说着话,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看着两人走了出来,笑道:“老人家,药配好了?”

    苏永安笑道:“配好了,你看看。”

    欧阳志远接过药,打开一看,里面的药材,正是自己开的,他不禁笑道:“呵呵,想不到,我开的药方,竟然能在保安堂配齐,我还以为,要多跑几家药店呢。”

    苏永安道:“我们保安堂在燕京开了很长时间了,一般的药方,还是能配出来的。”

    欧阳志远笑道:“老先生,请问您尊姓大名。”

    苏永安道:“我叫苏……。”

    苏永安刚说到这里,外面就传来了让人毛骨悚然尖锐刺耳的刹车声。

    “嘭!”一声沉闷的爆响和撞击声,从外面传来。

    “撞死人了!”

    “撞飞了,快救人呀。”凄厉的求救声,传出很远。

    外面出车祸了。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变,身形一闪,冲了出去。

    苏永安、苏雨飞和苏振鹏一看欧阳志远冲了出去,三个人也跟在后面,跑了出来。

    欧阳志远刚冲出保安堂,就看到,一辆轿车撞翻了护栏,冲进了绿化带,整个车头都凹了进去,挡风玻璃都粉碎。

    一辆自行车被扎的变成了麻花,二十米开外,一名女孩子躺在地上。

    欧阳志远快速的冲了过去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女孩子脸色煞白,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狂涌而出。

    欧阳志远一把抓住了女孩子的手,查看了一下她的脉门。不好,五脏离位,肋骨断了几根。

    这时候,苏永安和苏雨飞、苏振鹏也冲了过来。

    苏永安抓起了女孩子的另一只手,一号脉,老人脸色一变,摇摇头,低声道:“五脏离位破裂,肋骨断了数根,救不活了。

    这时候,欧阳志远猛然伸出手指,一指头点在女孩子的天突穴上。女孩子口中的鲜血立刻减少。

    志远双手闪电一般的拂出,按在女孩子的胸口上,一个回环的轻柔,女孩子离位的五脏已经归位,口中鲜血顿时止住,不再流血。

    苏永安的手指还没有离开女孩子的脉门,女孩子的五脏刚一归位,苏永安脸色一变,顿时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这是什么手法?竟然瞬间就能让病人的五脏归位?

    欧阳志远手里多出一颗药丸,他伸手一捏女孩子的嘴唇,把药丸塞进她的嘴里,轻轻一拍女孩子的后背,药丸滑进胃里。

    志远掏出银针盒子,食指一捻,嗖嗖嗖……,数根银针准确的扎进了女孩子胸前的穴道里。

    最后一针,寒芒一闪,刺进了女孩子的眉心。

    银针一刺进女孩子的眉心,瞬间就激发了女孩子的生命潜力。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女孩子,死不了拉。

    “什么?太乙五行神针?你……你是五行门的弟子?”苏永安一看欧阳志远的银针手法,他的眼睛里露出震惊的神情,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老人竟然认出自己的太乙五行神阵,不由得一愣,看着老人道:“你怎么会认识五行神针?”

    苏永安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手,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道:“快说,你的师父是谁?”

    老人激动地双手不住的颤抖,嘴唇哆嗦着。

    欧阳志远第一印象,这位老人不是坏人,他能和自己一样,冲出来救人,这让欧阳志远对老人的印象不错,但他没有想到,老人竟然认识五行神针,难道这位老人,和五行门有渊源?

    他是和自己的师傅有渊源还是和齐风云有渊源?

    “哼……”地上的女孩子,她本来煞白的脸色,有了一点红润,竟然开始呻吟起来。

    苏永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竟然能让这个必死的女孩子,清醒过来,而且开始了呻吟。

    远处传来救护车刺耳的鸣笛声,一辆救护车,闪电一般的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伸手一拂,收掉了很多银针,只留下女孩子眉心的一根银针。

    救护车停了下来,冲出好几位急救医生。

    欧阳志远拿出自己的行医证大声道:“我是胸科医生,这个女孩,我已经简单的处理了,她的五脏出现裂痕,肋骨断裂。她眉心的银针,你们做完手术后,再拔下来。”

    几位医生立刻给女孩子检查伤势。几位医生一看女孩子的伤势,脸上出现了担心的神情,一位医生连忙道:“小心点,轻抬轻放,小心断裂的肋骨,刺进内脏。”

    几位医生轻轻地把女孩子抬上了救护车,那位医生看了一眼志远道:“谢谢你,这位医生。”

    救护车鸣着笛,快速的离去。

    苏永安看着欧阳志远,他的内心极其的震惊,低声道:“你竟然能把那个女孩子抢救过来?你用的是江南五行门的太乙神针,你……你的师傅,是谁,请你快点告诉我。”

    苏永安的神情,极其的激动。

    欧阳志远道:“老人家,您和五行门的人认识?”

    苏永安焦急的道:“我认识五行门的人,而且和五行门的人有关系。”

    苏永安也知道,五行门分裂为两派,他不敢确定,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属于哪一个派别?

    欧阳志远现在,根本不怕五行门现任掌门齐风云,他的身手在九眼天珠的帮助下,更是突飞猛进。

    不论眼前的这位老人,是否和齐风云有关系,自己根本不在意。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道:“我的师傅是魏半针。”

    “什么……你……你的师傅,是我大哥,我大哥还活着?”苏永安脸色巨变,一把抓住了欧阳志远的双手,激动的嘴唇哆嗦着,眼睛里含着泪花。

    欧阳志远一看老人激动的神情,他竟然喊师傅为大哥?志远连忙道:“老人家,您是……?”

    苏永安大声道:“我是你师傅的二弟,叫苏永安,我和你师傅,有八拜之交,我排行老二。”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喜道:“什么……你是我二师叔?”

    欧阳志远听师父说过,他的几位结拜的兄弟,已经失散多年了,前一段时间,自己在南州找到了三师叔柳出尘。现在,竟然在燕京碰到二师叔苏永安,真是巧呀。

    苏永安急切的道:“我就是你二师叔苏永安,志远,你师父还好吗?我和你师父,几十年没见了。”

    欧阳志远道:“二师叔,我师父很好,现在,他老人家在香港。”

    “哈哈,老大还活着,这太好了,他在香港?。”苏永安大笑道。

    欧阳志远道:“是的,二师叔,不光我师父还建在,我还见到三师叔了。”

    “你……你说什么?你见到你三师叔柳出尘了?他在哪里?快说。”苏永安大声道。

    欧阳志远笑道:“三师叔在南州,去年,三师叔在我家,和师傅见了面,两人团聚了很长时间。”

    “呵呵,老三在南州?他还和你师父见面了?不错呀,志远,你家在哪里?”苏永安大笑道。

    欧阳志远道:“二师叔,我家在山南省龙海市。”

    苏雨飞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自己父亲结拜大哥的徒弟。他笑着道:“父亲,师弟,到店里说话吧。”

    苏永安笑道:“走,志远,到家里说话,哈哈哈……。”

    老人高兴地胡子都在颤抖。

    “师叔,您好。”苏振鹏虽然三十多岁了,但他仍旧要称呼志远为师叔。苏振鹏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爷爷八拜之交大哥的徒弟。

    这位小师叔的医术真高呀,能把那个必死的女孩子救了过来,真是不简单呀。他使用的针灸,竟然是五行门的太乙五行神针,自己要是能学到这种针法,该有多好呀。

    欧阳志远看着三十多岁的苏振鹏喊自己师叔,他不由的看着苏永安笑道:“师叔,介绍一下。”

    苏永安一指自己将近六十岁的儿子苏雨飞道:“志远,这是你的师哥苏雨飞。”

    欧阳志远连忙道:“师哥,您好。”

    苏雨飞笑道:“呵呵,志远,想不到,你这么年轻,竟然有一身这么好的医术,真是不错呀。”

    欧阳志远道:“师哥,我的医术一般呀。”

    苏永安指着自己的孙子道:“这是我的孙子苏振鹏,也是你的师侄,振鹏,快叫师叔。”

    苏振鹏连忙恭恭敬敬的道:“师叔,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振鹏,你好。”

    别看苏振鹏三十多岁了,但是,志远的辈分大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