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玉米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百章玉米饼

    三位首长离开后,几位元老想进入特护病房,想向顾老问好,但顾老累了,已经睡着了。

    元老们只好暂时离开。

    顾老这边,有家人照顾,还有专家团队,志远知道,暂时不需要自己。

    霍老和谢老叫上志远,回到了霍老的家。到了霍老的家,已经是晚上了。

    霍老的老伴邱荣英和工作人员正在准备饭菜。

    邱老闲不住,家里就是有工作人员,她老人家仍旧和工作人员一起做家务。

    “奶奶。”欧阳志远拉住了奶奶的手。

    邱荣英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去接志远了。她看着志远,急声道:“志远,顾老的病怎么样了?”

    志远道:“奶奶,顾老已经醒了。”

    邱荣英拍了拍胸口道:“吓死我了,顾老终于醒了。”

    谢老道:“多亏了志远的医术高明,那些什么狗屁专家,就是一群笨蛋饭桶。”

    欧阳志远笑道:“谢爷爷,他们也不是笨蛋,只是不懂中医而已。”

    霍天武道:“妈,志远赶回来的时候,就开始抢救顾老,现在,顾老的病情平稳了下来。”

    霍天武只是看到,顾老已经清醒过来,但他不知道,顾老真正的病情。欧阳志远也不能乱说。

    几个人坐下来后,工作人员开始上菜。

    刚开始上菜,外面就传来了轿车的鸣笛声。

    工作人员打开门,霍天文走进了院子里。

    顾老重病住院,虽然对外封锁消息,但是,身处高层的霍天文,知道顾老的病情。

    他知道,当他接到欧阳志远救醒了顾老的消息后,立刻赶了回来。

    顾老的病重,让高层的每个人,都变得谨慎起来。霍天文要知道真正具体的消息。

    欧阳志远一看到霍天文回来了,他连忙站起来道:“霍叔叔,您回来了。”

    霍天文道:“志远来了。”

    霍天文忙给父亲和谢老、二哥打招呼:“爸爸、谢老、二哥。”

    谢德胜笑道:“天文,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了?”

    霍天文道:“谢老,顾老病重,大家都在担心。”

    霍老看着自己的儿子道:“担心什么?志远已经把顾老救醒了”

    谢老道:“坐吧,陪你爸爸和我喝一杯。”

    霍天文道:“好的,谢老。”

    欧阳志远拿起一瓶五粮液,给几个人倒上酒。

    谢老端起酒杯道:“来,为了顾老平安的醒来,干一杯。”

    五个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然后都喝了一杯。

    霍老让工作人员退了出去,他看着志远道:“志远,说说顾老的病情。”

    霍老虽然不知道,顾老的具体病情,但他能隐隐的感觉到,顾老的病不轻。在座的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和老友谢德胜,没有外人。霍老这才问志远,他要知道,顾老的真实病情。

    自己的爷爷问顾老的病情,欧阳志远不敢隐瞒。别人要是问,他绝对不能说的。在特护病房里,只有三位首长知道顾老的病情,顾老已经向三位首长交代了后事。

    欧阳志远看着霍老,有看了一眼谢老,低声道:“爷爷,谢爷爷、两位叔叔,顾老的病情,要是别人问,我绝对不会说的,但您问,我肯定会告诉您实情,但我说出的话,你们绝对不能透漏出去半个字。”

    欧阳志远知道,顾老的病情要是泄露出去,后果会很严重的。但是,爷爷和谢老他们知道后,会提前做好准备,应付一切的意外发生。

    任何人都有私心,欧阳志远自己也不希望,霍老、谢老在未来的博弈中失败。

    霍老点点头道:“我不会说出去的。”

    谢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知道,顾老的真实病情,我是军人,更不会乱说的。”

    霍天武也道:“我更不会说的。”

    霍天文道:“志远,你说吧,我以党性作担保,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看着霍老道:“爷爷,顾老只还剩下三天的时间。”

    “你说什么?志远?顾老只有三天时间了?”霍老听后,大吃一惊,双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

    谢老一听,也是惊得脸色巨变,噌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霍天武和霍天文的脸上,也露出了强烈的震惊,特别是霍天文听到这个消息,他也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爷爷,顾老只能活三天了。当我在医院里,看到了顾老的病情,是极其的凶险,顾老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我只有用了五行针的秘术,激活了顾老最后的一点生命力,才让他苏醒过来,三天后,顾老的生命力,将耗尽,爷爷,你们做好准备,这件事,只有三位首长知道,你们对外决不能泄露一个字。”

    霍老的心里沉到了底,他的眼圈红了,眼里泪光闪烁。和自己同甘共苦的老伙计,就要离开自己了,霍老心如刀绞一般。

    当年,两人共同下放到大西北戈壁滩的时候,如果不是顾老,自己当年早就死在了大西北了。

    那时候,造反派白天批斗自己和顾老,不给饭吃,饿的自己头晕眼花,是顾老从窗户翻进了食堂,偷了玉米,自己才没有被饿死。两人吃了将近一个冬天的生玉米。

    现在,老伙计的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怎能不让霍老难过?

    霍老看着志远道:“志远,不能再想别的办法救治顾老吗?”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爷爷,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如果我没有五行针的最后一针,就无法激活顾老最后的生命力,顾老根本就不会再醒过来,他也不能安排自己的后事。”

    霍天文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给了顾老三天时间的安排。”

    霍天文说完,看着父亲道:“爸爸,谢老,我先回去了,我安排好一切,以防不测。”

    霍天文已经得到了顾老的确切消息,他知道,自己现在怎么做。

    霍老道:“去吧,小心。”

    霍天文道:“谢老,我回去了。”

    谢老道:“天文,安排好工作,不要出任何的差错,稳定压倒一切。”

    霍天文道:“好的,谢老。”

    霍天文看了欧阳志远一眼,低声道:“谢谢你,志远。”

    霍天文这声谢谢,包含了很多的含义。高层的博弈,成败就在一瞬间,自己能提前三天知道顾老的情况,这让自己能提前安排好一切。

    霍天文说完这句话,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了出去。

    谢老看着霍老道:“老伙计,我也回去安排一下,咱们国家要高速的发展,再也不能乱折腾了。”

    霍老点点头道:“好,老伙计,你去安排吧。”

    谢老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这三天,好好的陪陪顾老,我有时间,去看你们,我走了。”

    谢老说完,走了出去。

    简单的吃完饭后,霍老看着霍天武道:“在家陪你母亲吧,我到医院陪陪老伙计去。”

    霍天武道:“好的,爸爸。”

    霍老道:“走吧,志远,咱们到医院去。”

    “好的,爷爷。”志远站起身来,和霍老走了出去。

    霍老刚走不远,又转过身来道:“我要给老伙计带一块清香的玉米饼去。”

    周老周昭阳的家里。

    周老、赵老赵鸿远坐在沙发上,两人喝着茶。

    周老的儿子周志江给两人添着茶水。

    赵老低声道:“顾老终于苏醒过来了。”

    周老喝了一口水道:“欧阳志远的医术还真高明,顾老终于转危为安。”

    周志江道:“父亲,我刚从医院回来,顾老还在沉睡。”

    赵老道:“志江呀,你还是去医院吧,下午你没在医院,三位首长到了医院,亲眼看到了欧阳志远救了顾老,首长没看到你,很不好呀。”

    周老道:“志江,你去吧。”

    周志江忙道:“好的,父亲、赵老,我马上回去。”

    周志江说完,连忙赶回医院。

    赵老看着周老道:“老伙计,你看顾老的病情怎么样?”

    周老道:“顾老的病,本来已经不可挽回了,但欧阳志远及时的赶到,救醒了顾老,我看,醒过来的顾老,神情很好,脸色红润,再活上一段时间,没有问题。”

    赵老道:“这次,欧阳志远在三位首长面前,救活了顾老,他从此,走进了首长们的眼睛里了。”

    周老道:“这是个不好的开端,欧阳志远在三代官员们中间,本来就是一个佼佼者,现在他又救了顾老,顾老会照顾他的,顾家的人,也会很感激他。”

    赵老低声道:“任何事情,都是物极必反,欧阳志远这样年轻,就做到了厅级,这在全国是没有的,但这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如果顾家再对他照顾,他走的太一帆风顺了,嘿嘿,走的太一帆风顺的人,能走的长远吗?太顺了,他就会放松自己,就会露出破绽,咱们只要抓住他的破绽,一击必中。”

    周老冷笑道:“一个小辈而已,咱们也不要太费精力,说说下面怎么走吧。”

    赵老道:“顾老的病情,有了好转,咱们也不能轻举妄动,一切顺其自然吧。”

    周老低声道:“一场风暴,竟然让一个小辈化为无形,真是想不到呀。”

    赵老嘿嘿的冷笑道:“人活百岁,谁能不死?等着吧。”

    欧阳志远和霍老走到顾老的病房前,透过玻璃看到,顾老已经醒了,游思雨正在喂顾老喝小米粥。

    保健部长于文志连忙过来,毕恭毕敬的道:“霍老,您好。”

    霍老道:“顾老醒了?”

    于文志连忙道:“是的,霍老,顾老醒了,顾老的家人,正在喂顾老喝粥。”

    霍老看着志远道:“顾老能喝粥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能喝,不过,不能喝太多。”

    霍老看着顾老喝完那碗粥,才和欧阳志远推门进去。

    顾润泽、顾润水、顾润玉和顾正民、游思雨看到霍老和欧阳志远走了进来,他们连忙和霍老、志远打招呼问好。

    “霍老,您来了。”顾润泽低声道。

    霍老点点头道:“我不放心你父亲,我来看看他。”

    “霍爷爷,欧阳大哥,您们来了。”游思雨连忙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道:“思雨,我们来了。”

    顾老看到了霍老和欧昂志远,老人的精神很好,脸色红润,看到老伙计来看自己,顾老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欧阳志远知道,顾老的精神很好,这是回光返照,自己的针灸,激活了老人的潜力,这种潜力一过去,老人就不行了。

    “老伙计,你来了,志远,快坐。”顾老微笑着道。

    霍老伸手,抓住了顾老的双手,颤抖着嘴唇道:“老伙计,你感到怎么样了?”

    霍老知道,自己生死与共的老伙计,顾老就要离开自己,他的心难受极了。

    顾老从霍老泛着泪光的眼睛里看出了,霍老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一切。

    顾老坦然的笑道:“老伙计,我感觉很好呀,等我出院了,咱们再好好的吃一顿玉米饼。”

    霍老笑着从包里拿出一块热乎乎的玉米饼笑道:“老伙计,看看这是什么?”

    “玉米饼!”顾老惊喜的看着霍老手里的玉米饼。

    霍老笑着把热乎乎的玉米饼放在了顾老的手里笑道:“尝一尝,看看还有大西北戈壁滩的味道不?这是我专门给你做的。”

    “呵呵,不错,很长时间没有吃你做的玉米饼了。”顾老拿起玉米饼,咬了一小口,一股热乎乎的清香,立刻充满着自己的口腔。

    “呵呵,还是大西北戈壁滩的味道呀。”顾老笑道。

    霍老笑道:“就是这种玉米饼,救活了咱们,一看到这玉米饼,我就想起来,咱们一起翻窗户,偷玉米的情境。”

    霍老一提起这件事,顾老立刻大笑道:“刚开始,你的臭脾气还很硬,说饿死也不去偷玉米,嘿嘿,你个老家伙,那个时候,咱们不偷玉米,就得饿死。人不论在什么困难的情况下,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霍老笑道:“是呀,要不是这玉米饼,咱们早就饿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