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顾老愤怒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五十九章顾老愤怒了

    宋光明看了一眼李吉昌道:“九十二亿资金的缺口,可不是小数目。”

    李吉昌道:“我知道,宋书记,工程先开工,进行基建,前期资金的投入,咱们市里先投入一部分,再等候财政部和省里的资金到位,加上欧阳市长筹集到的资金,咱们就可以把机场建起来。”

    宋光明道:“机场的建设,不是一般的项目建设,承建的公司,必须有机场建设资质证,所有的建设项目,都要公开对外招标,特别是航站大楼、候机大厅、飞机跑道、停机坪这些项目。”

    李吉昌道:“好的,宋书记,我一定按照你的话去做。”

    李吉昌回到市政府办公大楼的办公室,从燕京回来的驻京办事处主任冯贵强和市发改委主任梁启国已经在办公室等候李吉昌了。

    两人一看李市长回来了,连忙站起来,恭敬的道:“李市长,您好。”

    李吉昌一看是冯贵强和梁启国,他一把拉住两人的手笑道:“两位有功之臣,回来了,你们辛苦了。”

    冯贵强和梁启国一看李市长主动拉住两人的手,这让两人都十分的感动。他们感到,自己在燕京所受的那些委屈,都云消雾散。

    李吉昌很会收买人心,对所有跟随他的人,他一句话,都能让你感到心里很温暖。

    市发改委主任梁启国连忙道:“李市长,我们不辛苦,这是我们的工作,应该做的,好在飞机场的项目,已经批下来了,我们没白在燕京呆这么长时间,没有白受这么多的委屈。”

    梁启国说完话,眼圈有点红了。

    在燕京,别说他这个市发改委主任,和他在一起跑项目的省发改委主任田凡民,在燕京那些领导面前,每次都是点头哈腰,象孙子似的。

    在燕京,在那些趾高气扬的官员面前,他们受尽了委屈和折磨,他脸上的肌肉由于假笑和谄媚,到现在还僵硬着,没有恢复过来。

    李吉昌紧紧地握住梁启国的手,拍了拍梁启国的肩膀道:“湖西市的人民和市委市政府会记住你们的功劳的。”

    冯贵强笑道:“总算委屈没有白受。”

    李吉昌看了看表道:“下班了,走,到机关餐厅,我给你们庆功。”

    冯贵强和梁启国连忙道:“谢谢李市长。”

    李吉昌让秘书柴伟叫上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副市长甄永军、副市长李宗伟,一起去吃饭。

    燕京,顾老的小院。

    几盆铁枝虬干的腊梅花,在怒放。

    沁人心扉的幽香,飘满整个小院落。顾老看着这几盆怒放的腊梅,吸了一口烟,花白的头发,在微风中轻轻的抖动。老人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有些事情,在自己走之前,一定安排好,决不能留下什么遗憾。很多事情,让顾老都放不下呀。

    自己曾经发誓,一定要到回归后的香港看一看,看看失散百年的游子,回到母亲的怀抱,看来,自己等不到那一天了。

    真香呀,这几棵腊梅。

    刀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顾老想起了南宋思想家朱熹的一句名诗。

    周志江看着神情憔悴的顾老,心里一痛。这一段时间,顾老天天熬夜,健康情况不容乐观。

    “外公,我们回来了。”游思雨欢快的声音在前面传来。她和关诗琳笑嘻嘻的跑了进来。

    顾老一听外孙女的声音,老人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游思雨是他大女儿顾荣的唯一女儿,也是自己最喜欢的外孙女。

    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山南省湖西市,这件事,在燕京闹得沸沸扬扬,两方都在指责对方,闹得不可开交。

    顾老知道,这件事,一定要快刀斩乱麻,决不能拖下去。老人先让身为记者的外孙女游思雨和关诗琳到龙州暗访,然后到山南省湖西市调查中望铝业集团在没有任何手续下竟然征地动工的事件。

    今天,外孙女游思雨和关诗琳终于回来了。

    游思雨象小鸟一般,跑了过来,抱住了顾老的胳膊道:“外公,我们回来了。”

    关诗琳看着顾老道:“顾爷爷,您好。”

    顾老微笑道:“丫头们回来了,累了吧,走,到房间去暖和一下。”

    “顾爷爷,我们不累。”关诗琳笑道。

    两个小丫头,簇拥着顾老,走进了顾老的房间。

    周志江也跟着走了进来。工作人员给顾老和游思雨、关诗琳倒上水。

    顾老疼爱的看着自己的外孙女道:“思雨呀,说说你们调查的情况。”

    游思雨道:“外公,我们拍摄了中望铝业集团在龙州的污染情况,简直就是惨不忍睹,触目惊心,我放给您看看。”

    游思雨说着,把光碟放进机器里。

    关诗琳道:“顾爷爷,龙州上空的空气,污浊不堪,到处都充满着一股臭鸡蛋味,让人恶心死了,很多人的牙齿,都是黑黄色的,癌症村、大头娃娃村、软骨症村,到处都是,您看看就知道了。”

    顾老一听关诗琳这样说,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这时候,屏幕上开始出现中望铝业集团在龙州的画面。

    管道高塔林立的中望铝业集团,十几根粗大的烟筒,直刺天空,向高空喷射着让人恐怖的浓烟,画面的上空,灰蒙蒙的一片,乌烟瘴气,一看就让人透不过起来,极其的压抑。

    厂外的粗大污水管道,散着白沫,雾气腾腾,向外流淌着漆黑的废水。

    周围的庄稼枯萎绝产。人们的脸上带着绝望的悲伤。

    画面一转,白幡飘荡,一座又一座的新坟,在山岗上出现,凄厉悲切的哭声,让人心碎。

    绝望而麻木瘫在床上的软骨病人,让人恐怖、身材萎缩、头颅很大的大头娃娃,让人看了心碎。

    人们绝望的哭诉着,伸出溃烂变形的双手,还有满嘴焦黄氟牙。

    顾老看着这些画面,他的眼神变得凌厉愤怒,冷哼一声,猛一抬手,狠狠的把茶杯摔在地上。

    “啪!”茶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溅起来的碎瓷片,飞起很高。

    “真是触目惊心!岂有此理,竟然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只知道赚这黑心的钱,他们还有点良知吗?”顾老的脸色变得铁青。

    游思雨忙道:“外公,您不要生气,您再看山南省湖西市在没有任何手续,项目也没有进行立项、发改委并没有审批的情况下,为中望铝业集团的搬迁,就开始征地,而且由于强行征地,他们用铲车,铲死了一名老人和小女孩的视频。”

    顾老沉声道:“还有这样的事?”

    关诗琳道:“顾爷爷,您看看就知道了。”

    画面一闪,画面转到柳河镇,机器轰鸣,尘土飞扬,大量的桑田在老百姓的哭喊声中,被强制铲平。

    有的老百姓在反抗中,被警察带上手铐带走。

    镜头快速的转换,大片大片的桑田,一片狼藉,几十年的桑树被连根拔起,丢在一边。

    无数的老百姓,眼睛里含着愤怒的泪花,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桑田,在哭泣流泪。

    最后,当一位老人和孩子,流着泪冲向高速奔来的铲车,被卷进了车底的时候,顾老愤怒了。

    他狠狠的一拍桌子,看着周志江道:“周主任,立刻让中望铝业集团停业整顿,什么时候,环保达标后,才能再次生产。立刻让山南省彻查湖西市强行征地事件,追究责任人的责任,所有的结果,都要报到我这里来。”

    当游思雨播放那些视频的时候,周志江就知道,中望铝业集团是在劫难逃,山南省湖西市将被追究责任。

    果然,当顾老看完这些视频后,终于暴怒了。

    周志江连忙道:“是,顾老,我亲自通知。”

    这个消息,在几分钟内,就在燕京高层中传开了。

    霍老的静雅园。

    几个石榴树桩,在霍老的手里来回的转动着,霍老手里的剪刀,修剪着一些杂乱无章的树枝。

    老人很专注,仿佛除了手里的树桩外,别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似的。

    霍天武走了进来,看到了父亲的专注,还有父亲那雪白的华发,他微微地愣了一下。

    父亲老了。

    霍天武走了过来,轻声道:“爸爸。”

    霍老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儿子道:“什么事?”

    霍天武低声道:“顾老已经下令,让中望铝业集团停业整顿,追究山南省湖西市非法强行征地数千亩和铲死人的责任。”

    霍老点点头道:“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那些不顾老百姓死活的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无视党纪国法,一意孤行,早晚会受到制裁的。”

    霍天武道:“是呀,湖西市的麻烦,这次大了。”

    霍老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道:“志远没有参与进去吧?”

    霍天武道:“志远一直反对中望铝业集团进驻湖西市。”

    霍老道:“那就好,萧远山呢?”

    霍天武道:“省委书记萧远山对这件事,没有任何的责任,他同样在省委常委会上,否决了中望铝业集团搬迁湖西市的决定。”

    霍老点点头道:“赵鸿远的外孙子,那个叫李吉昌,是才调到湖西市担任市长的吧?”

    霍天武道:“是的,爸爸,李吉昌调到湖西市,算起来,有一个月了。”

    霍老看了一眼霍天武道:“年轻人不能太毛躁,还是年轻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