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吓死人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五十三章吓死人了

    江宗帆一听翠竹轩是这两个女人订的,他不敢忘记了自己下来是来干什么的,他冷哼一声道:“既然是你们订的翠竹轩,那就让出来吧,我们江石集团今天要在翠竹轩宴请市长李吉昌。”

    江宗帆直接把江石集团抬出来,连同市长李吉昌都拿出来了,进行砸人。

    在江石集团和市长李吉昌这两块招牌下,没有人敢有任何的反抗。

    什么?我的天哪,江石集团?江省长大公子的集团,邀请李市长吃饭?

    前台副经理李安水吃惊的看着江宗帆,脸上露出了震惊和懊恼的神情,他知道,今天自己这一巴掌算是白挨了,江石集团在整个山南省,谁敢招惹?又是邀请李市长来吃饭,自己更不敢招惹人家了。

    游思雨一看江宗帆报出江石集团和李吉昌的名号,来压自己,游思雨不由得冷笑一声道:“江石集团是干什么的?不就是一个处理污水、清理下水道的私营企业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你们要仗势欺人?你们凭什么要让我们让出翠竹轩?真是岂有此理。”

    本来,江宗帆是要拿出江石集团和李吉昌的名头,打压这两个女人,让她们主动退出翠竹轩,但想不到,对方竟然不服气自己,还侮辱哥哥的江石集团,这让江宗帆勃然大怒,这两个女人真是欠揍呀,竟然这样不识抬举。

    江宗帆一声冷哼道:“欠揍不是?”

    他说完话,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这一巴掌,正打在游思雨的脸上,游思雨的脸上顿时起了一个青紫的手掌印。

    “你……你竟然敢打我?”游思雨没防备江宗帆竟然嚣张到抬手就打人,这让游思雨根本不能接受,他长这么大,谁敢打他?游思雨可是顾老的外孙女。

    游思雨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但倔强的她,强忍泪水,不让他流出来。

    关诗琳一看游思雨被打了,这把她吓坏了,不论在什么地方,游思雨哪里吃过这种亏?关诗琳一声尖叫,冲向江宗帆,一手抓向江宗帆的脸。

    游思雨没有防备江宗帆,江宗帆同样没想到关诗琳会抓自己。

    关诗琳长长的指甲,瞬间就在江宗帆的脸上留下了五道血痕。

    “啊!”江宗帆一声惨叫,他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剧痛,痛彻心扉。这让他勃然大怒,他一声怪叫道:“你他妈的找死。”

    江宗帆一巴掌打向关诗琳的脸。

    这一巴掌是江宗帆含怒而发,要是打在关诗琳的脸上,关诗琳脸上的伤,会比游思雨更重。

    “住手!”一声暴喝从门前传来,人影一晃,一个人旋风一般的闪了进来,一脚踹向正在打关诗琳的江宗帆。

    欧阳志远下班后,坐车刚来到湖西大酒店的门前,就看到大堂前站满了人,一个背向着自己的男人,正伸手去打关诗琳,而游思雨正双眼含着泪花的愣在一边,脸上竟然有一个青紫的手掌印。

    不好,关诗琳和游思雨被人打了。是谁有这么大的狗胆,竟然敢殴打关诗琳和游思雨?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冲了进来,一脚踹向那个殴打关诗琳的男人。

    “扑通!一声闷响,江宗帆被欧阳志远一脚揣了个大马趴,一头拱在了前面台上,额头上顿时起了个大紫泡。

    我的天哪,谁敢殴打江石集团的人?这不是找死么?

    众人仔细一看,个个都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

    “欧阳市长!”

    副经理李安水一声惊叫。欧阳市长敢打江石集团的人?

    江宗帆被人踹了一个狗吃屎,这让他勃然大怒,他一声咆哮,从地上爬起来,嚎叫着:“哪个王八蛋敢打老子,老子让人弄死你。”

    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有人欺负自己的朋友,何况是女孩子?他没等这家伙爬起来,又是一脚。

    “扑通!”江宗帆刚要爬起来,又被欧阳志远一脚踢了个跟头。

    “欧阳大哥!”游思雨看到了欧阳志远,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志远拍了拍游思雨的后背,轻轻的推开她道:“思雨,我给你报仇,这人是谁?”

    没等游思雨说话,江宗帆嗷嗷叫着咆哮着爬起来,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江宗帆。

    江宗帆!

    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愣,江宗帆来湖西市干什么?

    江宗帆爬起来一看是欧阳志远,他也是一愣。欧阳志远在南州打过自己一次,自己的父亲和省委书记萧远山博弈,父亲失败,那件事不了了之,今天,欧阳志远又打了自己,自己真他妈的倒霉。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道:“江宗帆,你还要脸吗?你一个省长公子,竟然殴打两个女孩子,你还还要脸吗?”

    什么?这个年轻人,竟然是省长公子?哪个省长?江宗帆,难道是省长江川河的小儿子?

    前台副经理李安水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自己被省长的儿子江宗帆打了,自己不仅被白打,就怕饭碗也保不住了。

    关诗琳一听殴打自己的这个男人,竟然是山南省省长江川河的小儿子,她的脸色一寒,走到旁边,快速的拿出了电话,直接拨打顾老办公室的电话。

    关诗琳和游思雨是好朋友,两人经常到顾老哪里去玩,和顾老说说话,顾老也是很喜欢自己的外孙女和关诗琳。

    周志江刚从顾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来到办公室。他刚照顾完顾老吃晚饭。

    顾老平时不在自己的办公室工作,而是最喜欢在自己小院子后面的起居室工作。

    关诗琳也不想麻烦顾老,怕引起顾老生气,她知道,顾老的办公室,周志江在那里。

    周志江拿起电话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关诗琳低声道:“周伯伯,您好,我是关诗琳。”

    周志江一听是环保部长关锦程的女儿关诗琳,周志江知道,关诗琳和顾老的外孙女,是顾老派去山南省湖西市调查中望铝业集团搬迁的事的,关诗琳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难道她们碰到了什么难事?

    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两大集团斗争的很是厉害,顾老为了顾全大局,平衡局势,到现在并没有表态,但顾老可是派了自己的外孙女和关诗琳先到了龙州省调查了中望铝业集团污染的情况后,又让她俩到湖西市调查。

    周志江笑道:“丫头,什么事?你们在湖西市还好吗?”

    周志江也是经常看到关诗琳和游思雨来这里,和关诗琳很熟悉。

    “呜呜,周伯伯,我和思雨现在就在湖西市湖西大酒店,都被人打了。”关诗琳的眼泪下来了。

    “你说什么?你门被人打了?被谁打的?那家伙找死不成?”周志江被关诗琳的话吓了一跳。游思雨可是顾老最喜欢的外孙女,关诗琳的地位也不低,在湖西市竟然被人打了,顾老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谁打的你们,告诉给周伯伯,我给你们出气。”周志江快速的道。

    关诗琳道:“是山南省省长江川河的小儿子江宗帆。”

    “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

    周志江一听,眉头皱了起来。江川河经常来拜访自己的父亲,也拜访赵老,虽然是自己父亲和赵老战壕里的人,但你不管教好自己的孩子,竟然敢殴打顾老的外孙女和关诗琳,你这不是找死吗?弄不好,顾老一句话,就让你江川河完蛋。

    难道江宗帆不知道游思雨是顾老的外孙女?

    周志江忙道:“丫头,我马上给江川河打电话,让他儿子给你们赔礼道歉,你和游思雨想怎么打他,我保证他不敢还手。”

    “谢谢您,周叔叔。”关诗琳挂上了电话。

    周志江立刻拨打山南省长江川河的电话。

    江川河已经下班了,他刚回到省政府宿舍大院的家里,还没有吃饭,电话铃就响了。

    他一看号码,顿时吓了一跳,一下子站了起来。

    周老的儿子周志江的号码!周志江可是专门照顾顾老生活的办公室主任。自己在拜访周老的时候,和他交流过很多问题。周志江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江川河连忙接过电话,恭声道:“周主任,您好。”

    周志江沉声道:“江省长,你管不好你的小儿子,会给你惹祸招灾的。”

    江川河一听这话,脑袋嗡的一声,差点炸开。难道这臭小子又惹祸了?这次惹到周志江那里去了?不可能呀?自己的小儿子不是和他大哥一起去了湖西市了吗?周志江的口气,带着责备的意思。

    要是招惹到了周志江,就怕会连累自己的。

    江川河的冷汗,湿透了后背。他连忙道:“周主任,是怎么回事?”

    周志江冷声道:“江省长,你的小儿子在湖西市,打了顾老的外孙女游思雨和环保部长关锦程的女儿关诗琳,好好的管教你的小儿子吧。”

    周志江说完,一声冷哼,挂上了电话。

    什么?我的天哪,这个臭小子打了顾老的外孙女和环保部长关锦程的女儿关诗琳,这不是找死吗?顾老的外孙女你也敢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