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怀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四十五章怀疑

    欧阳志远走出了诊所,不一会,黄部长的电话就通了。

    “您好,黄伯伯。”欧阳志远连忙向黄稷山问好。

    欧阳志远在没有人的地方,称呼黄稷山黄伯伯,这让黄稷山感到很舒服。这个称呼让他感到了志远和自己的距离很近。

    “志远,谢谢你救出了一帆。”黄稷山很是感谢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忙道:“谢什么,黄部长,一帆是我的女儿,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黄稷山道:“志远,你详细的说一下五行门绑架一帆的过程。”

    欧阳志远低声道:“对不起,黄伯伯,这件事也是怨我,是因我而起的。”

    黄稷山一愣,他沉声道:“怎么会是因你而起的?”

    欧阳志远道:“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就要调到山南省担任省委书记,陈浩然的亲家,江南五行门门主齐风云的手下大量涌入山南省,准备开中医门诊。龙海市就来了齐风云的手下,那人叫齐凤浩。我在给病人治疗疾病的时候,用了一条极其珍贵的金翅鉄背大蜈蚣。齐凤浩化妆成了病人,看到了那条极其珍贵的金翅鉄背大蜈蚣,他起了歹意,就绑架了一帆,逼迫我用极其珍贵的金翅鉄背大蜈蚣叫唤一帆。我知道,绑匪在接到金翅鉄背大蜈蚣后,很有可能杀人灭口,我通过特别的朋友关系,查到了绑匪齐凤浩的老巢,救出了一帆,还好,一帆没有受到伤害。但当时的情况,极其的危险,齐凤浩在收到金翅鉄背大蜈蚣后,已经下令杀害一帆,我赶到他们的老巢之时,一个人绑匪已经举起了刀,正准备杀害一帆,我直接击毙了那人,救出了一帆。”

    “杀的好。”黄稷山听得惊心动魄。

    “志远,这也不怨你,你免费治病救人,让老百姓有个看病的地方,让老百姓能看得起病,是好事,错在齐风云的手下,太过歹毒,对了,你去追齐凤浩,抓住了他没有?”

    欧阳志远道:“齐凤浩被金翅鉄背大蜈蚣咬了一口,已经掉到山崖下面摔死了。”

    欧阳志远不想说出实情。

    “好,这种坏人死的好,死干净才好。”黄稷山沉声道。

    欧阳志远道:“黄伯伯,齐风云的手下,良莠不齐,我不想让他们随着陈书记的到任,而进入山南省,祸害山南省的老百姓。”

    黄稷山笑道:“志远,你放心吧,陈浩然已经下令,让齐风云进入山南省的人都退出山南省。”

    陈浩然为了取得黄稷山的谅解,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和决定,汇报给了黄稷山。

    欧阳志远一听,大声道:“真的?黄伯伯?”

    黄稷山道:“是真的,陈浩然亲口向我回报的。”

    欧阳志远笑道:“太好了,黄伯伯,这下我就放心了。”

    “志远呀,一帆在你家,让你父母费心了,代我向你父母问好。”黄稷山笑道。

    欧阳志远道:“您客气了黄伯伯。”

    两人又说了一会,黄稷山就挂断了电话。

    天色已经很晚了,欧阳志远走回诊所内道:“天色不早了,回家吧。”

    一帆躺在黄晓丽的怀里,已经睡着了。

    欧阳志远把一帆接过来,抱在了怀里,轻声道:“走吧。”

    黄晓丽点点头。

    众人坐进车里,回到了家里。吃过饭后,一家人都累了,早早的休息。

    欧阳志远安排好黄晓丽的房间,抱着一帆,走进黄晓丽的房间,要把一帆放在床上,但一帆的小胳膊紧紧地搂着志远的脖子,迷迷糊糊的道:“爸爸……别走,我跟你和妈妈一起睡。”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跳,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黄晓丽。黄晓丽的脸色红红的,双眼充满了温馨的柔情,如同微风吹皱了春水一般。

    她伸出了双手,在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志远的后腰,她把脸贴在了志远宽厚的后背上,听着志远咚咚有力的心跳,感到温暖安全极了。

    “志远,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一帆。”黄晓丽喃喃的道。

    欧阳志远感受到了黄晓丽的温情和依赖,他伸出手,拦住了黄晓丽的娇躯,轻声道:“一帆也是我的女儿,晓丽,谢什么。”

    黄晓丽抬起长长的睫毛,温柔的看着欧阳志远,黑黑的睫毛抖动了几下,轻声道:“今天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就见不到一帆了。”

    欧阳志远道:“是呀,当时的情况真是危险之极。”

    欧阳志远看了看搂住自己脖子的小一帆,心里升起了浓浓的爱意。

    黄晓丽道:“志远,我想辞去县委书记的职务,专门来照顾一帆。”

    黄晓丽的双眼里,还是闪烁着一丝后怕。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辞职不需要了,以后,五行门的人,再也不能进入山南省了。”

    黄晓丽看着志远道:“为什么?”

    “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已经命令五行门掌门人齐风云把五行门的人,全部撤出山南省,以后也不许他们进来。”欧阳志远轻声道。

    “你听谁说的?”黄晓丽轻轻的搂着志远。

    “你爸爸说的,陈浩然害怕齐风云给他招惹事端,连累他,他禁止齐风云的人进入山南省。”欧阳志远轻声道。

    黄晓丽道:“我爸爸说的,没有错,那我就放心了。”

    志远轻轻地把一帆放在床上,把她的小胳膊放进被子里。一转身,把黄晓丽抱在了怀里。

    黄晓丽微微的颤抖着,依偎在志远的怀里。

    第二天上午,齐风云派人把齐凤荡送到了龙海市公安局,让齐凤荡投案自首。

    齐风荡并不知道,他的大哥已经死亡,为了减轻他哥哥的罪行,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龙海公安局长裴元奎亲自审问齐风荡,他也不知道,齐凤浩已经死亡。裴元奎让公安局发出了通缉令,缉拿齐凤浩。

    刑侦队长沈传飞把欧阳志远和他的司机联合在一起,从绑匪手里救下黄一帆的整个过程,向公安局长裴元奎汇报了一遍。

    这让裴元奎吃了一惊。他知道,欧阳志远的伸手极好,但是,从欧阳志远连闯红灯去救黄一帆的过程来看,欧阳志远是直奔绑匪老巢的,但是欧阳志远怎么会知道绑匪关押黄一帆的地点?

    还有,刑侦队长沈传飞说,他看到了几个行动矫健敏捷的男人,好像和欧阳志远认识。那些人是谁?他们是干什么的?

    欧阳志远的那个司机同样不简单呀,一下就按住了那个绑匪的手腕,欧阳志远的那一针,正扎进绑匪的眉心,一针毙命。

    虽然裴元奎很想追究欧阳志远那一针的法律责任,但是,欧阳志远的背景和黄晓丽的背景,终于让裴元奎放弃了这个想法。能救出来黄一帆,是龙海市所有领导的万幸,如果黄一帆死了,不只有市长任海涛完蛋,自己同样完蛋,就是省长江川河也绝对会受到连累。

    裴元奎来到了市政府,向市长任海涛汇报了今天五行门送来齐风荡的事情。

    市长任海涛在昨天夜晚里,就知道,欧阳志远已经救出来了黄一帆,任海涛在昨天向省长江川河汇报了黄一帆已经救出来了。

    省长江川河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严厉的批评了市长任海涛近期的工作,并对他进行了警告。

    省长江川河的话,让市长任海涛的冷汗淋淋,连衣服都湿透了。虽然自己是江川河的亲信,那是省长江川河要利用自己。如果自己在工作中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而连累了他,任海涛相信,省长江川河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推出去顶罪。

    市长任海涛听完了裴元奎的汇报,他冷哼一声道:“裴局长,欧阳志远为什么能找到绑匪的老巢,而你们公安局却没有任何进展和线索?”

    裴元奎道:“任市长,经过审问,齐风荡交代,他们是看中了欧阳志远的一条什么金翅鉄背大蜈蚣,这才绑架了黄一帆,想用黄一帆来交换那条金翅鉄背大蜈蚣,很有可能,欧阳志远是从另一个人绑匪齐凤浩那里得到隐藏黄一帆的地址。”

    任海涛看着裴元奎道:“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好在黄一帆已经救出来了,大家平安无事就可以了。”

    裴元奎低声道:“任市长,您说,和欧阳志远合作的那些人是什么人?会不会是黑社会的人?”

    任海涛一听,冷冷的看了一眼裴元奎道:“裴局长,我看你还是不要招惹欧阳志远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裴元奎连忙道:“是,任市长。”

    “叮叮叮叮……。”

    裴元奎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手机一看,是刑侦队长沈传飞的电话。

    裴元奎接了过来,电话里传来沈传飞急促的声音:“裴局长,我们查出来和欧阳市长在一起的那些人是什么人了。”

    裴元奎一听,低声道:“你说什么?你们查出来和欧阳市长在一起的那些人是什么人了?说,他们是什么人?是不是黑社会的?”

    沈传飞低声道:“是国安的。”

    “你……你说什么?是……国……安的?”裴元奎一听,吓了一跳。国安的人,欧阳志远竟然和国安的人在一起?难道是国安的人帮助欧阳志远找到了黄一帆?

    裴元奎低声道:“你们是怎样查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