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暴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四十三章暴怒

    欧阳志远笑道:“对王超然说,谢谢他。”

    李玫道:“不要客气,头儿,帮助你,就是帮助我们自己。”

    欧阳志远和李玫分别后,他坐上车,车子开向自家的门诊,他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一看号码,是陈雨馨的号码。

    陈雨馨在那里?在运河县?还是在傅山县?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

    电话里,立刻传来陈雨馨关切的声音:“欧阳大哥,你在龙海?”

    欧阳志远听到了陈雨馨的声音,他的心温暖极了,自己想雨馨了,很长时间没和雨馨见面了。

    欧阳志远道:“雨馨,你还好吗?我在龙海。”

    陈雨馨道:“我听说,黄书记的女儿一帆被绑架了孩子救出来了吗?”

    欧阳志远道:“是的,一帆被绑架了,但现在已经救出来了。”

    陈雨馨一听,一帆已经被救了出来,她欣喜的道:“太好了,一帆被救出来了,那些匪徒太可恨了,竟然连这么小的孩子都要绑架,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道:“雨馨,你知道是谁绑架的一帆吗?”

    陈雨馨低声道:“不知道呀?是谁绑架的一帆?”

    欧阳志远道:“江南五行门龙海分堂主齐凤浩。”

    欧阳志远是故意给陈雨馨说江南五行门的事情,江南五行门门主齐风云,和陈雨馨的父亲陈浩然可是亲家,齐风云的女儿齐雯,也是欧阳志远的初恋,在和欧阳志远分手后,齐雯嫁给了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儿子陈慕雪。

    欧阳志远的目的,就是给五行门一个严厉的警告。

    “你说什么?江南五行门的人绑架了一帆?这怎么可能?”陈雨馨吃惊的问道。

    欧阳志远道:“雨馨,这是真的,我亲自参与了营救一帆的行动,龙海警方已经抓住了江南五行门的人,正在审问。”

    陈雨馨道:“欧阳大哥,这件事我会给我父亲说的。”

    欧阳志远道:“陈伯伯就要到山南省来上任了,我不希望,江南五行门连累了陈伯伯。”

    陈雨馨道:“谢谢欧阳大哥,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我父亲说的,对了,欧阳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湖西?”

    欧阳志远道:“我明天就回湖西市,雨馨,你的运河古城和留城古城建设的怎么样了?”

    陈雨馨笑道:“运河古城过了春节就能对外开放,留城古城还要等一段时间。”

    欧阳志远道:“雨馨,别太累着,注意身体,有时间,我去看你。”

    陈雨馨听着志远关心的问候,她的心暖暖的,眼圈一红,眼泪开始在眼圈里打转。

    自己爱志远,可是……,这个世界上,又要多的无奈和难以抉择的事情,可是自己并没有后悔。

    自己不后悔,爱上志远。

    陈雨馨低声道:“欧阳大哥,你没时间,就不要来,我没事。”陈雨馨说完,泪水禁不住的流了出来,并挂上了电话。

    这时候的黄晓丽已经和一帆回到了欧阳宁静的诊所,经过检查,一帆并没有受伤,只是受到了惊吓。

    当黄晓丽抱着一帆出现在诊所的时候,秦墨瑶一下把一帆紧紧地抱在怀里,眼泪流了出来,再也不肯松开来。

    “奶奶,我没事,是爸爸救了我,我爸爸太厉害了,一下就把那个坏蛋打趴下了。”一帆自豪的夸奖着自己的爸爸。

    欧阳宁静道:“晓丽,一帆是怎么救出来的?龙海公安局没有参加营救?”

    黄晓丽道:“别指望龙海公安局的人,是志远和他的朋友,救出来的一帆。”

    欧阳宁静惊异的道:“是志远救得一帆?”

    黄晓丽把营救一帆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欧阳宁静道:“江南五行门的人太过分了,连孩子都不放过,真是岂有此理。晓丽,你说志远去追罪犯去了?”

    黄晓丽道:“抓住的那个五行门的人都交代了,追远去追的那人叫齐凤浩。”

    “齐凤浩?欧阳宁静并不认识齐凤浩。但齐家风字辈的人,和五行门主齐风云是同辈。

    黄晓丽点点头道:“是的,五行门龙海堂主齐凤浩。”

    黄晓丽刚说完话,她的电话就响了。黄晓丽一看,是父亲打来的电话。

    她连忙接了过来。

    “晓丽,一帆的情况怎么样了?救出来了吗?”黄稷山的声音很是焦急,他同样很喜欢这个外孙女。

    黄晓丽连忙道:“爸爸,一帆救出来了,是志远和他朋友救出来的。”

    “志远?和他朋友救的一帆?那龙海的警察是干什么的?志远在吗?”黄稷山很是生气。

    黄晓丽道:“爸爸,志远和人去追一个主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黄稷山道:“晓丽,是什么人绑架的一帆?”

    黄晓丽道:“爸爸,是江南省五行门的人,警察抓住了一个,都审问出来了。”

    “什么?江南五行门的人?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是干什么吃的?嘿嘿,他亲家的手下,竟然敢绑架我的外孙女,真是岂有此理,志远回来后,让他给我打电话。”

    黄稷山很是生气。

    黄晓丽道:“好的,爸爸。”

    “让一帆接电话。”黄稷山想听听外孙女的声音。

    黄晓丽把电话递给一帆道:“一帆,外公和你说话。”

    一帆拿起电话道:“外公,你不要担心我了,是爸爸把我救出来的,绑架我的人太坏了,把我一个人关在小黑屋里,我很害怕,那人还要用很长很长的刀子砍我,外公,我很害怕。”

    一帆说着话,另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妈妈的脖子,眼里又露出了恐惧的目光。

    黄晓丽连忙紧紧地搂住女儿一帆。

    黄稷山听到了外孙女一帆害怕的声音,他连忙道:“一帆,别害怕,你外公替你出气,好好地听妈妈的话,就要过年了,过两天,你和妈妈一块来燕京过春节。”

    “好的,外公,我和妈妈一起去燕京看你。”一帆对着电话道。

    一帆把电话交给妈妈,依偎在妈妈的怀里,不肯松手。

    小丫头受的惊吓可不轻。

    黄晓丽道:“爸爸,一帆没事,您放心吧,我这两天好好的陪陪她。”

    黄稷山点点头道:“好吧,就要过春节了,来燕京过春节吧,我等你们。”

    “好的,爸爸。”

    黄稷山挂上了电话,他的脸色气的一片铁青,他冷哼了一声,拨通了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的电话。

    陈浩然就要到山南省委上任了,这几天他在等新的省委书记到任,有点清闲。

    他的电话铃响了,他喝了一口水,拿起电话一看,一口水差一点呛着自己。

    号码竟然是中组部长黄稷山的电话。

    自己年后才到山南省任职,现在黄部长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能有什么事?

    陈浩然忐忑不安的按下接听键,恭声道:“黄部长,您好。”

    黄稷山冷哼一声道:“陈书记,嘿嘿,你亲家的五行门真厉害呀。”

    陈浩然一听黄部长怒气冲冲的提起自己的亲家齐风云的五行门,吓了他一跳,齐风云怎么了?难道齐风云得罪了黄部长?

    江南省距离燕京很远呀。

    陈浩然连忙道:“黄部长,齐风云的五行门怎么了?是不是得罪您了?要是得罪您了,我让他们向您道歉赔罪。”

    黄稷山冷笑一声道:“齐风云的五行门在山南省龙海市绑架了我的外孙黄一帆,嘿嘿,他们好大的胆子,你立刻让人调查这件事,给我一个答案,否则,我让人取缔五行门。”

    黄稷山的声音猛然提高了,他狠狠的扣死了电话。

    黄稷山的声音充满着暴怒和强烈的不满,这让陈浩然的冷汗刷的一下子流了出来。

    五行门肯定给自己惹事了。

    真是岂有此理,齐风云是怎么管理部下的?你五行门只是一个中医门派,怎么会绑架黄部长的外孙女?你们这不是找死吗?

    五行门的事,肯定会连累自己。这个亲家真是不省事呀。

    陈浩然拿起电话,拨通了齐风云的电话。

    现在的齐风云,已经接到了龙海分堂出事的消息。

    龙海分堂的一名中医大夫,已经把事情的经过,报告给自己了。当他听到齐凤浩竟然绑架了龙海市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女儿黄一帆的时候,吓了他一跳,吓得齐风云冷汗都流了出来。

    自己的亲家陈浩然就要到山南省上任了,齐风云要让江南五行门进军山南省。他让人调查了整个山南省所有领导的背景和社会关系,他当然知道,龙海市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父亲是谁。

    该死的齐凤浩想干什么?找死不成?竟然绑架黄晓丽的女儿?

    当那位老中医汇报到,齐二被欧阳志远当场打死,齐中被捕,齐风荡逃走的时候,齐风云大吃一惊。

    又是欧阳志远在和自己的五行门过不去,湖西市五行门的分堂,让欧阳志远打压的关门,龙海市的五行门分堂,又让欧阳志远弄散了,而且还杀死了齐中。

    齐风云阴森森的看着那个老中医道:“你知道齐凤浩和齐风荡为什么绑架黄晓丽的女儿吗?”

    那名老中医道:“我们都不知道,齐风浩做事很秘密,从来不告诉别人。”

    齐风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传下命令,立刻派人把齐凤浩和齐风荡抓回来审问。

    他不知道,齐凤浩已经死亡。

    齐风云刚下完命令,他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号码,竟然是亲家,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的电话。

    陈浩然给自己打电话干嘛?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五行门在龙海市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