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老子就是法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三十三章老子就是法律

    关诗琳和游思雨都想不到,在柳河镇吃饭,还吃出事来。

    看着这个瘦男人那weixie的目光,是那样的让人恶心,关诗琳脸色一寒,冷声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姜水淼淫笑道:“别问爷是谁,今天老子心情好,看到了你们两个漂亮的小妞,陪老子喝一杯如何?把老子伺候好了,老子有赏。”

    游思雨一听这家伙满嘴喷粪,她不禁冷笑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让人恶心?你是什么东西?敢让我们陪你喝酒?”

    姜水淼一听另一个美女在骂自己,他不由的冷哼一声道:“嘿嘿,不要不识抬举,你们要是不陪老子喝酒,今天,你们能走出柳河镇么?”

    姜水淼的话,带着赤和裸的威胁和阴森。

    温小山笑道:“小妞,今天你们走运了,走吧,咱们上楼,好好的玩玩。”

    刘虎连忙谄媚的道:“两个小妞,乖乖的听我们老大的话,陪我们老大喝几杯,要是把我们老大伺候的舒服了,这里有一万块钱,就是你们的了。”

    刘虎从怀里摸出一叠钱,在关诗琳和游思雨的面前一晃,然后扔到了关诗琳的面前。

    “呸!”关诗琳很是恼怒,呸了刘虎一脸道:“你怎么不把你妹妹和你姐送给你老大玩玩。”

    刘虎被关诗琳呸了一脸,而且被骂了一顿,但他并不恼怒,反而奸笑道:“小妞,我没有妹妹和姐姐,不劳你操心了,嘿嘿,你今天要不陪我们老大玩玩,我就找人轮了你们……。”

    刘虎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感到了一个手掌在自己的面前无穷的放大。

    “啪!”一声脆响,欧阳志远的手掌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刘虎感到自己的脸如遭重击,眼冒金星,鼻子喷出污血。他被打得一个踉跄,抢出好几米远,在地上转了几个圈。

    “谁他妈的敢打老子?”刘虎那里吃过这种亏,他一声咆哮,从地上冲了过来。但没等他冲过来,寒万重一声冷哼,一脚就踹在他的肚子上。

    “噗!啊!”

    刘虎一声惨叫,身子飞出数米开外,砸在了一张桌子上

    “嘭!”一声闷响,整张桌子,被刘虎的身体砸的粉碎,轰然倒塌,盘子的碎片和菜汁溅的刘虎一身都是,脸也被碎瓷片划破了。

    “你他妈的找死,竟然敢打我的人,来呀,给我打。”温小山一看和两个女的在一起吃饭的两个男人,竟然敢动手,他顿时破口大骂,立刻让人动手。

    五六个大汉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很多吃饭的人一看,竟然有人敢打姜水淼的人,他们知道,事情闹大了,很多人立刻逃走。也有胆大的,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寒万重一看五六个大汉嗷嗷叫着冲了过来,他一声大吼,一个旋风横扫,粗大的腿扫在了两个大汉的胸腔上。

    “啊!”两个大汉齐声惨叫,飞了出去。

    另外三个大汉一看寒万重这么厉害,微微一愣,寒万重一声怒吼,一招阳光三叠,打在了一个大汉的身上。

    “嘭嘭嘭!”三声巨响,剩下的三个家伙,也被打得飞了起来,砸向远处。

    欧阳志远冲着寒万重竖起了大拇指笑道:“呵呵,阳关三叠,不错。”

    寒万重笑道:“这几个脓包太不经打了。”

    “打得好!”

    关诗琳和游思雨拍着手掌大声欢呼。

    欧阳志远一把揪住姜水淼的衣襟,扯了过来。

    “啪啪!”两记清脆的耳光打在了姜水淼的脸上,瞬间就把姜水淼打的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你……你是谁……?竟然敢打老……”

    “啪!”欧阳志远又是一掌,把他打得差点晕了过去,飞了出去。

    温小山一看姜水淼让那个小白脸打的鼻青脸肿,他立刻拿出电话,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温守发,你快来,姜水淼和我在柳河酒楼,快被人打死了。”这家伙真不是东西,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竟然直接叫自己父亲的名字。

    寒万重一看这个胖子在打电话叫人,他一脚就踹在了温小山肥胖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温小山像个皮球一样,被寒万重踹的滚出老远。

    看热闹的人,虽然不敢公然叫好,但很多人的脸上露出了解恨开心的笑意。他妈的,温小山、姜水淼,你们也有今天,真是打的太痛快了。

    柳河镇派出所长温守发正在柳河镇招待所,带领警察负责保卫工作。

    副市长马加山和古曹县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都在招待所,正在召开征地动员大会。

    温守发正在外面巡逻,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儿子温小山的电话。

    这个臭小子给自己打电话,有什么事?不会又惹了什么事了吧?

    他连忙接了过来,电话里立刻传来儿子温小山的声音:“温守发,你快来,姜水淼和我在柳河酒楼,快被人打死了。”

    温守发一听儿子的喊叫声,吓了他一跳,那个王八蛋这么大胆,敢打自己的儿子和姜水淼,找死不成?

    姜水淼可是柳河镇镇长姜宝杰的儿子,姜水淼要是有什么闪失,姜宝杰能饶了自己?

    自己这个所长可是镇长姜宝杰提上来的。

    温守发立刻让副所长于国友负责这里的保卫工作,他带上几个警察,连忙奔向柳河酒楼。

    外面响起警笛的凄厉声音,温小山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脸上带着狞笑道:“你个小白脸王八蛋,嘿嘿,你竟然敢打老子,嘿嘿,警察来了,抓住你,他们会剥了你的皮。”

    老板朱兴河一听警察到了,他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坏了,这四个人虽然能打,但是,警察一来,就怕他们要吃亏了,温小山毕竟是派出所长温守发的儿子,而姜水淼却是镇长姜宝杰的儿子。

    欧阳志远看这家伙听到警笛声,更加嚣张了,他就知道,这个胖子和外面的警察肯定有关系。

    看样子,这个胖子背后有背景呀。

    姜水淼也从地上站起来,他擦了擦被小白脸打肿胀的脸,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温小山沉声道:“你和外面的警察什么关系?难道外面的警察是你爹?“

    温小山嘿嘿狞笑道:“你个王八蛋,算你猜对了,老子的爹,就是柳河镇派出所长温守发,你个狗日的等着,警察来了,有种你别跑。”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胖子的话,不由得一愣,自己还真猜准了,柳河镇派出所长竟然是他爹。嘿嘿,

    这个胖子真是个奇葩。看来那个瘦子他爹,也是柳河镇的领导了?

    柳河镇派出所长温守发带着几名警察冲了进来,他一眼就看到整个酒楼的大厅被打得一脸狼藉,自己的儿子温小山、镇长姜宝杰的儿子姜水淼,还有刘天飞的儿子刘虎,都被打的鼻青脸肿。

    “温守发,你怎么才来,你再晚来一步,我就被人打死了,快,把这个小白脸和红脸大汉给我抓起来,剥了他们的皮。”温小山一看到自己的老爹到了,他顿时变得极其嚣张。

    温守发看着姜水淼忙道:“水淼,是怎么回事?”

    姜水淼狞笑着咆哮道:“那个小白脸和红脸大汉打我们,你快把他们抓起来,给我狠狠的打。”

    温守发道:“水淼,你放心,跑不了他们。”

    柳河镇派出所长温守发看到儿子和姜水淼被打成这样,他心里一痛,他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阴森森的道:“你是谁?竟然在柳河镇行凶打人,找死不成?瞎了你的狗眼了,来呀,把这四个人,都给老子抓起来,看老子不剥了你们的皮。”

    几个警察一听派出所长温守发下达了命令,立刻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两眼死死地盯着温守发道:“你就是柳河镇派出所长温守发?有你这样办案的吗?来到这里,不问青红皂白,就袒护你的儿子,你也不问问什么原因,就听你儿子一面之词,要抓我们?你这是袒护你儿子,徇私枉法,你眼里还有法律吗?”

    温守发被欧阳志远责问的一愣,他看着欧阳志远一眼,阴森森的一字一句的道:“臭小子,你听好了,在柳河镇,老子就是法律,老子想抓你,就抓你。给我抓起来,到派出所好好的收拾他们。”

    “是,温所长。”

    几个警察,拿出手铐,扑了过来,咔嚓一声,竟然把欧阳志远的双手铐上。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着道:“温守发,我看你是干到头了。”

    温守发嘿嘿冷笑道:“王八蛋,我看你嘴还硬,等到派出所,老子弄死你。”

    欧阳志远冷笑道:“温守发,你要倒霉了。”

    温守发刚想说话,他就看到了刚才还在开会的县长郭振宏、县委书记刘印泉,在县公安局长李中海保护下,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镇长姜宝杰和镇委书记毕国华。

    。这让他一愣,郭县长和刘书记怎么来了?

    原来,刚才,关诗琳已经偷偷的给古曹县县长郭振宏打了电话。关诗琳经常来古曹县,她和郭振宏县长很熟悉,她知道,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和副市长马加山都在柳河镇。

    刚开完会的县长郭振宏一听说情况,吓了一跳,连忙把这一情况和书记刘印泉说了,刘印泉不由得大吃一惊。

    什么,欧阳市长到了?竟然和柳河派出所长温守发,发生了冲突?温守发,你不是找死么?

    县长郭振宏是欧阳志远从龙海市运河县提拔过来的县长。刘印泉对欧阳市长的印象极好,他又是市委书记宋光明的人。

    两人立刻坐车赶了过来。柳河镇的招待所距离柳河酒楼很近,就是五分钟的路。

    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走进了酒楼的大厅,一看欧阳市长竟然被温守发用手铐铐住了,不由得大吃一惊。

    两人连忙跑了过来,老远就伸出了双手,大声道:“欧阳市长,您来了。”

    “什么?欧阳市长?这……怎么可能?这个小白脸竟然是欧阳市长?”

    温守发的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炸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的天哪,这次,自己死定了,这不是坑人吗?市长竟然在大厅里吃饭?真会装逼呀。

    冷汗瞬间湿透了温守发的全身。

    后面的镇长姜宝杰和镇委书记毕国华也都傻了眼,看到欧阳市长竟然被温守发用手铐拷了,两人差点晕了过去。

    狗日的温守发,你瞎了眼了,竟然不认识欧阳市长?这下让你害死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并没有和县长郭振宏、县委书记刘印泉握手,而是举起了手铐,冷声道:“嘿嘿,柳河镇派出所长温守发真厉害呀,他就代表法律,纵容自己的儿子,在我的面前,公然调戏南水北调环境监察办公室主任关诗琳和中央电视台记者游思雨,人家不陪他们喝酒,竟然冲过来打人,嘿嘿,古曹县的官员真是厉害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