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威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二十五章威吓

    招商市长吕胜泉一听乔治尼克要去湖西市,他的的脸色,刹那间铁青一片。他同样害怕乔治尼克去了湖西市,在湖西市投资。毕竟湖西市是山南省最大的的产煤市,而且距离港口和铁路很近,交通发达,况且乔治尼克和欧阳志远的交情又不错。

    有了这些条件,欧阳志远要是把乔治尼克拉到湖西市投资,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前途不妙呀!

    欧阳志远笑道:“欢迎尼克道湖西市参观,呵呵,不过,要等你参观完龙海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再说。”

    乔治尼克笑道:“好,一言为定,欧阳大夫,志远,我把我父亲的谢意已经带到,我先回酒店休息了,再见。”

    欧阳志远握住了尼克的手笑道:“好的,尼克,再见。”

    乔治尼克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向车队,欧阳志远送了出来。

    乔治尼克坐进车里之后,龙海市招商副市长吕胜泉看了一眼市长任海涛,市长任海涛点了点头。

    招商副市长吕胜泉知道,市长任海涛默许了自己对欧阳志远进行警告。

    吕胜泉和公安局长裴元奎走到欧阳志远面前,吕胜泉低声道:“欧阳市长,你要明白,乔治尼克是我们龙海市请过来洽谈投资项目的,我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不要抢了我们的项目,如果你们抢了我们的项目,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的关系,会很不好处理的。”

    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裴元奎冷笑道:“欧阳市长,你的父母都在咱们的龙海市生活,呵呵,你也要为他们考录一下吧,你不会为了工作上的事,引来家庭什么不快的事情发生吧。”

    这是赤和裸的威胁和警告。

    欧阳志远是什么人?他表面上虽然长得要随和,极其的阳光,但他的脾气火爆,眼睛里揉不了半粒沙子,他最恨得是,有人用自己的亲人安全来威胁自己。

    欧阳志远看着裴元奎,恨不得一拳打他个满脸开花。但他强忍住满腔的怒火,冷笑道:“裴元奎,你听好了,乔治尼克在哪里投资,这是人家自己的事,和我欧阳志远无关,如果有人要拿我的亲人来威胁我,我欧阳志远绝对不会答应,我会大开杀戒的。”

    欧阳志远说完,强大的压力和杀气,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压向裴元奎。

    欧阳志远气的直接喊裴元奎的名字,连公安局长的称呼都省下来了。

    裴元奎感受到了欧阳志远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和杀气,这威压和杀气让他的呼吸几乎窒息了,身上如同压了一座大山一般,冷汗刷的一下,湿透了后背。他感到自己几乎要跪下了。

    看道裴元奎满脸冷汗,脸色都成了猪肝色,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收回了威压和杀气。

    裴元奎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才站稳了身形。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滚!”

    欧阳志远这声滚,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裴元奎的脸上,这让平时高高在上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裴元奎气的脸色发紫,心脏病差点犯了。

    招商副市长吕胜泉连忙扶住裴元奎,低声道:“裴书记,您没事吧。”

    裴元奎顾不上擦去脸上的冷汗道:“走吧。”

    两人走向市长任海涛的身旁。市长任海涛早就从裴元奎的脸上,看到了事情的结果,他冷哼一声。

    市长任海涛感到,裴元奎做这件事,弄巧成拙了。

    裴元奎本来就和欧阳志远有仇,这件事办错了,任海涛感到一阵懊恼,他坐进了自己的专车,拿出了电话,沉思了一下,拨打着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周天鸿就在自己的办公室,他知道,市长任海涛去迎接英国乔治集团总裁乔治尼克去了,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周天鸿的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是市长任海涛的。周天鸿接了过来,电话里传来了市长任海涛带点焦躁的声音。

    “周书记,您好。”

    周天鸿道:“任市长,你把乔治尼克接回来了?”

    任海涛低声道:“周书记,接回来了,但中途出现了一点小插曲。”

    周天鸿一愣,沉声道:“什么事,你说吧。”

    任海涛低声道:“周书记,我们和乔治尼克现在就在欧阳志远的家里。”

    “你说什么?你们怎么会在志远家里?”周天鸿疑惑的问道。

    任海涛道:“周书记,前一段时间,欧阳市长在香港参加水煤浆化工产品交易会,在会上,治好了乔治尼克父亲的双腿,老乔治为了感谢欧阳志远市长,他让尼克乔治捐给欧阳宁静诊所一个亿,我们接乔治尼克的时候,在机场碰了欧阳志远,尼克就跟着欧阳市长到了欧阳宁静的诊所,把那一个亿捐给了欧阳宁静的诊所。”

    “你说什么?一个亿?。”周天鸿一厅,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亿,真是天文数字,乔治集团真有钱呀。这次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让乔治尼克在龙海投资建厂。

    任海涛低声道:“是的,周书记,是一个亿,但是,乔治尼克在参观完咱们的经济即使开发区后,他要去湖西市参观。”

    “你说什么,尼克要到湖西市参观?”周天鸿一听,心里也是一沉。湖西市的各种条件都要比龙海市优越,特别是煤炭的丰富资源和发达的交通,以及他们煤化工产业的基地的规模,都能吸引大批的投资吸者去投资,要是乔治尼克到湖西市参观,很有可能尼可就被湖西市的人挖走了。

    周天鸿沉思了一下,但是市委书记宋光明是自己的同学,又是好朋友,他不会挖走乔治尼克吧?

    但是,在巨大的政绩和利益前,同学之情,又能算什么?狗屁一个。

    事情真的不好办了。

    任海涛低声道:“是的,周书记,您说,湖西市会不会挖走咱们的乔治集团的投资?”

    周天鸿沉声道:“任市长,你是龙海市的市长,这件事,你要好好的考虑好,尽量的让乔治尼克先签约,再让他到湖西市。”

    任海涛道:“我尽量的试试吧,周书记。”

    任海涛放下电话,脸色变得阴晴不定。欧阳志远,嘿嘿,你的父母在龙海,你要是敢挖走乔治尼克,嘿嘿,我也不能保证你父母的安全。

    “走!”任海涛冷声道。

    整个车队慢慢的开出了这条街道。

    欧阳志远看着对方的车队,慢慢的开走了,他转过身,看到妈妈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忙道:“妈妈,孔老的病情怎么样了?”

    秦墨瑶道:“儿子,孔老就怕过不了春节了。”

    欧阳志远的心一沉,可怜的老人,一辈子无儿无女。

    欧阳宁静道:“你今天别走了,好好的和孔老说说话。”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

    三个人加速给病人看病,在天黑前,终于把病人都看完了。

    欧阳志远看完了病人,他记忆力极好,他记得排在最后的一位病人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怎么没有了?那人长得很特别,有点尖嘴猴腮的味道,但看起来,好像没病,所以,欧阳志远记得很清楚。

    这人最后怎么没看病?走了?

    欧阳志远走到门口,向四处看了看,外面已经没有人了。奇怪,这人上哪去了?

    朱文才看着志远道:“志远,你找什么?”

    欧阳志远道:“我刚才看到还有一个病人,怎么,那个人不见了?”

    朱文才笑道:“说不定人家有事,今天不看了,走了,明天再来。”

    欧阳宁静道:“走吧,志远,回家。”

    韩贝贝笑着跑了过来道:“欧阳哥哥,走,回家吃饭。”

    欧阳志远还没说话,一帆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爸爸……爸爸来了。”

    欧阳志远看到张平开父亲的车,把一帆接了回来,一帆跑下车,笑嘻嘻的跑过来。两只羊角辫一上一下的颤悠着。

    “哈哈,宝贝女儿,快让爸爸抱一抱,我看又长高了吗?”

    欧阳志远一把抱起来一帆,举得很高。

    “嘻嘻,爸爸的手真有劲真大。”一帆在空中咯咯笑着。

    欧阳志远放下来一帆,狠狠的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道:“宝贝女儿,快说,想爸爸了吗?”

    一帆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小嘴在欧阳志远的脸上,也是很很夸张的亲了一下,眼睛高兴的成了一双月牙,笑嘻嘻的道:“一帆想爸爸了,想的很厉害。”

    欧阳志远抱着一帆笑道:“走喽,回家吃饭了。”

    一家人上了车,韩贝贝笑道:“来,一帆,爸爸累了,让姨姨抱。”

    一帆笑嘻嘻的道:“贝贝阿姨,我要让爸爸抱。”

    欧阳志远笑道:“贝贝,还是我抱吧。”

    齐凤浩是江南五行门主齐风云的堂弟,今年三十二岁,他长得尖嘴猴腮。

    整个五行门都在准备渗透到山南省。各个县市的中医门诊,都在暗暗的筹备开业,就等着省书记陈浩然前来山南省上任。

    齐凤浩有个弟弟,和他是双胞胎,叫齐风荡。齐凤浩就负责龙海市的江南慈善堂中医门诊。

    江南慈善堂要在龙海市开中医门诊,他们是必要了解欧阳宁静的中医门诊。

    当他们知道,欧阳宁静的门诊竟然大多数免费给老百姓看病,这就断了江南慈善堂的财路。齐凤浩就派了他的弟弟齐风荡,在今天来装成病人,来暗暗地观察欧阳宁静的诊所。

    齐风荡竟然发现了欧阳志远身上有中医奇宝金翅鉄背大蜈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