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脸色绿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二十四脸色绿了

    老人的儿子忙道:“好的,欧阳医生。”

    老人的儿子把老人的鞋子、袜子都脱掉,然后卷起来老人的裤腿。老人的双腿刚一卷起,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老人的双腿已经变形,腿上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极其的瘆人,而且骨节肿大,看样子中了寒毒和下水道的阴毒,已经很深了

    欧阳志远和欧阳宁静看了,也是皱了皱眉头。欧阳志远瞪了老人的儿子一眼,冷声道:“从今以后,你要是再让你母亲住东厢房,我饶不了你。”

    欧阳志远说完,一股强大的威压和杀气,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压向老人的儿子。

    老人的儿子整个身形被强大的压力,压得顿时透不过起来,毛骨悚然的杀气,让他全身剧烈的颤抖,呼吸都窒息了。

    “扑通!”

    老人的儿子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连忙道:“欧阳……大夫,我以后……不会让我母亲……住东

    厢房了,您……饶了我吧。“

    欧阳志远释放出来的压力和杀意,让市长任海涛他们也感到毛骨悚然,心悸不已。

    这杀气和压力真是可怕呀,怪不得前市长郭文画,呼吸市长关占平、都死在欧阳志远的逼迫下。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起来吧,老人是你的母亲,给你了生命的人,你应该感恩,孝敬老人才是,我不希望老人再受这样的罪,如果你改不了,嘿嘿,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个男人连忙道:“欧阳大夫,我知道。请您放心,我会孝顺我的母亲的。”

    欧阳志远也知道,这个男人给他母亲来看病,还是有救的,并不是虐待老人的不孝之人。欧阳志远收起威压和杀气,这男人顿时感到压在身上的大山,消失的无影无踪,自己的呼吸也顺畅了,但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后背。

    欧阳志远拿出拿出一个小瓶子,轻轻一晃,那条金翅鉄背大蜈蚣一声欢叫,它感到了自己喜欢吸食的阴气和寒毒,这条蜈蚣瞬间飞到了老人的腿上,一口咬在老人的腿上,嘶嘶的吸收着阴气和寒毒。

    这条金光闪闪的蜈蚣和寒毒一飞出来,而且咬在了老人的一条腿伤,把众人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笑道:“不要怕,这条蜈蚣是吸老人的寒毒和阴毒的。”

    欧阳宁静听儿子说,他有一条这样的无价之宝,金翅鉄背大蜈蚣,自己没见过,今天终于见到了。他暗暗的吃惊,这条蜈蚣可是无价之宝好,任何寒毒阴毒和火毒,这条蜈蚣都可以吸食出来。

    病人中间有一个尖嘴猴腮的病人,三十多岁,他两眼乱转,一看就不是好人,当他看到欧阳志远拿出金翅鉄背大蜈蚣的时候,他的双眼瞪得如同铜铃一般,不由得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金翅鉄背大蜈蚣!

    欧阳志远竟然有这种宝贝?真是想不到呀,这可是无价之宝呀,有了这条蜈蚣,什么寒毒阴毒和火毒,都能治好,欧阳志远竟然有这种逆天的东西?赶快报告给齐门主,一定要夺回来。

    这人慢慢的离开了人群,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秦墨瑶听说儿子回来了,她连忙从药房里走过来,她看到儿子在给人治病,就没有打搅儿子,又回到了药房,继续给人配药。

    金翅鉄背大蜈蚣一会就把老人左腿上的阴毒和寒毒吸干净了,老人腿上的腿上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的毒素,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腿的眼色已经变成了正常的颜色。

    金翅鉄背大蜈蚣又开始吸取老人另一条腿上的毒素。

    欧阳志远把老人的左腿泡在药水里,取出几根银针,双手飞舞,下针如风,不一会,老人腿上的经脉穴位上布满了欧阳志远的银针。

    老人的嘴里禁不住呻、吟起来,老人感到自己的双腿一阵麻、一阵凉、一阵痛、一阵如同火烧一般。

    老人禁不住狂喜大叫道:“我感到腿痛了,有知觉了。”

    老人的双腿,在过去,已经失去了只觉,早就不能走路。

    人们惊奇的看着老人狂喜的神情,都替老人高兴。

    欧阳志远那熟练的下针方法,让人们都羡慕不已。

    欧阳宁静看着自己的儿子,也是微笑不已。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儿子的医术和下针速度准确性,要比自己强多了。

    乔治尼克更是惊奇震惊,太神奇了,中国的针灸。

    不一会,老人的另一条腿的毒素,也被金翅鉄背大蜈蚣吸净,欧阳志远收起金翅鉄背大蜈蚣,又给老人在右腿上下针。

    十五分钟后,欧阳志远开始起针。

    当欧阳志远起完针的时候,欧阳志远看着老人道:“老人家,您站起来试试。”

    老人不敢相信自己能站起来,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医生,我真的能站起来?”

    欧阳志远笑着点点头道:“老人家,您试一试就知道了。”

    老人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慢慢的站了起来。老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人的眼睛湿润了。

    他的儿子眼睛也湿润了。

    欧阳志远道:“老人家,迈出一步看看。”

    老人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慢慢地抬起腿,试着迈了一小步,把左脚放在了水盆的外面,然后,右腿又颤颤巍巍的迈了出来。

    “呵呵,我终于能走路了……哈哈。”老人立刻大笑起来。脸上的皱纹全部舒展开来了。

    “扑通!”老人的儿子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泪流满面,大声道:“谢谢您,欧阳大夫。”

    “哗哗哗哗。”震耳的掌声,响了起来,就连市长任海涛也禁不住高兴地鼓起掌来。

    欧阳志远的医术真是太高明了。

    副市长张兴勇,还有城建副市长周光睿,招商市长吕胜泉三人的内心也是震惊不已,欧阳志远的医术这样高明,为什么不开个收费的医院,每年几百万几千万的进账不成问题,真是个sb呀,干什么破市长,真是脑子进水了,还不向病人收钱。

    欧阳志远连忙拉起来老人的儿子道:“快给你母亲穿好鞋子,我在给你母亲开几副药,去掉她五脏六腑内的阴毒和心脏里的寒气,就可以了。”

    “谢谢欧阳大夫。”那人高兴地不得了。这人其实是个孝子,但是找个媳妇不行,媳妇不孝顺,结果,老人这才住到老房子里,落下一身病。

    欧阳志远开好药,递给那人道:“让你母亲按时服药,走路慢慢的练习,一个月就能痊愈了。”

    这名男人拿完药后,千恩万谢的扶着老娘走了。

    “哗哗哗。”

    掌声再次响起来。

    乔治尼克笑道:“欧阳市长,您的医术太神奇了,上次你在香港治好了我父亲的病,让我父亲重新站起来,我父亲给您酬金一个亿,您没要,现在,我代表我父亲,把这一个亿,捐给你们的诊所,让千万个中国人,都能得到免费的治疗。”

    乔治说完,拿出一张一亿元的支票,放进欧阳志远的手里。

    什么?一个亿的诊金?这怎么可能?我的天哪。

    所有的人们一下子都傻了眼,一个亿呀,这恐怕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的诊金吧?

    就连市长任海涛也是震惊不已。

    副市长张兴勇,城建副市长周光睿,招商市长吕胜泉三人惊呆了。我靠,刚才还骂人家sb,脑子进水了,一个亿的诊金呀,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真黑呀。

    他妈的,这种钱太好挣了,可惜自己不会医术呀。

    看看人家,治好一个病人,就一个亿,真会挣钱呀。自己的灰色收入,什么时候,才能挣到一个亿?

    副市长张兴勇,城建副市长周光睿,招商市长吕胜泉三人的眼里,都深深地露出了妒忌。

    欧阳志远笑着接过来那一个亿的支票,放到父亲的手里道:“爸爸,这是英国乔治集团的老总裁乔治先生,赠送给咱们诊所的,以后,让更多看不起病的百姓们,来这里看病。”

    欧阳宁静笑道:“谢谢乔治,我会把这一个亿全部用在病人身上的。”

    “哗哗哗……。”

    掌声再次响起来,记者的闪光灯噼里啪啦的闪烁着。

    市长任海涛这才明白,乔治尼克说来龙海回见一位老朋友,说的就是欧阳志远。

    赠送一个亿,真是大手笔呀。

    乔治尼克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我明天参观完龙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后,下午就去湖西市,参观你们的水煤浆化工基地。”

    欧阳志远一听,内心不禁狂喜起来,哈哈,自己还没有邀请乔治尼克,乔治尼克就要去湖西市,哈哈,任海涛,你可不能怨我,说我夺了你们的投资项目。

    嘿嘿,只要乔治尼克到湖西市参观,乔治尼克的投资,绝对会落在湖西市的,龙海市市长任海涛,肯定要空欢喜一场。

    龙海市产煤炭极少,湖西市可是山南省最大的产煤地方,还有两个港口,铁路更近,煤化工基地早就形成了极大的规模。

    市长任海涛一听乔治尼克要到湖西市参观,他的脸色都变绿了,内心极其的震怒。

    不好呀,乔治尼克要是上了湖西市,自己龙海市就怕前功尽弃了。

    副市长张兴勇,城建副市长周光睿,招商市长吕胜泉三人也是惊呆了。

    他妈的,欧阳志远这不是来抢乔治尼克吗?

    特别是招商市长吕胜泉,他的心里几乎咆哮起来。要是乔治集团的一百个亿在龙海投资,龙海市今年的招商任务就完成了,如果乔治尼克的投资项目去了湖西市,龙海市的招商引资任务就没有完成。

    招商市长吕胜泉的脸色,刹那间铁青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