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九眼天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零八章九眼天珠

    姚文盛一看那一箱子玉春露,他的眼睛里立刻露出了一丝贪婪的亮光。我靠,一箱子玉春露,这要用来送礼,能结交到很多上层人物,再加上多送点钱,能弄到多少工程?欧阳志远怎么会有一箱子玉春露?

    欧阳志远笑道:“罗大哥,我和您的脾气很是投缘,呵呵,这件礼物你要收下。”

    罗荣碑哈哈大笑道:“好,志远,你这礼物我收下,我父亲最喜欢喝酒,呵呵,过节了,这箱子酒,就给我父亲吧。”

    罗荣碑说的很自然,没有一点虚伪,显然,这人是一个孝子。这让欧阳志远更加佩服罗荣国。

    罗荣国伸手把手腕上的一串散发出古老气息、晶莹剔透的九眼天珠取下来道:“志远呀,大哥没有什么送给你的,这条九眼天珠手链,是我在西藏雪山上,救了一位喇嘛,这是开了光的九眼天珠,他送给我的护身符,我就送给你吧。”

    “九眼天珠!”欧阳志远一声惊呼。

    天珠又称“天眼珠”,主要产地在西藏、东、不丹、锡金、拉答克等喜马拉雅山域,是一种稀有宝石。天珠为九眼石页岩,含有玉质及玛瑙成份,为藏密七宝之一,史书记载为“九眼石天珠”。西藏人至今仍认为天珠是天降石。天珠的藏语发音为“思怡”(dzi),为美好、威德、财富之意,而梵文是以“昧自尬”称呼天珠。

    对于天珠说法及推论众说纷纭,有些论点至今已无从考据。从考古资料得出:天然天珠做为早期藏族人民的饰品,主要是由一些古地中(又称“古特提斯海)海贝类海螺化石经过简单打磨后组成的。藏族考古学家索朗旺堆的考古发现认为:喜马拉雅山在远古时期是汪洋大海,当地球变迁、山峰隆起时,古地中海中的一些贝类海螺及浮游生物在极其苛刻的自然地理环境下,玉化成天珠。当远古藏民们捡到一种有生命的、鲜活的、玉化的石头时,会虔诚地认为这是天神佩戴过的饰品;他们把这种对神的敬仰以及对生命的崇敬之感化为对天珠的膜拜!在历史的传承中不断赋予天珠各种文化内涵以及圆满功德,使得如此完美的石玉器文化世世代代庇佑着藏族儿女在雪域高原生生不息,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九眼天珠经过得道高僧开光之后,有防身辟邪之说,是防身的圣物。

    西藏先民认为,老天珠是神创造的超自然之物,是自然生成的或天降下来的,如果有谁说工艺品,会遭到他们强烈的反对。问许多藏族群众天珠来自哪里,他们讲述着同一个古老的神话:在古代,天珠是神仙佩戴的装饰物,每当珠子破损或稍有损坏,神仙就把他们抛洒下生物的化石,与鹦鹉螺、三叶虫处于同一时代。有人曾提出证据,在喜马拉雅山定日一带、藏北无人区化石山上都曾见过天珠化石。老百姓的故事则说:曾经有一个人在高山之巅见到这样一只虫子,他用帽子扑它并将它罩住。当他挪开帽子时,虫已经石化了,成了一粒天珠。r?内贝斯基—沃科维茨博士在其《西藏的史前珠子》一文中讲述西藏西部阿里地区的一个传说。人们认为,天珠起源于茹多克附近的一座山上,遇上大雨天珠如溪流般地沿余坡泻而下。然而,有一天,一个巫婆用“邪恶的目光”盯着那座山,于是天珠马上停止流淌。直至今日,在天珠不断流出的地方还可以看到颇具特色、黑白条纹相间的天珠。归类起来天珠来源的传说有十几种:

    天珠是诸佛菩萨的愿力所化成的。天珠是印度石头绘制而成。天珠是由外层空间掉落的陨石制成。天珠是成串像蛇一样的生物。天珠在田野间捡获或在牛羊群的排泄物中发现。天珠是干僵的虫尸体,是昆虫的化石,或是大鹏金翅鸟结晶的化石。天珠是会飞、会跑、会爬动的虫类。天珠可在西藏的天珠草原捕捉。天珠是阿修罗制造的武器,用以对付帝释天(佛教中的最高统治者,相当于道教中的玉皇大帝)。天珠是天神的珍贵饰物。发现天珠穴或天珠巢而获得天珠。阿里天珠泉流出的天珠。智尊金刚亥母降下法宝天珠,拯救藏区灾民脱离苦难,消除病灾。文殊菩萨的前身撒下的天宝。天珠是大食国(即波斯)国库里的宝石之一。天珠是玛瑙国的宝物。

    九眼天珠是天珠中品质最好最上乘的护身饰品,根本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欧阳志远道:“罗大哥,您的礼物太贵重了,而且是您的护身符,我不能要。”

    罗荣碑笑道:“你既然喊了我大哥,作为大哥,送你一件小礼物,难道不成?”

    欧阳志远一听,看到罗荣碑诚心诚意,欧阳志远不再矫情,他笑道:“好,罗大哥,我收下了。”

    旁边的姚文盛看到了欧阳志远接过了那串九眼天珠,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知道,那串九眼天珠的价值,就是拿钱,也是买不到的珍宝,价值连城。

    这些好东西,为什么自己没有?

    欧阳志远接过来九眼天珠,戴在了手腕上。

    那串九眼天珠刚一接触到欧阳志远的手腕,欧阳志远感到自己丹田里的真气一动,顿时顺着经脉流向手腕的九眼天珠,而手腕上的九眼天珠,猛然变得温热起来,一股强大的暖流,和丹田里流出来的真气汇合在一起,又流向丹田,并开始循环起来。

    欧阳志远顿时吓了一跳,自己的五行神功,难道和佛家有关系?自己上次在龙海市傅山县羊角峪乡万佛寺看到万佛壁画的时候,自己丹田里的真气,同样加速流动,自己在凝视万佛寺万佛壁画的时候,武功提高了一大截,难道,现在的九眼天珠,也能提高自己的武功?

    股股暖洋洋的真气在欧阳志远的身体里缓缓地流动,和九眼天珠发出的暖流汇合后,再慢慢的循环不止。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碰到好东西了。天意呀,真是天意。

    欧阳志远感受着九眼天珠的温暖,他看着罗荣碑道:“谢谢罗大哥。”

    罗荣碑大笑道:“咱们是兄弟,谢啥?以后再来燕京,一定要来北海之春,来看哥哥。”

    欧阳志远笑道:“当然要来看罗大哥。”

    众人和罗荣碑告辞后,霍加臣坐进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想不到,你和罗荣碑这样投缘,竟然能和他兄弟相称呼,真是想不到。”

    欧阳志远笑道:“罗大哥为人豪爽真诚,脾气和我相投,很好相处。”

    霍加臣笑道:“志远,你错了,罗荣碑的表面上虽然为人豪爽真诚,但他为人极其的高傲,一般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他的势力,在燕京极大,就是我和你王大哥,在他面前和他相比,也是不行,你能和他兄弟想称,呵呵。”

    欧阳志远笑道:“霍三哥,您今天住哪?”

    霍加臣笑道:“回家呀,和爷爷奶奶一起住,走吧。”

    萧眉笑道:“你原来可不在家里住的。”

    霍加臣笑道:“今天不是你和志远来了吗?我所以,要在家里住一晚。”

    欧阳志远把两箱玉春露放进了王展辉的车里笑道:“大哥,你的玉春露和王老的,就当年礼了,有时间,我再去拜访王老吧。”

    王展辉笑道:“呵呵,谢谢了,志远,随便你了。”

    欧阳志远看着年英豪,那一箱子玉春露放到年英豪的车里道:“七姐,给你爷爷的。”

    年英豪笑道:“谢谢志远,我爷爷最喜欢喝酒了。”

    欧阳志远和王展辉、年英豪分别后,霍加臣、欧阳志远和萧眉回到了家里。

    霍老还没有休息,他还在看电视,他在等霍加臣三个人回来。

    三个人走进了客厅。

    “爷爷,您还没有歇息?”萧眉笑着给霍老轻轻地揉捏着肩膀。

    “爷爷。”欧阳志远和霍加臣连忙和霍老打招呼。

    霍老看了两人一样,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沉声道:“打架了。”

    霍老虽然退休了,但燕京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志远志远和年英豪痛打唐军的事情,在事情发生的同时,他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是的爷爷,唐军欺负萧眉,我打了他两巴掌。”

    霍加臣一听爷爷知道了志远打架的事,他连忙道:“对不起,爷爷,我没有阻止志远,我不该让志远殴打唐军。”

    欧阳志远连忙道:“爷爷,是我打的人,霍哥没有关系,您要是生气,你就打我吧。”

    霍老伸手疼爱的抚摸了一下萧眉的脑袋沉声道:“批评你们啥?依我看,打的好,以后谁要是敢欺负我孙女,给我使劲的打,打出事来,我给你们兜着。我的孙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

    霍老的话,让萧眉的心里,热乎乎的,温暖极了。

    “爷爷!”萧眉的眼圈一红,扑进了爷爷的怀里。

    欧阳志远和霍加臣想不到,爷爷竟然这样说,这让两人苦笑不已。

    霍老沉声道:“眉儿没有了爹娘,爷爷就是你的亲人,你要是被人欺负了,我拼了老命,也要给你找回来,决不能让人欺负我孙女,嘿嘿,唐军那个人渣算什么东西,唐国兴要是敢放屁,咱们到顾老面前去打官司。”

    欧阳志远忙道:“爷爷,您放心,我向您保证,不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会保护眉儿的,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欧阳志远的话音刚落,他的电话铃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关诗琳的号码。

    欧阳志远明天正想去拜访关诗琳的父亲,环保部部长关锦程,想不到,他的女儿关诗琳给自己打电话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