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欠扁的货色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零四章欠扁的货色

    今天这个拍卖会,并不是大型的专场拍卖会,而是燕京圈子里喜欢古董艺术品的上流人物,举办的一次沙龙性质的拍卖会。到场的都是官三代和文化人,很多人都是端着红酒,看着准备拍卖的藏品。

    欧阳志远、萧眉和王展辉、霍加臣、年英豪刚走进了展览大厅,欧阳志远就感受到了一道刀锋一般的目光射来。他不禁一愣,顺着这道杀气一看,欧阳志远不由得笑了,真是冤家路窄呀。

    那个在高速公路上惹是生非、要和自己飙车的大背头,正阴森森的盯着自己。

    真是阴魂不散呀,在这里居然看到这个家伙。欧阳志远一看这家伙的身后,好几个油头粉面的家伙,都在用敌视的眼光看着自己,欧阳志远不由得苦笑起来。

    那几个家伙,都被自己修理过,楚浩南、赵斌、石海峰、周定邦和赵智安。

    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

    嘿嘿,这些家伙,真是一路货色呀。

    但这几个人之中,明显有一个中心人物,那是一个二十七八、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一身笔挺的意大利名牌西装,名贵的羊绒领带,一双深不见底的大眼睛,架着一副金丝眼镜,透出一种深邃的智慧,微微上斜的眼角,却带着一种诡异,破坏了他那种沉稳的深邃,反而给人一种不舒服的阴森感觉。

    这是一个心机极重,充满狡诈的脚色。

    欧阳志远顿时对这人起了戒心,这种人要敬而远之。

    王展辉看到了欧阳志远的目光,他低声道:“那个大背头的年轻人,叫唐军,中心人物是他的叔伯哥哥唐建功。唐军是中望铝业集团董事长唐家齐的小儿子,唐建功是唐家齐的大哥唐家旭的儿子,怎么,你和他们有过节?”

    王展辉看到了唐军暴怒的眼神,就知道,志远肯定和唐军有过节。

    “那人竟然是唐家齐的儿子?嘿嘿,真是无巧不成书呀。”欧阳志远苦笑起来。

    “在来燕京的高速路上,我不认识唐军,这家伙开了一辆兰博基尼,非要强迫我和他飙车不可,还用跑车靠我,呵呵,我用了点手段,让他的轮胎爆了胎。”

    欧阳志远想到这家伙的一辆兰博基尼被刮得不成样子,而且爆了胎,这让自己的心里很是爽快。

    王展辉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低声道:“最好不要和唐家结梁子,就是顾老,也要让唐家三分,不要和唐建功结仇,那人是一条不死不休的毒蛇。”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果然,这家伙不好惹,就连大哥王展辉对唐建功都忌惮。

    “但是,有人招惹了我们,我们也不怕他们,这些人都是狼性,碰到弱者,就下死口,但要是碰到强者,他们也是夹着尾巴就跑。”

    王展辉冷笑道。

    欧阳志远道:“谢谢大哥,我知道。”

    唐军在高速路上吃了亏,他动用了一切手段,在查那个开路虎越野车的小白脸,但到现在,仍旧没有消息。让他想不到的是,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他,这让唐军惊喜万分,但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嘿嘿,你个王八蛋,在高速路上,害得老子一辆兰博基尼刮坏,轮子爆胎。老子正到处找你,没有找到,在这地方反而碰到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他看到这个小白脸身边的几个人后,他顿时吓了一跳,脸色变幻不停。

    王展辉、霍加臣,还有一个整个燕京无人敢惹的刁蛮公主年英豪。

    自己敢招惹王展辉和霍加臣,但他不敢招惹年英豪。年英豪的爷爷年震朝可是军中的一号人物,无人敢惹,年英豪这小丫头脾气更是火爆,无人敢惹,如果谁敢惹了她,小丫头敢掏枪打人。

    这家伙到底是谁?竟然和王家、赵家、年家的人在一起,看样子,和王展辉他们的关系还不错。

    唐军回头看着大哥唐建功,低声道:“大哥,你看那个小白脸,就是他在高速路上使坏,刮坏了我的兰博基尼,让我的跑车爆胎。”

    唐建功早就看到自己的这位叔伯兄弟仇视的看着那个小白脸,唐建功就知道,唐军和这个小白脸肯定有过节,但这个小白脸的背景绝对不能轻视,看样子,王展辉、霍加臣,还有年英豪,和那个小白脸的关系不错。

    唐建功猛然看到欧阳志远身边的萧眉,他的眼睛顿时一亮,露出惊异的神彩。

    那个小白脸身边的女子真漂亮。

    这位漂亮的女子,身高竟然有一米七五,身材高挑,双腿细长,精致的五官透出一种英姿飒爽,而且带着迷人的妩媚。

    看样子,这个女人和那个小白脸的关系很是亲密。我靠,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唐建功看了一眼唐军,他很看不起叔叔的儿子唐军,唐军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标准的花花公子。

    更让唐建功不能忍受的是,自己的爷爷唐国兴很是偏爱唐军,这让唐建功的内心极度的不平衡。

    虽然唐建功的心里对这件事很是妒忌,但他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不满,他知道,自己还要靠爷爷的人脉,在燕京混下去。现在的年代,是标准的拼爹拼背景的年代,离开了爷爷,自己什么都不是。

    虽然他不敢表现出不满,把妒忌深深地埋在心里,但是,为了报复对爷爷的不满,他很多时候,他一直暗暗的纵容唐军,教唆唐军无事生非。只有这样,他才在报复中,获得一丝快感。

    现在,唐军被人欺负了,嘿嘿,这又是一个机会来了。

    楚浩南他们也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萧眉,楚浩南的眼里露出强烈的恨意。欧阳志远在傅山县医院打过自己,从自己的手里抢走了萧眉。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萧眉的身世,萧眉竟然是燕京霍老的亲孙女,这让楚浩南后悔的要死,自己要是早早的得到了萧眉,自己现在就是霍老的孙女婿了。

    狗日的欧阳志远,你坏了老子的好事。

    楚浩南看到了唐军双眼冷森森的看着欧阳志远,他听到了唐军和唐建功说的话,嘿嘿,欧阳志远在路上招惹了唐军,嘿嘿,唐家是好惹的吗?唐老爷子,在燕京,谁敢惹?

    怎么挑起来让欧阳志远和唐军再次发生冲突?

    唐军也是色中饿鬼,到高速路上,萧眉坐在后面,他没看到萧眉,现在她看到了萧眉了,他同样被萧眉的绝顶美貌和气质惊呆了。

    这个小白脸真他妈的有福,竟然挂了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个世界真他妈的不公平。

    唐建功虽然不知道这个小白脸是谁,但他知道,自己的爷爷唐国兴,在燕京无人敢惹。

    他冷哼一声道:“唐军,你可是代表了燕京的唐家,今天,白白的被人欺负了?你可丢了唐家的脸了,就是爷爷知道了,也会很生气的,一定会怪你不争气。”

    唐军一听大哥唐建功这样说,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

    这时候,侍者端来了托盘,托盘上有几杯红酒。唐军拿起一杯红酒,猛地喝了一口。

    楚浩南沉声嘿嘿笑道:“唐少,小白脸身边的那个女人真漂亮,嘿嘿……。”

    楚浩南并会告诉唐军,那个漂亮的女人是萧眉。

    唐军一听楚浩楠这样说,他端了两杯酒向着萧眉走去。

    这时候,一位侍者也端来了一盘红酒,欧阳志远他们也端起了红酒喝着。

    唐军走到萧眉面前,笑嘻嘻的道:“小姐,能请你喝一杯酒吗?”

    欧阳志远一看唐军竟然想请萧眉喝酒,他不禁冷笑起来。

    萧眉看着唐军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请你走开。”

    唐军就是过来惹事的,他想找回高速路上的面子。他一听小白脸的女人竟然不给自己的面子,他狞笑道:“小姐,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请你喝酒,是看的起你,请你喝了这一杯酒,别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

    唐军冷笑着把在手中的酒端到萧眉的面前,双眼却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

    他已经开始辱骂萧眉了。

    很多来参加拍卖会的少爷小姐们一看到唐家少爷竟然逼这位小姐来喝酒,而这位小姐虽然面生,但是她是和王家、霍家、年家的人一起来的,看样子,就要发生冲突了,很多人立刻躲的远远地。

    萧眉的脾气本来就很倔强高傲,现在竟然有人逼着自己喝酒,这让她很是气愤,她低声道:“滚一边去。”

    萧眉说完,扬起自己的酒杯,哗啦一声,就把酒杯里的酒,泼了唐军一脸。

    唐军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脾气这样火爆,竟然拿酒泼了自己一脸,他立刻狞笑道:“贱人,竟敢拿酒泼我,老子打死你。”

    唐军说完,扬手就打向萧眉的脸。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拉萧眉的手,把萧眉藏在自己的身后,然后扬起手。

    “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唐军的脸上。

    这两记耳光打的唐军转了一个圈,眼冒金星,脸顿时肿了起来。

    唐军哪里吃过这种亏,在燕京,只有他打人,没有人敢打他。

    唐军咆哮着道:“你妈个逼的,敢打老子……。”

    “嘭!”年英豪早就想动手了,他一看欧阳志远动手了,小丫头一声冷哼,抬起一脚,一下就踹在了唐军的胸口上。

    “啊!”

    唐军一声惨叫,被年英豪一脚踹飞了出去。

    楚浩南一看欧阳志远打了唐军,哈哈,欧阳志远,你倒霉了。这家伙连忙跑到一边,快速的拨通了唐国兴的电话。

    楚浩南经常和唐军到唐国兴家里走动。

    唐老爷子这两天正在为了儿子的中望铝业集团的事活动着,虽然自己在燕京的人脉极广,又是国家的元老,但是,中望铝业集团这件事闹得太大,几家和自己有过节的政敌,趁机对唐家发难,这让自己很是尴尬。

    唐老正在看电视,桌子上的电话铃响了,他接过来电话。

    “唐爷爷,大事不好了,唐军在燕京拍卖大厅被人打了。”楚浩南的话,让唐兴国老爷子吓了一跳。谁敢打自己的孙子?不要命了?

    唐国兴立刻大声道:“浩南,是怎么回事?快说。”

    楚浩南大声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爷爷,你快派人来,来晚了,唐军就怕要受伤。”

    楚浩南说完,挂上了电话。

    唐国兴最疼爱这个孙子,他一听自己的孙子被人打了,他的老脸顿时气的铁青,他拿起电话,拨通了燕京市公安局石振武的电话。

    “石振武,你听好了,我的孙子唐军被人在燕京拍卖大厅打了,你立刻带人过去。”

    “咔嚓。”

    唐老爷子怒气冲冲的挂上了电话。

    燕京市公安局长石振武一听唐老的电话,他的孙子竟让人在燕京拍卖大厅打了,这让他大吃一惊,吓得冷汗都流了出来。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打唐老爷子的孙子唐军?这不是找死吗?

    难道是燕京这些太子们,在打架?如果是燕京的太子们在打架,自己真是不好处理。

    石振武立刻带人赶了过来。

    唐军被年英豪一脚踹出去有五六米远,他在地上转了三圈,终于爬了起来,孟一张嘴,吐出来两颗带血的牙齿,他咆哮着道:“你妈的,竟然敢打我,老子弄死你。”

    唐军作势就要再冲过去

    唐建功一看自己的弟弟吃了亏,他内心很是高兴,但他的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他就是要自己这个弟弟变得更加飞扬跋扈。

    唐建功一把拉住唐军,看着欧阳志远道:“朋友,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冷哼道:“我为什么不敢打你弟弟唐军?是他先逼迫我的爱人喝酒,我爱人不喝,他扬手打人,,我才被迫还击,难道只需你弟弟打人,不许我正当防卫吗”

    年英豪冷冷的看着唐建功道:“唐建功,你是怎样管教你弟弟的,你要是管教不好,我再替你管教一下,免得他在这里丢人现眼。”

    年英豪说话间,手里多住了一把寒芒四射的军刀。小丫头玩了一个漂亮的刀花,那把刀子瞬间又消失不见。唐建功什么人都敢惹,但他不敢招惹年英豪。

    唐建功连忙道:“年英豪,我看是个误会。”

    霍加臣冷笑一声道:“唐建功,是误会吗?大家都看到了,是你弟弟先逼迫我妹妹喝酒,唐军又打人在先,嘿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萧眉,是我大伯父失散二十多年的女儿,我爷爷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嘿嘿,我爷爷也不会放过你们。”

    霍加臣抬出了自己的爷爷霍老。

    什么?这个女人竟然是霍老的亲孙女?那个老家伙,可是出名的护短,他要是知道唐军逼迫他的孙女喝酒,而且还是首先动手,那个老家伙非得去找顾老评理不可,况且旁边还有年英豪那个小丫头,看来,唐军这一顿打,是白挨了。

    这个小白脸是谁?竟然是霍老家伙的孙女婿?自己这一段时间不在燕京,消息都落伍了。

    唐建功刚说完话,外面响起了警笛声,燕京公安局长石振武带着是几名警察冲了进来。

    站在唐建功身后的石海峰,一看到自己的父亲带着警察冲了进来,他连忙躲到一边去。父亲不让自己参与燕京太子的争斗,因为父亲只是燕京的一个小小的公安局长,是听吆喝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炮灰,这段时间,石海峰行事也很是低调。

    唐军一看石振武带着警察来了,他连忙大叫道:“石局长,你来的正好,就是那个小白脸打得我。”

    石振武一看唐军被打得鼻青脸肿,他顺着唐军的手指一看,他看到了正在冷笑的欧阳志远。

    这吓了他一跳。欧阳志远,怎么会是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的身手他是知道的,以前自己在师傅的武馆前,和他交过手,自己瞬间就被欧阳志远打败。

    唐军这个招惹是非的家伙,怎么会招惹了欧阳志远这个煞星?欧阳志远可是秦副总理的外孙,霍老的孙女婿,相传,顾老的病,都是欧阳志远治疗的。欧阳志远的背景这样强大,自己怎么处理?

    石振武又看到了王展辉和霍加臣、年英豪,正冷冷的看着自己,这让石振武的冷汗流了下来了,特别是年英豪那个小丫头,不好惹,她可是特战队的,她有枪,他的爷爷可是军方一号人物年震朝。

    石振武今天后悔自己来这里了,但自己不来,也不行呀。

    自己谁也不敢得罪呀。

    石振武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是怎么回事?”

    石振武知道,欧阳志远现在湖西市担任市长。

    欧阳志远道:“唐军逼迫我的未婚期萧眉喝酒,萧眉不喝,唐军竟然辱骂殴打我的未婚妻,这种人真是欠扁,我正当防卫。”

    年英豪大声道:“石局长,是我打的唐军,这个王八蛋,该打,竟然强迫我萧眉姐姐喝酒,真是个欠扁的货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