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变成了军车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零二章变成了军车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路虎越野车在改装前,和兰博基尼相比,根本不在同一个档次上,人家兰博基尼是什么价位?速度也比自己的路虎要快的多。

    就因为这样,这个嚣张的家伙,才敢挑战自己。但是,自己的路虎可是经过特战队高手改装的,速度比过去提高了两倍,跑起来,并不比兰博基尼差。

    欧阳志远可不想和这种富二代或者官三代来飙车,自己并不想找麻烦。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那家伙。谁知道那个变态,一看欧阳志远不理会他,他竟然冲着欧阳志远做了个sb的口型和开枪的动作。

    你他妈的欺负人是吗?

    寒万重的脾气有点火爆,他看着那个大背头故意在挑衅,他实在忍不住了,摇下窗户,对着那个王八蛋大声骂道:“你麻痹的找死?快滚!”

    那个年轻的大背头仿佛听到了寒万重的大骂,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狞笑着冲着寒万重做了个鄙视的手势,瞬间放慢了速度,猛地一打方向,竟然用车尾靠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越野。

    这个动作在高速上,是极其危险的,稍有不慎,两辆车都会车毁人亡的。

    “小心,志远。”萧眉一声惊叫。

    欧阳志远连忙轻点刹车,微微的一打方向,避开了对方的车尾。但越野车的右侧发出了一连串瘆人的声音,冒出一串火花。

    越野车竟然剐蹭到了护栏。好在欧阳志远连续点了刹车,车速降了下来,这才没有翻车。

    那家伙哈哈狂笑,猛地加速,扬长而去。

    “这个王八蛋,找死吗?”寒万重大声骂道。

    欧阳志远的冷汗,湿透了后背,这是什么人呀,找茬吗?欧阳志远恨不得爆揍那家伙一顿。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猛然加快了速度,越野车发出强劲的轰鸣,箭一般的向前射去。

    萧眉轻声道:“小心,志远,不要和小毛孩子一般见识。”

    欧阳志远道:“这小子欠揍,我追上他,好好地教训他一顿。”

    不一会,欧阳志远就看到了那辆兰博基尼。

    欧阳志远猛地再次加速,,车子瞬间超过了那辆兰博基尼,眨眼间,超过了兰博基尼。

    开兰博基尼的家伙一看欧阳志远这辆破路虎,竟然超过了自己,他不由得勃然大怒,立刻加速,就想最上去,但就在他提速的时候,欧阳志远按下一个按钮,越野车后补的一个装置,瞬间喷射出股股浓浓的烟雾,刹那间,就弥漫了整个路面。

    这个装置,是为了封锁后面追击的车辆。

    欧阳志远一看,后面的道路被烟雾封锁,他又按下了另一个按钮。

    “哗啦啦啦!”数百颗铁蒺藜,从后面洒出来,布满了整个路面。

    寒万重一看铁蒺藜,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够这个王八蛋喝一壶的。”

    兰博基尼车上的大背头,猛然看到前面的越野车,竟然喷出大量的浓雾,瞬间就在前面形成了一大片浓雾,能见度极低。

    这家伙不由得吃了一惊,连忙踩刹车。兰博基尼发出刺耳的轮胎摩擦声,速度降了下来。

    “啊!”

    车上的那个女的吓得惨叫起来。

    “嘶……嘶……嘶……。”

    轮胎发出刺耳的嘶嘶声。车胎压力报警器发出嘟嘟嘟的报警声,整个车身猛地开始倾斜。

    大背头吓得双手死死的抓住方向盘,连忙稳住兰博基尼,脸上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兰博基尼在滑行了十几米后,终于擦着护栏,在刺耳的摩擦火花声中,停了下来。

    大背头擦去脸上的冷汗,好久才走下车,自己的兰博基尼,早就剐蹭的不成样子了。

    这让他暴跳如雷,脸色变得铁青一片。

    他拿出电话,快速的拨打着一个电话。

    高速公路巡逻中队队长甘宜剑就在燕京高速出口处,他正准备开着桑塔纳上高速巡逻,他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号码,吓了一跳,竟然是唐家唐老爷子的孙子唐军的号码,他连忙接了过来。

    “唐少,您好,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甘宜剑连忙点头哈腰谄媚的问道。

    “甘宜剑,你听好了,刚才有一辆路虎,把我的兰博基尼剐蹭坏了,我的车还爆胎了,他们正在向高速路出口开去,你立刻给我拦截下来,听好了,你要是拦不下来,你就卷铺盖滚蛋。”唐军气急败坏的咆哮着大声吼道。

    甘宜剑一听,竟然有不开眼的家伙胆敢剐蹭唐少的兰博基尼,这不是找死吗?

    甘宜剑立刻大声道:“好的,唐少,我就在高速路出口,我给您拦下那辆路虎,我派人和拖车去接您。”

    “好吧,快过来。”唐军不耐烦的道。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小型服务区,他把车开进了服务区,看着寒万重道:“把车牌换上原来的军牌。”

    欧阳志远知道,刚才开兰博基尼的家伙,一定不是一般的人。

    寒万重连忙下车,快速的换上了原来的军牌,寒万重坐上了驾驶室,越野车又从新上了高速公路。

    一个小时候,寒万重看到了高速公路出口的牌子,还有两公里。

    寒万重道:“欧阳市长,燕京到了。”

    寒万重说着话,慢慢的减速,越野车开始下高速。

    欧阳志远远远地就看到,三四辆警车停在高速路的出口旁边,十几名警察如临大敌的在前面等候。

    寒万重沉声道:“欧阳市长,就怕有麻烦,刚才那个开兰博基尼的家伙,肯定不一般,他调来了警察,在等着我们。”

    欧阳志远冷笑道:“这家伙真嚣张,肯定来头不小。”

    寒万重笑道:“我们是军车,他敢拦吗?”

    几名警察在甘宜剑的带领下,正等候那辆不长眼的路虎。果然,他看到了一辆路虎从高速路上下来了。甘宜剑立刻沉声道:“拦住那辆路虎。”

    两名警察立刻对着寒万重打着手势,示意他把车靠到路边,停车检查。

    寒万重慢慢的把车靠在了路边,甘宜剑一下看到了越野车的车牌,吓了他一跳。这辆路虎竟然是军车。

    按照规定,自己是没有权力拦截军车的。但是唐军的飞扬跋扈,自己已经多次领教了。自己要是不查路虎,他一个眼色,就能让自己真的滚蛋。

    但是,自己要是查了军车,就怕车上的人不愿意。

    这怎么办?甘宜剑想了一会,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来,向寒万重敬了一个礼。

    没等甘宜剑说话,寒万重打开窗户,沉声道:“警察同志,我们是军车,正在执行任务,交警的规定,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要是妨碍军务,后果你是知道的。”

    寒万重这样一说,甘宜剑的冷汗流了出来,但他害怕唐军对他不利,他低声道:“对不起,解放军同志,有人报警,一辆路虎在前面刮蹭了一辆兰博基尼,我们不得不查一下,请您把证件让我看一下吧,谢谢合作。”

    寒万重冷哼一声道:“我们没看到什么兰博基尼,你要是再啰嗦,我立刻给你们局长石振武打电话。”

    燕京市公安局长,和欧阳志远多次打交道,叫石振武。

    甘宜剑一听对方提出自己局长的名字,这让他心里一惊,他迟疑了一下。

    寒万重看着这个警官迟疑了一下,他冷哼一声,拿出自己的证件,根本没有打开,在甘宜剑面前一晃,冷声道:“你看看。”

    甘宜剑一看寒万重证件上的那个耀眼的特殊图案,吓得他冷汗哗的一下流了出来。

    我的天哪,这辆车竟然是第五部队特战队的,自己这不是找死吗?敢拦特战队的车?

    甘宜剑连忙敬了一个礼道:“对不起,解放军同志,耽搁您时间了。”

    甘宜剑连忙让人放行。

    寒万重收起自己的证件,越野车开出了高速路的出口。

    欧阳志远道:“去霍老的静雅园吧。”

    越野车下了高速,直奔燕京开去。

    当唐军的跑车兰博基尼被拖车拖到高速出口前,警车里的唐军并没有看到被拦下来的路虎越野车,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他走下车,看到了站在一辆警车旁边的甘宜剑,冷哼一声道:“甘宜剑,你他娘的还想干么?我让你拦截的那辆路虎那?。”

    甘宜剑连忙道:“唐少,请您原谅,那辆路虎可是军车,而且是第五特战队的,我不敢拦下他们。”

    “你……你说什么?是军车?而且还是第五特战队的?不会吧?”唐军吃惊的看着甘宜剑。在路上,记得那辆越野路虎车的车牌,不是军车车牌呀?军车的车牌,自己认得。

    唐军冷笑道:“你上当了,我在路上看到那辆路虎悬挂的车牌不是军牌,你肯定上当了,你个笨蛋。”

    “不会吧?我看到了那人的证件了,的确是第五特战队的标记。”甘宜剑低声道。

    唐军冷笑道:“那人的证件,你仔细的看了没有?”

    甘宜剑低声道:“唐少,我没敢看。”

    “饭桶,你的中队长是怎么当的?真是丢人,把我的车拖回去修理,送我回去。”唐军冷声道。

    “好的,唐少。”

    甘宜剑连忙答应道。

    霍老养的几盆腊梅开了,淡雅的幽香在走廊里,沁人心扉,让人心里舒服极了。

    霍天武看着父亲在给几盆腊梅盆景浇水。

    父亲的身体很好,他那双拿着水壶的手,仍然健壮而有力,腰杆没有一点的佝偻。

    霍天武看着嫩黄的腊梅在怒放,他的心情好极了。

    这一段时间,霍家的位置,在燕京越来越稳固了,自己的弟弟霍天文的位置,已经内定。

    秦副总理升任总理,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萧远山在自己父亲和王老的共同努力下,就要调进国务院。

    真是好事一件接着一件呀。

    霍天武看着父亲道:“爸爸,您休息一会。”

    霍老笑着看着走廊里怒放的腊梅,他笑道:“老了,过去给花儿浇水,浇十几盆都不带腰酸的,现在不行了,浇了几盆,就腰酸背疼了。”

    霍天武从父亲手里接过浇花的水壶,扶着父亲坐在了椅子上笑道:“爸爸,您的身体很好,等到志远来了,再让他给您好好地调理一下。”

    霍老道:“这个臭小子,很长时间没来看我了,看样子,把我这个老头子忘了。”

    霍天武笑道:“我敢说,志远不会忘记您的,他最近很忙。”

    霍老看了一眼霍天武道:“春节过后,志远和萧眉要去酒泉看看你大哥和大嫂的坟墓,你安排一下。”

    霍天武道:“爸爸,我早就安排好了。”

    霍老点点头道:“酒泉航天发射基地,是你大哥和大嫂战斗过的地方,我要不是年纪大了,我要亲自去看看。”

    霍天武连忙道:“有志远和萧眉去看看就行了。”

    霍老沉声道:“龙州距离酒泉不远,我听说龙州省出事了?”

    霍天武道:“龙州市的老百姓在游行示威,中望铝业集团的污染太严重,龙州市周围大量的出现癌症村、软骨村和大头娃娃村,这都是中望铝业的污染造成的。”

    霍老洗了洗手道:“我听说,唐家准备把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山南省的湖西市?”

    霍老虽然退休在家,但他的消息,极为灵通的。

    霍天武道:“是的,爸爸,唐家人在上下活动。”

    霍老沉声道:“这样污染严重的企业,就应该关了它,难道,他们想让山南省也变成龙州省?全国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就是龙州省的龙州市吧?

    霍天武道:“是的,父亲,龙州市在全国城市污染指数,是最高的。”

    霍老沉声道:“这样污染严重的企业,祸害了龙州市的老百姓,难道还要祸害山南省湖西市的老百姓?真是岂有此理。给你三弟说,让他下令关了中望铝业。”

    霍天武道:“父亲,这件事,要慢慢的来,中望铝业可有几万职工,关了中望铝业集团,这几万名职工怎么吃饭?”

    霍天武刚说到这里,门铃响了。

    两位工作人员打开别墅的大门,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萧眉站在门前。

    萧眉笑道:“你们好,我爷爷在家吗?”

    工作人员认识欧阳志远和萧眉,他们连忙道:“霍老在家,您们进来吧。”

    萧眉和欧阳志远拎着礼物走进了院子。

    萧眉一眼就看到了爷爷和二叔就站在走廊里。

    “爷爷……二叔。”萧眉大声叫着,跑了过去。欧阳志远连忙跟在后面。

    霍老猛然到萧眉喊着爷爷跑了过来,他的心尖一颤,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一般,他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萧眉一下子扑进了霍老的怀里。

    “爷爷,您还好吗?眉儿来看您了。”浓浓的骨肉之情,让萧眉的眼泪流出来了。

    霍老一下子把自己的孙女搂在胸前,不禁老泪纵横。

    “好孙女,爷爷的好孙女。”霍老拍着萧眉的后背,喃喃的道。

    欧阳志远道:“二叔,您好。”

    霍天武看着志远笑道:“志远,我和你爷爷刚才还念叨你们,呵呵,你们就来了,真巧呀。”

    欧阳志远忙道:“爷爷,我们来看您了。”欧阳志远抱住了霍老的胳膊。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和自己的孙女来看自己,老人高兴极了,他笑道:“呵呵,志远,眉儿,走,到客厅里和爷爷说话。”

    “好的,爷爷。”欧阳志远和萧眉扶着霍老的胳膊,走进了客厅。

    霍天武跟着后面,走了进来

    霍老的老伴邱荣英听到了孙女来了,她连忙走了出来。

    “奶奶。”

    萧眉又扑到了奶奶的怀里。

    欧阳志远连忙道:“奶奶,您好。”

    邱荣英搂着自己的孙女,眼睛也红了。

    “好孙女,志远,快坐吧。”萧眉依偎在奶奶的怀里,轻声道:“奶奶,您坐。”

    众人在客厅里坐下来。欧阳志远笑道:“奶奶,爷爷,您们的气色都还不错,这是给您们买的东西,还有一点调理身体的补品。”

    霍老笑道:“志远呀,你们来看我和你奶奶,就行了,以后不要买东西。”

    邱荣英也笑道:“是呀,眉儿,志远,你们来,我就很高兴。”

    萧眉笑道:“爷爷、奶奶,我们没有买什么,只是一点心意。”

    萧眉依偎在奶奶的怀里,和奶奶说个不停。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看到天成叔呀?”

    霍天武道:“快过年了,你天成叔代替我到下面的企业去巡查了,对了,加臣在燕京,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吃饭。”

    欧阳志远笑道:“三哥从运河县回来了?”

    霍天武道:“回来好几天了。”

    霍天武拨通了儿子霍加臣的电话。对他说,欧阳志远回来了。

    霍加臣在外面和别人谈生意,一听欧阳志远来了,他连忙赶了回来。

    半个小时后,他就赶了回来,一进门,就笑道:“爷爷、奶奶、爸爸,我回来了。”

    霍老笑道:“你个臭小子,还知道回来?要是志远不来,你还不来看我们。”

    霍加臣笑道:“爷爷,我前几天,不是才来看过您们。”

    欧阳志远和萧眉连忙站起来道:“三哥。”

    霍加臣笑道:“志远,萧眉,你们来了,呵呵,快坐下吧,今天咱们要好好的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这里有两箱玉春露,你喝茅台还是和玉春露?”

    霍加臣笑道:“玉春露是你送给爷爷的,我还是喝茅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