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拒绝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零一章拒绝

    中望铝业集团的董事长唐家齐?欧阳志远一听,他不禁笑了。

    嘿嘿,不会这么巧吧?自己和岳父正在谈论中望铝业集团是的事,唐家齐就到了?唐家齐肯定是到省里活动来了。

    唐家齐在离开省长江川河那里之后,他就决定来拜访省委书记萧远山。虽然萧远山就要调走了,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是,中望铝业集团等不起了,龙州省就要下令关闭中望铝业集团了。所以,他急着要拜访萧远山。

    欧阳志远伸出手道:“您好,唐董事长。”

    唐家齐微笑道:“您好,您是……?”

    欧阳志远道:“我叫欧阳志远。”

    “欧阳……市长?你是……来看萧书记的?”唐家齐一听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这让他不由得一愣,这么年轻的副市长?

    欧阳志远道:“我是欧阳志远。”

    唐家齐连忙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欧阳市长,见到你很高兴。”

    欧阳志远笑道:“唐董事长,您怎么有时间来南州了?”

    唐家齐笑道:“欧阳市长,我有事,想拜见萧书记,麻烦你给通报一声。”

    萧秋鹏走回了客厅道:“爸爸,中望铝业集团董事长唐家齐来拜访您了。”

    “唐家齐来了?”萧远山皱了皱眉头。

    看样子,唐家齐真的沉不住气了,他们急着要转移阵地了。

    “让他进来吧。”萧远山沉声道。

    萧秋鹏走了出去,来到大门旁,笑道:“唐董事长,你好,我父亲请你进去吧。”

    唐家齐一听这位三十左右的年轻人,竟然是萧远山的儿子,那就肯定是海岛市副市长萧秋鹏了。

    唐家齐连忙伸出手道:“好的,你好,你是萧副市长吧。”

    萧秋鹏握住了唐家齐的手笑道:“我是萧秋鹏。”

    三个人说着话,走进了客厅。

    唐家齐看到客厅里,省委书记萧远山就坐在上首,前面有一桌子菜,还有一股浓烈的酒香,极其好闻。看样子,人家一家人在喝酒吃饭呀。

    这酒香极其的甘醇,带着一丝沁人心扉的清凉。

    玉春露!这酒自己喝过一次,但却久久不能忘怀。

    唐家齐连忙走过去,很远就伸出了手笑道:“萧书记,您好,我今天很冒昧的来拜访你,想不到,您家正在吃饭,对不起。”

    萧远山握了一下唐家齐的手道:“堂董事长,坐下喝一杯吧,没有外人。”

    唐家齐一听,连忙道:“谢谢您,萧书记。”

    欧阳志远把岳母和萧眉介绍给唐家齐。

    唐家齐又客气了一番。

    欧阳志远给唐家齐又拿了一副碗筷,放在了唐家齐面前。

    萧秋鹏给唐家齐倒了一杯玉春露,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沁人心扉。

    唐家齐笑道:“呵呵,这就是闻名于燕京的玉春露吧?”

    欧阳志远笑道:“唐董事长,您喝过玉春露?”

    唐家齐笑道:“前一段时间,有人送给我父亲两瓶,我有幸喝了两杯,呵呵,至今难以忘怀。”

    欧阳志远笑道:“一杯就而已,今天,唐董就多喝几杯。”

    唐家齐笑着端起了酒杯,神情恭敬的看着萧远山道:“萧书记,今天来的冒昧,来,我敬您两杯酒。”

    萧远山笑道:“来的都是客,堂董事长,来干杯。”

    两人喝了两杯酒后,唐家齐看着萧远山道:“萧书记,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向您请示一下,我们中望铝业集团想进入湖西市的事情。”

    萧远山看了一眼唐家齐道:“等到你们中望铝业集团没有任何污染,你再和我谈吧。”

    萧远山一口回绝了唐家齐的请求,这让唐家齐根本没有想到。唐家齐的神情顿时很尴尬。

    欧阳志远道:“唐董,你们中望铝业的污染情况,在全国是有名的,网上曝光的程度更大,龙州省龙州市的老百姓的游行示威,周围很多癌症村的出现,这让我们湖西市很难接受你们的请求。您提出来要进驻湖西市的这个想法,我看是行不通的。即使你们在湖西市,和市委市政府达成协议,但在上报省委省政府的时候,省委也不会同意的。我们不想让湖西市,变成第二个死城龙州市。”

    欧阳志远的回绝态度,更加坚决。唐家齐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话,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萧秋鹏看着唐家齐道:“唐董事长,来,咱们喝酒。”

    唐家齐尴尬的站起来道:“对不起,萧书记,给您添麻烦了,我告辞。”

    直接被萧远山和欧阳志远拒绝,这让唐家齐很是难堪,他已经不能继续在人家呆下去了,他只得告辞。

    萧远山道:“志远,送送唐董。”

    欧阳志远和萧秋鹏把唐家齐送了出来。

    唐家齐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萧市长请回吧。”唐家齐知道,再多说无益了。萧远山一口回绝了,看来,要等道萧远山调走,才能和陈书记再谈,看来,心急喝不了热汤。

    欧阳志远道:“唐董走好。”

    唐家齐上了自己的专车,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一片铁青。他在萧远山和欧阳志远面前不敢发作。萧远山毕竟是部级干部,过了春节,萧远山就要调到国务院,可是副国级了。

    唐家齐知道,萧远山不答应,省长江川河虽然答应了,但在省委常委会上,江川河绝对斗不过萧远山。

    毕竟萧远山升任后,是进入国务院,山南省省委常委,肯定都会投靠他,这样他们在中央,就有了依靠。靠在大树下好乘凉呀。

    看来,自己真的是心急了。

    欧阳志远和萧秋鹏回到客厅内,魏海娟看着丈夫道:“远山,你这样一口回绝唐家齐,等你调到国务院,唐家会不会报复你。”

    萧远山沉声道:“我虽然就要调走了,但我不能在临走前做好人,拿湖西市老百姓的生命开玩笑,燕京也不是唐家一家,只要我行的正,走的直,我不怕任何人的报复。”

    欧阳志远笑道:“不会这样严重的,谁敢报复爸爸,霍老也不会答应的,咱们喝酒。”

    几杯酒后,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春节前,你要去燕京看霍老和秦总理吗?”

    欧阳志远道:“爸爸,我和萧眉后半夜就开车去燕京。”

    萧远山道:“见了霍老和秦总理,替我问好。”

    欧阳志远笑道:“一定,爸爸。”

    一家人吃完饭后,欧阳志远从车上又拎出一箱玉春露送给了萧秋鹏,志远笑道:“大哥,这箱玉春露,你留着送礼吧。”

    萧秋鹏笑道:“呵呵,好,志远,这件礼物不错。”

    欧阳志远和萧眉辞别萧远山和魏海娟,两辆车开向萧眉自己的那幢别墅,干妈冯秀梅知道萧眉要回来,老人坐在客厅里,等候萧眉回来。

    门外传来了汽车停下来的声音,冯秀梅笑着走出客厅。她打开大门,看到欧阳志远和萧眉微笑着拎着东西,正走了过来。

    “干妈,您好。”两人连忙和冯秀梅打招呼,欧阳志远笑着,搀扶住了冯秀梅的胳膊。

    冯秀梅没有想到,欧阳志远也来了,她笑道:“志远呀,快客厅里坐,不要搀扶我,我还没老。”

    萧眉笑道:“干妈,志远好长时间没来看您了,您就让他搀扶您一下,尽一下孝心吧。”

    冯秀梅笑道:“眉儿,快进屋吧,外面凉。”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您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很不错。”

    冯秀梅笑道:“老了,你和萧眉快点结婚,趁着我还能动,还能给你们看孩子。”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我们开春就结婚,具体的日子再定。”

    冯秀梅笑道:“等你们有了孩子,我就退休了,专门给你们看孩子。”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您要是退休了,我们聘请一个保姆,专门伺候您。”

    冯秀梅笑道:“我可不要别人伺候,我要好好的伺候你们的孩子

    三人走进客厅,冯秀梅笑道:“你们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给你们做饭。”

    萧眉忙道:“干妈,我们吃完了,您吃了吗?”

    冯秀梅笑道:“我吃了。”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我们下半夜开车去燕京,在春节前,我们去看望一下霍老和我外公。”

    冯秀梅道:“为么不坐飞机去?”

    欧阳志远笑道:“车上带了很多礼物,坐飞机不行。”

    冯秀梅笑道:“那也好,路上注意安全,不要开得太快。”

    欧阳志远道:“您放心吧,干妈。”

    冯秀梅看了看表道:“天不早了,你们休息吧,后半夜还要开车。”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有司机,干妈,您放心吧。”

    两人和干妈又说了一会话,两人上楼休息。

    刚走到走廊上,欧阳志远猛地一下把萧眉搂在怀里,双手伸进了眉儿的衣服里,咬着萧眉的耳朵,笑嘻嘻的道:“一起睡吧。”

    志远温热的气息,喷在了萧眉的耳垂上麻酥酥的,痒痒的,让人心醉。

    萧眉喃喃的道:“小声点,别让干妈听到。”

    欧阳志远向下看了看,干妈冯秀梅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两人相拥着,走进了卧室。

    一进房间,两个人嘴唇就紧紧镶嵌在一起,贪婪地吮吸着,索取着琼浆玉液。

    两人热烈的热吻着,仿佛都要把对方融化在自己的身体里。

    “呜呜……小坏蛋,我先洗澡去。”说完,萧眉红着脸,娇嗔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转身走向自己的浴室。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眉儿,一起洗吧。”

    萧眉脸色一红,低声道:“小坏蛋,进来吧。”

    欧阳志远一听,笑嘻嘻的冲了进去。

    走进浴室后,欧阳志远快速的一件一件褪去身上的衣服。萧眉脸色红红的,象染了绚丽的朝霞,美丽极了。她低声道:“小坏蛋,先别看。”

    欧阳志远笑道:“我不看。”

    欧阳志远说着话,微笑着转过身去。

    志远心里一颤,心跳随之加速,轻声道:“眉儿,你太美了,真漂亮。

    萧眉的脸色红的就像熟透了的苹果,她低声道:“小坏蛋,过来一起洗。

    后半夜的时候,两人辞别了干妈冯秀梅,两人坐进了越野车,寒万重开车,上了高速公路。

    志远和萧眉坐在最后,两人紧紧地互相拥着。

    天亮了的时候,欧阳志远坐进了驾驶室,寒万重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休息着。

    上午十点,欧阳志远正全神贯注的开车,一辆兰博基尼从后面赶了过来,车上坐着一位头发梳成大背头的年轻人,他揽着一位妖娆的年轻女孩,竟然冲着欧阳志远做了一个中指向下的鄙视动作,然后猛然加速,让长而去。

    欧阳志远顿时苦笑不已。这个王八蛋是谁?老子又不认得你,也没有得罪你,你不就开了一辆破跑车吗?有什么神气的?这辆几百万的跑车,肯定不是你自己挣得钱买的。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没有理会这个王八蛋,但不一会,那个变态的年轻人,他的车速又降下来,又冲着欧阳志远做了一个中指向下的挑衅动作,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要和欧阳志远飙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