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绑架勒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九十二章绑架勒索

    市委书记宋光明看完这段视频,他的脸色变换不停,心道,罗永超这人真是不咋地,这不是诬赖好人么?他的手下,怎么会这样不讲理呢?

    虽然罗永超这样,但这次他们来投资建厂,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坚决不能错过呀。

    欧阳志远还是年轻呀,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呢?现在,罗永超拿投资要挟,事情不好办呀。

    想到这里,宋光明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呀,这次事件虽然不怨你,但你以后注意点,不要随便打人,他们毕竟是来投资的客人。”

    欧阳志远苦笑道:“合着我就应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呀,再被陷害呀。”

    宋光明道:“为了湖西市的经济发展,为了让湖西市更多的老百姓有就业的机会,欧阳市长,咱们受点委屈,怕什么?又有何妨?”

    欧阳志远一听宋光明这样说,他知道,宋光明绝不会放过这次招商引资的机会了,宋光明和李吉昌绝对要联手,把中望铝业集团招进来。

    如果中望集团进驻湖西市,湖西市的整个环境就完蛋了。

    李吉昌也看完了这段视频,但他不以为然,他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沉声道:“欧阳市长,事情虽然不怨你,但是,现在罗永超回酒店了,要是他们不投资了,咱们怎么办?为了咱们湖西市的经济发展,我看你,还是去道歉吧,反正你打人了,你身为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不能忍受一点委屈,殴打投资客人,这个错误和责任,你还是要承担的。”

    看来,李吉昌是铁了心的让自己去道歉,来换取罗永超的投资建厂。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冷哼一声道:“李市长,你是让我用尊严去换取罗永超的投资吗?别说我不同意中望铝业务集团来湖西投资,就是同意他们来投资,我也不会向他们道歉的。这种颠倒黑白的人,如果来到湖西市,还说不定给湖西市带来什么灾难。”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李吉昌,转身走出了宋光明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你……站住,你走,我就撤了你……!”

    李吉昌一看欧阳志远竟然不理会自己的命令,转身走了出去,顿时气的暴跳如雷。

    但欧阳志远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宋书记,您看!这是什么国家干部,为了自己什么所谓的虚假尊严,竟然不顾招商引资的大局,真是岂有此理。”李吉昌愤怒的看着宋光明。

    宋光明看了一眼李吉昌道:“任何事情,都要慢慢的来,李市长。中望铝业集团能派来总经理来考察湖西市,而且他们还相中了古曹县柳河镇的那块地,他们肯定不会放弃的,罗永超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再说了,这件事确实不怨欧阳市长,明天,你们再沟通一下。”

    宋光明明显袒护欧阳志远的语气,让李吉昌说不出来什么。

    李吉昌郁闷的离开市委大楼。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阴沉。欧阳志远,真是个不听话的人呀。

    贺媛姬的奔驰开进了湖西大酒店,保镖的车,一前一后的护卫着她。

    自从出了邵民鹏欺负自己那件事后,贺媛姬让保镖不能离开自己左右。

    贺媛姬走下自己的奔驰,在四名保镖的簇拥下,走向自己的房间。

    对过的大楼上,郭宵鹏阴森森的看着贺媛姬在保镖簇拥着,走向湖西大酒店。他知道,自己的人在外面,基本上没有机会抓贺媛姬。

    郭宵鹏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夜长梦多呀。抓住了贺媛姬,把欧阳志远引出来干掉,自己立刻远走高飞,永远不会来了。

    他决定,今天晚上动手。

    不一会,他又看到几辆高级轿车开了过来,郭宵鹏的眼睛亮了起来,眼里露出极其贪婪的目光。昨天他就看到了这几辆车了,有钱人呀,他妈的,自己雇了人,买了枪,手头就有点紧了。

    郭宵鹏看了一眼身旁的查万里,低声道:“查万里,昨天我就让你去调查这人是谁,怎么还没有调查出来?你干什么去了?”

    查万里连忙道:“老板,猴子马上就上来,他已经查到这人的资料了,我这就让他上来。”

    查万里拨了一个电话,不一会,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快步走了上来,低声道:“老板,您让我调查的那个人的身份,我查出来了。”

    郭宵鹏一听查出来这个人的身份了,他连忙道:“快说,那人是谁?”

    尖嘴猴腮的家伙道:“那人是中望铝业集团的总经理罗永超,来湖西市投资建厂的,很有钱。”

    郭宵鹏一听,脸上顿时露出狂喜的神情,他嘿嘿的狞笑着道:“哈哈,天无绝人之路,查万里,今天晚上,你带人把贺媛姬和罗永超都绑了,嘿嘿,狠狠的敲一笔钱,然后再引来欧阳志远,把他干掉。”

    查万里阴森森的笑道:“好的老板,我早就想绑几个人了,弄点钱花花。”

    郭宵鹏狞笑道:“把人绑到后,到预定地点集合,钱一到位,咱们立刻就走。”

    查万里笑道:“好,老板,我这就去准备人。”

    晚上九点,贺媛姬累了,她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准备早早休息。这几天,自己天天在工地,累死了。

    她不一会就睡着了。朦胧中,她感到后面的窗户有声音,她猛地睁开眼,一个黑衣蒙面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贺媛姬张嘴就喊,但一条毛巾闪电一般的塞进了自己的口里,她感到一阵眩晕,脑子一迷糊,就晕了过去。

    黑衣蒙面人扛起贺媛姬,从后窗户的一根绳索,溜了下来,下面的一个大汉在接应,两人一打手势,快速的消失在黑夜中。

    罗永超没睡,今天他在市委办公大楼,故意带人离开,他是借着欧阳志远打人的事件,给湖西市来个下马威,好给后面的谈判,取得主动权。

    他在等欧阳志远来道歉。也在等李吉昌亲自来和自己解释。虽然自己和李吉昌是同学,但是,公和私不能混在一起,他要让李吉昌和宋光明在自己面前低头。

    自己来湖西市投资,就是给湖西市人恩惠,要让湖西市的人,感激自己。

    但让他失望的是,欧阳志远并没有来向自己道歉,李吉昌只是打过来一个电话,解释了一翻。虽然李吉昌的口气诚恳,但是,李吉昌并没有亲自来和自己解释。看来,自己低估了李吉昌和宋光明的智商了。

    他们肯定知道中望集团急着要搬迁,所以才稳坐钓鱼台。

    要是按照李吉昌本来的想法,他早就来向罗永超道歉了,但是,市委书记宋光明给他分析了中望铝业集团的困境后,他终于知道,宋光明的智慧,要比自己高出不少。

    他决定,先凉罗永超两天,看看罗永超的反应。

    投资和被投资方,即是合作,又是对立。合作是互惠互利,对立测是双双的合作条件。

    罗永超知道,自己这次碰到对手了。自己处理问题,有点失策了。

    窗户传来一声轻微的声响,罗永超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条黑衣人影闪电一般的从窗户冲了过来,那人用毛巾一佛,罗永超顿时脑袋一晕,失去了知觉。

    黑衣人扛起罗永超从窗户溜了下去,消失在黑夜中。

    郭宵鹏坐在车里,他看到手下扛来了两个人,上了车,他狞笑着一挥手,三辆轿车,消失在黑夜之中。

    春节就要到了,新加坡的华人,一直有着过春节的传统。

    再过几天,女儿就要回来了,自从邵民鹏欺负女儿后,贵成集团的董事长贺鸣天一直担心女儿的安全。

    他有点后悔,让女儿去大陆投资了。

    贺鸣天拿起电话,刚想拨大女儿的电话,他的电话就响了。贺鸣天一看号码,顿时吓了一跳,竟然是由于欺负女儿,已经被开除了的邵民鹏。

    贺鸣天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电话接了过来。

    电话一通,里面就传来邵民鹏阴冷而得意的声音:“贺董事长,您好呀。”

    贺鸣天一听是邵民鹏的电话,吓了他一跳,贺鸣天冷声道:“邵民鹏,你已经被开除了,你打电话来干什么?”

    郭宵鹏一听贺鸣天反感和无情的声音,他狞笑着道:“贺董事长,没有什么事,我就是要告诉你,你的女儿贺媛姬在我的手里。”

    贺鸣天一听,心里一沉,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声道:“邵民鹏,你说什么?我的女儿在你手里?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郭宵鹏狞笑道:“你开除了我,我没有了生活来源,想找您要两个钱花。”

    贺鸣天一听,气的脸色发白,大声道:“邵民鹏,我要听听我女儿的声音。”

    郭宵鹏狞笑道:“好呀。”

    他把电话放在了贺媛姬的嘴上。

    贺媛姬已经醒了过来,她看到了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双手被绑上,她看到了一脸得意的邵民鹏,在打电话,贺媛姬的心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

    邵民鹏把电话贴在贺媛姬的脸上,他狞笑着伸出手,狠狠的在贺媛姬那饱满的乳和房上,掐了一把。

    “啊!”贺媛姬疼的一声惨叫,眼泪流了出来。她大声道:“畜生,邵民鹏,你干什么?”

    电话那头的贺鸣天听到了女儿的惨叫声和女儿大声的怒喝声,贺鸣天大声道:“邵民鹏,你个畜生,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你想干什么?”

    “哈哈,贺鸣天,我想干什么?贺鸣天,你听好了,老子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要是想让你女儿平安的话,我给你一个卡号,立刻向卡里给老子打进一亿美元,嘿嘿,越快越好,否则,老子这就强和奸了你的女儿,玩死他。”

    “邵民鹏,你不要乱来,我给你一亿美元,但你要保证,不能伤害我的女儿。”

    贺鸣天大声道。

    “哈哈,老子要的是钱,只要你打过来一个亿,我就放了贺媛姬,否则,嘿嘿,我是***,再拍上强和**女儿的视频,上传世界网络上,让全世界的人都看你女儿被强和奸的美丽画面,快,立刻打钱,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郭宵鹏给了贺鸣天一个卡号。

    贺鸣天立刻道:“好,我这就给你转账,但你不能伤害我的女儿。”

    “老畜生,啰嗦什么,快打钱!”

    郭宵鹏咆哮着。

    贺鸣天一边用电脑给邵民鹏打钱,他一边快速的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很是郁闷,今天李吉昌对他的态度,让欧阳志远很是生气。

    李吉昌为了中望铝业集团能在湖西市投资成功,他竟然让自己去给罗永超道歉,真是岂有此理。

    他和寒万重两人,正在一个地摊上喝酒,两人正在碰杯,他的电话铃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号码,竟然是新加坡贵成集团董事长贺鸣天的电话。这么晚了,贺鸣天找自己干什么?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

    电话刚一通,话筒里就传来贺鸣天焦急的声音:“欧阳市长,不好了,我女儿被邵民鹏绑架了,你快去救她,要快!我可就这一个女儿呀。”

    欧阳志远一听,脑子嗡的一声,差点爆炸。这个王八蛋郭宵鹏,竟然还动手了,真是找死呀。

    欧阳志远连忙道:“贺董事长,您不要着急,你先说说情况。”

    贺鸣天道:“邵民鹏向我要一亿美元,不然,就杀了我女儿,我现在正给他转账,我听到了他殴打我女儿的声音,欧阳市长,拜托了,你可要救救我的女儿呀。”

    欧阳志远大声道:“好,和董事长,你先不要急,要稳住邵民鹏,你等他电话,套出关押您女儿的地方,我好去救援。”

    “好的,欧阳市长,你可要救出我的女儿呀。”贺鸣天几乎哭了。

    欧阳志远道:“贺董事长,你放心,只要知道贺媛姬的隐藏地方,我一定能救出您的女儿。”

    欧阳志远快速的挂上发电话,他立刻拨通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电话。

    宋光明正在家里,他坐在沙发上,脑海里正想着中望铝业集团在湖西市建厂投资的策略,电话铃响了。他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不由得笑了,这个臭小子,终于给自己打电话了。

    宋光明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立刻传来了欧阳志远焦急的声音:“宋书记,不好了,邵民鹏绑架了贵成集团的总经理贺媛姬,向他父亲勒索一亿美金。”

    宋光明一听,吓了一跳,顿时大吃一惊,急声道:“志远,你说什么?邵民鹏怎么会绑架贺媛姬?”

    欧阳志远道:“邵民鹏被贺媛姬开除了,他怀恨在心,现在绑架了贺媛姬,我向汇报一下,您知道邵民鹏是谁吗?”

    宋光明一听,不由得一头雾水,他大声道:“臭小子,你吓糊涂了?邵民鹏就是邵民鹏呀?还会是谁?”

    欧阳志远连忙道:“宋书记,你不知道,邵民鹏就是龙海市原市长郭文画的儿子郭宵鹏。”

    “你说什么?邵民鹏竟然是郭文画的儿子郭宵鹏?这怎么可能?”宋光明大声的问道。

    欧阳志远道:“郭文画死后,他的儿子郭宵鹏就逃到了新加坡,经过整容后,化名邵民鹏,混进了贵成集团,凭借他经商的天才,当上了副总经理,前一段时期,他为了取得贺家的财产,他就给贺媛姬下药,想欺负贺媛姬,被我及时发现,郭宵鹏逃走了,想不道,他还不死心,今天竟然绑架了贺媛姬,向她父亲勒索一亿美元,贺媛姬的父亲向我打电话,让我们营救贺媛姬,我现在马上赶往贺媛姬的住的大酒店,勘探现场,您立刻通知耿书记和周玉海,赶往湖西大酒店,贺媛姬住的地方。”

    宋光明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大声道:“好的,志远,你先过去,我立刻通知耿剑锋和周玉海。”

    宋光明李克和耿剑锋联系,让他带人赶往出事地点。

    贺媛姬可是水煤浆的投资者,海阳港口还有贵成集团的建设项目,要是贺媛姬出了事,麻烦就大了。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立刻坐进了越野车,冲向湖西大酒店。

    两人吃饭的地方距离湖西大酒店很远,当他们赶到湖西大酒店的时候,政法委书记耿剑锋和副局长周玉海,连同新任刑侦大队长姜玉国和副队长张继水,先赶到了。

    欧阳志远跑到贺媛姬的房间,看到了政法委书记耿剑锋和副局长周玉海、新任刑侦大队长姜玉国和副队长张继水,正在勘探现场。

    欧阳志远连忙道:“耿书记,情况怎么样?”

    耿剑锋道:“罪犯打开了后窗户的防盗网,是从后窗户进来的,劫持了贺媛姬,又从后窗户滑下的。”

    欧阳志远知道,郭宵鹏这人极其的变态狠毒,贺媛姬就怕凶多吉少。

    欧阳志远道:“耿书记,立刻调取附近路口的监控,看看有没有可疑的车辆。”

    耿剑锋道:“我已经派人去调取了。”

    这时候,贺鸣天已经转给了郭宵鹏一亿美元。手机短信传来了到账信息,郭宵鹏不由得哈哈大笑。

    真他妈的痛快,一个亿的美元到手了,自己手里还有罗永超,罗永超可是来湖西市投资的,哈哈,自己可以再向湖西市政府勒索。

    郭宵鹏已经疯狂了,他拨打着市委书记宋光明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