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密谋报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八十五章密谋报仇

    宋光明今天把欧阳志远叫来,主要是和他说李吉昌的事,他要的就是欧阳志远这句话,要让欧阳志远永远站在自己的这边。

    现在,宋光明为什么要欧阳志远表明态度?主要是,自己身后的王家王开元和欧阳志远的外公秦天涯,已经展开竞争总理这个位置了。

    上面的竞争,会不会导致欧阳志远疏远自己?现在,代表周家和赵家的李吉昌来到湖西市,自己如果不把欧阳志远团结好,自己不一定能压住李吉昌。

    别开离机场的年龄比自己小,但这个人的心计机器的厉害,如果自己把欧阳志远拉在自己的身旁,凭借两人的实力,就可以轻松地把李吉昌压下去。

    呵呵,欧阳志远就是一把锋利的枪,自己手里有了欧阳志远,就可以横扫一切。

    现在,欧阳志远明确了站在自己的战线上,这让宋光明终于放下心来。

    王开元和秦天涯的竞争,但愿不会影响到自己和欧阳志远的合作关系。王家和秦家在合作中有竞争,但并不是直接的对立。

    而王家、秦家、霍家,和周家、赵家,那是在政见上和人脉上,都是直接的对立的。

    现在,代表周家和赵家的李吉昌来担任市长,这对自己和欧阳志远,又是一个强大的挑战。

    宋光明看着志远道:“我听说,你在昨天夜里,把丁广平承建阳湖公路的合同解除了?”

    欧阳志远道:“解除了,这家过竟然在公路的建设中,大量使用严禁使用的海砂做混凝土原料,违背了合同里的规定,所以,我直接宣布,撤销丁广平的承建合同。”

    宋光明道:“丁广平可是投资方丁晓兰的亲哥哥,你撤掉丁广平的合同,会不会影响丁晓兰的投资?虽然丁晓兰答应投资200亿,但现在,只是先期投资的资金到位了,后面的大头,还没有到。”

    欧阳志远道:“撤掉丁广平承包合同,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同样,丁晓兰也是同意的。”

    宋光明一愣,虽然他知道欧阳志远撤了丁广平的合同,但并不知道,丁晓兰也同意了。

    “丁晓兰也同意了?”宋光明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她不同意也没有办法。”欧阳志远就把自己请丁晓兰吃饭,在飘香酒楼等候拉海砂的车队,怎样激将丁晓兰,怎么样和丁晓兰去了丁广平的料场和施工现场说了一遍。

    宋光明一听,不禁笑了。欧阳志远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样,只是一个好打架的年轻人。好打架只是欧阳志远的外表,他的内心还是充满智慧的,再说,他每次打人,都打得对方无话可说。

    这是一位充满智慧,而锐利的年轻人。

    宋光明笑道:“丁晓兰同意撤掉丁广平的合同,那就不会影响海阳不冻港的投资,那我就放心了。”

    欧阳志远道:“蓝天集团的先期投资50亿早就到期,他们不会轻易改变的,毕竟他们已经投资了50个亿。”

    宋光明道:“志远呀,凡是都要小心,对待蓝天集团的人,还有丁广平,不要太尖刻,以免引起突发的麻烦。”

    欧阳志远道:“好的,宋书记。”

    宋光明道:“让夏传福、泰文卫他们,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加快建设,力争一年内,把海阳不冻港建好,投入使用,来缓解北港的压力,为咱们湖西市的经济腾飞,添砖加瓦。”

    两人又谈了半小时的各种问题,欧阳志远才告辞。

    蓝天集团董事长丁晓兰,开车来到了哥哥的驻地,他下了车,走进了那座两层楼。

    大楼内,丁广平正和八重骏雄正在喝酒。

    八重骏雄在心里深深的鄙视这个贪婪的中国人,修建一条公路,竟然弄虚作假,用严禁使用的海砂,代替清水沙。这真是一个处处造假的国家呀,这要是在别的国家,要被判刑的,而且要重判。

    八重骏雄主要担心的是,怕丁广平的造假,影响了左段拦海大坝的建设。如果丁广平这个项目再被取消,自己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八重骏雄看着丁广平道:“广平君,来喝酒,我希望,你在以后的项目建设中,不要再次出现造假的事情,这样会影响咱们公司声誉的。”

    丁广平举起酒杯,和八重骏雄碰了一杯道:“八重君,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这件事我根本不知道,是我手下私自做的,我已经把那人开除了。”

    八重骏雄知道,丁广平在说谎,但他故意不点破,大声道:“以后再碰到这种人,直接开除。”

    丁广平和八重骏雄碰了一杯酒,心道,你他妈的倭寇,董的什么?老子不作假,能挣钱吗?老子送礼疏通关系的钱,可有几百万呀,不做假,能挣回来吗?这下好了,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解除了和自己阳湖公路的合同,自己这次亏大了。

    “丁总,您的妹妹丁董事长来了。”丁广平的秘书走进来报告。

    丁广平一听自己的妹妹来了,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满,但随即消失。虽然自己对妹妹在昨天晚上的表现不满,但自己还要指望着妹妹做后台。

    但昨天,妹妹怎么会和欧阳志远在一起?难道,妹妹真的喜欢上了欧阳志远?

    丁广平低声道:“让她进来。”

    不一会,丁晓兰走里进来。他看到了哥哥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喝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大哥,你成天就知道喝酒,你还能干一点正事吗?。”丁晓兰看着自己的大哥。

    八重骏雄连忙站起来,向丁晓兰鞠了一躬道:“您好,丁总,见到您,很高兴,以后,请您多多关照。”

    丁晓兰道:“你好,你是……。”

    丁广平忙道:“妹妹,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八重株式会社八重社长。”

    丁晓兰一听,愣了一下,这人竟然是倭国人。倭国人,没有几个是好东西,咱们国家和倭国人做生意,没有几个挣钱的。大哥和这个倭国人在一起干么?

    丁晓兰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神情冷淡的道:“你好,八重株式会长。”

    董广平道:“妹妹,你做吧。”

    丁晓兰看了一眼大哥,外人在这里,丁晓兰不好说什么。

    八重骏雄一看丁晓兰来找丁广平,肯定有事,他给两人鞠了一躬道:“丁总、丁董,您们谈,我有事告辞。”

    八重骏雄说完,退了出去。

    丁广平忙道:“慢走,八重社长。丁广平把八重送了出去。

    过一会,丁广平回来了。丁晓来看着自己的哥哥道:“大哥,你和倭国人拧在一起干么?这个国家有几个是好人?”

    丁广平忙道:“坐吧,妹妹。”

    秘书给丁晓兰倒了水,退了出去。

    丁晓兰看着丁广平沉声道:“大哥,说吧,阳湖公路是怎么回事?你怎能那样做?我们丁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丁广平连忙道:“妹妹,这件事真的和我无关,是我手下人私自干的,我已经把那几个人开除了,让他们滚蛋了。”

    丁广平在妹妹面前,就是不承认是自己指使人掺海砂的。

    丁晓兰一看大哥不承认是自己干的,她冷哼一声道:“你不要不承认,这件事就过去了,你承包的第二个项目,左段拦海大坝,要是再出问题,我也就不了你,你看着办吧。”

    丁广平连忙道:“妹妹,左段的拦海大坝,绝对不会出问题的,你就放心吧。”

    丁晓兰道:“你不要说得好听,到时候,如果左段的拦海大坝出了问题,谁也救不了你,好了,我回去了,多了,我劝你少和倭国人搅在一起。”

    丁广平忙道:“好的,妹妹。”

    丁晓兰道:“把你在阳湖公路上的机器设备拉走吧,新的工程队,马上就过来了,不要耽搁公路的铺设。”

    丁广平一听,把欧阳志远恨得要死,他连忙道:“好的妹妹,我尽量拉走。”

    丁晓兰站了起来道:“大哥,你也不缺钱,再不要敢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的事了,投资的可是你亲妹妹。”

    丁广平忙道:“我知道,妹妹,你就放心吧。”

    丁晓兰辞别了丁广平,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鲲鹏集团湖西分公司,一座地下密室里。王耀阳站在木箱子前,他的脸上露出了浓烈的杀气,他伸手拿出一把装了消音器的崭新的手枪,咔嚓一声,顶上子弹,瞄准了远处欧阳志远的头像,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

    轻微低沉的枪声骤然响起,远处欧阳志远的头像,被爆的四分五裂。

    “欧阳志远,你必须死。”

    王盛鹏看着自己的侄子暴怒的样子,他低声道:“耀阳,任何事情都要慢慢的来,报仇的事,也不要太着急,计划好了才行,而且,我们在干掉了欧阳志远之后,我们要全身而退。”

    王盛鹏是王盛举的三弟弟,四弟弟是王盛民,山南省纪委副书记。老大王盛起,已经回老家了。

    王耀阳道:“三叔,我听你的。”

    王盛鹏道:“咱再等一段时间,关占平的儿子关小军就要从外国回来了,嘿嘿,到时候,咱们和关小军联合起来,干掉欧阳志远。”

    王耀阳道:“好的,叔叔,关小军什么时候来?”

    王盛鹏阴森森的低声道:“他正在国外准备,他带人过来。”

    王耀阳道:“好,我们等关小军。”

    王盛鹏道:“关小军和罪与罚杀手团的关系极好,他这次来,嘿嘿,肯定会带罪与罚的杀手过来的,到时候,我们就能轻易的报仇了。”

    王耀阳喃喃的道:“罪与罚?我知道这个在杀手界排名很靠前的杀手团,很厉害的。”

    王盛鹏狞笑道:“嘿嘿,到时候,有热闹瞧了。”

    王耀阳道:“好,我等的就是这一天。”

    欧阳志远走出市委办公室大楼,政法委书记耿剑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

    “欧阳市长,晚上六点,在湖西大酒店,给周厅长和何处长送行,你回来了吗?”电话里传来耿剑锋的声音。

    欧阳志远道:“我回来了,耿书记,好,六点,我准时到。”

    耿剑锋笑道:“给周厅长和何处长,每人准备一箱玉春露。”

    欧阳志远一听,苦笑道:“耿书记,哪有这么多的玉春露呀?你以为是白开水呀?你饶了我吧。”

    耿剑锋一听欧阳志远不想给,他大声道:“好,没有玉春露是吧?那以后,有什么事,别让我帮忙。”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呵呵,耿书记,您这不是公报私仇吗?”

    耿剑锋笑道:“臭小子,你准备好两箱,以后,不论你有什么事,我保证支持你。”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吧,一言为定。”

    耿剑锋笑道:“什么一言为定?你个臭小子遇到什么事,一个电话过来,我每次都是立刻派人过去。”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耿书记,我准备好就是。”

    欧阳志远知道,耿剑锋要给周江河送礼,过年了嘛。

    耿剑锋笑道:“这还差不多,快过来吧。”

    “好嘞。”欧阳志远放下电话,让寒万重开车,直奔湖西大酒店。

    欧阳志远来到湖西大酒店,他刚到酒店门前,就看到了副局长周玉海和政法委书记耿剑锋站在大厅前。

    欧阳志远打开后备箱,拎下来两箱玉春露,笑着放在了耿剑锋的车上。

    周玉海一看欧阳志远拎了两箱酒,他笑道:“欧阳市长,你还带着酒来了?”

    欧阳志远道:“耿书记要的。”

    耿剑锋连忙走过来,打开自己车的后备箱,欧阳志远把两箱酒放进了后背箱里。

    欧阳志远笑道:“耿局,就这两箱了。”

    耿剑锋笑道:“志远呀,你说,我对你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耿书记,您对我不错呀。”

    耿剑锋笑着低声道:“你看呀,周厅长一箱,何处长一箱,是不是也给王厅长捎一箱呀,就要过年了。”

    欧阳志远一听,头就大了,他苦笑道:“你呀,贪心不足蛇吞象,我的车里真的没有了。”

    耿剑锋道:“再说一遍?你可是刚从龙海的家里回来,我估计,你车的后备箱里,还有几箱。”

    欧阳志远苦笑道:“你也太黄世仁了吧?我还要送礼去,都给你了,我拿什么送人?”

    耿剑锋道:“再给一箱,臭小子。”

    欧阳志远道:“交友不慎呀,得了,别装这样可怜样子了,最后一箱了,等你升任了省公安厅副厅长,你可不能忘了我。”

    欧阳志远笑着,又给了耿剑锋一箱。

    “哈哈,你个臭小子,两箱酒就能升任副厅长了?做梦吧。”耿剑锋笑道。

    两人笑着走进了大堂,经理冯云山早就迎了出来。

    冯云山连忙和几个人问好打招呼。

    耿剑锋道:“冯经理,安排一个好一点的房间,我们吃饭。”

    冯云山连忙道:“好的,耿书记,您放心好了。”

    冯云山连忙去安排房间。

    三个人在大厅等着周江河和何文婕。

    不一会,就看到了两辆奥迪开了过来,车子停下,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和重案处处长何文婕走了出来。

    三个人连忙迎了过去。

    “呵呵,周厅长、何处长,来了。”

    周江河笑道:“耿书记,欧阳市长、周局长,不要太客气了。”

    欧阳志远笑道:“周厅长,这一段时间,辛苦了,今天,咱们要好好的喝一杯,不醉不归。”

    周江河笑道:“我可不和你不醉不归,谁都知道,你是千杯不醉。”

    欧阳志远笑道:“千杯不醉,那是使诈,我和周厅长喝酒,从来没有使过诈,呵呵,都是实实在在的。”

    五个人笑着跟着冯云山上了包间。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何处长,伤口恢复的怎样了?”

    何文婕微笑道:“完全康复了,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谢什么,你可是我的妹妹。”

    何文婕笑道:“咱两人到底谁大呀?今天要分清楚,报上你的出生年月。”

    两人一报岁数,何文婕笑了,结果何文婕大两岁。

    何文婕笑道:“志远弟弟,快叫姐姐。”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文婕姐姐。”

    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众人走进包间,冯云山亲自给上了两瓶茅台和一桌子菜。

    众人在谦让了一会后,周江河坐在了贵宾座,下面依次是耿剑锋、何文婕、欧阳志远、周玉海。

    周玉海开了酒,给众人倒上,何文婕小丫头,竟然也喝白酒。

    耿剑锋端起酒杯笑道:“周厅长、何处长,你们辛苦了,我代表市公安局,感谢您们来湖西市指导工作,在您们的领导下,湖西市的贩毒案子,终于破了,来,让我们为了胜利破案,干杯。”

    众人都站了起来,酒杯碰到了一起。

    “干杯!”

    众人都把这杯酒,一饮而尽。何文婕同样喝干了杯中的酒。

    服务小姐连忙给大家倒满酒。

    耿剑锋道:“明天,周厅长和何处长就要回去了,第二杯酒,就当给周厅长和何处长送行,来,咱们干了他。”

    众人的酒杯再次碰到了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