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站在你一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八十四章站在你一方

    龙海市副市长周光睿还没有睡觉,他在看晚间新闻。新闻是他每天不可缺少的节目。他不光看,而且还分析,他每天都能从新闻里,得到什么信息。

    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是丁广平的电话。周光睿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不太喜欢这个大舅哥,这人目光短浅,对金钱开的太重。但他还是把电话接了过来。

    “妹夫,你好。”丁广平低声道。

    周光睿道:“大哥,天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丁广平道:“妹夫,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有关我妹妹的事。”

    周光睿一听,心里一沉,他沉声道:“你妹妹怎么了?”周光睿虽然和丁晓兰的关系一般,但他一听丁广平说自己妻子的事,他还是很想知道的。上次,他亲眼看到,欧阳志远抱着自己的妻子。

    丁广平一听周光睿的口气,他在心里笑了,嘿嘿,欧阳志远,就让周光睿来对付你吧。

    丁广平道:“妹夫,我妹妹可是你的妻子,最近,外面有很多风言风语,对她不利呀,传的很不好听。”

    丁广平故意不把话说完,他在吊周光睿的胃口。周光睿本身就有多疑的毛病,他一听丁广平这样说,他的心就如同猫爪的一样痒痒起来,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周光睿沉声道:“说,怎么回事?”

    丁广平狞笑着道:“妹夫,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

    周光睿阴森森的道:“我不生气。”

    丁广平道:“最近,我妹妹经常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你要小心呀,嘿嘿,外面的传言很不好听呀。”

    丁广平这人,毫无人性可言,为了利用周光睿打击欧阳志远,他竟然牺牲自己亲妹妹的声誉。

    “咔嚓!”周光睿一听周广平这样说,脸色顿时青紫一片,气的他狠狠地把电话砸在了地上。电话摔得四分五裂。

    男人最怕的就是戴上一顶绿色的帽子。周光睿本来就怀疑妻子丁晓兰和欧阳志远有什么,现在丁广平这样一说,更加剧了周光睿对丁晓兰的怀疑。

    贱人,竟然敢侮辱我,欧阳志远,我饶不了你。

    丁广平听到电话里传开咔嚓一声巨响,就没有声音了。

    哈哈,周光睿肯定暴怒了,欧阳志远,你倒霉了,周光睿身后,可是强大的周家,嘿嘿,你死定了。

    第二天上午,欧阳志远总指挥室的办公室。

    夏传福走了进来,轻声道:“欧阳市长,我们已经解除了广平工程公司阳湖公路的承建合同,这条公路要加快建设,您看,是招标还是直接找有资质的工程公司?”

    欧阳志远道:“我昨天就想好了,工期紧张,在招标已经没有时间了,我知道两个有资质的建筑工程公司,他们和我合作了很长时间了,这两个公司,就是龙海市的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

    夏传福忙道:“这两个公司,我听说过,他们就在水煤浆工地,信誉还是不错的。”

    欧阳志远道:“我打电话给他们集团的董事长,阳湖公路就交给他们承建,合同就按照原来广平工程公司的条件。”

    夏传福道:“好吧,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拿起电话,拨通了金鑫集团沈朝龙的电话。

    沈朝龙最近,把运河县经济技术工业园的几个工程队,抽过来了,那边的工程已经进入了尾声。他正和杨凯旋一起,加紧建设水煤浆化工基地。

    他就在工地上,电话铃一响,他一看电话,是欧阳志远的,他连忙接过来。

    现在,欧阳志远已经是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了,他已经不能再称呼欧阳志远的名字了。

    “欧阳市长,你好。”

    欧阳志远一听沈朝龙称呼自己欧阳市长,他不禁笑道:“沈大哥,你还是称呼我为志远吧。呵呵,我有点不习惯。”

    沈朝龙笑道:“呵呵,你以后要慢慢的学会习惯,时间一长,就习惯了。”

    欧阳志远笑了笑,也没坚持,他道:“有个工期很紧急城的公路建设项目,我想让你和杨凯旋一起做,不知道能抽出来工程队吗?”

    沈朝龙笑道道:“欧阳市长,咱们的交往,一斤不是一天两天了,只要是你安排的工程,我一定想法抽人出来,完成任务。”

    欧阳志远笑道:“好,海洋不冻港到湖西市的公路建设,我就交给你和杨凯旋了,你马上和杨凯旋一起带人过来,到海阳不冻港来签合同。”

    “什么?阳湖公路?阳湖公路不是由广平工程公司承包的吗?他们不干了?”杨凯旋大声道。

    欧阳志远道:“广平工程公司,在承建的过程中,偷用严禁使用的海砂做混凝土,铺设公路,被我们发现了,我已经和他们解除了合同。”

    沈朝龙一听笑道:“丁广平太贪心了。那好吧,我和杨凯旋带人过去。”

    欧阳志远道:“我今天要回湖西市,我不能等你了,你们来到,和夏副总指挥商量签约的事就行了。”

    沈朝龙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看着夏传福道:“等到沈朝龙和杨凯旋来到,你们商量签合同的事。”

    夏传福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安排好工作,就和迷失叶青林回到了湖西市。

    省厅副厅长周江河和何文婕就要回去了,今天晚上,耿剑锋和欧阳志远要给他们送行。

    所以,欧阳志远要在晚上之前,赶回湖西市。

    在半路上,欧阳志远就碰到了沈朝龙和杨凯旋的轿车,两人连忙让司机停下车。

    沈朝龙很庆幸自己和杨凯旋在傅山县认识了欧阳志远,傅山工业园、运河县工业园、湖西市水煤浆化工基地,到现在的阳湖公路,这些工程,都是欧阳志远给介绍的。

    寒万重也停下来车,欧阳志远笑着走下拉车。

    沈朝龙和杨凯旋连忙跑过来,伸出了双手,和欧阳志远的手握在了一起。

    “欧阳市长,你好。”

    沈朝龙和杨凯旋很感激的握着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笑道:“我怎么听着有点生疏了,呵呵,沈大哥,没有人的时候,你还是叫我志远吧。”

    沈朝龙连忙笑道:“呵呵,那好吧,志远。”

    欧阳志远道:“沈大哥、凯旋,你们施工的时候,分段施工,工期尽量向前赶,注意质量。”

    杨凯旋道:“好的。”

    欧阳志远道:“合同具体的细节,是和原来丁广平的合同一样,有什么变化的话,你们和夏传福商量,争取尽快动工。”

    沈朝龙忙道:“好的,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等你们签完合同回来后,我请你们喝酒。”

    沈朝龙笑道:“好呀,对了,就要过春节了,给我们每人准备一箱玉春露,我们好送礼。”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签完合同,开工后,每人一箱玉春露。”

    沈朝龙和杨凯旋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

    三个人分别后,越野车直奔湖西市开去。

    黄风口的山尖上,一个带着面具诡异的男人,全身露出浓烈的杀意,手里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公路。山崖上,七八块巨石,已经被杠杆翘起,只要微微地用力,就能撬下去。

    黄风口是湖西市到海阳不冻港的必经之路,公路从山中穿过,两边是高约一百多米的悬崖峭壁,十分的陡峭危险。

    同时,这个地方,又是一个风口,整个山谷的山风,都要经过这个山口吹过,特别是冬季。

    山风吹过,风沙漫天,整条公路,一片昏黄,说以叫黄风口。

    黄风口在古代,就是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来了!最好准备。”

    手拿望远镜的面具男人,一声低喝,狞笑着看着奔驰而来的越野车。另外两个面具人,立刻冲到杠杆前,准备撬下那七八块巨石。

    嘿嘿,欧阳志远,你死定了,你害死了我的父亲,老子今天也要让你死。

    王盛举的儿子王耀阳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望远镜,看着渐渐开过来的越野车,他眼里的杀气,变得更加浓烈起来。

    王耀阳就住在湖西大酒店,他得到消息,欧阳志远去了海阳不冻港。

    他立刻带人,来到黄风口埋伏起来,黄风口是欧阳志远回来的必经之路,自己只要把那七八块巨石放下去,欧阳志远就会被砸成肉泥。

    近了,还有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王耀阳拿着望远镜的双手,微微颤抖着,脸上露出狰狞的怨毒,欧阳志远,你必须死!

    八十米……五十米……

    “放!”

    另外两个面具人立刻撬动杠杆。

    “轰隆……轰隆……轰隆……。”七八块巨大的石头,发出震天的轰鸣,砸了下来。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刚开到黄风口,猛然,欧阳志远就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

    不好,这是黄风口,难道有人要袭击自己?

    欧阳志远大喝一声:“快,寒万重,最高速度冲出黄风口。”

    寒万重一听欧阳市长这样声嘶力竭的狂喊,他同样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两人都受到过第六感官的特殊训练,对危险的感觉极其敏感。

    寒万重一声大喝,立刻把油门踩到最底,越野车箭一般的向前射去。

    欧阳志远喊完,立刻用电话通知后面秘书叶青林的车,立刻停下。

    他刚通知完,就听到山崖的上空,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七八块巨大的石块,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砸了下来。

    欧阳志远的冷汗唰的一下,湿透了后背。

    “紧贴山崖!”欧阳志远一声大喝。越野车越贴近山崖,上面落下来的石头,越砸不到越野车。

    寒万重立刻猛打方向,越野车发出强劲的轰鸣和辞了的摩擦声,整个越野车高速靠向山崖,整个车身子猛然立了起来,只有两个轮子占地,另外两个轮子在山崖上高速旋转。

    “嘶嘶嘶!”火星四溅,石屑横飞。

    “轰!轰!轰!”连声惊天动地的爆响,好几块巨大的石头擦着越野车,砸在了公路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爆响。大地颤抖,烟尘四起。

    如果越野车不立起来,欧阳志远他们就会被砸成肉泥。

    越野车旋风一般的冲出黄风口。

    “嘶嘶嘶!”

    寒万重立刻刹住车,停了下来。

    两人透过窗户,看着远处砸在公路上中间的七八块巨石,两人嘶嘶着倒吸着冷气。

    刚才真是危险呀,慢一点,两人就完蛋了。

    山顶上的王耀阳一看没砸到欧阳志远,他不禁气的暴跳如雷,大声道:“快走。”

    三个人立刻消失在山林之中。

    欧阳志远看着山崖上,没有看到一个人,就是自己绕过去,对方肯定早已走远了。这是哪个王八蛋想暗害自己?

    过了好一会,两人才从车里走出来,擦去了脸上的冷汗。这绝对是有预谋的伏击。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闪过几个仇人。难道是江南齐风云的人?逃走的郭宵鹏?丁广平?

    自己这段时间,得罪的人太多了。

    可惜的是,自己抓不住他们,要是让老子抓住了他们,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

    过了好一会,秘书叶青林的车,才从后面,小心的绕过几块巨石,开了过来。

    刚才的惊险程度,让叶青林目瞪口呆。真是危险之极呀,如果欧阳市长不让自己停下来,自己也就完蛋了,被砸成肉泥了。

    这些石头,是哪个王八蛋推下来的?

    秘书叶青林连忙走下车大声道:“欧阳市长,您没事吧?”

    欧阳志远道:“死不了,老子命大。”欧阳志远虽然嘴上这样说,到现在,内心还是狂跳不已。

    叶青林拿出电话,立刻通知公路局的人,来清理公路。

    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又坐进了自己的越野车内,低声道:“走吧。”

    两辆车开向湖西市政府办公大楼。

    看着欧阳志志远的车开远了,王耀阳气的脸色铁青。七八块巨石推下去了,怎么会没砸死欧阳志远?真是岂有此理,让这家伙跑了。

    电话铃响了,王耀阳一看电话号码,是叔叔王盛鹏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

    “耀阳,行动怎么样了?”王盛鹏问道。

    王耀阳低声道:“叔叔,让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跑了,没砸死他。”

    王盛鹏一听,沉声道:“好孩子,不要灰心丧气,以后多的是机会,咱们要的东西,运回来了。”

    王耀阳一听,眼睛一亮,低声道:“运过来了?”

    王盛鹏低声道:“来了,你回来吧。”

    “是,叔叔。”王耀阳低声道。

    欧阳志远,只要老子有枪,你就死定了。爸爸,我一定要给你报仇雪恨,欧阳志远,你的死期到了。

    欧阳志远刚到办公室,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就走了进来,低声道:“欧阳市长,宋书记请你去一趟。”

    “好的,宋主任,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来不及洗脸,就赶到了市委办公大楼。他来到了宋光明办公室门前,宋书记的秘书韦青松早就迎了过来道:“欧阳市长,宋书记请您进去。”

    欧阳志远道:“好的。”

    欧阳志远走进了办公室,宋光明正在看李吉昌的任命文件。

    他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愣,欧阳志远显得灰头灰脸的,全身是灰尘,禁不住问道:“志远,海阳不冻港这么脏?”

    欧阳志远苦笑道:“宋书记,海阳不冻港没有这么脏,我在路上,碰到了伏击,差点被人砸死。”

    “碰到了伏击?在什么地方?伤到你了没有?真是岂有此理,谁敢光天化日伏击你?这些罪犯翻天了?抓住人了吗”

    宋光明很是气愤,关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谢谢宋书记的关心,是在黄风口的山口上,有人埋伏好,故意在山顶上放下七八块巨石,好在我们跑得快。”

    “没有伤着就好,让耿剑锋好好地查查,看看是谁干的,一定要把那人抓起来。”宋光明大声道。

    韦青松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退了出去,关好门。

    欧阳志远道:“这个人没有伤到我,他一定还会出现的,早晚我要抓住他。”

    宋光明那李吉昌的任命湖西市市长的文件递给欧阳志远道:“李吉昌要来湖西市担任市长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宋书记。”

    宋光明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李吉昌是燕京赵老的外孙,赵老和周老联手,绕过了省委,直接把李吉昌安排到湖西市市长这个位置上的。”

    欧阳志远道:“这是典型的越级任命,是干涉省委的工作。”

    宋光明道:“上面有人说了话,山南省委不敢不同意,只得下文件,志远呀,有些事,不是咱们所能理解的,明天李吉昌就来上任了,省委组织部长孟部长亲自送李吉昌上任,咱们做好迎接准备。”

    欧阳志远道:“不是说,下个星期才来上任的吗?”

    宋光明道:“是李吉昌要求提前来上任的,志远,李吉昌这个人不简单,他代表着周老和赵老,你明白我的话吗?”

    欧阳志远当然明白宋光明的话,连忙道:“宋书记,您放心,我永远站在您的战线上。”

    宋光明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不由得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