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解除合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八十三章解除合同

    欧阳志远和丁晓兰下了车,寒万重把车开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

    两人当然不能从大门进去,欧阳志远一拉丁晓兰道:“走。”

    丁晓兰低声道:“到哪里去?”

    欧阳志远笑道:“进去看看呀,看他们那些海砂怎么用?”

    丁晓兰低声道:“怎么进去?大门不能进去呀。”

    欧阳志远笑道:“翻墙头。”

    丁晓兰一听,差点晕过去,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一个市长,半夜三更翻墙头?让人知道了,笑话不死你,再说,我又翻不过去。”

    欧阳志远低声笑道:“我带你过去,走吧。”

    欧阳志远一扯丁晓兰的衣袖,丁晓兰只得跟着欧阳志远,顺着料场的院墙,走向黑暗的地方。

    “哎幺!”丁晓兰一声惊呼,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欧阳志远连忙扶住丁晓兰的胳膊,低声道:“怎么了?”

    丁晓兰的胳膊,极其的柔软,隔着衣服,欧阳志远就感觉到了她的肌肤,是那样的滑嫩。同时一股好闻的女人幽香传了过来,欧阳志远心里一荡,连忙稳住自己的心神。

    丁晓兰道:“我踩了一块石头。”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笑道:“我以为你踩到蛇了。”

    “啊……蛇……。”丁晓兰一声惊叫,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多大年纪的女人都怕蛇。

    欧阳志远感觉到了丁晓兰娇躯的温热和柔软,他连忙笑道:“冬天里,哪有蛇?呵呵……。”

    丁晓兰脸色一红,内心狂跳,连忙从欧阳志远的怀里离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个坏家伙,想占我便宜是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天地良心,是你想占我便宜差不多,是你扑进了我的怀里。”

    “呸!”

    丁晓兰娇嗔的呸了欧阳志远一下。

    欧阳志远听到了墙里汽车在卸海砂的声音和搅拌机的轰鸣。他连忙道:“走,我带你进去。”

    丁晓兰看了看几米高的墙头,低声道:“这怎么进去?这么高的墙头?”

    丁晓兰的话音刚落,她就感到腰间一紧,欧阳志远已经揽住了她的腰,藤空而起。丁晓兰吓得连忙伸出双臂,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股股好闻的男子气息,冲进了丁晓兰的鼻子,让丁晓兰内心狂跳起来。

    欧阳志远脚尖一点,带着丁晓兰已经掠上了墙头,然后又跳了下来。

    落在地上,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丁晓兰从来没有这样舒服的感觉,她晕乎乎的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志远笑道:“过来墙头了,丁总。”

    丁晓兰一听,从眩晕中清醒过来,连忙挣扎着离开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回头看看好几米高的墙头,惊呼道:“我的天哪,这么高的墙头,你是怎么过来的?”

    欧阳志远笑道:“飞过来的。”

    丁晓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低声道:“瞎扯。”

    欧阳志远一指灯火通明的料场道:“你看,他们在用刚卸下来的海砂和水泥进行搅拌,做成混凝土,这种混凝土管用吗?”

    欧阳志远一指不远处干得热火朝天的七八台搅拌机。

    丁晓兰的脸色很是难看。

    欧阳志远道:“丁总,我相信,你看到这些,你会秉公处理这件事的。对了,等会看着拉混凝土的搅拌车,到什么工地去。”

    丁晓兰知道,这个料场是哥哥丁广平的,他肯定是把混凝土运往阳湖公路的。

    欧阳志远一边拍照录像,采集证据。

    不一会,几辆装好水泥混凝土的搅拌车,开出了料场。

    欧阳志远道:“走吧,咱们跟踪这几辆装着水泥混凝土的车,看看他们到哪里去。”

    欧阳志远又揽着丁晓兰的腰,跳过墙头,回到了越野车里。

    欧阳志远道:“跟上那几辆水泥搅拌车。”

    寒万重道:“好的,欧阳市长。”

    半个小时后,丁晓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拉着混凝土的几辆车,果然是直奔丁广平的阳湖公路的施工点而去。

    看着前面灯火通明的工地,那几辆拉着海砂混凝土的搅拌车,把混凝土倒在了正在铺设的公路上。丁晓兰的脸色充满着愤怒和不相信。

    哥哥,你怎么这样糊涂,你缺钱吗?你做了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经理这么多年,几千万会有的吧?

    为了这几个小钱,就造假?

    现在欧阳志远故意让我亲自来工地,你让我怎么办?不处理你,欧阳志远能答应吗?他连周光睿都不怕,迫使周光睿向他低头,何况你?

    看来,阳湖公路的项目,你是干不成了。

    欧阳志远看着不远处工地,不停地拍照录像。

    拿到了证据,欧阳志远看着丁晓兰道:“丁总,整个过程你都看到了,你说过的话,不会不算数吧?”

    丁晓兰阴沉着脸,走向在夜里施工的场地。

    施工外围的人,立刻发现有人走了过来,一个人大声喝道:“谁,干什么的?”

    这人一喊,十几个人手持木棍冲了过来。

    丁晓兰一声冷哼道:“我是蓝天集团董事长丁晓兰,我命令你们,立刻停止施工。”

    “什么,你是我们总经理的妹妹丁总,不可能吧?”一个手持棍棒的黑脸大汉,狞笑着道。

    另一个大汉低声道:“大哥,我们这里不允许任何看的,这个女人不一定是丁总,快赶她走,小心我们的秘密被别人知道。”

    这两个人不认识丁晓兰。

    “快滚,三更半夜的,你来这里干什么?再不走,老子不客气了。”另一个黑衣大汉破口大骂着。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走了过来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让丁总快滚?”

    那个大汉一看,从黑暗中,又走出来一个年轻人,他不由的一愣,这个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他妈的是谁?干什么的?再不滚,老子弄死你……”这家伙大声喝道。

    “啪……。”欧阳志远一听这家伙骂人,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个大嘴巴。

    这一巴掌,把这个家伙打的一头栽倒在地,跌了个狗啃你。

    另一个大汉一看这个年轻人敢打人,不由得咆哮道:“你他妈的干打人,找死吗?来呀,给我打,打死这个王八蛋。”

    另一个大汉看到了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楞,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他一把拉住了骂人的这个大汉。

    “别……,这人是……欧阳市长。”这个人看到过欧阳志远,他认识,他结结巴巴的连忙大声道。

    “你说什么……,他是欧阳市长?”这个大汉吓得一哆嗦。

    这人一喊出欧阳市长,所有的人脸色都变成了绿色。几个大汉吓的慢慢的开始后退。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我就是欧阳志远,放下你们手里的棍子,放下!”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吓得那十几个人一哆嗦,连忙放下手里的棍子,退出了好远。

    丁晓兰拿出电话,拨打着丁广平的电话。

    丁广平正在和美智子鬼混,电话铃响了。丁广平一看电话号码,竟然是妹妹丁晓兰的。

    妹妹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什么事?

    丁广平按了接听键。

    丁晓兰气愤之极,她大声道:“丁广平,你到底想干什么?竟然在阳湖公路的混凝土中大量使用海砂,你疯了?这个工程可是我偷得资?”

    丁晓兰气的也不喊大哥了,直接叫他大哥丁广平。

    丁广平一听,吓了一跳,自己再阳湖公路中偷偷的使用海砂,都是夜里施工用的,公路表层,要在白天再铺上一层合格的清水沙混凝土,妹妹丁晓兰怎么会知道的?她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想到这里,丁广平笑道:“妹妹,你连大哥都不叫了?呵呵,你在开玩笑,我根本没试用过海砂,是谁在造谣吧?”

    丁晓兰一听,大声道:“造谣?你听好了,我就在你公路的施工现场,你进的海砂,在晚上拉进了你的料场,然后掺着好一点的沙子,做成混凝土,又拉到了公路施工现场铺设公路,你……真是给我丢脸,你立刻过来。”

    丁广平一听妹妹这样说,她亲眼看到了自己在偷用海砂,而且现在就在公路的施工现场,这把他吓了一跳,我的天哪,这是哪个王八蛋泄了密?

    丁广平连忙穿好衣服道:“妹妹,我这就过去,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敢这样做?妹妹,我毫不知情这件事,谁这样做,我调查出来后,我剥拔了他的皮。”

    丁广平不承认是自己这样做的。

    美惠子看着丁广平,脸上不由得露出了鄙视的眼神,嘿嘿,中国人就是贪婪呀,自己亲妹妹的工程,也敢掺假,真是不可救药。

    丁晓兰冷声道:“你立刻过来,我就在公路施工点等你。”

    “咔嚓!”丁晓兰挂上了电话。

    丁广平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立刻走出小楼,坐上了自己的专车,司机发动轿车,开向阳湖公路的施工现场。

    欧阳志远和丁晓兰走到了施工现场,两人的脸色气的都绿了,整个路基的铺设,都是用海砂做成的混凝土。这种用海砂做成的混凝土,根本不管用,海砂中的盐碱和氯离子在一年内,就能把水泥里的钢筋腐蚀掉,整个公路就成了豆腐渣工程。

    欧阳志远拿起了电话,立刻拨通了海阳不冻港副指挥夏传福的电话,让他带着泰文卫和城建局长郭兴刚,以及质量监督人员和化验员,尽快赶到阳湖公路的施工点。

    夏传福连忙答应,马上带人过来。

    丁晓兰知道,这次哥哥已经彻底的失去了阳湖公路的承建权,就是自己放过哥哥,欧阳志远这样打电话,把海阳不冻港副指挥夏传福、泰文卫和城建局长郭兴刚,以及质量监督人员叫过来,看来他不会放过自己的哥哥的。

    唉,大哥,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欧阳志远看着丁晓兰道:“丁总,广平工程公司铺设的这五公里的公路,就怕要全部铲除重新铺设,他们耽搁的工期和浪费的建筑材料,我都要追究他们的责任,让他们赔偿。”

    谁让自己的哥哥这样不争气,自己真是无话可说。

    不一会,丁广平赶了过来,他连忙下车,走了过来,他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竟然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

    这让他不由得一愣。

    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怎么会在这里?坏事了,欧阳志远知道了自己的混凝土里添加海砂?这下麻烦了,欧阳志远绝不会饶了自己。

    丁广平连忙满脸堆笑的伸出了手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并没有和丁广平握手,他冷笑道:“丁经理,你们工程公司,竟然敢在阳湖公路的建设中,用海砂冒充清水沙,能虚作假,你等候处理吧。”

    丁广平连忙道:“冤枉呀,欧阳市长,这件事我一点不知道呀。”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不知道?你骗谁?你不让他们这样,这些施工人员敢这样做?我看你不要装了,嘿嘿,等到技术监督人员和化验员来到后,我看你怎么说。”

    丁广平的冷汗流了出来,他知道,化验员来后,他们会分段取样,一化验,就知道,铺设完着的五公里的公路,都掺了海砂。

    丁晓兰沉声道:“大哥,想不到,你会这样做。”

    丁广平还在狡辩的道:“妹妹,我真不知道呀。”

    这时候,夏传福他们带人赶了过来。

    夏传福道:“欧阳市长,您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志远道:“广平工程公司,在修建阳湖公路中,弄虚作假,用大量严禁使用的海砂,冒充清水沙,制作混凝土,你让化验员,立刻对修建好的这五公里的公路,进行取样化验。”

    夏传福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大声道:“是,欧阳市长。”

    夏传福命令化验人员去取样。

    欧阳志远看着郭兴刚道:“郭局长,撤销监管阳湖公路质量的质量监督员的职务。”

    郭兴刚擦去脸上的冷汗,连忙道:“是,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道:“夏指挥,泰指挥,现在我宣布,按照标书和承建合同的规定,如果承建公司在施工过程中,使用假的建筑材料,能虚作假,以次充好,造成很大损失的,我们一方,有权解除承建方的合同,现在我宣布,海阳不冻港和广平工程公司签订的阳湖公路承包合同,作废。”

    欧阳志远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丁广平。

    丁广平一听欧阳志远的宣布,他立刻大声咆哮道:“我抗议,我要控告你,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我这里有你们公司弄虚作假的录像和照片,一会化验的结果就会出来,嘿嘿,你的抗议无效。”

    丁广平连忙看着自己的妹妹道:“妹妹,你是投资方,这件事,你要为我做主。”

    丁晓兰早就被欧阳志远在饭店激将成功,说完了话,她已经不能改变。

    丁晓兰沉声道:“给你做什么主?广平工程公司由于使用了大量严禁使用的海砂,广平工程公司的承包合同作废。”

    丁广平一听,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想着自己,这让他十分的生气,气得脸色发白。

    不一会,化验员从车里走了下来道:“欧阳市长,通过我们取样化验,这五公里的路基里面,都存在着大量的氯离子和各种超标的海里的元素,因此得出结论,这五公里公路的路基,都是使用了大量严禁使用的海砂,这段公路,为不合格工程。”

    “你们……你们这是陷害!”丁广平恼羞成怒的咆哮着,转身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欧阳志远看着夏传福、泰文卫和郭兴刚他们道:“夏指挥,你看,咱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到位,广平工程公司弄虚作假,咱们都没有发现,这要耽搁多少工期和浪费多少建筑材料,同志们,这种工程质量问题,决不能再发生了。”

    夏传福连忙道:“欧阳市长,这是我的工作疏忽了,对不起,这件事,我要担当责任。”

    泰文卫也连忙道:“对不起,欧阳市长,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请您处分。”

    郭兴刚也连忙检讨。

    欧阳志远道:“检讨和处分,解决不了问题,关键是监督力度,没有达到,我希望,以后这种问题不要再次发生。广平工程公司还有一个项目,那就是左段拦海大坝,这是个重点之中的重点工程,郭局长,你要派人全天候24小时进行质量监督,如果拦海大坝出了问题,这就不是小问题了。风暴来临的时候,要是拦海大坝毁了,人民的生命和国家的财产,都要受到重大的损失,这个责任,谁都担当不起。”

    郭兴刚连忙道:“是,欧阳市长,我一定把人派到位,绝不会再次发生这种质量事故。”

    丁广平坐在自己的车里,他的脸色气的铁青。

    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欧阳志远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难道有人告密?看来,阳湖公路的承建权,自己不再有了。

    欧阳志远怎么会和妹妹丁晓兰在一起呀?难道他们之间,真有传说的那种关系?

    对了,现在,妹夫周光睿是恨死了欧阳志远了,在龙海,欧阳志远竟然迫使周光睿,在大庭广众之下向欧阳志远道歉,嘿嘿,自己再加把火,让周光睿对付欧阳志远。

    嘿嘿,欧阳志远,我对付不了你,有人能对付你。

    想到这里,丁广平开始拨打周光睿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