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怨毒的目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八十章怨毒的目光

    邵民鹏对欧阳志远的仇恨越来越强烈。他每见一次欧阳志远,心中的仇恨,就更强烈一层。

    当欧阳志远升迁到常务副市长的时候,邵民鹏知道,随着欧阳志远的地位不断的提高,自己的仇恨,将会更加难报。

    他有点心急了。

    湖西市市长关占平被欧阳志远带领警察围困在二道坡的河上,最终开枪自杀。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父亲被欧阳志远逼的跳楼的情境,他仿佛看到了父亲绝望的眼神和满地的鲜血。

    满地的鲜血刺激了他的仇恨,让邵民鹏的理智被仇恨淹没。

    邵民鹏再也忍不住了,他要报仇。要想报仇,他必须要拥有贵成集团的庞大财力和势力。

    拥有贵成集团的庞大财力和势力的唯一途径,就是拥有贺媛姬。

    自己一定要拥有贺媛姬。

    但最近邵民鹏发现,每当有人提起欧阳志远的时候,贺媛姬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邵民鹏又想起来,贺媛姬和欧阳志远的几次会面,这让邵民鹏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的妒忌之火。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你逼死了我的父亲,让我失去了一切,现在又想来和我抢贺媛姬,老子不会放过你。

    邵民鹏决定先要得到贺媛姬的身体。可是,自己自从被欧阳志远打了一掌之后,自己那个地方再也不能站起来了,这让邵民鹏几乎发疯。他知道,欧阳志远一定对自己暗中下了毒手。

    自己得到了贺媛姬,就立刻对欧阳志远下手。

    邵民鹏准备好了药物和器具,他要在贺媛姬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用器具破了她的身体,让贺媛姬以为是自己占有了她。

    邵民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机会了。

    距离春节越近,邵民鹏越是着急。贺媛姬要回新加坡过春节,如果贺媛姬回到了新加坡,自己就没有机会下手了。

    当今天下午,贺媛姬应邀和几位客户,要在春风楼吃饭,这让邵民鹏极其的惊喜。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在和客户喝酒中,邵民鹏把药偷偷的下在了贺媛姬的酒中。

    宴会还没有结束,贺媛姬就醉了。邵民鹏连忙向客人道歉,就把贺媛姬送到了车上,他亲自开车,把贺媛姬送回湖西大酒店。

    车子开到湖西大酒店,邵民鹏扶着贺媛姬走进了湖西大酒店,来到了贺媛姬的房间。

    贺媛姬身上那种好闻的幽香让邵民鹏内心狂跳不已。

    打开门后,邵民鹏扶着贺媛姬走向她的卧室。迷药的药力非常的厉害,贺媛姬的意识,是模糊的。她在做梦,她仿佛又回到了海阳不冻港的白沙岛上,仿佛欧阳志远在扶着自己,在山路上温馨的走着。

    那月亮好美,静谧的如同水波一般。

    她感到了欧阳志远那温暖的怀抱和好闻的男人气息。到了那座山顶上的高塔,她觉得,自己又被欧阳志远抱在怀里,飞上了那座让自己终生难忘的高塔。

    “志远……志远……”

    贺媛姬的嘴里,喃喃的叫着欧阳志远的名字。

    扶着贺媛姬刚走进卧室的邵民鹏猛然听到贺媛姬的嘴里叫着欧阳志远的名字,邵民鹏的身子一僵,两眼顿时射出怨毒和妒忌的目光,两眼的仇恨,变得更加浓烈起来。

    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贺媛姬竟然在醉了的情况下,竟然还叫着你的名字,老子现在唯一的女人,你也敢抢?老子让你抢不成,今天老子就上了贺媛姬。

    哈哈哈……

    邵民鹏顿时变得狰狞疯狂,他咆哮着把贺媛姬扔到了床上,疯狂的撕扯着贺媛姬的衣服。

    “阳志远,你个王八蛋……老子要报仇……。”

    邵民鹏的眼里露出怨毒的杀意。

    “嘶嘶嘶……。”

    眨眼间,贺媛姬那雪白玲珑的娇躯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瞬间被贺媛姬的美丽惊呆了。

    在停顿了两秒钟后,邵民鹏脱掉自己的裤子,疯狂的扑了上去,双手死命的揉搓着贺媛姬的胸口,同时嘴唇咬住了贺媛姬的娇唇,拼命的允吸着。由于他已经陷入了狂暴之中,一下子把贺媛姬的嘴唇咬破了。

    邵民鹏的药量并没有掌握好,这时候的贺媛姬,感觉到了自己身上冷飕飕的,嘴唇传来剧痛,仿佛一个人压在自己的身上。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沉重的双眼,看到了脸色狰狞的邵民鹏,满嘴血红的压在自己的身上。

    “啊……。”

    贺媛姬一声惊叫,一脸惊恐。她想反抗,但全身无力。

    贺媛姬这声惊叫,一下子把邵民鹏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贺媛姬会在这时候醒过来。

    邵民鹏知道,弓已经在玄上,不能不发,如果自己不把贺媛姬办了,自己就前功尽弃了。今天自己一定要得到贺媛姬。

    邵民鹏一声大吼,伸手拿起床边的器具,狠狠的插向贺媛姬。

    “嘭!”一声闷响,房门被人打开,一道人影,旋风一般的冲了进来。

    邵民鹏被房门声吓了一跳,手中的器具一下子戳到了贺媛姬的大腿上。疼的贺媛姬一声惨叫。

    邵民鹏抬头一看,吓得他差一点魂飞魄散。

    欧阳志远!邵民鹏吓得一声惊叫。

    这家伙虽然对欧阳志远恨得要死,但同样也怕的要死。上次他在酒店里欺负霍英琼,差一点让欧阳志远打死,打的他到现在都不能人道了。

    欧阳志远在春风酒楼看到了邵民鹏扶着喝醉的贺媛姬上了奔驰车,扬长而去。他看到了邵民鹏脸上的狞笑,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邵民鹏想干嘛?不会想欺负贺媛姬吧?这家伙不是被自己一掌废了吗?

    欧阳志远不敢耽搁,他连忙安排好耿剑锋、周玉海、马瑞海他们离开,顾不上和李大鹏、王青峰、肖永成细说什么,立刻让寒万重开车赶往湖西大酒店。

    欧阳志远直接来到贺媛姬的房门前,猛然听到贺媛姬一声高亢的尖叫。欧阳志远立刻感到不好,快速的打开房门,冲了进去。

    欧阳志远看到了邵民鹏极其丑恶的一面,这个王八蛋正赤和裸着下身,趴在贺媛姬的身上,手里的一个

    丑陋的器具,正狠狠的插向贺媛姬的下面。

    这个王八蛋真是变态呀,自己不能人道了,竟然用器具来伤害贺媛姬,真是个变态的人妖。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把抓起邵民鹏,对着他那惊愕狰狞的脸上就打了下去。

    “啪!啪!”两记耳光打的邵民鹏一声惨叫。

    “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欧阳志远说完,一脚踹在了这个家伙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邵民鹏被踹的飞了起来,砸在了墙上,又弹了回来,摔倒在地上。

    这家伙一声怪叫,拾起地上的裤子,撒腿就跑。

    光着身子的贺媛姬羞得脸色透红,眼泪顺着光洁的脸颊,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拿起一床被单,一下把贺媛姬裹住,连忙道:“贺总,你先穿上衣服。”

    欧阳志远说完,连忙关上卧室的门,退了出去。

    贺媛姬看到欧阳志远退了出去,她站了几次,才从床上爬起来,流着泪,快速的穿好衣服。

    怎么会这样?邵民鹏怎么会侵犯自己?

    贺媛姬气的脸色苍白,全身打着颤,双肩剧烈的抖动着,抽泣着。

    欧阳志远没有看到邵民鹏,这家伙早就逃的无影无踪了。他听到了贺媛姬的哭声。

    欧阳志远敲敲门道:“贺总,你没事吧。”

    贺媛姬一听欧阳志远在外面敲门,她连忙止住了哭声,擦干了眼泪。

    贺媛姬是个极其要强的女孩子。她走到门后,给欧阳志远打开门,眼睛红红的,强忍着泪水,不流下来。

    “欧阳大哥,谢谢你救了我。”贺媛姬低声道。

    欧阳志远看着贺媛姬两眼红红的,脸色苍白,他知道,贺媛姬受到了惊吓。

    欧阳志远小声道:“还好,我来的正好,邵民鹏这个王八蛋没有得逞。”

    “呜呜……欧阳大哥……。”

    贺媛姬再也忍不住了,哭了出来,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志远拍着贺媛姬的后背,小声道:“丫头,不哭,还好,咱们没事。”

    “呜呜……欧阳大哥……怎么会这样?邵民鹏怎么敢对我这样?呜呜……。”

    贺媛姬哭泣着,伤心欲绝。

    欧阳志远道:“丫头,怎么回事?你怎么喝醉了?”

    贺媛姬哭着道:“我没喝多呀,喝着喝着,我就感到一阵头晕,就晕晕乎乎的了,好像没有意识了。”

    欧阳志远一听,抓过贺媛姬的手腕,给她号了一下脉,低声道:“你被邵民鹏下了迷药。”

    “下了迷药?邵民鹏竟然敢给我下药?欺负我?”

    贺媛姬气的脸色更加苍白。

    欧阳志远拿出一颗药丸道:“把这个吃了,身上就有力气了,也能解毒。”

    贺媛姬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很是高明,她接过药丸,吃了下去。

    欧阳志远轻轻地推开贺媛姬道:“我给你倒杯水。”

    贺媛姬一看自己还趴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她脸色一红,连忙离开欧阳志远的怀抱。

    欧阳志远给贺媛姬倒了一杯水,递给贺媛姬。

    “谢谢你,欧阳大哥。”贺媛姬接过茶杯,喝了一口。

    “哎幺!”贺媛姬的眉头皱了起来,一脸的痛苦。

    欧阳志远连忙道:“怎么了?丫头。”

    贺媛姬脸色一红,低声道:“我的嘴和腿……。”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刚才看到了贺媛姬大腿上,有一片青紫。那片青紫,是邵民鹏用那个让人恶心的用具戳的。小丫头的嘴唇,也让那个变态的咬破了,现在一沾水,很疼的。

    欧阳志远连忙拿出一只膏药递给贺媛姬道:“丫头,用膏药抹一抹吧。”

    贺媛姬接过膏药,低声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道:“你的秘书和工作人员到什么地方去了?”

    贺媛姬道:“秘书带一部分人在水煤浆工地,另一部分,在海阳不冻港。”

    欧阳志远道:“立刻撤了邵民鹏的副经理职务,把这件事,报告给你的父亲。”

    贺媛姬道:“好的,欧阳大哥。”

    贺媛姬开始打电话。不一会,贺媛姬就用电话通知了自己的手下,邵民鹏不再担任贵成集团的副总经理了。贺媛姬最后拨通了父亲,新加坡贵成集团董事长贺鸣天的电话。

    “爸爸……呜呜……爸爸……。”

    贺鸣天一听女儿在电话里哭泣,顿时吓了一跳,他立刻大声道:“媛媛,你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了?快给爸爸说。”

    “呜呜……爸爸……邵民鹏给我下迷药,他企图欺负我……呜呜……。”

    贺媛姬向贺鸣天哭诉着。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这……这是真的吗?这个畜生……。”

    贺鸣天知道自己的女儿很要强,更不会说谎。

    贺媛姬大声道:“是真的,爸爸。”

    贺鸣天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的阴沉,铁青一片。邵民鹏是自己招聘进来的,这人是个经商的天才,他本来想让邵民鹏帮助女儿的,没想到,这人竟然能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这让他极其的愤怒。

    贺鸣天大声道:“媛媛,这个畜生伤害到你没有?”

    贺媛姬低声道:“没有,幸亏欧阳市长及时赶到,打跑了邵民鹏,爸爸,我已经下令,撤了邵民鹏副经理的职务。”

    贺鸣天道:“撤的好,我这里也马上下令,撤了邵民鹏副经理的职务。媛媛,要好好的感谢人家欧阳市长。”

    贺鸣天经常听到女儿在电话里,提起欧阳市长。

    贺媛姬忙道:“爸爸,欧阳市长就在我身边。”

    贺鸣天一听,连忙道:“把电话给欧阳市长,我要好好的谢谢人家。”

    贺媛姬忙把电话递给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我父亲给你说话。”

    欧阳志远接过电话道:“贺董事长,您好。”

    贺鸣天一听欧阳志远的声音,顿时一愣,是个年轻人,声音这么年轻呀。

    “欧阳市长,您好,谢谢您救了我女儿,真心的感谢你呀。”贺鸣天大声道。

    欧阳志远道:“不客气,贺董事长,你们来湖西市投资,保护每一位投资者,是我们的义务。”

    贺鸣天道:“有你这样的政府官员,我就放心了,等有机会,我亲自到湖西市,去感谢您。”

    欧阳志远道:“您什么时候来,我亲自到飞机场迎接您,欢迎贺董事长来湖西市参观旅游。”

    贺鸣天笑道:“好的,欧阳市长,我女儿的安全,我就交给您了。”

    欧阳志远道:“好的,贺董事长,请您放心吧。”

    欧阳志远把电话递给贺媛姬,贺媛姬接过电话道:“爸爸,春节就要到了,过几天,我就回去。”

    贺鸣天道:“好的,媛媛,工地上留好人。”

    “我知道,爸爸再见。”贺媛姬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看着贺媛姬道:“丫头,天不早了,你好好的休息一下,什么时间回新加坡,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到龙海飞机场。”

    贺媛姬低声道:“好的,欧阳大哥,今天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道:“不客气,好好的休息吧。”

    贺媛姬把欧阳志远送出了门,看着欧阳志远走下了楼,贺媛姬在心里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今天如果不是欧阳大哥,自己就会受到侮辱。

    贺媛姬看着手里的膏药,她感到了上面的温暖。

    欧阳志远来到大堂,立刻叫来经理冯云山。

    冯云山一看是欧阳市长,他连忙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道:“冯经理,在贺媛姬房门不远处,设立一个警卫岗,每天24小时有人值班,特别是夜里,现在就去办。要是贺媛姬的安全出了问题,我处理你。”

    风远山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我这就去安排,请您放心。”

    风远山说完,立刻安排保安到贺媛姬房门对过楼梯口去值班。

    欧阳志远亲自看完了风远山安排人到位了,他才松了一口气。

    邵民鹏那个王八蛋,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看着大堂的服务员道:“看到贵成集团的副经理邵民鹏出去了吗?”

    大堂的服务员道:“欧阳市长,我看到了邵民鹏跑了出去,很狼狈的样子。”

    欧阳志远看着冯云山和那些服务员道:“看到邵民鹏,立刻报警,或者给我打电话,邵民鹏已经被贵成集团开除,湖西市大酒店,不允许他进来。”

    冯云山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一边走出来,一边拨通了周玉海的电话,把情况向周玉海说了一遍,让警察立刻通缉邵民鹏。

    打完电话后,欧阳志远上了自己的越野车。

    邵民鹏并没有走远,他就隐藏在对面的一座楼里。看着欧阳志远在大堂里,和经理冯云山说着什么,邵民鹏的眼里喷出怨毒的杀意,他恨死了欧阳志远了。

    欧阳志远,又是你个王八蛋,上次坏了老子的好事,今天又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绝对不能放过你。

    自己前功尽弃呀。现在自己一无所有了。

    自己是不敢回湖西大酒店了,贺媛姬不会放过自己的,贺鸣天也不会放过自己。

    邵民鹏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了。

    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阴冷怨毒。

    嘿嘿,欧阳志远,老子一定要杀了你,贺媛姬,嘿嘿,你想回新加坡,门都没有,老子一定要抓住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