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墙头上的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七十五章墙头上的草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了手术盒子,准备先给何文婕仔细的消毒,然后再给她局部的麻醉。

    欧阳志远用消毒液,轻轻的擦拭着何文婕的伤口,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何文婕那细腻的如同白玉羊脂一般的肌肤,何文婕的肌肤禁不住微微颤抖着,很是紧张,内心狂跳不已。

    欧阳志远感觉到了何文婕的紧张,他笑道:“丫头,不要紧张,放松,你就当我是一名医生,不要把我当男人看就行了。”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的话,感到鼻子一酸,但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个大坏蛋,本来就不是男人。”

    何文婕在笑的同时,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看何文婕在流泪,他低声道:“丫头,消个毒,不会疼吧?咱可不准流泪,你别忘了,你是人民的警察,省厅重案处的处长。”

    何文婕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可我首先是女人。”

    欧阳志远拿出一支麻药,慢慢的给何文婕局部麻醉,他笑道:“丫头,你可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女人,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呵呵,我不小心碰到你那里,嘿嘿,我差点被你打死。”

    何文婕顿时想起来,第一次和欧阳志远见面的情境。在龙海市古玩市场里,这家伙的手碰到了自己的胸脯,而且还捏了一下。想到这里,何文婕的脸色顿时又红了起来。

    事后,欧阳志远说,在和自己不小心的碰撞中,感到了何文婕乳和房上有个疙瘩,由于他是胸外科医生,这才下意识的捏了一下。

    当时自己很是恼怒,立刻对欧阳志远出手,却没打过欧阳志远。

    想到这里,何文婕瞪了一眼欧阳志远,恶狠狠地道:“当时就应该打死你。”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凶狠的样子,不由得笑道:“丫头,这么恨我?我可是救了你两次命了,即使不以身相许,那也不能打死我呀。”

    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猛然直起身来,瞪着眼道:“以身相许?我以身相许,你敢要吗?”

    欧阳志远连忙扶住何文婕道:“咳咳……那啥……丫头,躺好,这道伤口太长,直接用生肌膏,恐怕不行,要把开线的伤口,重新缝好。”

    欧阳志远的冷汗下来了,他连忙岔开话题。小丫头太彪悍了。

    何文婕红着眼圈,低声道:“死了拉倒,不让你问。”

    欧阳志远连忙道:“我说丫头,你是我妹妹,我是你大哥,你的事,我肯定要问的。”

    欧阳志远等到麻药起了作用,又重新给何文婕缝着伤口。

    何文婕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欧阳志远。何文婕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她静静的看着,心里一酸,眼圈不禁再次红了起来,眼泪扑簌而下。

    有几滴泪水滴到了欧阳志远的手上。

    欧阳志远知道,何文婕对自己的情义,但是,自己的心里有了萧眉。不能再招惹什么情债了,再说,黄晓丽、陈雨馨、韩月瑶这三个人,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办。

    对不起,文婕。欧阳志远静下心来,轻轻的给何文婕缝合伤口。

    不一会,欧阳志远就把何文婕的伤口缝合好了,他又拿出生肌膏,轻轻地抹在何文婕的伤口上。

    麻药消失后,何文婕感到了伤口上原来那火辣辣的剧痛,变得清凉起来,不再疼痛。

    欧阳志远笑道:“好了,文婕,伤口处理好了,这几天不要做剧烈的活动,对了,你们还要几天后再回去吧?”

    何文婕穿好衣服,看着欧阳志远道:“还要过几天,虽然关占平自杀了,但案子还要调查清楚,结了案,我们再回去。”

    欧阳志远笑道:“你走的时候,说一声,我给你送行。”

    何文婕道:“走吧,我去看看那个毒贩交代了什么问题。”

    两个人走出了何文婕住的地方,何文婕去了审讯室。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的背影,他苦笑着走向自己的越野车。

    市长关占平贩毒,被欧阳志远带领市公安局的警察和湖西市军分区的特战队,追击到官桥码头,逼得关占平开枪自杀。这个消息,在一个小时内,传遍了整个湖西市。

    湖西市的官场再次掀起滔天的波涛,震惊了整个官场。

    谁也想不到,市长关占平竟然就是湖西市最大的的贩毒头子虎爷,这让很多人惊的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市长关占平怎么会是最大的贩毒头子?

    而欧阳志远真是牛逼呀,竟然能调动湖西市军分区的特战队和警察,围堵关占平,最后逼得关占平在船上自杀。

    难道欧阳志远,真是传说中的市长和公安局长的克星吗?龙海市市长郭文画,被欧阳志远接露出贪污,跳楼自杀,公安局长赵大山逃往外国,而现在市长关占平又被欧阳志远追的开枪自杀,公安局长王盛举被人灭口。

    千万不要让欧阳志远抓住什么把柄呀,否则,就麻烦了。现在只要是领导,谁没有个灰色收入?

    市委书记宋光明坐在办公室里,慢悠悠的喝着茶,他已经接到了市长关占平开枪自杀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宋光明感到震惊,他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自己面前的这个强大对手,就这样倒下了?

    关占平这种人,怎么会开枪自杀?

    让宋光明永远不明白的是,市长关占平为什么要贩毒?一个市长也不缺钱呀?

    现在,关占平一死,湖西市的市长就空缺了,看样子,湖西市的官场,将再次重新洗牌。

    宋光明拿起电话,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他要了解关占平自杀的详情。

    刚出公安局的欧阳志远一看是市委书记宋光明的电话,他连忙接了过来。

    “宋书记,您好,我正要去您那儿,向您汇报关占平的事情。”欧阳志远一已接到宋光明的电话,就知道,宋光明肯定想了解关占平自杀的详情。

    宋光明道:“志远呀,我等你,你过来吧。”

    “好的,宋书记。”欧阳志远回答道。

    市长关占平的自杀,让原来和关占平站在同一条战线的官员,十分的震惊和害怕。关占平一死,他们就失去了靠山,过了春节,五月份就是换届。市委书记宋光明很有可能连任湖西市市委书记,宋光明会不会趁机打压自己?

    关占平战线中,反应最快的就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陶宗钢。

    能做到宣传部长这个位置的人,头脑都极其的灵活,维敏捷,最会看风使舵。

    官场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陶宗钢知道,湖西市的官场站队,会随着关占平的死亡而打乱秩序,自己一定要走到别人的前面。

    根据以往的推断,市长这个空缺,如果原来的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不被拿下来,很有可能,由方明海坐上代市长的位置,可惜的是,方明海已经被拿下来了。

    现在的场务副市长欧阳志远,刚刚当上常务副市长。即使欧阳志远的背景再强大,但他的资历不够,而且太年轻,市长的位置,肯定不是他。

    常务副市长不能代理市长,剩下的那些副市长,就更不行了。

    唯一的途径,就是空降。空降来的市长,要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抗衡,在换届前,是不可能的。

    所以,湖西市官场中,现在最大势力的,就是宋光明。

    自己不投靠他,投靠谁?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陶宗钢想到这里,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市委书记宋光明正等候欧阳志远,秘书韦青松敲门后走里进来,轻声道:“宋书记,宣传部的陶部长要见您,向您汇报工作。”

    “宣传部长陶宗钢?”宋光明一皱眉头,看了一眼韦青松。陶宗钢是关占平的人,他来干什么?来回报工作?关占平活着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向自己汇报过工作。现在关占平死了,他来向自己汇报工作?嘿嘿,真是个墙头上的草呀。虽然宋光明很鄙视陶宗钢的行径,但他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厌恶来,反而笑道:“呵呵,请陶部长进来吧。”

    虽然陶宗钢是一棵墙头上的草,但自己要让这棵草为自己服务,等到自己有了合适的树苗,直接就把他拔掉。

    “好的,宋书记。”

    秘书韦青松走了出去。

    不一会,陶宗钢走进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办公室。

    “您好,宋书记。”陶宗钢一脸谄媚的笑意向宋光明问好。

    宋光明站了起来笑道:“陶部长,请坐吧。”

    宋光明竟然微笑着站了起来,这让陶宗钢受宠若惊,他激动地全身打颤,腿肚子发软,差点站不住。

    陶宗钢连忙道:“谢谢宋书记。”

    宋光明又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秘书韦青松给宋光明续上水,又给陶宗钢倒了一杯水,双手端给陶宗钢,韦青松退了出去。

    陶宗钢接过水,没有放下,他看着宋光明,低声道:“宋书记,我把这一段宣传工作,向您汇报一下。”

    宋光明笑道:“好呀,陶部长,春节就要到了,说说你下面的工作是怎样打算的。”

    陶宗钢连忙道:“好的,宋书记。”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进了市委办公大楼前,停了下来,欧阳志远走下车,上了市委大楼。他刚走到二楼,就看到了市委副书记王志泰走了过来。

    虽然王志泰是关占平的人,但欧阳志远仍旧要和王志泰打招呼。可是,还没等欧阳志远说话,王志泰抢先笑着道:“欧阳市长来了。”

    王志泰抢先和自己打招呼,吓了欧阳志远一跳,王世泰可是市委常委,主管党务工作的副书记,他从来没有抢先和自己说过话,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从西面出来了?

    王志泰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他是要去洗手间,他刚走出办公室,就看到了欧阳志远走了过来。他同样已经知道了关占平自杀身亡的消息。这个消息让他震惊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知道,自己在过去站错了队了。在官场中,站错了队,就等于自己灭了自己的前途。

    他本来想依靠关占平,通过关占平的关系,更进一步的升迁,谁也没想到,关占平竟然是个贩毒头子,就是湖西市的虎爷。

    自己这是靠山山倒,靠河河干呀。

    现在,湖西市没有了市长,就等于市委书记宋光明一个人说了算了。而宋光明最强大的支持者,就是欧阳志远。

    从现在起,自己就要转变态度,最起码,表面上要和欧阳志远搞好关系,免得受到宋光明的打压排挤。

    欧阳志远看着王志泰笑道:“王书记,您好。”

    王志泰道:“来找宋书记汇报工作呀?”

    欧阳志远心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不找宋书记汇报工作,能找你汇报工作吗?关占平没死之前,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话,都是阴沉着脸,好像我欠了你几百元似的,现在关占平死了,你个老小子就笑脸相迎了?真是见风使舵的老家伙。

    欧阳志远十分讨厌王志泰这种人的嘴脸。况且这个老东西,也不是好人,他的儿子,公路局长王洪军和主管交通的副市长李宗伟的

    儿子李炳水,勾结在一起,修建了龙海到湖西市那条豆腐渣公路,虽然自己让记者游思雨爆了光,但后来,王志泰和李宗伟联合起来,和李宗伟的哥哥,副省长李宗文把事情压了下去,结果,这件事竟然不了了之,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一边走一边道:“是呀,王书记,我是来向宋书记汇报工作的。”

    王志泰道:“欧阳市长,关占平竟然贩毒,而且自杀了,真是罪有应得、罪该万死。”

    欧阳志远一听王志泰这样说,不由得在心里深深的鄙视他,你个老东西,在过去,你不是跟在关占平的屁股后面转吗?关占平放个屁,你就会说是香的,现在,关占平死了,你又骂关占平罪该万死,我看你才罪该万死。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欧阳志远走向了宋光明的办公室。

    王志泰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极其的阴沉。

    你个小王八蛋,老子和你说话是看得起你,竟然对老子不冷不热的,要不是你有后台,和宋光明的关系很好,老子会理你吗?你个狂妄无知的小王八蛋。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宋光明的秘书韦青松正坐在外间,他推门走了进去。

    秘书韦青松一看欧阳志远来了,他连忙站起来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道:“韦秘书,宋书记在吗?”

    韦青松轻声道:“欧阳市长,您坐一会,陶部长正向宋书记汇报工作。”

    “什么?哪个陶部长?宣传部长陶宗钢?”欧阳志远惊异的看着韦青松。

    韦青松点点头道:“欧阳市长,是宣传部的陶部长。”

    不会吧?做人竟然这样现实无耻,陶宗钢可是关占平的人,现在,关占平刚完蛋,陶宗钢就投降了?来向宋书记献媚了?

    欧阳志远不由得苦笑起来。

    里面的房门开了,满脸春风的陶宗钢从宋光明办公室走了出来。

    宋光明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并提出了不少建议,并没有一点歧视自己,这让陶宗钢的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看来,宋光明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呀。

    最后,宋光明拍着自己的肩膀,鼓励了自己好几句,这让陶宗钢受宠若惊。他妈的,早知道这样,自己在过去,就不跟关占平这个毒贩子了。老子跟了你,你竟然死了,这不是坑人吗?你个王八蛋。

    陶宗钢在心里骂着关占平,走出宋光明的办公室,他一抬头,看到了欧阳志远,这让他一愣,不过,这家伙反应很快,瞬间就满脸堆笑道:“欧阳市长,来找宋书记汇报工作?呵呵,我刚向宋书记汇报完,你进去吧。”

    欧阳志远一看陶宗钢着献媚的脸,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这个王八蛋,真是不要脸,关占平没死的时候,也没看到过你来向宋书记汇报工作,现在,关占平死了,你就第一时间来向宋书记汇报工作,真是无耻至极呀,简直就是小人。你个王八蛋,在过去的常委会上,没少向自己和宋书记发难,老子进不进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刚向宋书记汇报完工作,这有什么炫耀的?你个老东西?就好像你是宋书记的嫡系似的,真不要脸呀。

    欧阳志远看着陶宗钢笑道:“陶部长,过去从来没看到过你向宋书记汇报过工作呀?今天,太阳从西面出来了?我不会是做梦吧?”

    陶宗钢一听欧阳志远讽刺的话,居然一点也不生气,他笑道:“呵呵,我过去也是经常向宋书记汇报工作,只不过欧阳市长没见过。”

    欧阳志远心道,你个老东西,睁眼说瞎话,不怕打雷劈死你个王八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