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处理伤口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七十四章处理伤口

    由于直升机飞行不稳,螺旋桨高速旋转产生了强烈的气流,这两名阻击手并没有瞄准那个黑衣大汉的头颅,而是直接瞄准了他的心脏,开了枪。

    两颗子弹几乎的同时,打进了大汉的心脏。

    这家伙一死,下面的快艇顿时失去了控制,在原地打起转来

    欧阳志远大声道:“打烂快艇的发动机。”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寒万重就开了枪。

    “呯!”一声闷响,寒万重的g82冒出了耀眼的烈焰,子弹直接打进了快艇的发动机上。

    “嘭!”

    一声闷响,火星四溅,快艇的发动机顿时熄火。快艇立刻渐渐地慢下来。

    关占平一看快艇的发动机被打坏,他的脸上顿时变得苍白起来,他知道,就怕今天走不成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降低高度,活捉关占平。”

    直升机慢慢的降低高度。关占平一看直升机开始降低高度,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他咆哮着道:“打,给我狠狠的打。”

    几名黑衣大汉,立刻疯狂的对着直升机射击。

    鲁军冷声一声道:“还击。”

    几名战士手中的自动步枪立刻喷出了烈焰。

    “呯呯呯!”爆豆一般的枪声响了起来,整个交火的场面极其火爆。

    不一会,对方的火力就被鲁军带领的特战队压了下去。寒万重趁机又干掉了两个黑衣大汉。

    寒万重的枪法,让周玉海、何文婕,还有鲁军惊得目瞪口呆。

    看到一个黑衣大汉在寒万重的子弹下,一头栽倒在地,鲁军大声道:“好枪法。”

    对方的火力一被压制住,直升机快速的下降高度,鲁军带领的战士,冲出直升机,沿着绳索,快速的空降。一个黑衣大汗抬起头来,就要开枪,何文婕抬手就是一枪。

    “呯!”对方一头栽倒在地。

    寒万重、周玉海、何文婕、欧阳志远也顺着绳索,降了下来。

    “不许动!举起手来!”

    藏在里面的关占平,他的身旁只剩下了一名手下了,他知道,大势已去,自己已经走不成了。他叹了一口气,眼里露出绝望的神情。

    他知道,自己要是被抓住,一定会被判处死刑的。自己决不能让警察抓住,否则,自己的颜面何在?如何面对湖西市的官员?他不想看到,那些仇敌幸灾乐祸的面孔。

    他狞笑着毫不犹豫的翻转枪口,把枪管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关占平!”

    欧阳志远、耿剑锋、何文婕冲了进来,所有的枪口都指着关占平。

    关占平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露出了极其怨毒的目光。

    “关占平,放下枪!你接受人民的审判的时间到了。”欧阳志远一声暴喝,震得关占平两耳发出嗡嗡的爆鸣,脸色发白。

    “欧阳志远,我的事,都是坏在了你的手里,你怎么会找到曹盈盈?你是怎么怀疑我的?”关占平盯住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冷声道:“关占平,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关占平冷笑道:“好,你问吧。”

    欧阳志远沉声道:“你是虎爷?”

    关占平点点头道:“我是虎爷。”

    欧阳志远道:“副市长彭茂水、总经理李凡峰、白山市公安局长杨启宏、你弟弟关翱翔、公安局长王盛举、徐宇州、证人陈玉珍、曹时娜,都是你派人杀的?”

    关占平狞笑着道:“是我派人杀的,这些人都是废物,坏了我的大事,他们都要死。”关占平的眼里充满着怨毒的杀意。

    欧阳志远道:“隐形人是谁?”

    关占平哈哈狂笑道:“隐形人?嘿嘿,谁也不知道他是谁,就连我都不知道,你们永远抓不到隐形人的,哈哈哈哈……,欧阳志远,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欧阳志远道:“关占平,你的行动再诡秘,都会留下痕迹的,你到梦幻彩楼私会曹时娜,有人和我都看到过你的身影,嘿嘿,我和我的朋友,都有种过目不忘的本领,嘿嘿,就算你化了妆,我们也同样认出了你。梦幻彩楼是个毒品走私点,你和曹时娜有来往,你肯定和毒品脱不了关系。你的最大错误,就好是强和奸了曹盈盈。”

    欧阳志远说到这里,关占平的嘴角禁不住的抽动了几下。是呀,自己不该强和奸曹盈盈,可惜的是,自己当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关占平后悔的要死。

    欧阳志远道:“我在曹时娜的车里,安装了跟踪器,找到了你那幢别墅的位置,我正在外面监视你,却看到曹盈盈从别墅里,哭着跑了出来,我朋友跟了过去,我们在大桥上,就下了要跳河的曹盈盈,曹盈盈说出了你侮辱她的事情,我们把曹盈盈带到了公安局,你接到了这个消息,害怕曹时娜为了妹妹,说出来你贩毒的秘密,你派人杀了曹时娜,嘿嘿,杀曹时娜,是你犯了第二个错误,你的人杀了曹时娜,把她的房间,翻得乱七八糟,你们肯定在找什么,嘿嘿,这就提醒了我,你说,我在曹时娜的房间里找到了什么?”

    关占平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找到了什么?”

    欧阳志远道:“我找到了曹时娜的日记,还有你和曹时娜一起贩毒的录音。”

    “你说什么?曹时娜有录音?她还有日记?”关占平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你杀的人太多了,引起了曹时娜的恐慌,曹时娜害怕你杀了她,她就开始防着你了,他的日记中,记载了你们贩毒的过程,录音带上,有你们贩毒时的录音,嘿嘿,关占平,你聪明的过头了,是你的狠毒,引起了曹时娜的恐慌,你的好和色,葬送了自己。”

    关占平叹了一口气,猛然扣动了扳机。

    “呯!”一声闷响,子弹从他的太阳穴打进了他的脑子,直接把头盖骨打飞,污血和脑浆到处飞溅。

    恶贯满盈的关占平,竟然突然开枪自杀,这让欧阳志远根本来不及打掉他的枪。

    这家伙开枪,一点征兆都没有。

    满头污血的关占平,一头栽倒在地上,双腿剧烈的在抽动。

    另一个贩毒分子吓得趴在了地上,举起了双手。

    欧阳志远试图救活关占平,但关占平抽动了几下,已经没有了呼吸。

    湖西市贩毒头子关占平开枪自杀,结束了他自己罪恶的一生,那些被他灭口的冤魂,终于瞑目了。

    任何人都想不到,关占平会开枪自杀。

    何文婕和周玉海把唯一的一名贩毒分子拷了起来。

    欧阳志远握住了鲁军的手笑道:“鲁组长,谢谢您的帮助。”

    鲁军笑道:“欧阳市长,不用谢,任务已经完成,我们回去了。”

    寒万重走了过来,鲁军看着寒万重笑道:“寒万重,欢迎你道湖西军区特战队做客,我还要领教你的枪法和身手。”

    寒万重笑道:“好,有时间我一定去。”

    鲁军带领战士,向大家敬了一个军礼,攀上了直升机,回部队去了。

    官桥派出所长贺茂军和副所长丁祥余开着巡逻艇赶了过来,和这艘被打得抛锚的快艇靠在了一起。

    “欧阳市长、周局长,您们好。”

    贺茂军带领警察跑了过来。

    周玉海道:“贺所长,把那个毒贩押到你们的巡逻艇上,把这艘快艇拖走。

    “是,周局长。”

    贺茂军连忙指挥警察押人。

    欧阳志远看着关占平的尸体,他拿起电话,拨通了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的电话。

    周江河和耿剑锋正在焦急的等着电话,电话铃声一响,周江河接了过来。

    “欧阳市长,关占平抓住没有?”周江河大声急切的问道。

    耿剑锋连忙竖起了耳朵。

    欧阳志远道:“对不起,周厅长。”

    周江河一听,心里一沉,立刻大声道:“怎么,关占平跑了?”

    耿剑锋一听,心里也是一紧,难道关占平逃掉了?千万不能让他逃掉呀。

    欧阳志远道:“关占平没有跑掉。”

    周江河一听关占平没有跑掉,他顿时放下心来,大声道:“没有跑掉,就是抓住了?”

    欧阳志远道:“关占平带着贩毒分子,顽抗到底,后来被我们和湖西市军区特战队围住,他开枪自杀了。”

    “你说什么?关占平开枪自杀了?”周江河大声道。

    耿剑锋一听关占平开枪自杀了,他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这种社会的害虫,就应当受到人民的审判。

    欧阳志远道:“是的,周厅长,我们来不及阻止,回去后,我向您详细的汇报。”

    周江河道:“好吧,我等着您们。”

    两个小时后,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何文婕回到了湖西市公安局。

    那些尸体和那名活捉的毒贩,都被押送到了公安局。在路上,那个毒贩交代了在三里坡,关占平下令杀害了那两位在谈恋爱的无辜年轻人。

    众人一听,气的咬牙切齿。关占平这个王八蛋,死有余辜,自杀便宜他了。

    贺茂军他们去处理两个年轻人的遗体。当他们看到两个孩子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时候,所有的警察都掉泪了。这两个无辜的孩子,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可惜呀。他们的父母知道了,那该多伤心呀。

    欧阳志远他们刚进了公安局,周江河和耿剑锋就迎了出来。

    “欧阳市长、周局长、何处长,辛苦了。”

    周江河知道,虽然关占平自杀了,虎爷贩毒案,这件案子,总算破了。以后湖西市算是安定了。

    欧阳志远道:“不辛苦,可惜的是,关占平死了。”

    众人回到了办公室,欧阳志远把详细的过程,向周江河汇报了一遍。

    周江河听得愤怒之极,狠狠的一把掌拍在了桌子上。关占平竟然杀了这么多的人,真是个杀人恶魔呀。

    耿剑锋立刻让周玉海审问那个活捉的毒贩。

    欧阳志远看到了何文婕的肩头,在向外渗血。

    “文婕,你的伤口撕裂了,走,我给你处理一下。”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

    何文婕点点头,低声道:“走吧,到我住的房间。”

    两人来到何文婕的住处,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再次救了我。”

    何文婕知道,当那个假的关占平按下炸弹按钮的时候,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自己死定了。是欧阳志远抱着自己,贴着地皮,射了出去,把自己压在了身下,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救了自己的生命。

    志远这是第二次救了自己了。

    欧阳志远笑道:“文婕,咱们认识时间不短了,你和我客气啥?”

    何文婕道:“要不是你相救,我就死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是我的朋友,我可舍不得你死,来,我看看你的伤口。”

    何文婕脸色一红,关好门,低声道:“原来处理好了,在下直升机的时候,撕裂了伤口。”

    欧阳志远道:“要是我给你处理,保证不会撕裂,你解开衣服。”

    何文婕红着脸,小声道:“你转过身去。”

    欧阳志远转过去身笑道:“小丫头,呵呵,让我转过身干嘛?我是医生,记得咱们认识不久,你的胸脯里有个瘤子,是谁给你用针灸消除掉的?呵呵,你忘了?”

    何文婕的脸更红了,她想起来那时候的情境,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时间过得真快呀,快一年了吧?

    那时候,何文婕的心里,就开始暗暗地喜欢上了欧阳志远,可惜的是,欧阳志远有了萧眉,何文婕只能把这份没有任何结局的爱,深深的藏在心里。

    何文婕解开了衣服,露出了肩头上的伤口,低声道:“转过身来吧。”

    欧阳志远转过来身子,看到了何文婕那白皙圆润的肩头上,一道十几公分的伤口,崩开了线,在向外渗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么长的伤口呀,伤口没有处理好。

    “文婕,你躺到床上,我要给你重新处理伤口,处理不好,会落疤痕的。”欧阳志远低声道。

    “好吧。”何文婕躺在了床上,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