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心狠手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六十九章心狠手毒

    曹时娜开着车,在湖西市转了好几圈,没有发现自己的妹妹,这让她很是紧张。小丫头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连电话都没有带,妹妹千万不要出现什么事呀。

    曹时娜后悔死了,很后悔自己让妹妹去住那幢别墅,如果自己不让妹妹住两天别墅,妹妹也不会受辱,同时曹时娜对关占平心里生了强烈的恨意。

    几个小时后,曹时娜没有找到妹妹,她回到了那幢别墅,别墅里空无一人,妹妹没有回来,关占平也走了。这让曹时娜的心冷到了极点。

    盈盈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呀,关占平你个王八蛋,连我妹妹都强和奸了,真不是个东西呀,你毁了盈盈的一生,这让妹妹以后怎么样生活?

    曹时娜点上一颗烟,狠狠的抽了几口,她让烟雾把自己笼罩了起来,一份难言的苦涩,在心头升起。

    关占平这人,有点翻脸不认人的坏脾气,而且心狠手辣,曹时娜又对关占平满怀惧意,自己打了关占平一巴掌,当时关占平眼里的杀意是那样的浓烈,让自己毛骨悚然,到现在一想起关占平的那双凌厉眼睛,曹时娜就感到后怕。

    关占平是谁?湖西市的市长,他挨过谁的打?而且是打脸?

    曹时娜的手一哆嗦,关占平不会杀了自己灭口吧?曹时娜想到这里,她顿时打了个寒颤。自己要做好准备呀。想到这里,曹时娜连忙开车,返回梦幻彩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拿出了自己的日记,快速的把今天发生的事记了下来,然后把日记本包好,打开一块ding棚,把日记本藏到了上面,然后又把那块ding棚恢复到原位。

    这本日记里,记录了自己和关占平认识后,所做的一切。

    曹时娜做完这一切,她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藏在枕头下面。

    曹时娜一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她要赶紧休息一会,明天继续找盈盈。

    第二天早晨,曹盈盈醒来的时候,她的烧已经退了,但仍旧全身无力。她隐隐的记得,自己在跳河的时候,有一双大手,拉住了自己,那人是谁……?

    曹盈盈摇摇头,猛然记起来了,是欧阳市长救了自己。曹盈盈想坐起来,但身上还隐隐作痛,她挣扎着坐起来。她瞬间又想起来昨天自己遭受的侮辱,这让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关占平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自己恨死他了。

    外面的厨房里,传来了一阵荷包蛋的香味。

    这是在哪里?是欧阳市长的家吗?

    门开了,欧阳志远微笑着走了进来,他看到了曹盈盈坐了起来,连忙道:“丫头,感觉好一点了吗?”

    曹盈盈的眼睛一红,低声道:“欧阳市长,您不该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欧阳志远看着曹盈盈道:“曹盈盈,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曹盈盈的脸色红红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我……。”曹盈盈还没有说话,再次哭泣起来,哭的很是伤心。

    欧阳志远道:“盈盈,你放心,不论什么人伤害了你,我都会给你做主的,不论那个人的权力有多大,位置有多高,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曹盈盈抬起脸来,流着泪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是……是……是关占平糟蹋了我。”

    欧阳志远一听,果然是关占平。

    欧阳志远道:“盈盈,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的,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和重案处长何文婕就在湖西市,盈盈,我让他们给你做主,他们可都是省公安厅的人,他们能管住关占平。”

    曹盈盈一听,脸上露出了狂喜和坚毅的表情,她低声道“省公安厅的人在湖西?”

    欧阳志远道:“对,他们都在湖西是公安局,你吃点东西,我带你到公安局报案,公安局长耿剑锋是我朋友。”

    曹盈盈道:“好的,欧阳市长,我听你的。”

    欧阳志远让曹盈盈吃完饭,立刻带着她赶到了公安局。

    公安局内,周江河、何文婕、耿剑锋都在。欧阳志远立刻把曹盈盈的遭遇告诉给几个人。

    这几个人一听,顿时都目瞪口呆,他们谁也想不到市长关占平竟然找了qing人,而且是梦幻彩楼的曹时娜,而且还强bao了曹盈盈。曹时娜可是梦幻彩楼的老板,而梦幻彩楼可是个贩毒基地,难道,关占平和梦幻彩楼有关系?

    欧阳志远看着四个人道:“周厅长,我有个大胆的推测。”

    周江河道:“志远,你说。”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何处长,你先带盈盈录口供,然后去做检查,顺便取样鉴定dna。”

    何文婕道:“好的,盈盈,跟我走吧。”

    欧阳志远看着曹盈盈道:“去吧,盈盈。”

    曹盈盈毕竟是大学生,她本身的性格,都很坚强,再加上何文佳是一位省厅的女军官,她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何处长,一定要保证曹盈盈的安全,免得有人狗急跳墙。”

    何文婕道:“我会严密保护曹盈盈的。”

    欧阳志远看着曹盈盈走了,他现在不想让曹盈盈知道,他姐姐参加贩毒。

    欧阳志远看着周江河道:“周厅长,咱们原来早就怀疑梦幻彩楼就是湖西市的贩毒基地,而薛兆国又供出,梦幻彩楼贩毒的内幕,我们为了不打草惊蛇,没有抓捕曹时娜,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关占平既然和曹时娜有关系,那么,关占平会不会和贩毒有关系呢?”

    欧阳志远这个揣测,把大家吓了一跳。

    市长关占平和贩毒有关?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道:“湖西市公安系统中,政法委书记、局长王盛举、副局长薛兆国,都在贩毒,而且,王盛举被人杀了灭口,市局后面一定有一条大鱼,才能控制住局势,这条大鱼隐藏很深。前几天,我在曹时娜的车上安装了跟踪器,昨天终于证实关占平和曹时娜的qing人关系,而昨天,关占平强bao了曹盈盈,就说明,关占平这个人的品行有问题,关占平很有可能是条大鱼。今天,我把曹盈盈带到公安局,这个消息,一定会传到关占平的耳朵里,关占平很有可能要派人杀人灭口,记住,一定要保护好曹盈盈……。”

    欧阳志远刚说到这里,脸色一变,立刻大声道:“不好,周厅长,马上派人抓捕曹时娜,否则,有人会杀人灭口的。”

    周江河、耿剑锋和周玉海一听,脸色大变,欧阳志远带头冲了出去,大声道:“梦幻彩楼。”

    寒万重一看欧阳志远焦急的神情,他刚发动了越野车,欧阳志远沉声道:“你下去,暗中保护曹盈盈。”

    寒万重立刻道:“是,欧阳市长。”

    寒万重下了车,欧阳志远亲自开着越野车,直奔梦幻彩楼。

    耿剑锋大声道:“周副局长,带人跟上,立刻抓捕曹时娜。”

    周玉海立刻带人跟了上去。

    早晨天刚亮,关占平刚起chuang,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关占平一看号码,脸色一变,连忙接了过来。

    “老板,不好了,我们查到曹盈盈让欧阳志远接走了。”

    “你说什么?”关占平的脸色一变,手机差点掉下来。曹盈盈怎么会被欧阳志远接走?这怎么可能?他知道,曹盈盈落到欧阳志远的手里,意味着曹盈盈会控告自己强和奸,更可怕的是,会暴露自己和曹时娜的关系。薛兆国的被捕,说不定薛兆国早就供出梦幻彩楼了。

    梦幻彩楼危险了,会连累自己的。

    关占平眼角的肌肉剧烈的chou动着,他低声道:“杀了曹时娜和曹盈盈,要做的滴水不漏。”

    “是,老板。”

    关占平放下电话,他的眼里的杀机,渐渐地变得浓烈起来。欧阳志远,又是你,你为什么总是和我作对?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谁和我作对,都要死。关占平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

    曹时娜虽然昨天睡得很晚,但她担心自己的妹妹曹盈盈,一直没有睡安稳,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立刻就醒了,连忙穿好衣服,走出自己的房门,她感觉到身后人影一闪,她刚想转过身来看看是谁,但还没等她转过身来,就感到了身形一轻,身体腾空而起,穿过了六楼走廊里的窗户,掉了下去。

    “嘭!”一声闷响,曹时娜从六楼掉在了楼下院子里的水泥地上。

    “噗嗤!”鲜血洒满了一地。

    曹时娜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在向自己微笑,跑了过来。

    “妹妹,姐……对不起你……。”

    曹时娜一歪头,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刚停在了梦幻彩楼的门前,梦幻彩楼还没有开门,周玉海的几辆车也从后面快速的赶了上来。

    欧阳志远拿出一根铁丝,在几秒钟就开了梦幻彩楼的门,欧阳志远大声道:“快,六楼是曹时娜的房间。”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带人冲向电梯。

    远处的一辆车里,一个秃头狞笑着看着欧阳志远他们冲进了梦幻彩楼,阴森森的道:“你们来晚了,走吧。”轿车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来到六楼曹时娜的房间,曹时娜的房间敞开着,没有人,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周玉海快速的搜查了曹时娜的房间,没有找到她。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他快速的来到走廊,看到了正对曹时娜房间的一扇窗户打开了,窗户上残留着一块布条。欧阳志远冲过去,向下一看,顿时掉进了万丈冰窟,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他看到了一个女人,躺在了院子里的水泥地上,地上有血在流淌。

    “水泥地上有人,快下去。”欧阳志远大声叫道。

    周玉海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人冲到楼下的水泥地上,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女人,正是曹时娜。

    欧阳志远冲了过去,但是曹时娜已经死了,没有一丝呼吸。

    欧阳志远很是懊恼,为什么自己没有想起来,会有人灭口?要是自己早想起来,曹时娜就不会死了。

    关占平真是歹毒呀,曹时娜一死,线索就断了,关占平贩毒的证据,就找不出来了。如果抓捕关占平,也只能以强和奸罪抓他,但是,现在找的是关占平贩毒的证据。

    周玉海叹了口气,拿出电话,拨通了周江河的电话,低声道:“周厅长,我们来晚了,曹时娜被人灭口了,是从楼上推下来的。”

    “什么?曹时娜死了?”周江河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耿剑锋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低声道:“对手的动作好快呀。”

    周江河大声道:“仔细搜查整个梦幻彩楼,看看能有什么线索。”

    周玉海道:“是,周厅长。”

    随同前来的警察,立刻开始勘探现场。

    欧阳志远阴沉着脸,走向曹时娜的房间。曹时娜的房间被人翻得乱七八糟,看样子,对方在杀了曹时娜之后,又搜索了她的房间,试图在找什么。

    欧阳志远看了看楼下,楼下又来了大批的警察。

    欧阳志远仔细的在曹时娜的房间搜索着,对方在找什么?欧阳志远在曹时娜的房间里搜索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警察倒是在地下室里,找到了毒品和很多摇头丸之类东西。

    何文婕带着曹盈盈,让一位女法医给曹盈盈做了检查,进行了化验。

    何文婕看着曹盈盈道:“曹盈盈,走,我带你去休息,你放心,我一定把伤害你的家伙,绳之于法。”

    曹盈盈低声道:“谢谢何警官。”

    何文婕带着曹盈盈走向休息室,两位带着口罩的法医走了过来。

    湖西市公安局有很多警察,何文婕并不认识。这两个法医,她也不认识。

    这两位法医,就在在和曹盈盈的身体交错的时候,一位法医手里寒芒一闪,一把寒芒四射的手术刀,划向曹盈盈的脖子,另外一个法医,手里猛然多出了一把手枪,对着何文婕扣动了扳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